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七十九章 乾等

第兩千零七十九章 乾等

「扶搖?」聽到扶天的話,扶媚整個人頓時直接愣住了。

這怎麼可能?扶搖不是死了嗎?

扶天基本上也是同樣的疑惑,而且,扶搖是當著她們所有人的面跳下無盡深淵的,對於她的死,扶家任何人都不會懷疑。

但方才,扶天卻好像在人群中真的看到了扶搖。

「會不會是你眼花了?」扶媚皺眉道。

「那後面的普通區人實在太多,也許,是我眼花了吧。」扶天搖搖頭,嘆息一聲,這也可能是最合理的解釋了。

「怎麼?到了現在,你還在指望扶搖?我告訴你,扶天,你最好給我搞清楚一點,扶家能有今天,靠的是我扶媚,而不是扶搖那個臭婊子!」扶媚怒聲喝道,對於扶天的眼花,她有不一樣的理解。

一定是扶天對扶搖依然念念不忘,所以才會出現幻覺,但這卻是扶媚最難以容忍的。

「是,是,這一點,我非常的清楚。」面對扶媚的謾罵,扶天沒了以前那種脾氣,只能點點頭。

看到扶天的模樣,扶媚長吸一口氣,火氣這才下來了一些:「安排人繼續爭奪職位,不能冷場,我扶媚造的勢,絕不允許任何人破了氣氛。」

扶天點點頭,走到台前,說了些廢話以後,重新組織起了比賽。

雖然扶天很努力,但有些氛圍丟失了就是丟失了,即便重新再比賽,可現場也冷清了不少,不過,這並不影響扶媚高高在上,如同女王一般,繼續欣賞表演。

回到客棧里。

扶莽簡直又爽又激動,激動的是他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扶天面對面,爽的是韓三千將扶家一家羞辱的簡直無話可說。

「扶家人一個個做夢也想不到吧,本來是想羞辱三千和迎夏的,結果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前,出醜的卻是他們。」扶莽心情大好的笑道。

「哈哈,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扶媚和扶家人傻愣愣立在那裡的窘狀。」

「三千,乾的漂亮啊。」扶離此時也不由高興的道。

「三千最緊張的就是迎夏,可這幫傻貨居然還敢當著三千的面,弄個牌位去羞辱迎夏,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呢?」江湖百曉生笑著道。

蘇迎夏勉強擠出一個微笑,望著韓三千,眼裡充滿了感激。

她也知道,韓三千是為了幫她出氣,才會諷刺扶媚。

韓三千看出了蘇迎夏雖然沖自己笑,但很明顯情緒有些不對,眉頭微微一皺,沖扶莽道:「你可以幫我帶會念兒嗎?」

扶離趕緊點點頭,念兒撇撇嘴,扶莽哈哈一笑,摸摸念兒的腦袋:「念兒乖,咱們出去買好吃的去,給你爸爸留點時間,他要幹壞事。」

話音一落,一幫人瞬間秒懂,秋水和詩語以及星瑤這三個未經人事的女孩子頓時臉色緋紅,急忙跟在扶莽的身後朝屋外走去。

韓三千和蘇迎夏相視無奈苦笑,等扶莽將門關上后,韓三千這才無奈的搖搖頭:「這個扶莽……」

「對啊,老不正經。」蘇迎夏接過韓三千的話,好笑又好氣的道。

「沒有啊,我是說,扶莽很聰明啊,知道我在想什麼。」韓三千說完,Yin盪一笑,一把抱起蘇迎夏,便往床上滾。

一個翻身,兩人緊緊抱在一起,韓三千這才道:「怎麼了?悶悶不樂的?」

蘇迎夏心中一暖,她真的什麼都瞞不過韓三千,思來想去好半天,她才垂著下巴,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老公,要不,我把面具帶上吧?」

「為什麼?」韓三千溫柔的道。

「你……你就不怕我被扶家人看到嗎?」蘇迎夏嘟噥著說道。

看到蘇迎夏委屈的像個做錯事的孩子,韓三千趕緊將古書放下,輕輕的走到蘇迎夏的身邊,接著,將她摟在了懷裡:「看到就看到了,那又有什麼?」

「你就不擔心……到時候把你的身份也暴露了,我們…」蘇迎夏很擔心的望著韓三千道。

她自己暴露了沒關係,可是,韓三千的身份被公之於眾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他身上有盤古斧,勢必會引來很多人的覬覦。

一旦如此,這對韓三千而言,便會很危險。

「危險?以前讓他們知道我有盤古斧,確實是件危險的事,不過,很多相同的事情,到了不一樣的環境,性質也就不一樣了。」韓三千輕輕笑道,接著,大嘴便毫不客氣的要親下去。

「幹嘛……」蘇迎夏紅著臉,明知故問。

「等!」韓三千笑笑。

但這個等字,蘇迎夏卻聽的莫名其妙,似乎,韓三千在等著什麼事,可是卻不知道他要等什麼。

「等什麼?」

「等天黑,等人來。」韓三千說完,一笑:「不過,現在天還早,那就乾等吧,反正,話都被他們說了,不做點正事,白浪費被他們嘲笑了。」

韓三千刻意在干字上面加中語氣,說完,在蘇迎夏的嬌嗔之中,韓三千如同惡狼撲食。

傍晚,終於到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零七十九章 乾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