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謹慎之策

第三百一十六章:謹慎之策

聽到只一型坊市,顏開、崔亮、孟文星等皆微微點頭,表示明白。

臉神色各異,心卻暗暗鬆了一口氣。

只一築基期多目的話,即使其臣服選擇死扛到底,也翻起多浪花。

樣的話戰鬥烈度就高了,也能輕鬆許多,至少用擔心一開始便生命危險。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殆。

劉玉雖然通兵法,但一點還知的,所清楚自己的任務后,沒多久便定了決心,定初步的策略。

按照長老給的地圖,此地離邙山已經只三十里到,以歸元舟的遁速,也就一刻鐘多一點便能到達。

將操作令牌交給江秋水,讓其控制飛舟。

劉玉負手遠望,看向方一座座山巒,陷入了沉思。

……

邙山,二階品靈山,高約兩百八十丈。

其風景沒任何特色,說鍾靈敏秀,但也算尋常普通,入得了修士法眼。

世俗之眼,稱得「仙家勝地」

由築基期多目佔據,其一番經營之,逐漸成了一型坊市。

因為建立日才區區幾十年,積累足等原因,算多麼繁榮,入此坊市的修士也多鍊氣期修為,鮮築基期修士到。

但也算一片基業,總比無依無靠、漂泊流浪的散修好了多,至少讓多目無需因靈石而發愁。

其苦心經營之,一切都朝好的方向發展,坊市近些年也微微些起色,邙山坊市之名,百里範圍內也漸漸流傳。

酉後半段,色已經暗淡。

一併起眼的紅色遁光從際而,仔細看竟一艘靈舟,最終邙山七八裡外的草地落。

正劉玉一行!

築基期修士的神識範圍,通常四到六里,七八里的距離,足以避開其神識掃描。

即使多目聽到古闕城易主的消息,刻保持戒備也發現了。

劉玉當即令,讓所修士離開歸元舟,先草地落,並且讓江秋水等共同施展簡單的幻術,隱藏眾的行跡。

古闕城幽州乃至燕國最北邊的仙城,地位舉足輕重,也千雪城相。

如此重的仙城陷落,對整白雲觀、幽州乃至楚國而言,都一驚動地的消息,如同平地驚雷一般。

白雲觀身為兩州霸主,能做相應對策。

元陽宗、合歡宗、殘月谷三宗,派修士隊伍收服幽州沿途勢力的信息,算什麼絕密,指定白雲觀就了相應部署。

說定其派的弟子就聯合附屬勢力,組成了一張網,某地設埋伏,等著一支支楚國隊伍進入。

種情況,以劉玉謹慎的性格,自然會傻乎乎沖。

雖然多目原本只一散修,看起也與白雲觀沒什麼瓜葛,但凡事誰又說得准呢?

若一心了埋伏,隊伍死傷慘重,那的計劃就基本泡湯了。

「先派進入坊市了解一番信息,若沒問題,等即刻動手,以雷霆之勢閃擊坊市。」

「務必以最快的速度拿,讓邙山坊市的消息短間內外流。」

將歸元舟收進儲物袋,劉玉進入幻術範圍,沉聲。

種普通的幻術,以接近築基巔峰的神識,當然受絲毫影響。

三十鍊氣隊站草地,彼此間聲說話,陌生的修士之間開始交流熟悉,畢竟一段間內共同作戰的「隊友」。

而十名築基修士,則隔音護罩內商議接的行動。

「劉師兄,些保守了?」

」等築基修士十名之多,而且師兄修為精深實力高強,邙山坊市卻很能只多目一築基修士,差距如此的實力,等完全以直接進攻拿。」

「況且三十隊鍊氣輩,修為最低都鍊氣期,絕坊市的散兵游勇比。」

顏開似乎沒將邙山坊市放眼裡,些急於求成,當解的問。

此言一,現場立刻寂靜。

孟文星築基修士,也覺得心了,但身為附屬勢力的修士,好得當眾說。

「顏師弟此言差矣,為了隊伍的安危,清楚白雲觀修士的動作之,等怎麼心也為。」

崔亮當即。

還把壽命以享受間美好,想一意丟了性命。

同也覺得同門莽撞,打定主意保持距離,能讓其影響自己。

「燕國畢竟必楚國,等初乍到,還穩紮穩打為好。」

江秋水也同意顏開激進的觀點。

至於冷月心,則只靜靜站著發一言,望著邙山方向知想些什麼。

「沒錯,等初乍到,確實應該心一點。」

「好了,就么決定。」

「顏師弟,帶附近找幾名修士帶回,問問邙山坊市最近的情況。」

「崔師弟,安排幾名弟子進入坊市打探消息,看看無異常情況。」

「最好帶一坊市守衛回,拷問一番坊市具體的布置。」

「至於孟友幾位,就輪流注意周圍情況,讓等被偶然路的修仙者發現,以免讓邙山坊市與鳳凰山白家警覺。」

管修士心思各異,劉玉一錘定音,迅速做相應安排。

修仙界從都少數服從多數,實力強者掌握更多話語權甚至獨裁,都正常之事。

身為領隊掌握義名分,又隊伍實力最強之,凡事已經以一言而絕。

商議只一程,最終的結果一定想看到的結果。

「,劉師兄。」

顏開還想再說什麼,但見劉師兄已經做決定,還只能老老實實安排。

劉玉心的威信甚深,一般情況,沒那膽子違抗。

崔亮也當即領命,安排了幾修為合適、老成持重的弟子,變化裝束準備進邙山坊市打探情況。

劉玉自然能事事親力親為,見眾都按命令做了,微微點頭心滿意。

如此,一之間反而清閑了。

於便取蒲團坐,拿易安丹術翻看起,等待眾的消息。

無論打探消息,還抓幾本地修仙者帶回,都非常簡單的事情。

若兩連點事情都辦好,那真就些廢物了,劉玉也重新調整一,對待種隊友的態度。

一向比較理性,對於廢物沒半點情面講。

所幸,並沒現那種情況。

兩辰之後,顏開、崔亮帶著幾名弟子相繼返回,者抓了幾名本地修士,後者施展手段綁了一名坊市守衛。

「啊」「呃啊」

一慘叫響起,卻又被法術限制一定距離,只少數幾修士能夠聽到。

「劉師兄,邙山坊市除了最近戒嚴了許多,並沒其它情況發生。」

「一番拷問,知的已經說了。」

了久,崔亮、顏開兩向劉玉彙報。

依舊衣染塵,拷問修士種事情,自然精通此的弟子做,只需將結果彙報即。

由於間倉促,對待抓回的幾名修士,自然使其最短的間內開口,所以手段略顯殘忍。

雖然部分無辜的,但眼與未的行動,關乎隊伍成敗與各自的性命,萬萬能現差錯或者走漏消息的。

關乎自身性命的情況,沒青州修士覺得樣做什麼對,縱然心忍,也沒阻止的意思。

性自私的,真正無私之,早已億萬載進化被淘汰。

最終,幾名本地修士與坊市守衛皆被滅口,身體化為飛灰,滋潤片土地。

「消息確定靠嗎?」

劉玉反覆確認。

「一切都等親自安排,定然會現差錯,請師兄放心!」

顏開、崔亮重重抱拳,立刻回,對於親自得的消息,非常信心。

「既然如此,等即刻行動,先圍住坊市招降一番,看看多目否識相。」

「若其知好歹,就強行攻破陣法,務必最短的間內拿邙山坊市。」

劉玉面色嚴肅,眼神一凝當即。

其實眼還更好的方法,完全以讓幾名築基修士隱藏修為,神知鬼覺進入邙山坊市,實行斬首戰術,直接拿多目。

樣一,輕易便拿邙山坊市,比正面強攻簡單多了。

但隊伍的第一戰,雙方明面的實力差距如此之,若還用一些「卑鄙」的手段,未免顯得虎頭蛇尾。

而劉玉也需一場堂堂正正的勝利,建立隊伍的信心。

……

一聲令后久,整隊伍都被動員了起,再遮掩行跡,張旗鼓朝著邙山坊市進發。

七八里的距離,對修仙者而言算近眼,片刻間便跨越,自然無需再動用歸元舟。

只見昏暗的夜空,一遁光沖而起,向著視線所及的靈山飛。

其,尤其以最方十遁光最為醒目,幾呼吸間就接近了邙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六章:謹慎之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