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 誰才是莽夫

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 誰才是莽夫

「靠,你這奇形怪狀的玩意他媽的說什麼?」

「有種的話,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再說十遍又如何?莽夫們?」

「他媽的,在座之人哪個不是學,才高八斗的才子之人?你簡直是有眼不識泰山。」

「說的沒錯,這裏任何一人均是文能安天下之輩,豈能容你這隻螻蟻出言誣衊?你可知道,蔑視文人,有何之罪?」

一幫人怒目相識,憤怒無比。

倒是穿山甲這貨,點了點頭:「什麼大罪?砍頭不?」

「何止要砍你的頭,即便是誅你九族,也絕不過分。」一人怒聲回道。

穿山甲又點點頭,然後在所有人愣眼之中,數來數去:「那你們的腦袋都得掉。」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不是你們說的嘛,蔑視文人,罪大惡極,你們一個個的對我朋友如此不敬,那不都是最大惡極嗎?」穿山甲說完,望向韓三千:「你說這麼多顆腦袋,拿哪個來墊屁股比較合適呢?」

話音剛落,那邊一群人愣過以後,突然之間卻是哄堂大笑。

「他媽的,我還以為這孫子在說什麼,結果,就在說他?」其中幾人,指著韓三千,笑的是前仰后翻,肚疼不已。

「靠,這鄉巴佬也算文人的話,哈哈,我他媽的以後從此不碰任何書籍。」

「酒沒喝,人卻醉的不知所以,該不會吃雞吃到了人生巔峰?」

一幫人極盡之嘲諷,笑之不已。

「那你最好別讀書了。」穿山甲回擊道。

「好,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你我比試,若是三句之內,你能接下,我便認你嬴。」有一公子冷聲而道。

「好,嬴了你,你乖乖叫聲爸爸我錯了。」

那人只是一愣,微微一笑,點點頭:「可以。」

「若是你輸了,你們這兩條狗自己乖乖滾下花舟,莫要擾了我們的雅興。」

「可以。」

珠簾之內,綠衣女子本想再開口說話,白衣女子此時卻微微擺手,阻止了她。

接着,沖她微微點點頭,綠衣女子領命,接着道:「我家小姐可出題為判。」

「小姐儘管出題。」那人自信一笑。

「三千,上。」穿山甲輕聲道。

韓三千無奈搖搖頭,對這些他啊着實沒什麼興趣。

不過,一幫公子虎視眈眈又極其看不起人的模樣,韓三千看着也不爽。

「知道你低調,就當幫我一次。」

韓三千點點頭,做好了準備。

「雙木為林,既然不是魂靈之靈,為何加夕成夢!」

「雙月為朋,既然不是磕碰之碰,為何加山變崩!」那公子笑道。

「好!」台下,頓時一片叫好。

「二木為林,既然不是甘霖之霖,為何加水變淋!」韓三千微微而道。

此話一出,只有穿山甲拍手叫好,再無人所應,不過,從旁人的驚訝之度來看,顯然他們已經被震撼。

在他們眼裏,酒,不過是小姐看他可憐,被孤立所送,蘇家小姐人美心善,世人皆知,沒人會想到,蘇小姐送酒,其實是因為韓三千早已將先前之對所對上。

「還有嗎?」珠簾之內,女子輕聲問道。

那人頓時陷入困難之中,攢著個扇子急得原地踱步,眾人也一個個急眉苦想,不知道如何再對。

但此時的韓三千,微微一個立身:「二日為昌,既然不是上蒼之蒼,為何加口便唱?」

「這……」

一幫人面面相覷,這韓三千答上來一個還可以說他懵的,這要答上兩個的話,顯然……

「這貨家裏肯定剛好有此類書籍,所以自然而然,剛好碰上,於是才能對答如流。」有人不服道。

「沒錯,有種的話,繼續比。」那人不服道。

「你想比什麼?」韓三千道。

「琴棋書畫,琴字自然為首,比琴如何?」

琴?!

韓三千微微一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 誰才是莽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