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是非功過

第一百七十三章:是非功過

而自己雖因此脫身,但也受了輕的傷勢,就找了一地方療傷,待傷勢穩定一些后才返回望月城。

「弟子講的就些了。」

劉玉說完又行了一禮,隨後退回隊列默作聲,等待着結果。

其實丙字六號靈藥園被破主原因,還敵方的進攻力量超己方的防守力量多,鍊氣修士就一倍的差距提,築基修士更比對方少了七之多,何況還合歡六子樣的成名修士內。

當實力的差距達到一定程度,一切手段與計謀都顯得蒼白無比,失了意義。

所以責任其實駐守靈藥園的修士,而宗門沒派增援,導致守備力量的足,才給了敵方修士乘之機,非駐守修士之。

但一點誰也敢能說,六提都都沒提,宗門怎麼會錯誤的決策呢?或許宗門更重的目標,需抽調手呢?

種種原因導致但丟了靈藥園,築基修士折損半,鍊氣期弟子也幾乎死傷殆盡。

綜合種種原因,劉玉認為宗門會嚴懲,最多象徵性處罰一,所以才返回宗門,否則早就逃之夭夭了。

築基期修士培養易,元陽宗兩萬多名內外門弟子,明面才築基執事,還因為築基期壽命多一倍以的緣故。

築基境界宗門、家族完全以擔任宗主或族長,算得最高掌權者,就算元陽宗也算高層,自然會因為錯的錯就捨棄用。

眼築基期的境界,如今的修仙界也算了一定的自保之力,以仙府之神妙,何處得?

的根基於宗門、於脈關係,而於自身的境界實力,更於同穿越而的仙府。

劉玉微微低頭面色平靜,心閃諸多思緒。

聽完六的講述,嚴長老隨手佈置了一隔音結界,轉頭開始看向其它兩位長老,三位金丹長老之間開始交頭接耳起。

因為結界的關係,劉玉幾方聽到長老的談話,只能靜靜等候發落。

其實修仙者記憶力驚無比,並需聽見聲音,只需抬頭看見口型就基本判斷對方所說,但金丹長老當面,六自然會自詡聰明做些動作。

了約半刻鐘的間,嚴長老打一法力撤銷了隔音結界,目光逼掃視了方六,頓了頓才說:

「丙字六號靈藥園被破,給宗門造成了巨的損失。」

「雖然主的責任爾等,但爾等身為駐守修士,管原因如何都一部分推卸的責任。」

「罰!」

「就罰沒爾等七年的年俸,至於葯園的主事嚴紅玉則雙倍處罰,並且還需正面戰場的營聽命十四年。」

「爾等異議?」…

嚴長老怒自威,洪亮的聲音空曠殿內回蕩,顯得威嚴無比。

「回長老,弟子並無異議!」

劉玉、嚴紅玉、李同等六齊齊拱手,異口同聲。

元陽宗的築基修士每年一塊品靈石領取,也就一百塊品靈石,七年就七百塊品靈石。

七百塊靈石對普通築基初期修士而言也稍稍肉痛,對築基後期的嚴紅玉、李同說更毛毛雨,就算翻一倍也如此。

對如今的劉玉而言根本沒感覺,現的儲物袋正安安靜靜躺着二萬九千多塊靈石,還一老牌築基修士的戰利品放仙府沒清點。

處罰比想像還輕,確實只象徵性的處罰一,一間幾心緊繃着的那根弦總算鬆開,心情總算放鬆起,除了一。

一千四百塊靈石足以買一件好的極品法器,但對家族身的築基後期修士嚴紅玉卻算得什麼。

而以的實力而言,沒金丹修士手的背景,線營效力十四年也沒想像那麼風險,只遇到「三英四傑」「合歡六子」種最頂尖的築基修士,或者遭遇圍攻,一般情況會生命危險。

雖然處罰輕重,但經此靈藥園一役,身為主事卻沒守好宗門的財產,無疑會讓嚴紅玉履歷一的污點,影響到宗門的途、家族裏的地位。

一間,心的苦澀複雜難明。

「孫師弟,老夫樣安排看如何。」

見幾並無異議,嚴長老輕輕頷首頗為滿意,隨之目光一轉看向孫長老。

孫澤坤直視着嚴長老,氣勢弱半分,了兩息才轉頭移開目光,爽朗一笑:

「既然嚴師兄如此安排,那孫某自然給師兄面子。」

孫澤坤一甩捏手摺扇輕輕搖著,望着方六知想些什麼。

次兩位長老的談話並沒佈置隔音結界,劉玉聽耳。

感覺位孫長老應該嚴長老一樣,強勢的物並且實力俗,否則嚴長老也會專門詢問其意見,君見方長老從頭到尾端坐座位發一言嗎?

從一點就以看,望月城邊嚴長老與孫長老的話語權才最重的。

只知嚴長老為了把件事情壓又付多少代價呢?知排名如此靠的靈藥園分量低。

而被派駐守靈藥園的修士,基本都對嚴家比較親近的,靈藥園經營如此之久的心血一朝喪盡,想必就算金丹家族損失也絕對。

嚴長老見此,目光卻些微妙的變化,但誰也沒發現。

又轉頭看向方長老,後者也微微點頭。

只見嚴長老站起身,對着方的六:

「既然如此,就么安排吧。」

「經此一事相信也明白了線的兇險,以後執行宗門任務之,切記粗心意。」

說兩句嚴長老背負雙手走台階,當先朝殿外走,腳步頗快一會就見了身影。

方長老與孫長老二對視一眼,也一一後走了,並沒訓話的閑情雅緻。

「弟子謹記,恭送三位師叔!」

幾自然讓到一邊躬身行禮,等金丹長老全部走後,才直起身子。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是非功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