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楚國往事(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楚國往事(二合一大章)

儘管修為一但達到鍊氣期,據已經以懼普通的高溫與嚴寒變化,但那種刻被寒冷襲擊的感覺,卻絕對好受。

所以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特別的習俗。

許多就穿戴的服裝,也以白色為主,配以其它的顏色,冰雪地的環境,顯得沒那麼顯眼。

當然,坊市也少修士穿着其它顏色的衣服,而且像劉玉樣遮遮掩掩,願意透露身份的修士,也少數。

所以的一身着裝,倒也會暴露身份。

目光轉動,打量著沿途的建築與修士,劉玉的腳步並很快,但一刻鐘后還到最為繁華的東面。

千雪仙城雖然像望月仙城那樣,背靠橫斷山脈著豐富妖獸資源,以吸引散修斷往獵妖,但也獨特的優勢。

作為楚國最南方的仙城,幾乎每一日都會接待許多異域客。

許多其它國家的修士,都通此地進楚國,購買一些當地較為珍稀的資源,低買高賣賺取其的差價。

也一些修士,抱遊歷的目的,想見見各國家同的風光景色,與修士特點。

而且由於飄雪閣招收的的弟子,以女弟子為主,加之功法本身一定改善容顏的功效,所以每年都少修士慕名而,想抱得美歸!

正因為種種因素,導致雖然千雪附近沒型資源點,但繁華程度卻還超望月仙城一些,各種各樣的修仙資源,也更多更齊全。

「多寶閣」「千符閣」「煉陣樓」「寶丹齋」

一眼掃,盡售各種資源的店鋪,入其間的修士也絡繹絕極其熱鬧,偶爾還能看到築基修士的身影。

劉玉極為熟悉的多寶閣,赫然便林立一眾店鋪。

想了想,還直接步入了多寶閣之,打算手一些丹藥換取靈石,再看看沒威能的二階、三階符籙,或者其它使用方便的消耗品。

目極品靈器只一件,那就熔火刀,屬於攻擊性的靈器,而防禦方面,卻還沒一件極品靈器。

樣一,若面對實力的對手,難免會被抓住弱點。

決定木桶容量的,就最短的一塊木板。

所以劉玉想辦法,彌補自己的短板,想任何一方面,都沒的短板,樣便容易被針對了。

一次進入千雪城多寶閣分店,沒拿自己望月城獲得的多寶令。

雖然多寶閣號稱絕對保密,會透露半分客的信息,但若此店自己了歹意呢?

作為一遍佈楚國的店鋪,其一但鎖定自己特別針對,劉玉就會面臨難以想像的麻煩,故而得心謹慎。

以目的實力,種勢力面,還顯得一般了。

進店鋪之後,劉玉當即表示購買幾張二階符籙,叫店二將主事叫了,隨後兩進一間靜室交談。

開門見山的表示,售三瓶養元丹與兩瓶精元丹,還收購幾張二階符籙,最後問無防禦性的極品靈器。

經一番討價還價,最終三瓶養元丹以每七十塊靈石的價格售,兩瓶精元丹以每瓶四百二十塊靈石的價格售,合計十塊靈石。

而二階符籙很遺憾,與元陽宗山門所見一樣,皆已經被飄雪閣以極低的價格收購一空。

就算多寶閣種實力強的店鋪,也僅僅只剩幾張裝點門面,還都二階品的。

二階品符籙,與築基初期施展法術的威能相當,樣的貨色以劉玉如今的眼光,自然看的,故而一張也沒購買。

至於極品靈器,或許劉玉目顯露的財力還夠,或許能憑藉靈石直接購買,亦或許需滿足一些其它的條件,總而言之處多寶閣分店的主事只說沒。

真假知,此處畢竟只分店,沒極品靈器存也正常之事,只能帶着些許遺憾離開。

,儲物袋已經多兩塊靈石。

按照自己總結的經驗,與《魔修略》的方法,確定沒修士跟蹤自己,劉玉再次走進一偏僻的巷完成換裝。

一次特地選了一身白色的衣服,盡量減少與本地修士之間的差異。

如法炮製,接劉玉謹慎的入各店鋪之間,以極快的速度售手的丹藥,換成一塊塊貨真價實的靈石。

修鍊之餘,隔兩日至七八日等的間,便會煉製幾爐丹藥。

日積月累之,儲物袋的精元丹與養元丹,皆已經三十瓶之的數量。

再次從偏僻的巷間走,劉玉已經取斗笠面紗,恢復了原本的面目。

三瓶養元丹、兩瓶精元丹組合售,入同的店鋪八次,每一次都以種組合賣,共得到兩萬零四百塊靈石。

加原本的一萬靈石,此儲物袋的靈石,再次達到了三萬的數目。

以保證築基境界的修鍊資源,只能夠用靈石購買的,便都以買到,堪稱財氣粗。

只些惜的,劉玉入店鋪之間,都沒看見威能的符籙或者一次消耗品,還極品防禦靈器更沒影,些遺憾。

「看極品防禦靈器,還得從拍賣會等地方想辦法。」

劉玉暗暗想。

連續幾店鋪都同樣的情況,顯然什麼意外,也就徹底放了那心思,開始千雪城慢悠悠逛了起。

幾次售丹藥,或問詢符籙靈器的消息,皆直接開門見山,沒多的墨跡客套,故而辦事效率極高。

僅僅接近一辰,就將事先主的設想完成,剩的一辰動作快一點,足以將諾的千雪城走一遍了。

千雪城已經戒嚴,儘管嚴格封鎖了消息,宗低階弟子都知發生什麼,但種種同尋常的跡象,還讓許多修士驚疑定、內心惶惶。

故而往的修士皆行色匆匆,多數臉帶着壓抑的神情。

但,又什麼辦法呢?

事件的發生,事務的衰弱與終結,從已低階修士的意志為轉移。

劉玉腳步疾徐的行着,遊覽座歷史悠久的仙城,待間距離兩間只一刻鐘的候,剛好將最後一塊區域逛完。

間被拿捏的死死的。

「果真如傳聞所說,飄雪閣所掌控的修仙者聚集點,當真沒青樓與爐鼎存。」

劉玉面一笑,轉身快步向最初的降落之地走。

飄雪閣所掌控的修仙者聚集點,允許青樓存,也允許將女修培養為爐鼎,明裏暗裏買賣,即使資源的。

一但發現就將面臨做嚴厲的打擊。

效果的確實錯,飄雪閣長年以的堅持,爐鼎種東西確實差多已經銷聲匿跡了。

至於青樓,雖然允許開設,但還其它的風月場所。

比如飄雪閣直營的,就一間名為「妃雪閣」的風月之地,專供修士消遣娛樂,每年都能賺取把的靈石。

號稱賣藝賣身。

飄雪閣的插手,因為稀少而珍貴,類場地的一路提高,遠超其它四洲的同等場所。

因為原因,飄雪閣轄兩洲每年都少修士離開,往其它洲玩樂。

……

半刻鐘后劉玉到城門,示元陽宗身份令牌,被順利放行。

了城門朝空看,只見十裏外空蒼梧靈艦懸浮的地方,遠處已然多了四艘靈艦的身影。

四艘靈艦靈光閃閃,與蒼梧艦差多,一看便知非常凡,根據其強的威勢很容易就判斷,法寶級別的飛舟。

一艘刻畫陰陽魚交匯的極圖案,古樸自然符合家的作風。

一艘刻畫栩栩如生的雪寒梅,傲然挺立於枝頭直面寒風。

一艘刻畫了一把戴着劍鞘的劍,露劍鞘的部分,顯得鋒銳非常。

最後一艘則刻畫了半輪紅月,似真似幻令如墜夢,陷入無止境的綺夢之無法自拔。

「遠艦」「雪梅號」「劍神號」「紅夢艦」

看着新現的幾艘靈艦,劉玉心閃它的名字。

作為元陽宗修士,其餘四宗門較為名的法寶,一般情況還了解的。

「其餘四宗門的修士到了。」

劉玉閃念頭,隨後一拍儲物袋取子母追魂刃,駕馭法器沖而起,落蒼梧艦。

目光一掃立刻發現熟悉的身影,江秋水、顏開、崔亮三早已經回到艦,此正打量著其它宗門的靈艦,於走了。

「劉師兄回了啊,事情還順利?」

顏開注意到劉玉,開口象徵性的問了一句。

劉玉微微搖頭又點頭,沒說話,無意話題深聊。

江秋水只微笑着了一身師兄。

看樣子經敲打之後清醒了,又一次明白自己的定位,應該能暫消停一段間。

「清虛派的遠艦,飄雪閣的雪梅號,殘月谷的劍神號,合歡宗的紅夢艦。」

「想宗門還合作的一日,一次合作候的事情了?」

「怕還三千多年那一場妖獸劫吧!」

崔亮面色複雜,望靈艦,些感慨的說。

「啊,一次應該還三千多年了。」

雙眼微眯看向合歡宗的紅夢艦,劉玉給肯定的答覆,凝重的說。

「三千年?」

「那候發生了什麼?」

顏開疑惑的問。

江秋水也一臉疑惑。

兩築基間還短,平一種忙於修鍊與賺取靈石,沒間了解其它東西,鍊氣期也築基做準備,所以知很正常。

「三千多年知什麼原因,橫斷山脈的妖獸突然狂暴起,沖山脈開始入侵楚國。」

宗門,,當的六宗門合力抗爭,才最終二十多年後將妖獸重新趕了。」

回頭看了兩一眼,劉玉又轉頭,輕聲解釋起。

「那第六宗門呢?」

「什麼候消失見的?」

江秋水心翼翼問。

劉玉聞言,卻只微微搖頭沒說話。

「第六宗門也當楚國最的宗門,名為玄冥宗,名副其實的第一宗門。」

「當玄冥宗佔據了楚國接近一般的地域,憑一宗之力就幾乎以抗。」

「惜正玄冥宗準備動手一統楚國的候,妖獸之災爆發了。」

「因為妖獸之災的原因,六宗門得放成見暫合作。」

「玄冥宗因為佔據的地域最多,加意無意拖後腿,所以損失慘重。」

「妖獸退回橫斷山脈后,現立刻發難齊攻玄冥。」

「十年以後便攻破了玄冥宗山門,滅亡其部分門弟子,以及關係的修仙家族,還更多的世俗凡。」

「之後劃分勢力範圍,但對玄冥宗餘孽的圍剿一直沒停。」

「直到又百年以後,才正式宣告玄冥宗徹底滅亡。」

崔亮左右看了一會了,見沒修士注意到邊,才低聲說。

劉玉見此,也沒打斷其話語。

段楚國往三千年還忌諱,冒然提及很能禍從口。

但現間么久宗門已經怎麼管,也就以隨意一些了。

畢宗門的正統之名,說的,而實實的實力。

「想到樣。」

「玄冥宗抵擋妖獸,再怎麼樣也為了楚國安危,才損失慘重。」

卻趁機發難拖後腿,......卑鄙了?」

江秋水睜了眼睛,輕輕捂著嘴,些替玄冥宗打抱平。

「江師姐切婦之仁!」

「照崔師兄所說,以當的情況,倘搶先滅亡玄冥宗,待玄冥宗回氣,恐怕就滅了。」

「等如今每年都靈石領取、丹藥修鍊,正當年宗門所做決定的結果。」

「等修士,但更宗門弟子!」

「萬再說如此逆之言!」

說起,顏開神色激動面漲紅,滿認真的說。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楚國往事(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