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天穹來人

第二百二十章 天穹來人

通過他們的交談,劉玉得知那名築基後期身穿宮裝的師姐姓林。

此時元陽宗九名築基修士,返回六人死亡一人,還有二人未歸。

不過大體應該不會發生什麼「絕境反殺」「以弱勝強」的橋段,最多就是讓合歡門修士逃得一命罷了,因為元陽宗追殺過去的修士修為普通都高了一小階。

築基期小境界的差距可比鍊氣期大多了,除非是像劉玉這樣靈器精良法力精純,又或者有什麼符寶之類的底牌,否則基本不可能翻盤。

能夠以下伐上的終究只是很少一部分修士,是極小概率發生的事情。

除非有自己獨特的優勢,否則面對修為上的差距,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修士都會被無情碾壓。

面對修士的無情屠戮,凡人根本沒有抵抗之力,無論什麼樣的反抗在法器法術面前都顯得微不足道。

到幾位築基修士商議完成,大部分凡人已經成了躺在地上的屍體,只有少部分「幸運兒」逃入黑暗之中,保住了一條性命。

那些已經逃入遠處黑暗的凡人,鍊氣期弟子也沒有選擇再追,畢竟時間緊迫無法趕盡殺絕,消滅大部分使之組織不起來,無法為合歡門採礦就行了。

剩下的兩人未歸,但時間不等人,不可能站在這裡傻等。

周卓峰安排林姓女修謝俊傑等四人帶著一部分鍊氣期弟子進入礦洞破壞,自己在外面指揮全局,劉玉則被安排到遠處觀察天穹城方向的情況。

「天穹城距離此處僅有一百八十里,算上傳音符通知的時間,最多大半個時辰天穹城方面也會反應過來。」

「謹慎起見我等最多有半個時辰的行動時間,從發起進攻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刻半鐘,我等最多在此停留一刻半鐘的時間,便要開始返程。」

「否則遭遇合歡門援兵的可能性會越來越來,請諸位師弟師妹抓緊時間。」

周卓峰緩緩掃視諸修,面色凝重沉聲道。

「周師兄,我等定會注意時間。」

劉玉謝俊傑等築基修士齊齊拱手稱是,隨後按照安排分散開來,各自進行自己的任務。

劉玉又化為一道烏光,往礦場之外飛了十里,找到一顆丈許大小的巨石落下遁光。

他運轉隱靈術收斂修為氣息,神識之力毫不吝嗇全面往前方蔓延,注意七里範圍內的一舉一動。

左手子母追魂刃右手金鋼旗,一攻一防時刻保持警惕。

最多還有一刻半鐘開始返程,這點時間神識全開造成不了什麼負擔,所以並不需要擔心神識之力消耗過大。

劉玉背靠巨石一動不動,全身的氣息皆用隱靈術降到最低,宛如一塊朽木一般存在感極低。

而後打出幾個複雜的法決,身形緩緩變得透明,最後消失不見。

在普通築基修士的神識觀察中,這裡只有孤零零的一塊巨石,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根本無法發現竟有修士隱藏。

這便是隱靈術的高明之處。

劉玉細細體會這種感覺,暗暗感嘆,不愧金丹老魔推崇備至的秘術。

有了此術,不管是扮豬吃虎,還是殺殺人奪寶,都方便了許多啊。

隱靈術隱藏自身,存神妙法隱蔽的觀察周圍,有了這兩種秘術在手,劉玉便可料敵先機進退自如,運籌帷幄不在話下。

只要不碰到有「破妄神眼」「明清靈目」等靈眼的修士,或者有十分高明的搜查秘術的修士,先天上便佔了幾分優勢。

劉玉思考間,有一道金色遁光打破了夜空的平靜,進入神識範圍之內。

他心中微微一驚,但渾身氣息卻絲毫沒有波動,待看到是庄世隆,這才鬆了一口氣。

庄世隆此時面色殷紅衣袍染血,氣息也有一點紊亂,看來合歡門修士的臨死反撲讓他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金色遁光又快又急,轉瞬之間已經從巨石的上空劃過,絲毫沒有發現其下隱藏了一個修士。

此人是家族一脈的修士,與劉玉僅僅是點頭之交,彼此之間沒有恩怨但也沒有什麼交情。

所以劉玉並未現身打招呼,只是任由其從上空通過。

此次任務的時間有限大家都清楚,到了一定的時間,不管能不能拿下合歡門修士,都要返回礦場與大部隊匯合。

否則危險程度會呈直線上升,隨時可能遭遇天穹城派出的修士。

接下的一刻鐘里,夜空中一片寂靜。

四周除了倉皇逃竄的凡人與低階散修,並無築基期修士經過,對這些人劉玉也沒有出手的興緻。

在約定的好時間到達之前,最後一道遁光姍姍來遲,就好像踩好點上班的人,將時間拿捏的死死的。

但此人臉色十分難看,看樣子是白忙活了一場。

此次任務與上次磨滅黃家不同,參與者全是元陽宗修士,合作擊殺的戰利品自行分配,單獨斬殺的就歸自己。

鍊氣期弟子也是一樣,不需將收穫分給築基修士。

畢竟都是冒了生命危險,都是門派的晚輩,大多數築基修士還是要臉的。

最後一人返回礦場后,半個時辰已然過去。

劉玉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務,正要收回神識解除隱靈術去礦場與大部隊匯合,突然神色一變向北方望去。

在神識的邊緣,有十道遁光接近。

每一道遁光的靈壓與氣息,都達到了築基期的範疇。

為首的兩人氣勢如虹,如鶴立雞群般卓然不同最是顯眼,赫然已是築基後期巔峰的境界。

「合歡門修士!」

此次任務的築基期同門已經全部返回礦場,這一批修士從天穹城方向而來,身份已是昭然若揭。

劉玉面色一沉,最壞的情況還是出現了。

心中的念頭如泡沫般升起,又一個個破滅,最後只剩下兩個。

眼下他有兩個選擇。

第一按兵不動,任由合歡門修士過去,然後自己再從容而走。

憑藉修鍊到圓滿境界的隱靈術,他有較大的把握瞞過這些合歡門修士,而且對方第一目標肯定是礦場方向,沿途不會仔細搜尋。

第二不再隱藏,馬上駕馭遁光往紫晶礦場而去,通知周卓峰等同門,然後是戰是逃再作打算。

劉玉睫毛下的瞳孔漆黑如墨,在黑暗中眸光依然明亮。

幾乎是一瞬之間就做出了決定。

此時十道遁光最前面的兩道,已經徹底進入了神識範圍,還在迅速接近。

他不再遲疑,瞬間打破了隱靈術形成的脆弱平衡。

從儲物袋拿出一張傳音符,嘴唇蠕動低語幾句,然後一甩化為白光飛快向礦場飛去。

同時丹田內的液態法力運轉,通過經脈毫不吝嗇注入子母追魂刃中,接著將之往上一拋輕輕跳了上去。

子母滴溜溜一轉,化為一道暗淡的烏光向礦場方向飛去。

時間爭分奪秒,劉玉以不拿出盾風舟的情況下,自己最快的速度飛遁。

做出這個選擇,他並不後悔。

隱靈術雖然高明,但最大的功效還是遮掩修為氣息,隱藏形體只是次要的。

天穹城來的十人中,若有「合歡六子」這樣的人物,那麼劉玉只有五成把握不被發現。

十人中難保不會有修士修鍊,比「天眼術」更為高明的靈眼秘術,說不定一眼就發現了自己的存在。

這種可能性極小,可一但出現便是最兇險的情況,立刻陷入圍攻之中。

就算有諸多底牌,也是難逃一死。

而他,不想賭。

更不想將自己的生死,交由運氣決定。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就算己方敵不過合歡門修士,劉玉也不認為會被全滅,至少周卓峰就很難死掉。

若自己不通知他們便獨自逃命,已經算觸犯了門規中最嚴重的幾條之一,到時青州雖大卻也沒有自己容身之處。

具體的情況,宗門很快就能知曉,到時想狡辯都不可能。

而返回礦場通知周卓峰他們,只要自己表現得普通一些,不引來太強的敵修風險其實很小。

憑藉種種底牌與秘術,屆時可以從容應對,無論是反殺還是逃跑,都可視情況而定。

利弊與得失,劉玉一瞬之間便考慮清楚,做出最有利於自己的選擇。

十里距離轉瞬即過,滿地屍體一片廢墟以及燃燒著的火焰。

還有以周卓峰為首嚴陣以待的築基修士七人,都一一映入眼帘。

至於鍊氣期弟子,此時已駕馭遁光往南方分散而逃,離礦場已經有一段距離。

應是收到命令撤退,所以築基修士都沒有阻止。

畢竟築基修士間的戰鬥,鍊氣期修士很難插手,留在這裡恐怕很難逃脫追殺,九成以上都得死亡。

天穹城趕來修士的情況,在傳音符中說得已經很清楚,見此情景劉玉轉念一想就明白了用意。

「斷後」

鍊氣期修士的遁速與築基期相差甚遠,就算築基初期修士都比鍊氣期修士快了三倍左右。

如果直接撤退,劉玉等築基修士是沒事,但一眾鍊氣期弟子就要死傷慘重了。

在任務中直接撇下鍊氣期弟子而逃,回到望月城根本沒有辦法向長老會交代,實際上已經觸犯門規,少不得要受到處罰。

畢竟元陽宗是一個傳承有序的龐大宗門,而不是雜七雜八的散修聚合體。

幸虧已經擊潰礦場中的合歡門修士,從天穹城趕來的合歡門修士雖強,但也沒有達到碾壓的地步,拖住一點時間還是沒有問題的。

心中閃過諸多念頭,劉玉面色平靜落下了遁光。

「多虧劉師弟提前預警,否則鍊氣期弟子恐怕會死傷慘重,我等也會猝不及防。」

「不會眼下我等還需托住敵修半刻鐘,給鍊氣期弟子爭取逃命的時間,之後便看他們各自的造化了。」

沒有多餘的客套,因為時間緊急,還不待劉玉站定周卓峰便已經說話。

此時他面色凝重如臨大敵,顯然也感受到不小的壓力,畢竟這裡離天穹城太過接近。

劉玉微微點頭沒有言語,保持四丈的距離在眾人身旁站定。

將子母追魂刃耀金弓金鋼旗懸浮於身前,而後拿出一木一火兩塊中品靈石,開始補充法力,靜靜迎接一場惡戰。

周卓峰居於正中,兩名築基後期分別在他的左右側,劉玉在其左邊最外圍。

元陽宗八名修士皆是面色凝重,手上拿著中品靈石補充法力。

十幾個呼吸后,合歡門十道遁光接近礦場。

他們應是得到了什麼消息,知曉元陽宗來襲修士的數量實力,所以絲毫不虛。

不等他們落地,待其進入三里範圍之時,劉玉等人便已經動手了。

首先出手的是周卓峰,只見他手上法決連閃,在身前凝聚了三顆深藍色的雷球,雙手一指便向合歡門修士陣中飛去。

這雷球有嬰兒腦袋大小,每一顆中蘊含的威能都比陰雷子更盛兩分,因為是法術還可以不停施展,雷靈根修士的攻擊可見一斑。

而後他一指那把紫色的飛劍,使其迅速漲大至三丈來長三尺來寬,變成一把又長又寬的闊劍,向十個合歡門修士橫掃而去。

「滋滋」

閃耀奪目的紫色靈光中,劍身花紋精緻不停有紫色的電弧閃過炸裂,靈光耀眼威勢無雙壓在眾人心頭,使人心頭不由感覺到一種淡淡的壓力。

「極品靈器!」

旁人一看便知並非凡物,還未施展靈器化形便有如此威勢,遠超劉玉見過的所有極品法器與上品靈器。

更加可貴的是,此劍似乎是雷系的靈器,周卓峰得之如虎添翼,劍與人之間相得益彰。

注意著此人出手,劉玉心中暗暗驚訝,但手上的動作絲毫不慢。

金鋼旗立在身側,撐起一個丈許長寬的金色護罩又隱去,心念一動便能抵擋攻擊。

子母追魂刃化為一丈長兩尺寬的黑色劍刃,從下而上向三里之外的合歡門修士斬去。

而後對準方向,耀金弓憑空懸浮,一手拉動弓弦射出一支支金色箭矢,一手彈出一個個鵝蛋大小的火球。

正是低階的火球術,不求建功只求騷擾迷惑對方。

元陽宗剩下的八名築基修士,在這一刻皆發動了攻擊。

五顏六色的靈光閃耀夜空,蘊含讓鍊氣期修士顫抖的力量,前前後後向天際的遁光飛去。

最低都是極品法器,其中甚至有極品靈器。

在空中鬥法終究有些束手束腳,而紫色闊劍的威勢,讓一些合歡門修士色變。

不過他們並沒有慌亂,因為已有一粉一金兩個圓環迎了上去,並將之擋住,絲毫沒有落入下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章 天穹來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