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宴會點兵(二合一大章)

第三百五十四章:宴會點兵(二合一大章)

「知罪?」

李長空語氣異常平靜。

就如烏雲沉積的空,就迎疾風驟雨,發雷霆之怒!

「弟子知罪。」

劉玉連忙彎腰,「誠惶誠恐」的:

「弟子也所苦衷啊!」

「白家抵抗到底,僅僅一戰之,隊伍的鍊氣期弟子就死亡了二十一名,諸位師弟師妹也受到了輕重一的傷勢。」

「倘若一直,恐怕到最後剩了幾能活着回到宗門。」

「到那,更對起宗門的培養,更無顏面對昔日同門!」

「實得已之,弟子才採取樣極端的手段,想震懾些燕國修士!」

「還請師尊明察!!!」

表面誠惶誠恐的模樣,但劉玉心卻波瀾驚。

清楚的知,既然便宜師尊此處說了,就根本沒打算深究。

最多也就敲打一番,罰沒一點靈石罷了。

「便爾違反修仙界規矩的理由?」

李長春沉聲,臉色依舊陰沉,令猜透內心想法。

「弟子知罪!」

劉玉沒再反駁與解釋,只深深彎腰,久久沒起身。

場一平靜了,間得分外緩慢,約十幾呼吸后,才終於一聲音傳。

「起身吧。」

劉玉依言起身,雙手自然垂落,規規矩矩的站原地。

「雖然情原,但青陽此舉終究破壞了修仙界的規矩,或許也會對宗門的聲譽造成影響,罰。」

「就宗門俸祿吧。」

「服氣?」

李長空摸著鬍鬚,緩緩說。

「弟子知罪,願聽師尊處罰。」

劉玉立刻拱手。

築基修士如果執行任務的話,一年的基本俸祿,便一塊品靈石三顆精元丹。

以現的身家,扣除點東西當真九牛一毛,完全沒感覺。

聽「處罰」,劉玉便知此事算翻一頁了。

「嗯~,孺子教也。」

「雖說眼局非同尋常,為了減少宗門弟子的死傷也情原。」

「但青陽注意方法,就算做,也能鬧得盡皆知。」

「注意各方面的影響,明白嗎?」

見到劉玉誠懇的認錯態度,李長空面色一緩,語重心長的說。

劉玉當即連明白,如雞逐米一般點頭,態度非常十分端正。

眼見記名弟子的態度端正,特別案兩脹鼓鼓的儲物袋,李長空臉重新露笑意,心愈發滿意了。

接的一段間,將宗門主力往一站「朝闕仙城」的概間,告知了劉玉。

意料,宗門主力最晚三日之後,就往「朝闕仙城」。

眼正跑馬圈地的候,楚宗門誰也甘於落後。

如果得再晚一些,就見到便宜師尊了。

接如劉玉所願,李長空又將燕國金丹的一些信息動向告知,讓對局勢了更為精準的判斷。

知便宜師尊良心發現,終於想起了教導弟子的責任,還交的兩儲物袋資源,起到了奇效。

最後其還難得的指點了一番修鍊的疑問,讓劉玉受益匪淺。

「師姐的隊伍離遠,若意外情況發生,等互相幫助,切坐視旁觀。」

「若讓本座察覺,決輕饒!」

末尾,李長空敲打。

「弟子明白,青陽與師姐之間,一定多多往互相幫助!」

劉玉恭敬的回。

「嗯。」

李長空微微點頭,看樣子對於回答頗為滿意。

接着端起了案的茶杯,意思十分明顯。

「師尊萬壽,弟子告退!」

劉玉見狀立即會意,又規規矩矩行禮一禮,隨後轉身離開了處庭院。

「記名弟子確實錯,但一技之長,實力同階也算眾。」

「最難得的非常,也懂得變通。」

「只惜,靈根資質差了一點,否則說定真能......。」

看着劉玉離的背影,李長空突然閃想法,隨後微微搖頭些惋惜,又拿起古籍開始觀看。

宗門主力三日左右,往朝闕仙城區域發。

為保遭遇敵方金丹修士,劉玉沒沒思考多久,就決定根據具體情況,最早七日之後再啟程。

其幾日間的差別,足以讓燕國金丹的注意力都被宗門主力吸引,減少許多風險。

到再按照宗門事先安排好的線路,從金闕坊市往朝闕仙城推進,緩緩收服沿途的勢力。

但管如何謀划,控制因素的都多,依然能遇到燕國金丹。

自己憑藉瞬息千里符,只反應,很把握逃升。

但隊伍的修士,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也無奈之舉。

就像凡想安度餘生,最好遠離修仙者一樣,低階修士若想平安無事,最好少與高階修士接觸。

但世罕雙全之事,劉玉想籌集煉製結金丹的靈草,卻得明知山虎、偏向虎山行。

因為但想結成金丹,還妄想衝擊品金丹,甚至品金丹!

就註定主動謀求資源,註定能隨波逐流!

……

「青陽師叔」「青陽輩」

沿途遇到的鍊氣期巡邏隊修士,停,遠遠的打着招呼。

劉玉對此只微微點頭,沒說話,但心卻奇怪。

自己何么名了?竟然么多弟子識得?

其實青鋒領隊元陽宗築基修士裏面,也算佼佼者了,自然被許多宗門弟子、青州修士所關注,影響力與聲望再之比。

只一切發生的短,對於種轉變,還沒適應。

「彙報任務進展,打聽宗門消息、燕國動向等等目的,基本達成。」

「再停留此也沒意義,直接返回鳳凰山吧。」

劉玉轉念頭,徑直朝金闕坊市之外走。

原本還想向熟悉的同門打聽一更多消息,但轉念一想,知的肯定如便宜師尊多,忙活一番也一定收穫,便放棄了打算。

一路暢通無阻,劉玉很快了金闕坊市,駕馭遁風舟沖而起,化為一烏色遁光向鳳凰山飛。

隨着境界、實力的提高,品靈器都能方方的拿,一件極品法器自然需再遮遮掩掩。

儘管件飛遁法器非常難得,等閑難以購買到,幾乎與品靈器一樣稀。

……

半辰后,高巍峨的鳳凰山現視線。

一烏色遁光,沒驚動任何修士的情況,無聲無息降落山巔,現一面容普通、身穿黑袍的身影。

正劉玉!

后后兩辰的間,便重新回到了鳳凰山。

走到洞府,劉玉頓步。

想了想,還發幾訊息,通知江秋水、孟文星、蕭崇、韋光正等隊伍的所築基修士,準備舉行一場盛的宴會。

所隊伍的修士,以及片地域表示投靠、臣服的勢力,都必須派修士參加。

就當「慶功宴」了。

當然,能只簡簡單單的慶功。

慶功只表面,更重的意義還「點兵」,讓投誠的勢力派遣修士跟隨隊伍,壯隊伍的總體實力。

以及安撫些的勢力,維持片地域的穩定。

後方穩定了,將若往「朝闕仙城」方向推進的候失利,也能暫退回休整。

劉玉將所投靠勢力,都牢牢綁自己戰車。

借「慶功宴」之名,讓它都派修士參與接的行動。

慶功宴就定三日之後,結束后正好給幾日的準備間。

發訊息,劉玉徑直進了洞府,到練功房,取一件件法器開始溫養。

至於慶功宴的事情,自手修士籌辦,只需吩咐一聲即。

……

三日後,傍晚。

鳳凰山山腰處,一塊被整理的寬敞平地。

一巨的燈盞,跳動着橘黃色火焰,盡情散發光與熱,將整鳳凰山都照得燈火通明,營造了熱烈的氛圍。

似乎連修士的情緒都被感染,帶動了宴會的氣氛。

平地央搭建的舞台,還姿容佳的女修載歌載舞,歌唱符合宴會氛圍的歌曲。

一顰一笑、一舉一動之間,纖細的腰肢盡情舒捲,將妙曼身體的柔軟之處展露無疑,肆意撩動台修士的心弦。

女修美妙的歌喉,唱黃鸝一般清脆動的歌聲。

如同石清泉,從修士心田流淌而,帶着絲絲涼意,讓回味良久。

寬敞平地的修士,足六七百名之多,以家族或勢力為團體,分散坐於一張張桌子旁。

桌擺放着精美的食物,靈食、靈果、靈酒等,其內蘊含溫順、濃郁的靈力,以隨意取用。

韋家慶典,那些摻了水分的東西。

而實實的一階靈物,效果堪比修鍊丹藥,還易於消化。

場一半青州修士,一半后投靠的修士,絕多數,都註定跟隨隊伍參加遠征。

此生死未卜,也知還沒機會參加一次的慶功宴會。

所以,劉玉也就難得方了一次,用早以單獨列的資源,準備了一次的盛的宴會。

既慶功宴,也能一些修士的「最後的晚餐」,或者說「斷頭飯」。

平地坐的都鍊氣期修士,而寬敞平地的方三丈處,還開闢了一塊空地。

其只一張桌,擺放着價值更高的席面,靈瓜、靈果等種類豐富非常,皆貨真價實的二階靈物。

讓許多鍊氣期修士偷偷側目,向望。

而享受桌席面的,正隊伍的築基修士。

劉玉目光落方跳舞的女修身,津津味的欣賞著,異域鄉的女修風情。

與崔亮、顏開等品頭論足,找到了共同話題,氣氛其樂融融。

感受到諸位築基輩的目光,舞台的女修反應各相同。

些羞怯已敢直視,起跳之間些發揮失常;些則非但感到害羞,反而膽的拋著媚眼,身段起伏之間更了。

忽然,劉玉感覺到一飽含醋意的目光,落了自己身,並且逐漸強烈。

身旁忽然一緊,顏開、崔亮等頓住口言,悶頭吃着靈瓜靈果。

用轉頭查看,也知目光的主誰。

劉玉做理會,依然津津味的看着。

了一會,才臉色一正,若無其事移開目光。

間流逝,菜、酒三巡,到了該談正事的候了,

「此次順利任務如此順利,座的每一位都功沒。」

「諸位,滿飲此杯!」

劉玉臉色一正,端起酒杯起身遙遙對着座諸修,方方的說

說完,待諸修回答,仰頭將杯靈酒一飲而盡,豪邁之色盡顯。

諸修見此,當然敢托,亦將杯酒水一飲而盡。

「敢當、敢當,一切都青陽友領導方。」

韋家二、蕭崇后投靠的築基修士,紛紛恭維。

些平日裏能說會之,到了此,反而些拘束。

實力足、屈居,自然謹言慎行,生怕搶了主的風頭。

沒摸清楚劉玉的脾氣之,馬屁都敢隨意亂拍,萬一拍到了馬腿,那就偷雞成蝕把米了。

而劉玉,哪怕說話,也宴會絕對的主角,無敢於忽視。

「能夠如此快平定此片區域,劉某又豈能一獨自居功?」

「分的謙虛就驕傲,幾位友若再如此,劉某就發怒了啊!」

劉玉用一種玩笑的口吻說。

「既然如此,老夫就領份功勞了。」

「老夫代表韋家,再敬青陽友一杯!」

韋光正些拘束的說,雙手舉杯遙遙朝劉玉示意,隨後一飲而盡。

所謂禮於,必所求,心裏種好的預感。

「等也,再敬青陽友一杯!」

蕭崇等從善如流,恭維之意十分明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四章:宴會點兵(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