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是在炫耀嗎?

第六百二十七章 是在炫耀嗎?

馬煜憤怒的一腳踹在馬飛浩屁股上。

馬飛浩摔了個狗吃屎還一副一無所知的樣子。

疑惑的看著馬煜問道:「舅舅,你踢我幹什麼?」

馬煜咬牙切齒的看著馬飛浩,說道:「滾,趕緊去找人保護韓三千。」

對於馬煜的突然發怒,馬飛浩非常莫名其妙,但是馬煜非常生氣這一點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

爬起來,連身上的灰塵都來不及撣掉,一溜煙的跑了。

「真他媽是個蠢貨。」馬煜怒其不爭的說道,這麼簡單的事情,馬飛浩竟然還來問他,這傢伙難道就一點腦子都沒有嗎?

韓天生去雲城,不就是找韓天養曲線救國,希望讓韓天養阻止韓三千對付米國韓家嗎?這麼顯而易見的問題,馬飛浩竟然也想不到。

「姐,你這個兒子想要有大出息,就看他怎麼討好韓三千了,指望這傢伙自己的能力,馬家遲早會毀在他手裡。」馬煜嘆著氣,自言自語的說道。

韓天生和韓嘯兩人出現在機場VIP休息室的時候,韓天生表情明顯越發難看。

按照韓天生的本心而言,他絕對不願意主動去雲城見韓天養,哪怕是韓天養親自到了米國,他也不見得會施捨韓天養一面。

但造化弄人,世事無常,如今卻需要他親自去見韓天養,這是韓天生做夢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我韓天生竟然會淪落到這一步,竟然要去求那個廢物。」韓天生不甘心的握著拳頭說道。

韓嘯知道他內心有多麼不甘心,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根本就沒有選擇留給他們。

「想當年,那個廢物和我意見不合,被我踢出韓家,如今韓家在華人區成為一線家族,這足以證明我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可是就因為韓三千,我卻要對他低聲下氣,狗老天真是瞎了眼。」

韓嘯不敢搭話,任由韓天生髮泄心中不滿,他只希望韓天生髮泄夠了之後,見到韓天養不再是這種態度,否者的話,指望韓天養幫忙就成了一個笑話。

終於到了登機的時候,韓天生有再多的不滿也只能藏在心底,先幫米國韓家渡過這一劫才是最重要的。

雲城。

雲頂山別墅區。

韓天養最近閑來無事,整理著別墅的花園,親自鋤地種植,也算是打發時間的一種方式。

被關在地心十多年時間,韓天養早就已經有了一種和社會脫節的感覺,雖然說他的適應能力足夠強,但是對於外面世界沒有嚮往的韓天養來說,他更加寧願待在別墅區里找點事情做。

這時候,炎君走到韓天養身邊,神色凝重的說道:「韓天生上飛機了,目的地應該是雲城。」

炎君有眼線密切關注著米國華人區的事件發展,所以在韓天生登機之後,他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對於韓天生的雲城之行,炎君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來,幫我把這些土澆上點水。」韓天養說道。

炎君二話不說就開始幹活,至於韓天養要如何思量這件事情,不是他能夠去干預的。

兩人花了整整一下午的事件才把花園全部整理了一遍,土壤翻新,施肥澆水。

「明天去花鳥市場,買點牡丹平安竹。」韓天養捶著腰說道,顯然累得不輕。

牡丹象徵著富貴平安,至於平安竹就更加不用多說了,韓天養這麼做的意思是什麼,炎君自然理解。

「你放心吧,臭小子不會有危險的,他現在可是有大人物保護著。」炎君笑著說道,雖然他不清楚那個層面的人究竟是如何看待韓三千的,但是目前從馬煜露面這個情況來看,韓三千肯定有大人物罩著。

「在我們理解的世界里,他的確是安全的,可是當他真正進入那個層面之後,又會是一番什麼樣的光景,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爭鬥哪都有,他越是出彩,就越是麻煩傍身。」韓天養說道。

炎君點著頭,事實的確如此,韓三千如果表現得太過亮眼,進入那個層面,必然會引起某些人的不滿,對他來說,這便是危險重重的一條路。

「我們今後什麼忙都幫不上了。」炎君嘆了口氣,以前他還能夠保護韓三千,但是現在,韓三千所觸及的層面,已經是他沒有能力去掌控的,甚至他根本就沒有資格進入那個層面,所以以後的事情,就只能靠韓三千自身的能力了。

「是啊。」韓天養一臉感嘆的點著頭,說道:「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子孫有出息,但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優秀過頭了,也是個麻煩啊。」

炎君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我可以理解你這番話是炫耀的意思嗎?」

韓天養嘴角忍不住的上揚,強行克制著說道:「有這麼明顯嗎?」

「你恨不得把三千的優秀寫在額頭上了。」炎君無奈道。

「哈哈哈哈哈。」韓天養放聲大笑,笑聲酣暢淋漓。

誰不願自己的後人有出息,韓三千如今的優秀,韓天養自然有自傲的資本。

「如果不是三千,韓天生怎麼可能會親自來雲城呢。」韓天養繼續說道。

「韓天生恐怕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今天吧,對於他來說,這裡的一切都一文不值,我記得你說過,他發誓不會踏入華國。」炎君笑著說道。

「知道這個世界上什麼最不靠譜嗎?」韓天養對炎君問道。

「誓言。」炎君說道。

韓天養點著頭,說道:「誓言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謊言,如果老天有眼,這個世界便不再有晴天,每天都是電閃雷鳴。」

韓天養這番話雖然有些誇張成分,但絕對說得在理,這個世界上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賭咒發誓,但真正能夠兌現承諾的又有幾人?

有人夜裡發誓明天努力,但一早醒來,便是明天復明天。

有人說自己鍾愛一生,轉身便投向了鶯鶯燕燕。

「你要見韓天生嗎?」炎君問道,這才是他來找韓天養的目的。

「見,當然要見,當年他逼我下跪,全然不顧兄弟之情,如今難道我要以德報怨嗎?我韓天養可沒這份大度胸襟。」韓天養面如冰霜的說道。

炎君點了點頭,當年韓天養所受屈辱,旁人根本無法感同身受,任誰也沒有資格要他大度原諒韓天生,在炎君看來,不論韓天養怎麼做,都算不得過分。

「爸,吃飯了。」這時候,施菁在門口對兩人喊道。

「來了。」韓天養應了一聲。

在一家子吃飯的時候,二樓主卧,帶病卧床的蘇國耀身上滿是淤青,這都是被蔣嵐偷偷打的,這個女人把所有的怨氣都發泄在了蘇國耀身上,反正在她看來,蘇國耀跟植物人無異,打他也不會有感覺。

但是每當蔣嵐不在房間里的時候,蘇國耀都會睜開眼。

整個別墅,沒有人知道蘇國耀其實早就已經清醒了過來,他一直處於假裝昏迷的狀態,因為蘇國耀不敢讓蔣嵐知道這一點。

當初蔣嵐把韓念放在陽台,任由寒風侵襲,導致韓念生病,這才有後來的一系列事情。

這件事情,蘇國耀親自見證,他必須要找到機會把這件事情告訴蘇迎夏,不能讓蔣嵐毀了整個蘇家。

只可惜,蘇迎夏最近精神恍惚,根本就沒有來看蘇國耀,所以蘇國耀只能忍受著蔣嵐帶來的折磨。

蘇國耀對於蔣嵐這個女人已經沒有半點夫妻感情,他恨不得讓蔣嵐死!

這時候,房門突然打開,蘇國耀趕緊閉上了眼睛,他絕不能讓蔣嵐發現他已經清醒的事情。

但這時候,耳邊傳來的聲音,卻不是蔣嵐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七章 是在炫耀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