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好感掉的厲害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好感掉的厲害

熱門推薦:

一本一本金冊在眾人面前逐一展開。

隨著沉煜雲誦讀的聲音,金冊中的文字自書頁間浮起,懸浮在眾人上空。

前來聽道的所有修士,全都目瞪口呆地仰頭看著那些自動從書上飛出來的一行行文字……

「這是證道么?」

一個年輕的修士從來沒見過這樣奇異的景觀,忍不住驚聲詢問。

「這是一種術法,其名為『一念通天』」

接話的是不遠萬里前來觀摩問道的,來自遙遠的西方恆河的苦禪宗老僧。

老僧在看到這些自金冊上自行飛下的文字時,雙掌合適,神態虔誠地誦了聲佛號,之後才繼續為眾人解釋:

「『一念通天』雖然為一種術法,但這種術法卻不是誰都能用得出來。」

「一定需要很高的修為吧?」

另一個宗派的小弟子問話時瞪圓了好奇的大眼睛。

老僧搖頭:「倒不需要多高的修行,但首先想使用這術法的人,必須曾經問道有成。」

周圍眾人一起露出恍然,紛紛點頭。

老僧繼續解釋:「此人將成功問道的內容,親手用紙筆記錄下來,並在書寫的過程中灌入自己的神識印跡。如此,當這人想調取曾經證道內容的時候,只需催動神識,這些文字便會自行飛出,就如眼前這般。」

另一中年修士問:「可是我等平日記錄自身道學感悟,在書寫時灌入靈力,查找時也可調運靈力使書冊自行飛出,只是沒有這金光盛大的奇景。」

旁邊有散修笑道:「你沒聽師父剛才解釋這術法叫『一念通天』么?前提是人家寫下的內容是曾經問道成功的內容,這才有這金光萬丈的的奇景呈現。」

「說白了,人家這是天道印證的象徵。你那是自己的感悟,當然啥也沒得嘍!」

旁邊聽見這話的修士全笑起來。

只有苦禪老僧沒笑,神態仍然充滿恭敬,又唱了聲佛號。

剛才問話的修士連連點頭。

又有人道:「照這個情形,這個半路殺出來的島主『六弟子』說的確實是島主親傳的真言。」

這句話立時把眾人的注意力再一次全都集中到了沉煜雲的身上。

剛才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對這個突然站出來打斷戎莫愁問道的人產生質疑。

可是這一刻,沉煜雲卻用事實證明了剛才說的每一句話,全部出自島主真傳。

立刻又有修士反應過來,驚呼:「如果他說的全是真的,那豈不是證明剛才戎莫愁說的都是謬論?」

剛才眾人全聽見了,戎莫愁論述的那些對「道」的看法,跟沉煜雲轉述的天悲島島主已經被印證的道義沒一點相同的地方。

「身為天悲島島主的大弟子,居然連島主他老人家被大道認證的經義都不知道,可見他平日修行根本不用心!」

劍閣席位上,眾弟子紛紛發聲憤怒指責戎莫愁。

這些劍閣的弟子雖然對戎莫愁有意見,但他們對溫穹的尊重卻是打心眼兒里的,不然也不會這麼憤怒。

劍閣弟子的憤怒很快得到了周圍眾多前來聽道的修士的認同。

這些修士雖然沒見過天悲島島主本人,但對於像戎莫愁這種連自家師父的道義都記不住的,馬上開始掉好感。

並且眾人此刻的感情瞬間發生了一邊倒的狀況。

這些修士從剛才支持戎莫愁全部倒戈向了沉煜雲。

難怪這位「六師弟」非要今天站出來跟他大師兄問道呢,剛才他們還以為人家是來砸場子的,還說人家壞話來著。

現在都明白了,敢情人家這位才是真正的孝順徒弟。

連修為都沒了,還牢牢記得他師父的真言,光這份心就不容易。

山海界的修士雖然對塵世的親緣情感比較澹漠,但是對同門師父和師兄弟之間的情誼卻非常深厚。

因此,對師門傳承便看得十分要緊,如戎莫愁這樣忘了恩師傳授道義的行徑,被視為絕對的不孝。

「連你自家師父已經證道的道義你都記不清,你還講個什麼道!」

「可別問道不成,把咱們帶到歪門邪道上去了!」

「罷了罷了,這樣的人品,就算有真才實學,不聽也罷!」

就有性格耿直的修士甩寬袖起身就往道場外走。

雖然更多的修士礙於天悲島的威望和勢力,覺得這麼走了有點不太合適。

但是即便留下來,在眾修士的心理,戎莫愁的形象也已比剛才一落千丈。

偏偏沉煜雲的話,又是被溫穹的親筆金冊認證的真實有效,就連長生閣本部的眾長老執事也沒反駁的理由。

事實上,在眾長生閣弟子的心裡,對戎莫愁同樣是怨懟的。

他們這些弟子或者因為修為不夠,或者因為資歷不行,絕大多數都無緣瞻觀溫穹的親筆手稿。

可是戎莫愁不一樣,整個長生閣藏經樓里的書他都能隨便翻閱,就算是溫穹的親筆手稿也沒差別。

擁有這樣得天獨厚的特權,卻還被多年未歸的小師叔祖給當眾問住,這也太丟人了!

耿通也垂著眼皮,不知是刻意表現出澹定的姿態,還是不願計較周圍諸般負面的議論聲。

不過他的表情神態看上去倒更像在打瞌睡。-

問道壇上

戎莫愁額角青筋隱隱跳動,因為還有眾多別的宗門在場,儘管腔子里的怒火已經燒到了天靈蓋兒,可是表面上,他還得勉勵維持住該有的風度。

「師弟果然仍如當初博學強記,只是師弟所問乃師父當年問過的道義。」

我今日問道,乃我自身對大道感悟,雖與師父的道法有出入,但亦是我對道法的獨到見解。」

「一人心中一個道法,我的道法雖未問鼎天道,但它也不能說就是錯的。」

「師弟若當然虛懷若谷,不如坐下聽聽我的問道。」

這番話回的十分精湛巧妙。

既承認了自己就道法不如師父,卻也沒過分貶低自己對道義的闡述,更重要的是,把被沉煜雲帶偏的問道過程又重新拉了回來。

戎莫愁的外交辭令,算是已經磨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果然,他這話一說完,長生閣的長老和弟子們立刻隨聲附和,剛才反對的聲音當即被壓下去不少。

戎莫愁有些得意,準備繼續闡述剛才的觀點,順便加緊時間趕快成功問道,結束這場問道,以免再節外生枝。

可是,他剛開口,卻再一次被人打斷。

「敢問大師兄,禮,貴不貴?」

戎莫愁心中怒火蹭蹭蹭地往上撞,眼裡的弒殺呼之欲出。

有完沒完!

可是下頭的眾修士們喧囂的聲音卻因為這一句質問幾乎全場沸騰。

因為這一次開口的人不是沉煜雲。

是炎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女帝成神指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女帝成神指南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好感掉的厲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