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登台鬥法(二合一大章)

第三百一十章:登台鬥法(二合一大章)

只見一濃眉眼、面容平凡,穿著黃色勁裝的男子,走群輕輕一躍,穩穩的落左邊第二鬥法台。

抱拳拱了拱手,聲:

「翟寧,特挑戰常師弟。」

翟寧眼閃一絲精明之色,看起頗為自信。

柿子挑軟的捏,以築基後期的修為,挑戰築基期的常浩思,還非常的優勢的。

雖然名聲,傳聞戰勝好幾名築基後期修士,但名聲東西都虛的,誰知以訛傳訛?

虛其表之輩見少!

「廢話少說,手吧!」

常浩思一聲冷哼,冷冷說。

第一被指明挑戰,似乎還被當成了軟柿子,使得的臉色些難看,自然會客氣。

「得罪了。」

對方如此無禮,翟寧依然保持風度,客氣的說了一句,心卻打定注意,讓對方灰頭土臉。

思及此處,自覺露笑容。

接著翟寧沒廢話,直接便雙手掐訣,一呼吸到的間,就釋放兩條著龍行輪廓的紅色火焰,咆哮著向對方纏繞而,發動試探性的攻擊。

正二階品法術火龍術!

接著撐起防禦護罩,收縮到體表,同祭防禦法器,顯現豐富的鬥法經驗。

做完些,才朝對方看。

面對區區火龍術,常浩思根本放眼裡,嘴角露輕蔑的笑意。

懸挂腰間,達到品靈器級別的寶劍,劍鞘微微打開一縫隙,隨意激射兩劍氣,便沒了接的動作,顯然信心十足。

劍氣呈淡淡的銀白之色,細而精鍊,飛行的速度極快,后發先至與火龍術鬥法台央碰一起。

「砰」「砰」

一連兩聲巨響,傳遍整廣場。

劍氣與火龍術雙雙泯滅,朵朵紅色的火焰掉落鬥法台,很快就熄滅消失。

行家一手,就知沒。

翟寧見此臉的笑容瞬間消失,面色變得凝重起,好的預感。

就祭攻擊法器,發起進一步的試探。

「鏗鏘」

常浩思動了,鏗鏘一聲拔腰間長劍,手臂一動接連揮舞了六次。

一連六三寸長的銀白色劍氣斬,筆直向對方激射而,眨眼就跨了幾丈的距離。

以沒興趣與之往,一步步試探底牌實力。

快速結束戰鬥,震懾台的那些同門,展示自身強之處,讓旁知自己好惹少打擾。

身為劍修的自信!

「砰砰砰......!」

翟寧見此面色變,急忙操控防禦法器抵擋,全力之終於抵擋住了次攻擊。

劍修攻擊方面一向卓越,超越法修、體修,傑者甚至比高自己一境界的修士還強。

正了攻擊方面的優勢,劍修相比其它路的修士,才更能越階而戰,同也讓許多修士投鼠忌器,擔心被其臨死之拉水。

當然,里的越階指境界。

劉玉的觀察,兩經歷了最初的一輪試探后,常浩思的主導之,鬥法直接進入了激烈的階段。

面對強的攻勢,翟寧並沒多少主動權,多數間里都只能被動的防禦,沒多少還手之力。

常浩思的寶劍品靈器,而翟寧卻只極品法器,兩方面一的差距。

明眼都能看兩的實力差距,其敗亡只間問題。

「常師弟還請停手,願意認輸。」

半刻鐘后,已經灰頭土臉,快堅持住的翟寧聲喊。

結果意料之,畢竟兩實力差距還一段距離的。

常浩思聞言停止了攻勢,沒痛打落水狗,只冷冷看著對方發一言,眼閃一絲屑。

著金丹長老場監督,雖然心教訓一番對方,但也只能作罷。

「常浩思攻勢一環接一環,劍氣更犀利無比,讓翟寧沒絲毫喘息的機會,後者雖然修為深厚許多,但終究對手。」

「主兩者法器品質差距。」

「若翟寧一件品的防禦靈器,能夠抵擋住對方猛烈的攻勢,未嘗沒反敗為勝的能。」

「畢竟種程度威能的攻擊,消耗能到哪裡。」

群,劉玉面無表情觀看著一場鬥法,心分析雙方的長處與短處。

甚至設想,若自己易地而處,該如何應對?

最後得結論,若動用符寶的情況,七成把握戰而勝之。

畢竟自己的厚土擎傘,遠比翟寧的防禦法器品質好,還能動用離玄劍與幽冥斷魂錐兩件品靈器。

而且經魔火煉元后的法力,遠比一般築基期修士精純,就算其也修鍊了品功法,至少修為法力方面會處於劣勢。

相對於常浩思攻強防弱,自己更為均衡,存明顯的短板。

當然,若野外遭遇,能夠動用驚神刺,把握還能提升到八成多。

神識攻擊的秘術珍稀無比,劉玉至今還沒見哪名修士動用。

諸多金丹長老的眼皮子底,萬萬敢動用,以免引高階修士的覬覦。

當然,把握終究只把握,鬥法之瞬息萬變,勝負終究還打方才知曉。

以翟寧為背景,常浩思強之處展露無遺。

而目睹了整程的元陽宗諸修,也議論紛紛反應一。

些議論的聲音雖,但築基修士的聽力何等靈敏?以與聲喊話沒什麼兩樣。

「常師兄的實力果真強無比,若換做,只都接,驟雨劍之命果然名虛傳。」

「就劍修強之處嗎?果真比傳統的法修攻擊方面更突。」

「雕蟲技,如此。」

群,驚嘆佩服者之,些多築基初期修士,由於實力,根本生攀比之心。

暗自比較者之,種修士修為多築基期以,而且自持實力凡,其一部分就想爭奪領隊之位,已經將之當成了假想的對手。

屑者之,一部分修士寥寥無幾,么三英四傑,么同為長老指任的十二之一。

管台修士如此看待,也改變了築基後期的翟寧灰頭土臉落敗的事實,也讓許多修士認清了實力的差距,熄滅了一些切實際的念頭。

但些,攔住那些實力俗,真正想爭奪領隊之位的修士,當便幾走群,到鬥法台發起挑戰。

「本梅正初,請李師姐賜教!」

「竹青山郝夢,請馬師兄手!」

「敏秀峰衛琴,請.......。」

間只半日,經起消耗,打頭陣之後,一連便修士站了,向十二座鬥法台發起挑戰。

鬥法台的「擂主」,每次迎接挑戰之後,都一段間休息恢復法力,所以暫沒修士再次挑戰常浩思。

些修士,都沒三師兄景永清。

劉玉目光一掃,便發現其依然老神的站群,似乎絲毫因此心急。

「此倒沉得住氣。」

劉玉嘴角一動,也沒打算現就手,畢竟還多辰的間。

理想的情況,待十二座鬥法台都被挑戰一遍,自己多少對「擂主」的手段些了解的候,再挑選一相對容易對付的手。

樣一,也就省卻了許多功夫。

面對台同門的挑戰,擂主當然能拒絕,於雙方沒多廢話,說了幾句場面話之後便開始動手,展開激烈的鬥法。

「叮叮」「嘭嘭」「噗嗤」

一間,法器靈器、法術的碰撞之聲絕於耳。

為了節約間鬥法台鬥法同進行,十名修士台展開了激烈的交鋒,讓台諸修看得目眩神迷。

些修士受震撼,如同打開了新世界的門。

見識到長老指任的十二之一手的實力后,已經勸退了部分實力足的修士,剩依然敢挑戰的,自己易於之輩。

此依然發起挑戰,至少心些把握,實力會弱。

故而鬥法台往,表面看居然旗鼓相當,無論哪一方都沒第一間露敗跡。

品靈器、二階法術、靈獸靈寵,高明的戰鬥技巧,以及各種思議的反轉,種種手段層窮,讓許多目睹的修士受益匪淺。

劉玉動聲色觀察著一切,目光各鬥法台之間游移,將所的鬥法情況都收入眼帘。

心冷靜的分析些修士的情況,注意著交戰雙方的每一細節,試圖從其挑選「合適」的對手。

普通的修士,還沉浸於鬥法台師兄師姐的激烈交鋒,法器靈器碰撞間的驚威能,法術的變化多端與高明操控。

而心之,已經挑選合適的對手,為自己登台做著準備。

精彩的鬥法之,間流逝的速度似乎變快了許多。

一辰后,伴隨竹青山郝夢的落敗,第二修士的挑戰也了結果。

除了敏秀峰衛琴勝,其它四盡皆落敗。

勝者成為「擂主」,傲然立於鬥法台恢復法力,而敗者只能黯然退場,默默舔舐傷口。

即使失敗,也展現除了俗的實力,故而場修士無敢看。

反正因此讓部分宗門築基修士都因此認識,算揚名了一次,也算全無收穫。

六挑落敗,只一成功。

得說,當結果,確實些打擊「士氣」。

因為所挑戰之,實力最少相當於普通築基後期修士,已經超越了部分宗門弟子,放諾的元陽宗築基修士群體,也屬於絕對的遊了。

從一方面以看,長老指任的十二都取之處,絕全因為「關係」、「門路」才得到位置。

至少實力方面足夠了。

一之間,竟然沒修士站發起挑戰。

劉玉眼平靜如水,依舊耐心的等待,透表面現象直觀本質。

相信,廣場的修士,如自己一般想法之絕對會少。

真正強的修士,絕因為困難而止步。

噴泉的高度,永遠會超它的源頭。修士的實力,往往也與內心強與否成正比。

點打擊,難倒真正的心之。

鬥法的次數越多,意味著展露的實力就越多,也越被其它修士所了解,從而更容易針對。

底牌種東西,只未打的候威懾力最,最能讓敵修投鼠忌器,往往也最能收到奇效。

理由懷疑,場的同門就楚國其餘四宗門的暗子,或者燕國宗門的眼線。

劉玉自身沒明顯的短板,並害怕並針對,想鬥法的次數多起,僅僅想露多底牌罷了。

樣一的話,第六辰手最為合適,成功之後剩的間,僅僅只足夠一場鬥法。

想成為青鋒隊領隊的優秀修士與精銳修士,僅僅只其的一部分,一部分還自知實力足選擇放棄的。

所以參加領隊之位競爭的修士,並沒多數修士想象那麼多,甚至十二座鬥法台連半數同進行鬥法的都沒。

第二修士挑戰結束后,場面稍稍沉寂了半刻鐘左右,才陸續又修士向鬥法台發起衝擊。

……

知覺間,間到辰,距離長老規定的半日,只剩最後兩辰。

令許多修士惋惜的,面四辰,只衛琴此女挑戰成功,成為新的擂主。

其餘之,皆以失敗告終。

「候了。」

劉玉心閃念頭。

經一段間的觀察,已經找到了合適的目標,對目標也了基本的了解,而且間也差多了。

劉玉一身黑袍面色平靜,朝江秋水、顏開、崔亮三微微點頭,然後走群。

到右邊第三座鬥法台,輕輕一躍跳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章:登台鬥法(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