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巧取靈草(二合一大章)

第三百三十七章:巧取靈草(二合一大章)

「當然方便,青陽友開口了,區區事自然成問題。」

「只韋家家業,希望能入得友的法眼!」

韋光正笑著。

眼剛剛歸順還看臉色,種只「看一看」的求,當然好拒絕。

為了家族發展,些許靈草舍了也就舍了。

「希望對方的胃口。」

韋光正心。

「光正友說笑了,能夠進見識一番劉某已經滿足了,又怎麼會瞧呢?」

「謝友!」

劉玉含笑。

說著,站起身鄭重其事的拱了拱手。

「些許事而已,友客氣了。」

「請!」

話落,韋光正帶著幾方引路。

劉玉吩咐顏開、蕭崇幾原地等候,便邁步跟了。

著鎖靈禁制,並怕兩耍什麼花樣。

韋家最重的靈藥園,建立接近山頂的位置,山體開闢了一巨的空間,僅僅一黃色鐵門模樣的入口顯露外。

此處剛好處於兩靈氣節點之,還沒進入,就明顯以感覺到靈氣濃郁了許多,顯然經精心挑選的。

一點,與劉玉曾經抄家滅族的墉山黃家同異。

入口處兩名鍊氣後期的修士把手,或許提收到消息,的姿態非常標準,待韋光正隨意吩咐兩句后,一一手拉開黃色鐵門。

「青陽友請。」

韋聰回頭伸手一引。

劉玉微微點頭邁步進入,目光隨意掃視處靈藥園。

剛邁入靈藥園,便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面而,按照修仙界公認的劃分,堪堪達到了二階品的程度。

顯然,此處布置了聚靈、束靈的陣法,能聚集靈氣並使得靈氣外泄,長間保持一較高的標準,使得此處適合一些對靈氣求較高的靈草生長。

而且能做到種程度,陣法的品階絕對低,已經韋家種築基家族的財力,也很難再建造第二。

「看此處就韋家最重的靈藥園了,韋家沒糊弄。」

習慣性的分析后,劉玉放眼望,將處靈藥園內的情景盡收眼底。

只見靈藥園方各處放著巨的日光石,將內部照得一片明亮,約三畝靈田的樣子。

一塊塊靈田被分成了四四方方的形狀,打理的整整齊齊,每種靈藥靈草都劃分了同的生長區域。

靈田旁邊放著一些鬆土澆水的用具,的塵埃也很少,顯然經常修士打理。

「錯,非常錯。」

「韋家處靈藥園被打理得井井條,已然了家氣象。」

「假以日定然能種植許多高年份的珍稀靈草,為韋家的壯提供助力。」

隨意掃了幾眼,劉玉贊。

當然只場面話,此處比之望月城駐守的丙十六靈藥園差得止一點半點,就算與墉城黃家的相比,也還差了一兩籌。

從方面,就以簡單判斷一家族的底蘊

「青陽友此言折煞老夫了,葯園簡陋,還請友嫌棄才啊。」

韋光正非常謙虛。

知對於元陽宗種元嬰老祖存的宗門而言,韋家點家當確實算了什麼,所以心非常清醒。

客套了幾句,劉玉步伐停,走近靈田。

「碧靈草」「紫靈草」「歸元花」

目光斷一塊塊靈田巡視,輕易認了諸多靈草的名稱,自然而然浮現了許多靈草靈藥的用途。

韋家處靈藥園藉助陣法之力,靈氣勉強達到二階品的程度,但終究靈氣限栽種的靈草靈藥也很多,約只二十幾種的樣子。

最多的還一階靈草,全都煉製一階品丹藥能夠用到的,被種植外圍。

越往內走,靈草就越珍貴年份也越高,相應佔據的面積也就越,達到二階的範疇后,靈草靈藥的數量便驟然減少。

每一寸土地蘊含的靈氣都限,如果想讓靈草正常生長,就必須計算好靈草吸收靈力的範圍,畢竟別沒仙府,無法密集的種植靈草。

一畝範圍如果種植二階靈草的話,也種植了多少株。

「惜,些都仙府已的品種。」

劉玉心惋惜,稍稍加快速度繼續向內走,希望能一些收穫。

「苦心草」

入目所見盡「無用」的靈草,正當的心漸漸沉的候,卻突然現了驚喜。

一株形似枯草、外表灰黃,兩寸長的靈草,現了視線,正煉製結金丹所需的一昧種輔葯。

劉玉心微微一喜,面卻動神色,腳步一停走到苦心草旁觀看起。

根據典籍的描述,一會兒,卻確定了正苦心草。

「青陽友果然見多識廣,錯便苦心草。」

「此靈草還韋家一位先輩所得,當還只幼苗,種植的靈藥園知覺已三百餘年了。」

「惜,一直沒找到合適的配方將之使用。」

韋光正親自跟隨一旁講解,同升起一種詳的預感。

「原如此。」

劉玉微微點頭,而後話鋒一轉,:

「劉某煉製的一爐丹藥,剛好缺了幾種靈草,苦心草便其之一。」

「知韋友否割愛,劉某願意靈石購買,絕讓友吃虧。」

既然看見了,事關結金丹的煉製,株靈草勢必得。

為了長久的發展,還比較意吃相的,比起強取豪奪,「購買」無疑更能讓修士接受。

「青陽友客氣了,老夫豈吝嗇之?區區一株靈草而已,拿便。」

「只友日後對韋家稍加照拂,老夫就希望意足了。」

儘管心舍,但為了家族計,韋光正還故作方的,表面滿乎的模樣。

二階的珍稀靈草,又豈簡簡單單能以靈石衡量的?說定日後急需之物,便以用以物易物。

看著韋光正「慷慨」的模樣,跟其身後兩名韋家鍊氣修士對視一眼,心暗暗吐槽,知族長平都斤斤計較的。

眼模樣兩說話的份,只能憋心裡了。

「光正友何此言,劉某又豈那種厚顏無恥之。」

「苦心草劉某絕會白拿,兩千靈石就當購買之資了,還之的兩株靈草,也一併購買!」

劉玉一臉正色。

說著,當即拿二十塊品靈石,用法力托著向後者推。

「.......。」

兩千靈石就想購買三株珍稀靈草,韋光正心咒罵一臉複雜,口開始推辭。

如果以,想直接贈與分文取,也好讓對方承一情。

「友還等什麼,莫非想讓劉某背負之名?」

劉玉臉色一肅,皺眉。

配合相比對方強的實力,以及宗弟子的背景,當真一種怒自威的氣勢。

「好吧,就依友所言。」

韋光正笑容一滯,臉色些僵硬,但還得強顏歡笑。

兩名韋家鍊氣修士知靈草價值,還以為族長頑固,見劉玉接受白嫖堅持用靈石購買,心暗暗佩服,生了一絲好感。

兩鍊氣修士見識淺薄,又如何知靈草價值?

「就對了。」

見對方收靈石,劉玉才臉色一緩。

如果一切順利,日後投靠自己的家族恐怕少,靈草等珍稀資源當然能放,難每一家族都欠對方情?

情欠多了,隊伍就好帶了。

故而劉玉堅持以靈石購買,完全公事公辦的模樣。

收靈石,韋光正打開陣法,將指定的三株靈草連根挖用玉盒裝好,最後遞給劉玉。

三株靈草,只苦心草煉製結金丹用得,其餘兩株靈草則因為仙府沒,故而收集起備份。

韋家之只收穫了一株煉製結金丹的靈草,劉玉也失望,畢竟只一家族,築基家族只能排游。

原本就沒抱高的期望,自然談失望。

「還好對方胃口算,能夠接受」

同,見對方沒其它求,韋光正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靈草到手,參觀也就順勢完成,一行很快了靈藥園,回到韋家招待劉玉一行的山頂亭。

……

另一邊,山頂亭。

桌案盛放著精美的糕點,但顏開四鮮品嘗,注意力根本方面。

心暗暗焦急,朝路觀望,想知劉玉何歸。

進攻鳳凰山白家即,多耽擱一點間,對方最為地頭蛇做得準備也就越充足,攻打起就越困難。

若現變故,些築基修士也沒能隕落。

眼見劉玉身影一現,蕭崇、吳永春三皆看向顏開,指望其開口,

畢竟兩同門,說話之間也就沒那麼多顧忌。

顏開自然也懂得理,深深吸了一口氣,遠遠的就拱手:

「劉師兄,攻打鳳凰山之事宜快宜慢,知等何發?」

劉玉洞若觀火,致能明白幾的想法,正開口說話,儲物袋卻突然傳細微的震動。

於迅速取宗門令牌神識一掃,就接受了次的信息。

「白家三長老已伏誅,還請青陽師兄指示。」

正冷月心傳的消息,雖然動作慢了一點,但總算還順利。

劉玉當即雙手掐訣,幾法決打宗門令牌輸入信息,令其與江秋水匯合先按兵動,等待自己的命令。

做完些,臉色一正,嚴肅的對著幾:

「事宜遲,立刻發。」

既然靈草已經到手,當然立刻動手。

「!」

見劉玉總算沒忘記正事,顏開幾鬆了一口氣,同口轟然領命。

「青陽友,韋家一百三十名鍊氣子弟已經全部準備好,隨以發。」

「聰留守赤楓山,老夫與三長老隨聽候友差遣!」

聽到立刻發的話語,韋光正立即拱手。

「嗯,錯。」

「馬安排吧。」

「讓所修士都登歸元舟。」

劉玉微微點頭,隨口吩咐。

隨後一摸儲物袋,取巴掌的歸元舟,打了十幾法訣注入法力,使之變化為幾十丈,懸浮於離地三四百丈的空。

久后,便陸陸續續遁光升空,心翼翼降落歸元舟甲板。

顯然經其族長的吩咐,些韋家修士都明白家族的處境。

「青陽友,一百三十名韋家修士已經全部到齊。」

韋光正稟告。

身旁站著一名頭髮花白、皺紋密布的老嫗,就韋家的二長老。

看其模樣就知限已經遠,還發揮幾分實力令懷疑。

韋家主動投誠,還派了兩名築基修士一百三十名鍊氣修士,只留一名築基修士守衛家族,也算得合情合理。

劉玉面色嚴肅,略顯冰冷的目光從顏開、蕭崇、韋光正等,以及諸多鍊氣修士臉掃,淡淡:

「發!」

話音落剛落,幾法決打控制令牌,歸元舟頓一震,腳的景物飛速倒退。

「赤楓山距離鳳凰山兩百多里,一辰左右便能到達,所修士就必進入船艙休息了。」

「所以都甲板戒備。」

劉玉冷冷的宣布。

顏開、蕭崇、韋光正六自然沒意見,而鍊氣期修士更敢違逆。

見此,的點了點頭。

韋家派的鍊氣期修士足一百三十之多,因為後加入,所以一些危險的任務自然會優先安排,也就沒必將之打散重編了。

雖然都算「自己」,但還將先後到、親疏別的。

風險伴隨收益,一座二階靈山沒那麼好拿,一點想必韋光正也非常清楚。

劉玉走到船頭,望著方飛速倒退的群山,總結此行的成果,心微微些感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七章:巧取靈草(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