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脫離苦海!

第五百二十三章 脫離苦海!

國耀,求求你,跟我復婚吧,我想回蘇家,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錯,我一定改,你給我個機會,讓我為以前做的事情贖罪,好不好。」蔣嵐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對蘇國耀說道。

蘇國耀對蔣嵐的厭惡是在骨子裡的,因為他在蔣嵐身上受到的欺壓,讓他感覺自從和蔣嵐結婚之後,就沒有過一天男人的尊嚴,以前的事情還歷歷在目,蘇國耀一點都沒有忘記,現在好不容易甩掉了這個女人,他怎麼可能願意和蔣嵐復婚呢?

「哼。」蘇國耀冷哼了一聲,一點都不同情蔣嵐,說道:「你做夢吧,我絕對不可能跟你復婚,我在你身上受到的侮辱已經夠多了,我還能給你機會嗎?」

蔣嵐抹著眼淚,一副可憐至極的模樣,說道:「你真的這麼狠心嗎,好歹我們也是幾十年的夫妻,難道你一點舊情都不念?」

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更何況蔣嵐並非真的可憐,她要重回蘇家,可不只是簡單的和蘇國耀復婚,而是想要奪回這一切。

不過好在蘇國耀對她實在是提不起半點興趣,甚至一想到昨晚有可能和她發生了一點什麼,蘇國耀心裡都會覺得噁心。

「蔣嵐,你有今天,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你別怪我對你狠心,而是你以前對我太狠。」說完,蘇國耀從床上站起身,準備穿衣服離開。

蔣嵐一把抱住蘇國耀的大腿,不願意讓他走,哭得撕心裂肺,說道:「國耀,國耀,求求你,不要走,不要走,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你給我個機會,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蘇國耀不耐煩的踢開蔣嵐,說道:「以前你有很多珍惜的機會,但是都錯過了,現在我好不容易脫離苦海,我他媽怎麼可能還跟你在一起。」

自從離婚之後,蘇國耀享受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這種感覺讓他徹底的放飛了自我,沒人約束,沒人會痛罵他廢物,想喝酒就喝酒,甚至連去會所玩的膽子都有了。

蔣嵐這樣的黃臉婆,已經讓蘇國耀提不起半點興趣。

雖然會所不談情愛,可是那些女人的長相身材,蔣嵐能比上半點嗎?

脫離苦海!

這四個字讓蔣嵐眼神中閃過一絲凶光,這麼多年,蘇國耀竟然把和她在一起當作苦海。

一直以來,蔣嵐都覺得受委屈的是自己,嫁到蘇家那麼多年,沒有享受到半點榮華富貴不說,還經常被蘇家的其他人嘲笑,她覺得這些委屈都是幫蘇國耀吃下來的。

蘇國耀應該感激她,感激她以前不離不棄,卻沒想到蘇國耀竟然會這麼想。

蔣嵐非常想把蘇國耀痛罵一頓,這種廢物,要不是蘇迎夏有了出息,他怎麼可能有這種生活。

不過她還要求得蘇國耀的原諒才能夠回蘇家,所以她只能夠控制住自己的脾氣。

僅僅是跪下和哭泣,似乎並不能讓蘇國耀心軟。

蔣嵐不得已之下,只能放大招了。

對著蘇國耀磕頭不斷,而且每一次磕頭都砰砰作響,一點不帶虛假。

「迎夏現在懷孕了,馬上就要生孩子了,國耀,你給我一個當外婆的機會吧,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以後你想在外面怎麼玩都行,哪怕你想要帶女人回家,我也絕對不會插手,我只想幫迎夏帶帶孩子。」蔣嵐哭得昏天暗地,完全不像是演戲,絲毫沒有破綻可言。

蘇國耀和蔣嵐結婚這麼多年,她是個什麼樣的人,蘇國耀可謂非常清楚,她曾經可是要殺了韓三千的,而且想盡了各種辦法對付韓三千,只要是她認為對的事情,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會改變。

蘇迎夏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韓三千的種,她能喜歡這個孩子嗎?蘇國耀可不相信。

「蔣嵐,你不會是把主意動在孩子頭上了吧,他是無辜的,你就算要報復韓三千,也不能有這樣的念頭。」蘇國耀咬牙切齒的對蔣嵐說道。

蔣嵐心裡頓時慌張了起來,但掩飾得非常好,面不改色的說道:「國耀,我在你眼裡,就是這麼狠毒的女人嗎,我怎麼可能會對一個孩子下手。」

「你的狠毒,超過了自己的想象,也超過了我的想象,我絕對不可能給你靠近她們母子二人的機會。」蘇國耀說完,覺得還得威脅一下這個女人,否者她真做出狠辣的事情來,蘇迎夏會傷心一輩子的,說道;「蔣嵐,我警告你,要是讓我發現你想傷害他們,我絕不會放過你。」

說完,蘇國耀離開了賓館房間。

就算昨晚真和蔣嵐發生了什麼,蘇國耀對她的厭惡感也不會減少半點。

幾十年所積累下來的怨念,絕不是輕易能夠消散的。

蔣嵐覺得這個辦法行得通,能夠讓蘇國耀心軟,但是她卻不知道蘇國耀對她的怨恨有多大,不管她做什麼,蘇國耀都不會給她回到蘇家的機會。

蘇國耀走後,蔣嵐的表情瞬間就變了,從地上站起身,坐在床沿,臉色陰沉。

抹掉眼淚的蔣嵐,眼神中帶著無盡的怒火。

她沒想到已經給這個廢物下跪了,竟然還是沒有得到他的原諒,這是蔣嵐始料未及的事情。

在她看來,她已經跪下了,蘇國耀還有什麼資格不原諒她呢?

即便到了現在,蔣嵐內心依舊把自己放在一個高高在上的位置,她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就必須要得到她想要的回報,殊不知這種臆想,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這麼做的!」蔣嵐顯然又有了其他的想法,咬牙切齒的說道。

蘇國耀回到山腰別墅之後,並沒有把和蔣嵐見面的事情告訴蘇迎夏。

如今墨陽安排了幾個手下在山腰別墅附近對蘇迎夏貼身保護,而且只要是蘇迎夏出門,也會有人跟在她身邊,在這種情況下,蔣嵐大概也沒有機會能夠接近她的。

「爸,你一夜沒回來,幹什麼去了?」蘇迎夏無奈的對蘇國耀說道,自從離婚之後,蘇國耀就肆無忌憚了很多,蘇迎夏雖然知道這是因為以前蘇國耀受到太多壓迫后的釋放,但是晚上連家也不回,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昨晚被幾個朋友灌多了,你放心,以後絕對不會了。」蘇國耀說道。

對於蘇國耀說的話,蘇迎夏一個字都不會相信,但是也沒什麼好辦法,除了勸幾句,她也做不了什麼。

「你還是少喝點吧,現在生活好了,要是不珍惜身體,以後再多的錢你也享受不到,難道你願意躺在醫院裡過完餘生嗎?」蘇迎夏說道。

蘇國耀連連點頭,說自己知道了。

喝酒的人,醉酒之後似乎都會產生一些後悔,特別是當身體留下醉酒的後遺症時,不過當這種後遺症消失,他們什麼也不會記得。

蘇國耀就是這樣的人,在家裡休息了一天,不到下,又接到了幾個朋友打來的電話,這讓蘇國耀再一次按耐不住,趁著蘇迎夏在房間里休息的時候,悄悄離開了家。

當晚,蘇國耀再次喝得爛醉如泥,朋友相繼離開之後,蘇國耀在寒風中等車,突然看到一道刺眼的強光,以極快的速度朝自己而來。

喝醉的蘇國耀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僅僅是抬起手,遮住了刺眼的光芒,可是下一刻,蘇國耀整個人騰空而起,被迎面撞來的無牌照汽車,撞飛了十多米遠,最後蘇國耀只是迷糊的記得,那輛車快速駛離了現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三章 脫離苦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