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思量籌謀(二合一大章)

第三百零八章:思量籌謀(二合一大章)

在有著以利益為紐帶往來的前提下,劉玉與嚴家修士的交流還算順利。

二階煉丹師的身份非同小可,即使在諾大的元陽宗內,也算是不可忽視的人物,所以並沒有什麼狗眼看人低的橋段發生。

對方並沒有他背棄別院一脈投靠家族一脈的事實,而有所怠慢,反而以禮相待非常客氣。

就是這種情況下,雙方這幾年的交流非常順利,隨著交易丹藥的次數變多,一來二去也就熟悉了起來。

……

微風吹起落葉,寬敞的長街寂靜空蕩。

劉玉一眼望去,除了巡邏的隊伍外,長街上來往的修士寥寥無幾,兩旁的店鋪也有大半緊閉門戶。

依然開門營業的店鋪也是門可羅雀,從門口看去甚至見不到一個人影。

楚國五宗對於城中白雲觀餘黨的追剿還在繼續,只要稍微與之糾纏,往往就是連根拔起,相關修士盡皆斬殺。

寧殺錯,不放過!

時值如今如此的局勢,古闕城中人人自危,唯恐與白雲觀扯上聯繫,修士們大多選擇待在住處,很少會選擇外出。

而在現在嚴管的情況下依然選擇外出,不是真正有著急事處理,就是「居心叵測」的修士。

每一名外出的修士都會受到嚴格追查,築基期、金丹期修士也不例外。

楚國一方自然沒有那個精力去一一分辨,所以只要稍有可疑之處,便按做白雲觀餘黨處理。

至於誰是真正的餘黨,誰是無辜的修士,那都不重要了。

因為死去之人,是不會說話的。

亂世當用重典,五宗統治楚國如此之久,對此有著豐富的經驗,所以沒有指令非常果斷明確,態度也是不容置疑的強硬。

天南局勢的變化,連大宗門底層弟子都不清楚,只是按照命令行事,更何況這些散修、小家族修士。

城中寥寥無幾的幾名修士,大都臉色沉重步履匆匆。

他們眼中帶著迷茫與不安,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為何一向長治久安的古闕城,會發生這樣驚天動地的變化。

他們許多同道、好友,乃至許多熟悉的修士,都死得不明不白。

他們長居於此,什麼都沒有做卻突然遭逢厄運。

同道好友的死亡、種種不公正的待遇、以及五宗簡單粗暴的管理,這短時間內發生的一切,使得這些修士生出了怨念,埋下了反抗的種子。

雖然他們實力弱小,根本撼動不了楚國五宗,怨念也遠遠沒有到爆發的地步,但隨著時間愈久怨念終究會越來越深。

有朝一日,或許就會在有心人的引動下爆發出來。

劉玉瞳孔漆黑如墨,將城中的變化收入眼中,伸手戴上兜帽往城南走去。

大約半刻鐘左右,他來到城南的一處大宅前,拿起門上的銅環輕輕扣響。

不一會兒,大門自動打開。

一名穿著藍色長袍留有長須,修為在築基中期,看起來有幾分精悍之色的中年修士親自前來迎接。

此人名為嚴文斌,是嚴家派出的專門與劉玉接觸之人,這幾年便是一直與他打交道,低階出售給嚴家的丹藥,也是一直與此人交易。

「劉師弟別來無恙呼?快快請進!」

嚴文斌遙遙拱手道,他的態度非常熱情,話落伸手一引。

「托文斌師兄洪福,這幾年中沒有什麼大礙。」

劉玉含笑道,大大方方跨過門檻走了進去。

兩人在門前稍稍寒暄了一番,隨後一前一後的走進宅中。

嚴文斌將劉玉請到洞府中,隨後泡製了一壺熱氣騰騰的靈茶,並親自為劉玉倒滿。

他的態度十分親近,絲毫沒有金丹家族修士的高傲,乍一看,兩人仿若多年不見的好友一般。

「謝過文斌師兄。」

劉玉接過靈茶,輕輕呷了一口。

他目前已經算是家族一脈的陣營,而在家族一脈中又與嚴家最為親***時與嚴家修士多有走動,這一點就連便宜師尊的李家都比不上。

即使今日李長空不告知他有關消息,明日想來也能從嚴家這裡得到。

「一段時間不見,劉師弟修為又有精進,只怕過不了多久就要超過我了。」

嚴文斌爽朗的說道。

作為金丹家族出身的修士,他懂得的秘術功法自然比普通修士多,估計是修鍊了某種窺探修士虛實的秘術,而劉玉又沒有特意遮掩,才有了這樣一翻言語。

不過他當然只是戲言,劉玉經過第四次魔火煉元之後,表現在外的修為氣息與新晉的築基中期修士相差不大,想追上嚴文斌這種老牌修士,按理說還需幾十年的火候。

「些許進步不足掛齒,想追上文斌師兄的腳步,還差了三十年火候。」

「只怕那時師兄早已經在為金丹瓶頸做準備了。」

劉玉放下茶杯,客氣的回道。

接下來自然是一番相互吹捧客套,半杯茶過後見時間差不多了,他才說明來意,直言想請嚴家幫忙。

「劉師弟是嚴家的朋友,也是在下的朋友,既然師弟想要一爭領隊之位,在下當然得幫忙。」

「師弟放心,此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嚴文斌聽完,稍稍沉吟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二階丹藥煉製不易,本身就是一種較為難得的東西,而劉玉每年低價為嚴家提供了七瓶,確實算得上不小的數目。

為此幫一點小忙,卻能一位二階煉丹師維持好關係,還是非常值得的。

雖然嚴長老這一次沒有前來燕國,但其與宗內好幾個金丹家族的關係都不差,說動他們幫個小忙還是沒有問題的。

畢竟這不用付出什麼代價,也不用保證成功,只需動動嘴皮子即可。

以嚴家的勢力,自然能比劉玉更早一步知道宗門決策。

雖然眾所周知煉丹師一般都實力不強,想競爭修士小隊的領隊這一點有些奇怪,但嚴文斌沒有過多猶豫,當場便答應了下來。

至於這其中的原因他不想深究,只需劉玉承這份情便可。

每個修仙者都有自己的隱秘,若是打破砂鍋問到底,就算至交好友都可能反目成仇。

「文斌師兄果然爽快!」

「那劉某就多謝師兄,等著好消息了。」

「這三百靈石,算是劉某的一點心意,還請師兄莫要推辭。」

劉玉鄭重的一拱手感謝道,隨後取出三塊中品靈石,輕輕推了過去。

雖然這對其來說只是一個小忙,根本不需要花費什麼代價,但請人辦事自然不能沒有表示,這一點上他還是不會吝嗇的。

「盛情難卻,既然是師弟的一番心意,那我只好笑納了。」

「劉師弟放心,你所說之事在下稍後邊去辦。」

揮手將靈石收入儲物袋,嚴文斌臉上的笑意更加燦爛幾分。

正事已經辦完,目前為止還比較順利,見此劉玉心中一松。

隨後開始與之閑聊起來,兩人就目前燕國的局勢,相互講了一些「粗淺」的見解,大有指點江山的味道。

「告辭!」

兩杯茶水飲盡,劉玉見時間差不多了,便提出告辭,離開了嚴文斌洞府。

出了大宅后,他直接往臨時洞府的方向走去,打算回洞府溫養一遍法器靈器。

這幾年中,劉玉雖然以二階煉丹師的身份認識了許多門中築基修士,但那些同門大多是普通修士的級別,在宗門高層根本說不上話,或者說影響力極小,而且只能算泛泛之交。

找這些修士幫忙事倍功半,還不一定能起到作用,基本也就是浪費時間,所以他想了想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畢竟領隊之位最看重的還是實力。

只要能擊敗長老們指任的十二人中任意一人,再有嚴家的影響和便宜師尊的助力,也就差不多了。

區區兩日的時間太短,劉玉能做的也就這麼多,其他修士也差不多如此,在這方面他應該不會處於劣勢。

他自襯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不是三英四傑的對手,但在精英修士中應該也屬上游,擊敗一人是不成問題。

畢竟此次燕國之行,三英四傑並不是全都趕來了,有志結金丹的修士,也不會願意加入十二支修士小隊。

因為相比之下,跟隨主力前線獲得功勛的機會無疑要大得多,加入十二支修士小隊,也就基本上宣告與結金丹無緣了。

劉玉現在的問題是要隱藏多少實力,拿出多少實力?

一昧的隱忍低調毫無意義。

適當的展現出自身一部分實力與價值,得到宗門資源的傾斜,踏上更廣闊的平台,無疑更有利於日後的發展,更加符合自己的利益。

隱忍低調是弱小之時的生存之道,但羽翼漸豐之時,這種方式便要做出相應的改變,否則只會白白錯失許多大好的機緣。

有些機緣一但失之交臂,可能也就永遠的錯過了。

持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進之事。

為了爭奪領隊之位,同時也為了提升自己在宗門中的地位,獲得更多的資源與培養,他已經決定展露一部分實力,做好真正進入宗門高層視野的準備。

回到臨時洞府,首先進行每日的青陽功打坐鍊氣,和修鍊存神妙法鍛煉元神,花費五個時辰。

隨後劉玉將自己的法器、靈器取出,用法力細心的溫養,為兩日之後的鬥法做準備。

……

對修仙者而言兩日時間不過短短一瞬,幾乎是一個眨眼便過去了。

辰時,宗門令牌傳來異動,是傳喚築基修士議事的信息。

「開始了。」

劉玉收好宗門令牌,眼中閃過瞭然,雖然沒有明說,但想來就是領隊選拔之事。

能不能獲得領隊之位,快速在燕國搜集靈草與資源,就看今日了。

這樣想著,他微微有些激動,心湖泛起片片波瀾。

「呼」

但劉玉很快撫平漣漪恢復平靜,收拾好東西出門而去。

遠遠的就望見三個人影在遠處佇立,正是江秋水、顏開、崔亮。

幾人的洞府相距不遠,都收到了宗門信息,看樣子是想一同前去,所以在必經之路上等待著劉玉。

「劉師兄,劉師弟。」

見劉玉到來,三人遙遙拱手,口中打著招呼。

「走吧。」

劉玉微微點頭算是回應,隨後與他們一同向城東走去。

顏開對劉玉這樣有些輕慢的行為,絲毫沒有覺得不對。

原本兩人的關係就不錯,自從見到劉師兄強大的實力,他也越發敬畏起來。

先前任務中的公正分配,更使得顏開現在心服口服。

而崔亮心中縱然有些不滿,但也沒有變現出來,畢竟相比劉玉、江秋水、顏開三人的關係,他明顯是最疏遠的一個。

原本就沒有團體接納,如果再得罪劉玉,被排擠出團體,那就真就要淪為「獨狼」了。

崔亮自然不會做出如此不智之事,是以心中的一點不滿沒有半分表現出來。

「雪梅號」「道遠艦」

趕路途中,劉玉敏銳的靈覺率先感受到了細微的動靜,猛然朝頭頂看去。

只見飄雪閣的雪梅號與清虛派的道遠號騰空而起,接著靈光一閃急速朝遠方飛去,眨眼間就成了天邊兩個小點。

「按照便宜師尊所說,飄雪閣與清虛派負責攻打盤踞永州揚州的丹霞洞,現在是出發了。」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

而江秋水三人則是面面相覷一臉茫然,他們沒有渠道,現在還不知道宗門的安排,這時心中猜測紛紛。

「走吧。」

劉玉見此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反正待會兒也會知道,他淡淡的說了一聲,便當先朝城東走去。

一路上,巡邏鍊氣期人數上一如既往。

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已經沒有了飄雪閣與清虛派修士的身影。

平時走動並不頻繁的築基修士,一個個也從洞府中出來,像是約好了一般。

「殘月谷」「合歡門」

劉玉面色如常,認出這些修士的身份。

元陽宗與元陽宗一向是對立,眼下即使不至於動手,可也不可能盡棄前嫌。

彼此面對面走過時,明顯可以感覺到對方眼中的敵意,以及暗暗緊繃的身軀。

而殘餘谷則向來與元陽宗交好,有些有過幾面之緣的修士,照面時會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態度還算比較友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零八章:思量籌謀(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