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一線之隔

第二百四十章:一線之隔

而以較低的價格,將精元丹出售給嚴家,就是展現自身價值的第一步。

此事一舉雙得,不但可以穩定、維持與嚴家的關係,還能多出一條穩定出售精元丹的渠道。

若是日後想出售其它丹藥,或許也可以使用這個渠道。

嚴家以為自己賺了,殊不知劉玉成本比只有尋常煉丹師的十分之一,只會賺的更多。

在相互的交流中,雙方都得到好處,如此雙方的關係方能維持長久。

當然,他還是處於弱勢的一方,其中的「度」要注意把握。

一百多名築基期修士保持一定距離,有序離開大殿,向著四面八方散去。

或孤身一人,或三五成群,做着各自的打算。

劉玉、嚴紅玉、嚴裙兒三人落在人流之後,相繼走出城主府,進了一間沒有關門名為「觀星樓」的茶樓。

嚴紅玉似乎是此店的常客,吩咐了一兩句,很快三人就被請到四樓的一個靠窗的包間中。

三人落座后,很快便有侍女端著一個玉制托盤進來。

托盤上放着一個茶壺,三個小瓷杯,還有幾碟點心。

侍女將點心、茶杯一一放在桌上,隨後斂袖端起茶壺,為茶杯倒上靈茶放在三人身前。

侍女的一舉一動皆規矩無比,卻又恰到好處展現了雌性魅力,似乎是經過專門的「培訓」。

「三位前輩請慢用,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奴家~」

侍女行禮之後,退出包間並關上房門。

劉玉靜靜等待着侍女倒上靈茶退出包間,因為有兩位師姐在場,他目不斜視做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看着靈氣升騰的靈茶,劉玉還是決定先把正事辦了,他一摸儲物袋揮手間十幾個玉瓶便出現在了桌上。

「紅玉師姐,這是十五瓶精元丹,你可以清點一番。」

這是早已約定好的東西,嚴紅玉見狀也沒有客氣。

她略微檢查了一下,打開其中兩個玉瓶檢查了一番丹藥的成色,便揮袖將之收入儲物袋,又取出六十塊中品靈石放在桌上。

嚴裙兒目光落在丹藥與靈石上,又看了看劉玉,眸光似乎亮了一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接下來三人一邊喝着靈茶,一邊談論修仙界現在的局勢,劉玉趁機向嚴紅玉請教了一番修鍊上的不解之處。

以此女築基後期的境界,大部分問題還是可以解答的,小部分她也不知道的,三人就在包間內討論了起來。

待兩杯靈茶飲盡,劉玉見時間差不多了,便起身拱手道:

「三日之後便要出發前往寒霧大營,在下還要做一番準備,就不久留了。」

「告辭!」

「兩位師姐,三日之後見。」

見這麼快就要分別,嚴裙兒有些不舍,可又找不到挽留的借口。

只好扯著嚴紅玉的袖子,眼巴巴看着她,希望自己的姑姑幫自己找個理由。

「既然如此,劉師弟,那就三日之後再見。」

嚴紅玉將一塊精緻的糕點放入口中,對嚴裙兒的小動作充耳未聞,笑着說道。

劉玉見此對着兩女抱了抱拳,起身出包間並關上房門。

「姑姑~為什麼?」

「你知道裙兒的意思!」

劉玉離去后,嚴裙兒抱着嚴紅玉一隻手搖晃撒嬌道,發泄內心的不滿。

「傻丫頭,築基修士壽命有兩百多年,日子還長呢,又何必急於一時?」

「小心適得其反。」

「再說了,三日之後不是要一起前往寒霧大營嗎?到時候不還是可以見到他。」

嚴紅玉輕輕捏著自家侄女的瓊鼻,笑着說道。

她已經看出來了,劉玉並沒有找一個道侶的意願,若是從前,她還可能勉強撮合一番。

但自從劉玉能夠煉製築基期丹藥之後,她也不想強行撮合使得對方反感。

築基期修鍊所用的丹藥遠比鍊氣期的珍稀,不但煉製所需靈草更為稀少,而煉製難度也是驟然提升,所以不像鍊氣期之時想買到就能買到。

就算諾大一個元陽宗,每名築基修士每三年,也才能領取到一瓶相對應小境界的普通丹藥。

一個能煉製二階丹藥的煉丹師,對於嚴家來說,也值得好好拉攏。

「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嚴紅玉看了看不情不願的寶貝侄女,心中暗暗嘆息。

……

離開觀星樓后,劉玉徑直往城南洞府而去。

做準備不過是一個借口,他只是想早點離去罷了。

「仗義出手」情義早已兩清,劉玉不想嚴裙兒為此付出太多。

付出了太多,卻沒有得到想要的回報,或者想要的東西。

這巨大的落差之下,往往有很大可能反目成仇。

這樣的橋段,實在太多。

愛與恨,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而女修相比男修,太過容易感情用事,不考慮利益得失,特別是這種陷入情情愛愛之中的少女。

這是劉玉不想見到的,也有違低調的初衷,故而他刻意保持着與嚴裙兒的距離。

回到洞府後,劉玉與往常一樣打坐修鍊、參悟功法。

並沒有因為戰爭即將結束的消息,打亂修鍊的節奏。

他的準備已經非常充足,不需要再多做準備,即使得到一件極品靈器,對實力的提升也不大。

就如鍊氣初中期,無法發揮極品法器的威能一樣。

因為境界的原因,現在就算有一件極品靈器在手,劉玉也發揮不了多少威能,至多與上品靈器差不多罷了。

三日時間轉瞬即過,辰時剛至,劉玉便來到了嚴長老交代的集合地點。

此時城主府正殿之外,早已有十幾名修士到來,比他還早一步。

有修士圍在一起三三兩兩閑聊,有修士雙手抱胸面無表情,還有修士找了個角落放上蒲團,不聞外物閉目調息。

他注意到,早早來到此處的修士,大多修為較低,在築基初中期左右。

而築基後期的「高手」,則還沒有一人來到,似乎修為越高的修士登場越晚。

「排場嗎?」

劉玉暗暗一笑,環視一圈沒有見到熟悉修士,也懶得去搭訕湊熱鬧。

索性也走到一個角落,拿出一個蒲團放在地面上,閉目調息起來。

儘管沒有特意準備,但他自信自己底牌與消耗品,不會比任何一位築基修士少。

此時儲物袋中還有七張金風散形符、七顆陰雷子,金丹中期符寶雪絲針一張,還可使用一次,金丹初期金剛戟符寶一張,還可使用三次。

可以在鬥法時恢復法力的「雪花釀」兩壺,這是前幾年在多寶閣購買的,各種事後療傷恢復法力的丹藥若干。

屆時就算萬一沒有談攏,爆發一場混戰,他只要不惹人注目,想抽身而退還是比較容易的。

畢竟金丹修士對手主要是金丹修士,而合歡六子、三英四傑這種高手,也有各自的對手,誰會特地注意注意築基初期的他呢?

在那種大場面上,築基期的修為也毫不起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章:一線之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