第兩千零二十二章 殺神降臨

第兩千零二十二章 殺神降臨

話音一落,一幫女弟子面面相覷,很快就察覺這聲音是從頭頂傳來。

幾步衝到前方,卻發現不知何時,大殿屋檐上站着一個男人。

身姿挺拔,傲立風骨,臉上帶着一個面具,頭上戴着一個斗笠。

此人,正是韓三千。

隨着韓三千的突然出現,不僅一幫女弟子們衝到了屋檐下,就連對面的萬人大軍,此時也不由回頭。

又看到一個人,福爺一時間又是好笑又覺得好氣:「他娘的,又來一個,媽的,就你們兩個,也給老子一個一個跳出來,你還不如兩個一起來,起碼說不準還能嚇老子一跳呢,是不是啊兄弟們?」

此話一出,萬人隊伍當中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看着那幫人笑成那樣,碧瑤宮的女弟子可不幹了,有人指著韓三千就道:「你就是那個給我們銀布的人嗎?」

韓三千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是。」

「你一個大老爺們,成天吃飽了飯沒事幹是嗎?拿我們一幫女人開這種玩笑,有意思嗎?」

「是啊,虧我們還真的相信了你,還把你……你們當成援軍,可沒想到,卻是被你耍的團團轉!」

「我們碧瑤宮的弟子,士可殺不可辱,你這樣做,簡直就是敗類。」

「是啊是啊!」

「渣男!」

一幫女弟子頓時直接開罵了起來。

韓三千倒也不生氣,畢竟站在她們的角度而言,其實倒也可以理解。

從某個角度而言,韓三千的銀布其實也是她們的救命稻草,可下了那麼大的決心將希望寄託給韓三千,換來的卻是兩個孤兵相助,這放在誰身上,誰也受不了。

其次,對於碧瑤宮而言,她們覺得這是被人耍了。

所以,生氣也再所難免。

此時,就連凝月也不由的站了出來,看着韓三千,道:「我碧瑤宮向來不問世事,既無和人結怨,也無和人結仇,少俠你拿我碧瑤宮開這等玩笑,實屬過分了些。」

「哎,福爺你看,屋檐上那個***,怎麼和昨天那三個美女旁邊的那個男的很像?戴的面具都是一樣的。」

也就在此時,眼尖的狗腿子赫然發現,屋檐上那個面具男,不正是昨天酒樓里遇到的那個傢伙嗎?!

經他這麼一提醒,福爺此時也不由仔細打量了起來,這一看不要緊,看完了福爺頓時一拍大腿:「嘿,還真是那個孫子。」

再回眼望向身後的扶莽,絕了,那個王八蛋也是昨天那堆人里的。

「媽的個把子,老子昨天怎麼說要拿下碧瑤宮的時候,這***一直未必未必,未必他媽個沒完沒了,敢情這***是要幫碧瑤宮啊。」

現在,福爺總算是明白了昨天韓三千的那番話。

此話一出,他周圍的一幫人也頓時反映了過來,但狗腿子很快哈哈一笑:「估計怕福爺給他戴綠帽子,所以這會反過來想幫碧瑤宮呢。不過,***就是***,想不被戴綠帽,也首先要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啊,就他媽的兩個人來幫忙,這他媽的不是送死嗎?」

一幫人聞言,又是哈哈大笑。

對他們來說,韓三千用兩個人來幫忙,無異於拿雞蛋碰石頭。

不僅是自不量力,更是自尋死路!

「喂,我說未必男,鬧了半天,原來他媽的是你啊,怎麼?怕福爺給你把綠帽帶定了?」福爺此時也來了興緻,沖韓三千喊道。

韓三千微微一笑,也不生氣:「希望你不要忘記你昨天和我的賭約。」

聽到這些,碧瑤宮的一幫女弟子不幹了,敢情折騰了半天,這倆人是在打賭呢!

現在在回想她們還將這銀布煞有介事的研究一番,然後還對它抱以希望的情形,一個個更覺得羞愧難擋。

凝月也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此時,大手一揮:「碧瑤宮眾弟子聽令!」

「弟子在!」

一幫女弟子頓時齊聲喝道。

「本宮誤信狗賊,以至大家蒙羞,本宮自知對不起你們。不過,我碧瑤宮弟子各個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既然事已至此,你等隨我殺入敵軍,今日,用鮮血來捍衛我碧瑤宮的尊嚴吧。」凝月話音一落,一把泛著青光的長劍橫握在手。

「弟子謹遵宮主之命,今日,必用鮮血捍衛碧瑤宮的尊嚴,不死,不休!」眾弟子也同時拔劍。

雖為女子,但英氣逼人。

「殺!」

怒喝一聲,凝月手舉於劍,領着百名碧瑤宮的弟子直殺天頂山萬人之軍。

即便是韓三千,此時也不由被她們的這般聲勢所感染,一時間情緒有些激動。

巾幗不讓鬚眉,儘是如此!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零二十二章 殺神降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