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兩女安排(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九十三章:兩女安排(二合一大章)

「師妹,你可要回自己洞府,做一些準備?」

兩個時辰過後,已到彩蓮山附近,修士鬥法要點也已經全部講完,劉玉不回頭問道。

「不用了,秋水平時都待在金星坊市,洞府中也沒有什麼重要的物件,所以不必回去了。」

「就隨師兄去一趟彩蓮山吧。」

江秋水輕聲說道,還是沒有放手。

劉玉見此微微點頭,又問道:

「玉丹堂那邊安排得如何了?二階丹藥應該都帶在身上吧?」

江秋水聞言,臉上出現了些許不自然,道:

「秋水接到宗門傳令,由於時間緊急,便直接關閉了店鋪,讓店員各自回去休息。」

「還是有些地方沒有來得及處理。」

「二階丹藥隨身帶在儲物袋中,可是一階丹藥,則有一部分放在店鋪與店員手中。」

「現在護宗大陣開啟,消息無法傳達出去,這些一階丹藥也就無法收回了。」

說到這裏,她臉上有些懊惱,顯然覺得自己沒有吧事情辦好。

「無妨,錯不在你,事出突然,宗門的意志不能違背。」

「再說,些許一階丹藥也值不了多少靈石。」

劉玉面無表情道。

一部分一階丹藥,價值在一千塊靈石左右,如今的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裏。

「多謝師兄理解。」

江秋水聞言露出笑意。

接下來是短暫的沉默,直到到達了彩蓮山。

江秋水依依不捨的鬆開緊抱的雙手,感覺美好時間的短暫。

「師妹,你便在外面等著,我進去收拾一下東西,很快便出來。」

劉玉將子母追魂刃收起,對着江秋水道。

「師兄,我......。」

江秋水聞言神色一動,就想要說些什麼。

但見劉玉眉頭一皺,神情嚴肅起來,後續的話語也就沒有說出口。

這些年下來,她已經學會了服從,也知道師兄並不喜歡自己反駁,或者盤根問底。

此時見劉玉似是有些不快,立刻聲音小了下去。

劉玉見此,也沒有解釋什麼,轉身取出令牌打開陣法走了進去。

走到大廳沒有發現紀如煙的身影,但石桌上還有一壺冒着熱氣的靈茶,神識一掃發現此女正在房間修鍊。

見此,劉玉沒有立刻打擾她,而是先後到練功房、卧室等房間,將自己經常使用的一些物件收起。

隨後來到已經冰冷、潮濕的靈獸室。

「噝噝」

小青聽到動靜,見是主人到來,立刻竄了過來,用小腦袋蹭著褲腳,發出歡快的情緒。

劉玉露出一絲笑意,撥弄了小青一會,隨後取過放在房間一角的靈獸袋之一,打開袋口示意它鑽進去。

「噝噝」

小青搖了搖小腦袋,看着黑黝黝的袋口,有些不安的扭動身體。

劉玉通過主僕契約的聯繫,稍稍安撫了幾句,隨後下達命令,讓小傢伙進入靈獸袋。

小青遲疑的望着袋口,依舊有些不安,但有着主僕契約的約束,下意識的選擇服從,於是扭動着蛇軀,從袋口鑽了進去。

將袋口一拉,繩索緊緊綁好,劉玉檢查並無疏漏滿意的點了點頭,將靈獸袋掛在腰間。

至於另一隻靈獸袋,原本是給另一顆靈獸蛋準備的,現在當然用不上了,於是收入仙府之中。

青色結界有空氣、靈氣以及溫度等等條件,活着的生靈也可以生存,這一點已經確定無疑。

但劉玉對仙府的之事極為敏感,只想一個人守護這個秘密,不打算讓任何人知曉。就連自己的靈獸,也沒有讓其了解仙府的打算。

倘若以後有一些靈花之類的靈藥,需要蜜蜂等野獸妖獸授粉才能成熟,那也只能進不能出。

進去了仙府之後,就永遠也別想出來。

如此一來,就能萬無一失了。

靈獸成長起來后,是要起到看家護院,甚至輔助鬥法的作用的,需要時時刻刻待在外界,自然不能收進仙府之中。

劉玉也從來沒有,將自己靈獸收入仙府世界的打算。

「只能進不能出。」

這是他定下的準則,任何生物只要進入了仙府,就永遠別想再回到外界。

靈獸室的那一具妖獸屍體,已經消失了一大半,看起來血肉模糊異常噁心。

劉玉看了一眼,便走出靈獸室,不打算親自處理。

大廳中還是沒有人影,取出令牌將陣法打開一道縫隙,神識探入紀如煙房間,發現此女修鍊已經結束,正在房間內梳理秀髮,看樣子方才在沐浴更衣。

「速來大廳。」

劉玉大大方方打開陣法,施展神識傳音,話語直接傳達到此女耳邊,隨後倒上一本靈茶,自斟自飲起來。

「公子,不知有何事吩咐?」

紀如煙不敢怠慢,不一會兒就走了出來,行禮之後問道。

「確實有些事情要告訴如煙,坐吧。」

劉玉平靜的道。

後者聽話的做到對面,臀部只接觸石凳三分之一的面積,即使相處了一段時間,但她依然小心翼翼。

「近來天南局勢出現了巨大的變動,宗門已經給我下發任務,幾個時辰后便要出發。」

「此去也不知需要多久,長則十幾二十年,短則三五個月,也不是沒有可能。」

劉玉沒有將真正原因告訴紀如煙,只說是危險一點的宗門任務。

她現在只是一個鍊氣期修士,知道了也改變不了什麼,就不必徒增煩惱了。

「由於此次宗門任務危險無比,劉某也要全力以赴,所以便不能帶上如煙了。」

「目前局勢緊張,宗門已經處於戒嚴狀態,我不在宗門以後,若是遇到問題還有些麻煩。」

「如煙你畢竟不是宗門弟子,直到戒嚴結束以前,你都不要離開彩蓮山的範圍,以免遇到不必要的麻煩。」

劉玉淡淡說道。

「是,公子,婢女遵命。」

紀如煙睜大了眼睛,似乎還沒有消化方才的信息,但還是乖巧的說道。

「這是七瓶碧靈丹、五瓶紫靈丹,算是你未來一年的修鍊丹藥。」

「劉某不再的時候,你不可懈怠了修鍊。」

「還有你應該知道自己體質的特殊,如若不想給紀家上下招惹禍患,就不要與紀家聯繫,平時也少於元陽宗修士交流,明白嗎?」

「待到築基以後,你就自由了。」

一揮手十二個玉瓶便出現在桌上,劉玉叮囑、敲打着一些事情,甚至暗暗用紀家上下威脅。

他知道,此女極為看重親情,對家族的歸屬感也最為強烈,用這個方法對付她非常管用。

手段雖然卑劣了一點,但劉玉並不在意這些,只要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便好。

至於十二瓶丹藥中,為何有五瓶差一個檔次的紫靈丹,是因為劉玉已經很久沒有煉製一階丹藥了,這些還是方才從江秋水手中拿過來的。

現在時間不允許,也就只能將就一下了。

但就算這樣的待遇,也比得上一些大家族嫡系子弟或者親傳弟子,傳出去不知讓多少修士羨慕。

「公子對如煙恩重如山,先是救下性命,現在又提供資源修鍊。」

「奴婢知道好歹,定然將通靈之氣渡給公子作為回報。」

「公子離開的這段時間,奴婢一定按照吩咐少與其他修士交流,待在彩蓮山不離開半步。」

紀如煙似乎是收到刺激有些激動,當即站起身來誠惶誠恐道。

「劉某不是那個意思,如煙快快坐下。」

「只要你待在彩蓮山好好修鍊,那我也就放心了。」

劉玉語氣溫和,臉上掛着虛假的歉意。

紀如煙見此還以為自己會錯了意,低着頭不再說話。

劉玉接下來又叮囑了一些其它事情,為紀如煙解答一番修鍊上的問題,講解了一番築基期的修鍊心得。

一直到進入洞府一個時辰后,才起身離開。

「女婢恭送公子,望公子凱旋而歸!」

紀如煙一直送到洞府門口,才在示意下停住腳步,恭敬的說道。

「好了,你繼續會洞府中修鍊吧,對了,把靈獸室清理一遍。」

劉玉面上無喜無悲,平靜的說道。

「是!」

紀如煙見到距離洞府不遠處的江秋水,不知為何有些心虛,應了一聲便轉身急急進了洞府。

「走吧師妹,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說着劉玉取齣子母追魂刃,漲大后跳了上去。

江秋水一語不發,似乎有些吃味,也跟着跳上法器,只是這一次,兩人的距離遠了一些。

劉玉見此也沒有解釋什麼,直接催動法器,化為一道烏色遁光衝天而起,向著通天峰方向全速飛行。

「兵站凶危,這件極品防禦法器金鋼旗還有陰雷子,師妹且拿去防身。」

「合計一千塊靈石,就先記在賬上吧。」

「這是我以前使用過的法器,已經抹去了神識烙印。」

「趁著還有一些時間,師妹就在飛劍上將這件法器祭煉吧。」

一語不發飛行了一會,劉玉想了想,還是取出一面金色小旗和一顆陰雷子遞給江秋水。

隨着上品靈器極品靈器的增加,法器對他的作用已經小了許多,而且還有防禦力更強的厚土擎天傘,金鋼旗就基本排不上用場了。

江秋水此女對自己作用不小,雖說不是無可替代,但總歸經營玉丹堂方面挺優秀的,一直以來都比較合自己心意。

如果隕落了,想再找一個不容易,所以輕易劉玉不想換人,主要是找起來也挺麻煩,其它修士可不一定讓自己種下元神禁制。

但如果沒有元神禁制,用起來又如何放心呢?

是故若有機會,劉玉打算將此女與自己安排在一起,方便到時照看一二。

當然若遇到無可抵禦的危險,那就只能大難臨頭各自飛了。

「多謝師兄!」

看見兩樣東西,江秋水眼神明亮了些許,暫時忘卻彩蓮山洞府中的紀如煙。她臉上重新露出笑意,因為從眼前兩樣東西中,可以知道眼前人對自己的重視。

見劉玉沒有回話,她美滋滋將陰雷子收入儲物袋,注入法力開始祭煉金鋼旗。

至於築基丹的帳都沒有還清,又添了新賬,江秋水絲毫不擔心。

反正兩人的關係那麼複雜,自己沒打算以後脫離,根本不用擔心會被催賬,這樣也挺好的。

她心裏暗暗想着。

……

兩個時辰轉眼即過,江秋水祭煉好了法器,通天峰也進入視線之中。

半日時間,也就是六個時辰,此時已經只有一個時辰不到,就到了規定的期限。

宗門高層對此無比重視,甚至由長風真人親自宣佈,並且還要過問,故而沒有築基修士膽敢怠慢。

當烏黑遁光落下時,廣場周圍已經站了一百多名築基修士。

他們有的是獨行俠,獨自一人站在一個角落保持沉默,似乎是對自己實力有着足夠的信心,又或者有着自己的難處,如不擅與人交流;有的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高談闊論,談論著天南歷史、宗門榮耀;有的修士對自己實力信心不足,開始呼朋喚友,相約屆時遇到敵修相互照應。

劉玉收起法器,默默打量著周圍一切,試圖收集一些有用的信息與資料。

遇到向自己打招呼的同門,則微笑着點頭。

江秋水則亦步亦趨跟在身後。

最後,兩人也找了一個角落,靜靜等待任務開始,宗門的安排。

「劉師兄!」

劉玉聽見熟悉的聲音,轉頭一看。

正好看見顏開,這小子不知什麼時候到了,正走了過來。

「劉師兄,不知這位是?」

顏開走了過來,拱手打着招呼,然後望向江秋水遲疑着問道。

「這是江秋水江師妹,與劉某是老相識,還在外門之時便熟識了。」

劉玉微微點頭,略微的介紹了一番。

確實是很「熟識」啊,都到了坦誠相見的地步。

這番話引得江秋水一陣白眼。

「原來是江師姐,在下顏開,見過江師姐!」

顏開應該是看出端倪,但沒有表現出來,客氣的打着招呼。

「顏師弟。」

江秋水微微點頭,矜持的抱拳回了一禮。

「唉。」

顏開突然重重一嘆。

「顏師弟何故嘆息?」

劉玉見此心中一動,臉色卻不動聲色問道。

「燕國、南瑜國,可是與楚國一樣的大國。」

「兩國的修仙宗派,絲毫不弱與我們元陽宗。」

「依師弟之見,此次怕是一番苦戰啊,屆時稍有不慎,恐怕就是身死道消!」

「在下築基不過短短几年,比不得師兄修為高深、實力高強,實在為此擔憂不已啊!」

顏開搖了搖頭,嘆息著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三章:兩女安排(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