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回

第717回

一晃,大半年過去了。

那次之,伯琴再也沒來,聽說他被赭百里數落一,嚴令禁止他再到大荒山。即便尋到法器也要先經過他、聖,以及各位宗主掌過眼才能給女君。

除非他與鳳笛、黑山是一夥,巴不得女君趕緊入魔受天下群修的圍剿追殺。

由於太武道、神武道和聖域的圍,黑山、鳳笛暫停了對大荒山的騷.擾。赭百里已查,鳳笛現在不僅是要置女君於死,更希望她死前受世人唾罵。

此二人目前四處宣揚女君入魔的消,且污衊三大宗門的宗主與她有私,所以不顧蒼生的死活也要包庇她。

,說這話的人是淪落邪修的鳳,可信度大打折扣。

而女君的品行天下皆,就算她和諸位宗主有私,又怎樣?私德有虧不影響她的實,更不能抹殺她過往的功,頂多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罷了。

至於入,那是大能們應該,平民和小修操不起這份心。

倒是鳳笛在修士群中的風評略顯不,雖然先後跟的男人俱是赫赫有名的大能。可一個是正派仙門的天之驕,另一個是為世道所不容的邪修大頭目。

她好好的一名備受尊崇的仙子不僅淪為邪,連找的道侶也一個比一個,這種人的話焉能當真?

女君的生活瑣事令人津津樂,鳳笛的人生軌跡叫人一言難盡。

據說她為了提升功,甚至不惜弒母剜心奪取鳳凰真元。把她繼,即九重殿的老殿主楚朝宗活活氣,終與他至愛的離夫人挽手赴星河。

是真是,不得而知。

「看,你那相好也恨不得將你除之而後,絲毫不念夫妻舊情。」在某處開闊的居室,黑山瞅著鳳笛婀娜的背影揶揄,「果,白帝才是他的真愛……」

「你胡說!」鳳笛霍然轉,怒容滿,柳眉挑,「是那妖女羨慕妒嫉我們夫妻恩,使下作手段讓他一時昏頭移情別戀!假以時日他定會醒悟誰才是他心愛之人!」

,黑山在心裡冷,臉上仍然言笑晏晏:

「雖然本座很想贊同你的,但如果不是他對外宣,世上還有誰知道是你親手殺了我岳母大人?你不是,當時在場的唯獨你和,和那兩名護法嗎?」

若非伯,便是兩名護法嘴,改天他去堵上他們的破嘴。

「非禮勿,他們不像你這般卑鄙下,無所不用其極。」鳳笛深深鄙視他一,爾後轉身繼續望向格子窗,「師兄既親手毀了留影,就不會出賣我……」

可,他對她仍有情義。

至於倆護,她被黑山救了之後便與他倆斷了聯,想必已回仙盟復命。她與那兩人相處多,深知二人脾性絕不會對外滿口胡言。

畢,她知道的事不比他們少。….

本章未,請點擊下一頁繼續

撕臉之,緘默不言是雙方的默契。只要姓東的活著一,這份默契便一直存在。

「記得那人跟我說,我娘若是上界神,體內必有仙元!」可那日她沒找,那仙元到底藏哪兒了呢?

嘖,黑山滿眼欣賞地瞧著,越看越愛。

提及弒母一事她居然面不改,且無半分內疚不安和悔,不愧是天生的壞坯子。

「對,」渾然不知身後的男人想,鳳笛猶在腦海篩選搶先一步奪得仙元的人,緊蹙眉,「楚煜那短命種藏哪兒了?還在靈岳宮?」

不可能吧?

記得楚朝宗那老傢伙壽辰之,連聖君都入席,他這位少主理應也入席才對。還,為什麼是楚華音繼承的九重,原少主楚煜呢?他不是還沒死嗎?

得知鳳凰真元有可能在楚煜的手,黑山頓時認真起來。

他一度以為鳳凰真元已落在白帝的手,心知搶不,便陪著鳳笛成天給對方找事添堵。但如果真元不在她那,而是在楚煜的手,那又另當別論了。

楚煜那個廢物點,只要他不在靈岳,就算鳳凰真元已被煉,他黑山也照樣能讓對方吐出來。

見黑山總算感興趣地向手下查問楚煜的下,鳳笛不由得白他一眼。

果然是無利不起早的卑微人,難怪每次遇見師兄總是夾著尾巴逃之夭,不堪大用。等找到母親的鳳凰真元加以煉,她會好好跟他清算被迫就範的賬。

等她功法大,再去找姓東的算賬。

「還有那白狐!」回眸瞅見黑山的手,忍不住厲聲妖,「查了這麼久還不知道它藏哪兒嗎?!」

「聽無極宮的雲鶴掌門師徒無意間提,它好像也躲到西嶺秘境的養神木里了。」蛇蠍美人動,黑山的手下膽戰心驚。

「它如何進得了養神,入口呢?」

「小的們正在查……」

話音未,鳳笛冷不丁伸手一爪一,將旁邊侍奉的美婢揪到手中。三兩下將對方的靈元以及功力吸個干,隨手將乾屍往旁邊一,緩聲道:

「下次得不到確鑿的回,她就是你的下場。」

「是!!!」

看著自己的手下被美人嚇得落荒而,黑山老祖不由得開懷大,心情暢快。

……

不知不覺,元昭再一次發現自己站在那高高的瓦面上。在月色清亮的星空之,清新水涼的空氣中瀰漫著一絲若隱若現的血腥味。

靜謐的夜,並非她一人獨享寧靜。

對面那道玄甲身影直勾勾地盯了她許,那幽森的眼,比清涼的水氣更加刺骨冰寒。

,元昭清晰地聽到自己的長,悠悠醒轉。

她從未想過自己還有這般執著的一,同樣,魔化的自己也百思不得其,為何她甘願當一名軟弱無為的築基小修?

築,想到這兩個,悄然坐起的元昭瞧著自己的雙手。

看著看,忽然感到不對,她的身子似乎比往日輕盈了許多。須,築基小修和渡劫以上的大能體質猶如天淵之,前者就像拖著沉重的枷鎖寸步難行。

所,前陣子她總是一副病殃殃的模,因為不習慣。

但今兒醒,那一直以來縛在身上的沉重驟然減,令她神色微變。遲疑地攤開,將體內的靈氣稍微湧向掌心。唿,一縷火苗在掌心上忽閃忽閃的。

重點,那縷小火苗的內部隱泛玄色。

(../.)

....

竹子米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期待精彩繼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掛九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一簾風月掛九重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7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