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外地人?

第六百三十章 外地人?

燕京機場。

當韓天養出現之後,整個燕京都炸開了鍋。

畢竟對於燕京來說,韓天養已經是一個死人,而現在他突然間『死而復生",必然能夠引起許多人的震驚。

對於韓天生來說,韓天養是他眼裏永遠的廢物。

但是對於燕京來說,韓天養卻是一個魔王級的人,他曾經在燕京所引起的動蕩是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小覷的,此時那些曾和韓家做對的世家,在得知韓天養回來之後,一個個瑟瑟發抖,生怕被這位魔王找上門問罪。

但是韓天養這一趟回來,並沒有要找人算賬的想法,他如今對於權利已經沒有爭勝之心,地位對韓天養來說更是一文不值。

只要韓三千能夠進入那個層面,世俗之中所謂的權利,不過就是浮雲而已。

「不知道有多少人該害怕了。」炎君一臉感嘆的說道。

韓天養淡然一笑,說道:「對我來說,這裏的一切都沒有意義,還不如雲頂山那片花園。」

炎君知道韓天養如今的全部心思都在韓三千身上,他根本就不在乎燕京的一切。

「不過這並不妨礙你回來造成的影響,該害怕的人,這段時間裏夜裏絕對不能安睡。」炎君說道。

「或許吧。」韓天養攔了一輛計程車。

兩人上車之後,炎君就把要去的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www.XBYUAN.COM-到新筆趣閣進行查看

司機是燕京本地人,所以他對於韓家也是頗為了解的,這個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www.XBYUAN.COM-到新筆趣閣進行查看

只可惜,隨着韓天養和韓成的死,韓家在燕京已經落寞了。

「你們是外地來的吧,這個地方,以前可是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家族呢。」司機開始閑聊了起來。

韓天養和炎君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後,炎君笑着對司機問道:「非常有名的家族,很厲害嗎?」

「那是當然。」說到這裏,司機一臉自傲,就像他就是韓家人一樣,吹擂道:「你們外地人不知道韓家的能量,但是本地人可是非常清楚的,前些年韓天養在燕京,那可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聽說就連很多上頭的人跟他關係都非常好。」

說着話,司機突然開始嘆氣了,感嘆道:「只可惜世事無常啊,韓家今年算是栽了,前些年韓天養死了之後,韓家還有韓成能夠撐著,但是現在就連韓成都死了,我聽說韓家老太太也死了,韓家兩個後輩,一個英年早逝,一個還在坐牢,真是凄慘啊。」

「這麼慘?看來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啊。」韓天養笑着說道。

聽到這話,司機一臉不滿,一腳就踩下了剎車,似乎要跟韓天養理論理論。

「老爺子,你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韓家可是做了不少慈善事業的,我聽說光是每年捐款都是七位數以上,他們怎麼能幹傷天害理的事情呢。」司機轉頭對韓天養說道。

「你只能看到事情的表面,誰知道他們在暗地裏有沒有做壞事呢,否者的話,怎麼會有這種報應。」韓天養說道。

司機似乎對韓家有什麼感情,臉上的生氣非常明顯,說道:「老爺子,你們下車吧,這趟生意我不做了。」

炎君哭笑不得,韓家在燕京,什麼時候這麼得人心了,居然就連一個計程車司機也要幫韓家說話。

「韓家給了你什麼好處嗎,值得你這麼替他們說話。」炎君忍不住問道。

「我兒子的病,就是韓家的慈善基金出資治好的,你們這些外地人什麼都不懂,張嘴就亂說話,趕緊下車,別耽誤我做生意。」司機明顯已經有些生氣了,要趕兩人下車。

炎君沒想到竟然還能撞上這麼巧的事情,不過就算他告訴司機身邊的人是韓天養,司機也不會相信,畢竟對於外人來說,韓天養可是已經『死"了很多年了。

「我們確實是什麼都不懂,你包容一下,先把我們送過去了,剛才的話要是讓你不滿意,這裏給你賠禮道歉。」炎君說道。

看到炎君誠懇的態度,司機的生氣緩和了不少。

「算了算了,我懶得跟你們這些人計較,不過以後什麼都不知道,最好別胡亂評價別人。」司機說完,終於開車了。

一路走走停停,韓天養感慨頗多,這個對他而言曾經非常熟悉的地方,如今已經變得很陌生,甚至有很多地方已經大變樣。

終於,車在韓家大院前停了下來,司機對兩人提醒道:「你們在遠處看看這個地方就好,我聽說韓家最近沒人在家,這附近可都是監控,要是丟了什麼東西,你們跑不掉的。」

炎君哭笑不得,感情司機這是在提醒他們別當小偷啊,看來他對韓家的感情還真是夠深的。

「要不要進去喝杯茶?」炎君對司機問道。

「進去?」司機愣了愣,然後翻了個白眼,說道:「你把牛都快吹上天了,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哪是隨隨便便能進去的。」

炎君不再說話,跟上韓天養的步伐,朝大院門口走去。

司機原本打算直接離開的,但是又怕這兩人真是小偷,所以在原地等了等,想看看這兩人究竟要幹什麼。

當炎君掏出鑰匙,把門打開的時候,司機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了,而且下巴也合不攏嘴。

能夠用鑰匙打開韓家的大門,這意味着什麼司機非常清楚。

「這……這兩個人,竟然是韓家人!」司機震驚得無以復加,對於自己剛才說的話更是悔得腸子都清了。

不管他們是韓家的誰,對於他來說都是恩人,他居然差點把這兩人趕下車。

強烈的罪惡感在司機心裏攀升起來,打開車門,下車之後,司機對着韓家大院的門口,深深一拜。

這是對剛才的抱歉,也是對韓家慈善基金救了他兒子命的感謝。

「謝謝,謝謝你們。」司機感激的說道。

走進大院之後,家裏的格局和以前還是一模一樣,沒有半點變化,只是花園裏已經長滿了雜草,顯然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人整理了。

「這麼多年,還是我熟悉的地方啊。」韓天養感嘆道。

「帶我去看看三千住的地方。」韓天養對炎君說道。

炎君點着頭,朝別院走去。

韓三千所住的地方,是個偏院小房間,和以前的韓家傭人住在一起,但是以房間的環境來說,還不如那些傭人的。

小小的房間已經佈滿了灰塵,傢具全部都是非常老舊的那種,光是從這一點韓天養就能感受到韓三千以前吃的苦頭。

「老子人間無著處,一樽來作橫山主。」看着床頭上一行歪歪曲曲的刻字,韓天養一臉笑意的念出聲。

這是韓三千當年住在這裏時留下來的,從那時候開始,韓三千就表現出了證明自己的強烈慾望。

「這小子的韌性很強,是我從來沒有在其他人身上見到過的。」炎君一臉讚賞的說道。

「能夠在那麼小的年紀里,暗中操盤商界,創立屬於自己的勢力,他的確不簡單啊。」韓天養笑着道。

「他暗中操控著一家名叫豐千的公司,你能猜到豐千二字是什麼意思嗎?」炎君賣著關子說道。

「豐千?」韓天養皺着眉頭,很顯然,這兩個字是為了隱藏三千二字,但是這一豎代表着什麼呢?以韓三千的性格,他故意取名為此,絕對包含着某種意義。

「猜不出來了吧。」炎君笑着說道。

韓天養瞪了一眼炎君,說道:「你很得意嗎?」

炎君趕緊一本正經的表情,說道:「沒有,我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很有意思,想讓你猜一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章 外地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