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清除阻礙

第三百三十一章:清除阻礙

作為曾經使用土遁符的修士,劉玉清楚的知遁符與絕部分符籙些許同。

催動,需短暫的間激發,一的弊端。

按照二階品符籙看,間一般為左右,留給自己的間多了。

金剛戟符寶剩餘的威能,已經只夠一次使用,所以一次劉玉沒半分保留與節約的想法。

第一息,激發符寶。

第二息,擊潰白蓮華髮的二階法術。

第三息,符寶、法器已經站蔚藍護罩。

「好,符寶!」

感受到符寶的威能與威壓,白蓮華微微色變,心生絕望的情緒。

但眼種種手段已經使,再沒更好的辦法,能再斷為土遁符注入法力,那樣的行為找死無異。

只能寄希望於運氣,希望尊佛祖保佑,水幕華能夠擋住符寶的攻擊。

只再堅持一息多的間,手張二階品的土遁符便能激發,以築基修士望塵莫及的速度移動二十里,足以擺脫危險。

刺目的金光越越耀眼,白蓮華視野斷擴,即使著水幕華的阻隔,也能清晰感受到其畏怖的威能。

劉玉平靜的注視,金剛戟符寶也越越近,最終無情的劈砍到了蔚藍水罩。

「嘭」「噗」「咔嚓」

符寶與幾件法器,先後站蔚藍水罩,發陣陣巨的聲響,一聲接着一聲毫停歇。

與攻擊白彩凰相比,簡直同日而語。

「咔嚓」

蔚藍色的水罩,裂紋斷現,如同一即將破損的瓷器,眼看就破碎。

繼續樣,只怕一瞬就被斬破。

但就白蓮華心跳為之一滯的候,刺目的金光突然飛速縮,那股畏怖的威能也迅速消散。

「......符寶的威能耗盡了?」

睜開了眼睛,心閃念頭,升起一股劫後餘生的喜悅。

相比符寶的致命威脅,顏開三的法器攻擊就顯得值一提了,只符寶的威脅消失,憑藉水幕華剩餘的威能,足夠抵擋三的攻擊一會兒,為自己爭取到足夠的間。

最重的,手土遁符的靈光越越耀眼,即將催動成功!

金剛戟符寶的威能原本就所剩多,擊散幾二階法術又消耗了一部分,還正面擊破全盛期的水幕華,威能所殆也正常之事。

畢竟水幕華二階極品專精防禦的法術,而符寶終究只保留的法寶的部分威能,還提消耗了許多。

劉玉對此情況早預料,金剛戟符寶威能剛衰竭苗頭的候,就做了反應。

「驚神刺」

眼神光一閃,無形無質的神識眉心匯聚,壓縮凝聚成兩根無形無質如細針般的尖刺,然後毫停頓激射而。

同法力鼓盪,毫吝嗇的注入幽冥斷魂錐,使之化為一幽芒向水幕華射,鎖定白蓮華修長脖頸的那顆美麗頭顱。

驚神刺無形無質,飛行的速度極快,幾乎一瞬之間,就已經接近水幕華。

劉玉精準的控制,沿着金剛戟符寶破開的縫隙,直射目標眉心。

白蓮華剛剛所察覺,但還及反應,驚神刺就已經射入眉心。

「嗯~」

只感覺神識一陣刺痛,意識也因此恍惚了一瞬,但還及恢復,又一陣刺痛傳。

白蓮華資深的築基後期修士,神識已經達到八里範圍,對神識攻擊的抵抗力弱。

以劉玉目神識強度凝聚的驚神刺,一根僅僅能令的神識失控制一瞬,便恢復了。

但就短短失控制的兩瞬,足以決定了多的事情,也宣告了的命運。

失神識的精細操控,白蓮華體內法力一陣紊亂,也停止了向土遁符輸入。

符籙失法力的持續激發,靈光頓快速暗淡,此次催動半途而廢。

想催動,必須重新激發,又需間。

「糟糕」

兩瞬后,神識難以抵擋的疼痛消失,白蓮華清醒了,瞬間察覺到現的處境,頓臉色變!

還想做一些什麼,或使什麼底牌。

但一切都已經晚了!

一漆黑的幽芒,帶着強烈的殺機與殺意,已經射殘破堪的水幕華。

「嘭」

就像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已經搖搖欲墜的蔚藍水罩經此一擊,徹底化為了漫碎片。

片片藍色的碎片,化為純粹的靈氣,融入進地間。

而衝破阻礙的漆黑幽芒,則根本沒半分停頓,刺白蓮華匆匆撐起的法力護罩。

品靈器的鋒芒,又豈一法力護罩能夠抵擋的?

如同刺破一層窗戶紙一般簡單,法力護罩連一瞬都能阻擋,幽冥斷魂錐帶着強橫的威勢,接連穿法力護罩與白蓮華的頭顱。

「砰」

一聲炸響后,一團紅色血霧升起,遍佈白蓮華身周三尺。

如同西瓜炸裂,脆弱的血肉完全無法抵抗靈器的威能,其頭顱直接消失。

「撲通」

撲通一聲,的屍體摔倒地靜靜動,其手還沒得及催動的法器靈器,靈光也久后熄滅。

白家族長白蓮華,就此隕落!

「踏踏」

四走了,看着具鮮血噴涌的無頭屍體。

「端莊美艷的蓮花仙子,死了之後也普通修士也沒區別,一樣的醜陋啊。」

「果然死亡面,平等。」

劉玉冷漠的督了幾眼,伸手一吸,將之儲物袋攝入手。

隨後熟練地彈一朵青陽魔火,將之化為灰燼。

金闕坊市南里最的勢力,鳳凰山白家的族長,就樣成了一團黑灰。

……

鬥法結束,方才還轟鳴聲斷的山林間,又恢復了平靜。

,卻再也沒此起彼伏蟲鳴之聲響起。

只被夷為平地的幾十丈森林,以及鬥法留的痕迹,證明此處經歷了一場修仙者的戰鬥。

冰霜、坑洞、燒痕......,幾十丈內滿目瘡痍。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一章:清除阻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