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到底誰詼諧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到底誰詼諧

熱門推薦:

炎顏掏了掏耳朵,跟虞昕竹對視一眼。

兩個姑娘都笑了。

因為戎莫愁剛才的那番話……真是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太特么虛偽了!

炎顏抬眼看向沉煜云:「快點!」

她在催促沉煜雲。

再不趕緊把這貨趕下去,她就想親自動手了。

炎顏的耐性已經消磨到了極限。

沉煜雲沒修為,目力不行,看不清問道壇上,戎莫愁此刻的表情。

不過他就算不看也能想象得出來戎莫愁這會兒是個啥樣兒。

他這位大師兄,其實從來都不是個聰明人。

當年,他失去了靈根,臨離開天悲島的時候,就跟二師兄說過,戎莫愁這輩子都不可能得到他想得到的東西。

只是沉煜雲沒想到,到頭來,居然是自己親手終結戎莫愁的美夢。

沉煜雲抬起頭,緩緩開口:「大師兄誤會了,我今日來參加長生問道,是有道法不通,特來請教。」

戎莫愁眼底殺意盡顯,可自嘴裡說出的話卻如和煦春風:「六師弟果然如當年勉勵上進。」

「師弟有疑惑師兄理當為你開解,但此時問道正在進行,咱們師門內的探討可私下進行,莫耽擱了天下修士前來聽道的夙願。」

沉煜云:「師兄向天地叩問,是問道;我問師兄,亦同樣是問道,怎麼就耽擱了?」

說完,沉煜雲不給戎莫愁再次拒絕的機會,緊跟著朗聲問:「敢問師兄,道,可道?」

道,可道?

炎顏的內心裡,彷佛有個亘古的偉靈自基因深處行走出來。

《道德經》的開篇。

這一句叩問,是道學無上精要的開端。

是她藍星上的故鄉,申華國所有古典歷史哲學的起源。

這一問,泱泱古國歷代哲人被問了上下五千年。

炎顏沒想到,溫穹傳授給沉煜雲的,竟是這一句。

玉眉先生的神態也嚴肅起來,白玉一樣的卧蠶雙眉微皺著,好像同樣在思考這一問里的玄機。

現場的氣氛安靜極了。

好像所有人都被沉煜雲這一問給問住了。

炎顏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桉,也知道這原本就是個無解的命題,不過炎顏這會兒倒是很好奇。

問道壇上的戎莫愁會如何解答這個問題。

問道壇上

戎莫愁沉吟數息,忽而朗聲大笑:「我以為師弟今日特地趕來,要同我探討怎樣玄妙的道學,沒想到師弟問的竟是這個。」

笑完,戎莫愁把目光落回沉煜雲的身上:「我輩修行之人,修的便是道,連道都不知為何物?豈非忘本?」

「哦,對了,我倒是忘了,六師弟數年前因為修行上走火入魔毀掉了靈根,你如今已非修道之人,呵呵,難怪你會問這個問題。」

戎莫愁這句話說得意味深長,幾乎在他說完的同時,下面的人群頓時爆發一片嘩然。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或驚訝或嘲諷地落在沉煜雲的身上。

知道當年內情的前輩們不便解釋,更多不知道內情的晚輩修士幾乎全用嘲諷的目光望向沉煜雲。

拜師天悲島島主,居然還能修行到走火入魔,甚至毀掉靈根,這得魔怔到怎樣變態的程度。

通常走火入魔的修士不是貪圖修行捷徑採取不恰當的取巧方式提升修為,要麼就是與妖獸結合變成妖修,或者其他歪門邪道的修行法門。

總之但凡是走火入魔的修士,通常都是因為貪婪而自食惡果,天生就會給人先入為主的惡略印象。

這樣的人居然還有臉當眾挑釁身為天悲島島主首席大弟子,並現任天悲島內執事的戎莫愁,

到底是誰給這廝的勇氣!

面對幾乎整個現場一邊倒的嘲諷議論,沉煜雲表情沉靜,目光平和,望著道壇上的戎莫愁,問:

「大師兄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呢。」

戎莫愁嘴角勾出嘲弄的笑:「我輩修行之人,不畏艱險,不懼清冷孤獨,一心向天地尋真求意,向更高境界發起挑戰,這便是道,便是我修行之人真正該行的道!」

下面一片喝彩……

炎顏默默笑了……

就這?

呵呵!

沉煜雲沒馬上說話,他很有耐心地等著全場熱烈的掌聲和喝彩聲徹底平復下去,才繼續說話:

「師兄剛才的回答,是你最終的答桉?」

戎莫愁的視線冷冷撇在沉煜雲的身上:「你沒看見眾口一詞么?不是我一人這麼想,天下修士全都是這樣的想法。」

沉煜雲目光沉定如僧:「我問大師兄,你剛才說的是不是你最終的答桉?」

戎莫愁終於掩藏不住不耐煩和對沉煜雲的濃濃的憎惡,重重地回復了一句:「是!那又如何。」

沉煜雲終於把目光從戎莫愁身上移開,轉而看向晴朗高遠,萬里無雲的天空。

然後,好像如釋重負一樣,他發出一聲低低地輕嘆:「大師兄,這句話其實是我代替師父來問你的。」

觀眾席上再次響起低低的喧嘩,戎莫愁沉默了幾秒,突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六師弟想找個台階下,還不如跟現場你三師兄求助,何苦編造這樣不著邊際的謊言落天下人以笑柄。」

「且不說師父閉死關,已許多年避世不見。就算你想見師父,師父身在雲夢寶境,那地方需要強大的神識力量方可進出。」

「就連我同你另外幾位已達化神境的師兄們,也不敢輕易進入寶境,更何況你一個沒靈根的廢人,你憑甚見師父?憑服用補炁丹么?」

「哈哈哈哈哈哈……」

戎莫愁這番話頓時引來觀看席上一片嘲諷和爆笑。

開什麼玩笑,嗑藥就能讓一個沒靈根的廢人趕上化神大修?

那還修什麼行啊,大家都嗑藥多爽!

沉煜雲仍舊不為全場嘲諷所動,平靜的目光裡帶著鄭重和崇敬,雙手交疊身前,神態謙卑恭順,面對遠空,鄭重道:「道,可道,非常道……」

隨著沉煜雲緩慢而鄭重地誦讀出當日虞頌傳授他的經意,在問道壇的背後,一處館閣突然光芒大盛。

有長生閣弟子驚呼:「藏經閣,藏經閣有異光!」

全場的目光盡皆被藏經閣的異樣吸引。

在眾目睽睽里,一本本被金光籠罩的冊子自藏經閣內飛出,在眾人頭頂徐徐展開。

隨著沉煜雲的誦讀的順序,每朗誦至其中某卷中文字,那本金冊便自動翻開,那些被沉煜雲誦讀的文字如活物一般自金冊中懸浮而出,展現於眾人頭頂。

仍腫著半張臉的長老眼眶濕熱,口中喃喃:「這些是島主親筆撰寫的道法經意,六叔叔說的,果然是島主親傳授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女帝成神指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女帝成神指南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到底誰詼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