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片刻寧靜

第一百七十四章:片刻寧靜

知錯覺,劉玉感覺位孫長老臨走目光自己身停留了一瞬。

莫非因為自己靈覺敏銳,最先察覺三位長老到?

劉玉無從得知,得到答案也就多想。

直到此才心稍安,看一般的金丹修士也看破隱靈術的偽裝,如此只如到一些特殊的修士,便以安心宗門修鍊了,怕別發現自己修鍊速度的異常。

六相視一眼,也齊齊鬆了一口氣,面對金丹修士的壓力確實,就算三位宗門長輩。

經一場戰,回到望月城還受到責罰,使六的興緻都高,三位長老走後說了幾句場面話也各自離。

「告辭!」

走城主府的範圍后,幾紛紛拱手告辭,向著同的方向離。

劉玉沒急著返回洞府,一路慢悠悠走著什麼都想,享受生死激戰、禪精竭慮后的片刻寧靜。

知覺間又走到望月城的東市,看到熙熙攘攘的群,形形色色的修士。

些修士群的隊伍,正從橫斷山脈狩獵歸,臉或布滿豐收的喜悅,急急忙忙跑到對應的店鋪售換取靈石修鍊,或一無所獲還傷勢輕,一臉焦急直入商鋪購買解毒之物療傷靈丹。

一老一少、一長一幼的組合,多師徒關係或者血緣聯繫,年長者指著路邊的商鋪向年幼者傳授修仙界常識,對後者懵懵懂懂的眼神報之一笑,目光著些許慈祥。

單打獨鬥、行素的獨狼,對任何修士都抱深深的警惕,臉都理智、平靜的表情。

些獨狼的實力高強、經驗豐富,只因厭倦團隊之間的苟且齷齪選擇禹禹獨行,獨自面對一切歷經風霜,的實力弱沉默寡言,被團隊接納,目光些許失落,只能羨慕的看著兩者。

劉玉熟悉種眼神,某種程度說也獨狼,也孤獨的。

仙府最的隱秘,絕對能被自己之外的其它知,也絕對能分享,否則立刻便殺身之禍,所以劉玉一直對其修士著深深的防範,刻意的保持距離。

哪怕合體之緣的女,也例外。

,從都孤獨的。

望著表面繁華熱鬧的群,劉玉心頭突然升起些許明悟。

或許正的修仙之路,一面對所,獨自品嘗酸甜苦辣,渡春夏秋冬,歷經千百年的歲月,一往無追尋長生仙。

雖死無悔!

只待長生手,什麼樣的間繁華回頭享受?

江山、美、權勢,金風玉露、志同合、血脈至親。

俯拾皆。

得長生,成真仙,世間一切種種皆往雲煙,終究逃衰敗腐朽。

事物的衰弱與終結,地自然的規律,而修仙者就經歷重重險阻打破種規律,證得自身之長生、永恆。

劉玉就么慢悠悠走著,望月仙緣城轉了半圈,直到色微黑再次到東市門口,才恍然驚覺間已經三辰之久。

再留戀,收拾心萬千種發散的思緒,將兜帽一拉蓋頭,轉身步向著洞府的方向走,一次也沒回頭。

劉玉黑髮黑袍,兜帽遮住了臉部半的輪廓,使看清晰的面容,整看些神秘、睿智。

修士從旁邊走見到種穿著,也並覺得奇怪,修仙者打扮千奇百怪,各色各樣的都,就連直接袒胸露乳的也少,早已經司空見慣。

……

片刻后,劉玉回到城東的庭院。

從儲物袋取令牌,手微微掐了幾法決打令牌,令牌很快就一縷白光射。

馬守護洞府的陣法便傳細微的波動,一無形的缺口被打開,待劉玉走進后,無形的缺口又緩緩閉合。

無形的缺口只修士的靈覺或者神識能夠發現,肉體凡胎眼,永遠存的。

此色已經徹底昏暗,閣樓一片漆黑,但對修仙者而言黑暗視物只簡簡單單的事情,連法術都需施展。

修仙者的耳目經靈氣洗滌,比凡靈敏多,以劉玉築基期境界說,雖然黑暗看得遠,但百丈的距離還很輕易的。

劉玉輕輕推開房門走了進,隨手打一法力房門又被輕輕合。

到專門洗浴的房間,脫那件黑袍裡面的衣物,用法力引動地間的水靈氣凝結成清水,將身體仔仔細細清洗一遍。

披一件青衫到卧室,躺木床衣而睡,很快就沉沉睡。

一經歷了多,黑水極風陣攻防戰、靈藥園滅殺白須老者、地底土遁潛行百里、面見長老心神緊繃。

劉玉現滿打滿算才三十四歲,按照築基境界的壽命算非常年輕,肉身的精力自然充沛絲毫沒疲憊之感。

但一經歷么多事情,戰鬥與謀划斷,心神的消耗十分之。

說修鍊了,就連參悟功法秘術的效率也會十分之低,沒對應靈物補充的候,只通足夠的睡眠進行緩緩恢復。

一覺從戌睡到辰才醒,足足六辰,達到築基期后精力與心神都幅度的成長,而且恢復速度超鍊氣期許多,劉玉已經許多年沒一覺如此之久了。

醒后劉玉到練功房,蒲團盤坐吞一顆精元丹,運轉青陽功第四層進行周循環,緩緩煉化藥力增加修為法力。

應該劉玉最後一段間服用精元丹了,隨著歸元花到手,古方「青元丹」所需的靈草終於極其,煉製也已經提升日程。

精元丹只築基初期最普通的精進修為丹藥,而且因為些年一直服用,藥效早已如,根本能與青元丹相比。

只待青元丹煉製成功,精元丹就會被淘汰。

「呼」

兩辰后,一口深深的濁氣吐三尺之遠方才消散,捲起地面些許的塵土。

8)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片刻寧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