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法修體修(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零七章:法修體修(二合一大章)

只斷總結的經驗,同學習新的知識,再配合量的實踐練習,煉丹之術才能進步。

劉玉低頭煉丹手冊書寫著,停沉思,一轉眼就三四辰,才終於將煉丹手冊收入儲物袋。

面露一絲笑意,由衷的感覺此行虛。

由於仙府的優勢自身賦的作用,丹進步速度之快遠遠超普通修士,說簡直驚世駭俗,僅僅二十年左右便能煉製青元丹種二階品的丹藥。

所以只能獨自研究,敢輕易向別的修士請教,避免其修士察覺到自己的進步速度。

就算懂的地方,也只能翻閱藏經閣尋求答案。

藏經閣畢竟一座死物,而且所記載的知識也並那麼全面,依然許多疑惑之處無從解答。

青竹丹經的正候,一套完整的煉丹傳承,雖然算特別頂尖,但對劉玉而言卻如久旱逢甘霖,令饑渴的汲取著其的知識與理論。

正所缺少所需的知識,極的填充了煉丹之的底蘊,使其穩穩向煉丹師邁了堅實的一步。

笑了一會兒,劉玉收斂起笑容,細細感受體肉的情況。

肚那一團安魂草所化的黑色液體已經消耗殆盡,同血肉溶血丹所化的特殊靈氣也消耗的差多了。

劉玉本身八滴精血,之用「祭血遁」秘術祭煉了銳金劍,消耗了兩滴精血,只剩六滴。

此距離祭煉已經月,溶血丹的幫助,精血已經恢復到了七滴,剩的一滴也已經恢復半,用了一月就能完全恢復。

多虧了龍血果的功勞,此果但能作為溶血丹的主葯,而且生吃也能略微增加肉身的強度。

先因為精血消耗,導致身體一直處於虛弱的狀態,所以宜服用此果。

但現已經恢復半,只待完全恢復,便服用此果強化肉身、氣血。

修仙者雖然以鍊氣為主,達到一定的境界甚至以捨棄肉身,憑元神遨遊地、長生自。

但低境界顯然行,元神還處於雛形的狀態,沒徹底成型,如同正孕育之的嬰兒,能脫離肉身獨自存。

經起日灼燒與陰風吹拂,若暴露外超一定,直接煙消雲散。

所以沒修鍊到一定的境界之,肉身與元神都綁一起的狀態,一方消亡往往另一方也會跟著消亡。

既然肉身如此重,劉玉資源充足的情況,當然盡能的加強,提高自身的安全。

世也曾看幾本書,對其一些性命雙修的說法頗為認同。

認為元神單獨存脆弱,只得到肉身的保護,兩者齊頭並進更為利,也更利於追尋長生永恆。

何況此世也「體修」的說法,修鍊到高深號稱能徒手硬抗法寶,還「法體雙修」之,同修鍊法力與肉身,兼并兩之長,實力遠超同階修士。

只由於百萬年古戰後,整修仙界的靈氣開始衰退,修仙的資源慢慢變得稀少起,對資源需求較多的體修漸漸被淘汰。

直到如今,「體修」「法體雙修」的修士差多已經銷聲匿跡,修仙界的主流都被使用法寶法器、施放法術的「法修」所主導。

劉玉心閃諸多思緒,由輕輕一嘆,心些遺憾。

仙府手,修仙資源充足,原本非常適合往戰力強的「法體雙修」方向發展,早就方面的念頭。

惜的,種法體雙修的功法非常之罕,只典籍看到相關描述,楚國從未聽說、見法體雙修。

通常意義的頂階功法指法修的功法,並法體雙修之法,法體雙修的功法更為罕見,似乎楚國早已銷聲匿跡。

理論說,只法體雙修才劉玉最佳的選擇,樣才能將仙府的優勢發揮到極致。

世事豈能盡如意?根本沒渠尋找,也能提升實力,將精力放能沒結果的尋找面,最後只能放棄念頭。

搖了搖頭,劉玉拿記載青陽功、存神妙法、隱靈術的三本書冊,開始參悟。

青陽功築基期的內容,目已經參悟九成以,剩最後一點估計只差一兩年的功夫,便能完全領悟。

畢竟劉玉今日之見識,與剛築基同日而語。

青陽功的參悟順風順水,但存神妙法金丹篇的參悟卻並順利,進度進的極少極少,幾乎以說略等於無。

劉玉參悟起只感覺晦澀難懂,些段落完全解其意,找到典籍解答也能請教其它修士。

普通築基修士,元神方面的知識能還比,問了也白問。

所以方面只能自己慢慢摸索,所幸現距離金丹期還很長的一段路走,關於存神妙法金丹篇的參悟也急於一。

劉玉相信只斷積累元神方面的知識,總將之完全領悟的候。

最後隱靈術,秘術得到的最久,手領悟的間也最長。

秘術第三層能夠很好的收斂修為與靈壓,以劉玉築基期的修為,甚至瞞高一境界的金丹修士,只最頂尖的金丹修士或者元嬰老祖方能看破。

當然,身懷特殊靈目神通的修士也能夠看破,而且既然種秘術,那麼肯定也針對的類秘術的秘術。

對於第三層圓滿以瞞高一境界修士的狂言,劉玉持保留態度,但無否認的,一般金丹修士的確無法發現異常。

隱靈術還以調節顯露外的修為,但只能向調,能超自己真正的修為。

目已經修鍊到第三層,內容也領悟了九成九,相信再十幾二十年便能修鍊圓滿,將門行走修仙界極為便利的秘術徹底掌握。

……

每日吞服一顆青元丹,花費三候修鍊青陽功。

然後服用安魂草,配合修鍊存神妙法三次,花費一半辰。

參悟青陽功、存神妙法、隱靈術各一辰,領悟青竹丹經一辰,翻閱靈草心得半辰。

一日十二辰,九辰便么了。

剩的三辰,劉玉偶爾會煉製一兩爐丹藥,溫養用得的幾件法器、靈器,練習熟悉築基期法術。

同也沒忘記打理仙府的靈草靈藥,煉製青元丹所需的靈草早已催熟了幾十份,放仙府備著。

龍血樹結的龍血果,種準備用強化肉身的靈果,也準備了三十顆,暫放仙府。

修鍊看書、種田煉丹,每一知的知識都比一多一點,每一的實力也比一強一份。

樣的修鍊生活快樂又充實,法力與神識齊頭並進,帶的快感比為愛鼓掌還爽三分,令修士忍住沉迷其想關。

就樣,一月的間慢慢。

望月城,城南庭院,練功房。

劉玉盤膝坐蒲團之,雙眸閉合眉頭微皺,鬢角點點的汗珠冒。

某一刻,緊閉已久的雙眼猛然睜開,漆黑的瞳孔明亮的精光一閃而逝。

已經今日第三次修鍊存神妙法,此次修鍊完成,便意味著今日的修鍊結束。

了安魂草之後,但存神妙法每日的修鍊次數從一次提升到了三次,而且修鍊效果也了些許的提高。

此神識的範圍,相比之已經了明顯的進步,一月便已經提升了兩三丈。

樣算的話,再年的間,的神識就能提升到築基期的極限六里範圍。

劉玉微微一笑,剋制繼續修鍊的慾望,站起身朝門外走。

走到廳桌子旁的木凳坐,從儲物袋取一黑色的瓷瓶,拔開瓶塞現裡面渾濁的液體。

劉玉眉頭一皺,根據魔修略調配的易容液,雖然效果非常錯,但管使用多少次,還覺得些噁心。

強忍著噁心,神識的觀看,將裡面的靈液均勻塗抹自己的臉。

一會,劉玉原本的相貌便被改變,易容成了一皮膚黝黑、濃眉眼的修士。

相貌比原還普通,就像世俗推車的老漢一般,放群一點都顯眼。

就算最熟悉的江秋水當面,也絕對無法從外貌認,更用說其修士了。

容易后,將刻維持的隱靈術收回,周身的修為氣息與靈壓猛然增強了一截,達到了離築基初期巔峰遠的樣子。

相貌修為皆與原本的同,樣旁便很難再聯想到原的身份。

劉玉神識掃視全身,確認沒破綻之後再換一身青衫,然後離開了閣樓。

走到洞府的陣法邊緣,神識全開掃洞府周圍的情況,待沒修士經的候迅速抽身離開處庭院。

劉玉面毫無異色,心波瀾驚,神知鬼鬼向著東市走。

既然現每年的消耗么,那麼從黃家收穫的價靈石的低階修鍊資源,也就沒必繼續留著,還儘快兌換成靈石為好。

以築基初期的修為,一次性拿塊靈石么的手筆,顯然合適的,就算一般築基後期修士,也難種手筆。

冒然拿,說定會被認為殺奪寶的魔修,從而引起注目。

雖然楚宗門立,會因為魔修就所偏見,但任意對實力弱的修士進行殺奪寶,無疑破壞了秩序,宗門允許的。

所以破壞秩序的魔修皆會遭宗門追殺,一經發現立刻會迎嚴厲的打擊,劉玉若被誤認為那種魔修,則難免會許多麻煩。

以一貫謹慎的性格,自然早應對辦法,臨行之便將那些資源分成三份,每份價值一千多塊靈石,樣一便正常了許多。

現的設,一資深築基修士,腰間多掛幾品儲物袋,想必也沒長眼的蠢貨會為此惹築基修士。

腳步快慢,半刻鐘后,劉玉已然站望月城最繁華的東市入口。

再走兩步便東市最繁華的街,站入口處已經以看清楚那條街的盛況。

「多寶閣」、「千符閣」、「丹香樓」、「工店」

最繁華的街,左邊第一間第二間店鋪分別多寶閣、千符閣,右邊第一間第二間店鋪則丹香樓、工店。

四間店鋪修士往絕,而且修為、氣度皆比進其它店鋪的修士,隱隱強一些的樣子。

能屹立最好的地段,也側面說明了四間店鋪的實力。

劉玉此主處理掉低階修仙資源,再看看沒自己需東西,比如築基期丹方煉體之類。

自然無需些店鋪,故而只平靜的望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朝著另一條街而。

望月城附近千里最的修仙者聚集地,修仙水平超劉玉熟悉的嘉泰坊市多,東市往的修士修為普遍鍊氣期期以,鍊氣初期的極少。

築基期的修為,里依然「輩高」,依然迎面而的鍊氣期輩低聲行禮問好。

劉玉面無表情腳步停,對些行禮的輩並未多看一看。

望月城築基修士的數量,比嘉泰多了許多,偶也會別的築基期修士迎面走。

但雙方多一定距離,冷冷的看了一眼,帶著些許警惕,而後交錯而。

劉玉已經兩次,對東市致的布局與店鋪分佈情況還比較清楚的,此按照記憶的印象,朝著一家的店鋪走了進。

了約盞茶多一點的間,店鋪主事的熱情招待,又重新走了,儲物袋已經多了一千幾百塊靈石。

如法炮製,劉玉離開條街,又七八條街外找到一間規模差多的店鋪,售了第二份低階修仙資源,成功入賬一千多塊靈石。

只剩第三份低階修仙資源,劉玉沒繼續條街售,直接離開了此處。

謹慎的又隔了七八條街,進了一間名為「佳品居」的店鋪。

只沒想到,次卻遇到了一樣的情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七章:法修體修(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