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生死於斯(二合一大章)

第三百四十二章:生死於斯(二合一大章)

眼見破陣在即,不少鍊氣期修士也按捺不住,迅速向陣法靠近。

想第一時間進去搜刮一番,為自己的儲物袋增加一點「收藏」。

不過大部分已方鍊氣期修士,還是比較理智或者說謹慎的,暫時沒有輕舉妄動。

但如果有人起到帶頭作用,眼見別人嘗到甜頭,他們還能不能按捺住,這個可就難說了。

離玄劍與幽冥斷魂錐繼續攻擊陣法,試圖徹底將之摧毀,同時劉玉神識全開,將鳳凰山周圍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見到隊伍中的亂象,他眉頭一皺,就要下達命令整頓。

只是突然感到搖搖欲墜的陣法,又生出了隱秘的變化,一種狂暴、毀滅的氣息開始瀰漫。

「不好,對方想引爆陣法!」

「快退!」

敏銳的靈覺使得劉玉比其他修士更快發現不對,他瞳孔一縮,立刻運用法術大喝道,將聲音傳遍戰場。

同時控制厚土擎天傘擋在身前,擁著江秋水往後爆退!

顏開、崔亮、蕭崇、韋光正等人臉色一變,在收到提醒的情況下也察覺到不對,就想抽身而退。

但,已經遲了。

他們只來得及將法器擋在身前,陣法就已經引爆。

「轟轟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傳來,像是引起連鎖反應一般,一聲接著一聲。

與之相伴的,還有靈氣的劇烈波動!

一個個陣法節點被引爆,其中濃郁的靈力轉瞬間變得狂暴,形成強烈衝擊,帶著驚人威能往四面八方波及而去。

「呃啊」

離陣法太過接近的鍊氣修士,在爆炸發生的一瞬間,就被命中往後到飛而去,其身前的法器也大多損毀。

最初威能最大、衝擊力最強的一波過後,餘波漸漸減弱,也難以對修士形成威脅。

濃郁、狂暴的靈氣形成五色潮汐,席捲整個鳳凰山範圍,然後快速消散,往正常水平的靈氣降低而去。

「咳咳」

「該死的白家,真是陰險狡詐啊」

顏開吐出兩口血沫,艱難的從法器之後探出了頭,心中懊惱無比。

他現在灰頭土臉,衣衫也多有破碎。

不過幸虧劉玉的提醒,他及時將防禦法器擋在身前,倒也沒有受多重的傷勢,只是看起來有些狼狽罷了。

築基期修士的肉身,已非凡人可比。

崔亮、蕭崇、韋光正等人也是如此,只是受到一些輕傷,他們眼中均閃過後怕之色。

如果不是劉玉及時提醒,他們少不得要身受重傷,大意之下隕落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鍊氣期修士就更慘了,七八十名非常靠近陣法的修士,即使有法器防禦在前,依舊稀里糊塗的丟掉了性命。

在陣法爆炸一瞬間的強大威能下,瞬間四分五裂,殘肢斷體散落一地。

至於受到重傷、輕傷的修士,更是不計其數。

「想逃?」

劉玉面色陰沉,神識一掃就大概清楚了己方的傷亡,心中更是殺意涌動。

「受傷者待在原地調息封鎖鳳凰山,無恙者隨我殺進去靈山!」

「各位道友,隨我入山留住對方築基修士,不要放走一人!」

他鬆開江秋水,低沉的聲音響遍戰場,冷靜的下達命令。

說完,不等小範圍的靈氣潮汐完全平復,劉玉腳踏離玄劍,頂著厚土擎天傘,往陣法內衝去。

「是!」

及時做出防護,顏開等人雖然受了一些傷勢,但實力沒有降低多少,聞言也是立刻跟上。

陣法引爆后的第三息,劉玉等十三名築基修士,已經駕馭法器直入鳳凰山!

而沒有受傷的鍊氣期修士,也在各自小隊長的指揮下,待靈氣潮汐平復後進入靈山。

「不好!白家老賊安敢如此坑我!」

穆修群見白家二長老掉頭就跑,瞬間就察覺到其意圖,頓時驚怒交加。

他不清楚白家的布置,如果被攻破的陣法連逃跑的路都沒有,只有死路一條!

穆修群急忙收回法器,正當他想要跟上白家二長老的時候,陣法被引爆了。

「轟轟轟」

連環的巨響與紊亂的靈氣,使得他法力都受到影響,御器飛行的動作也為之一頓。

待穆修群好不容易恢復過來后,立刻感受到十三道築基級別的靈壓向這邊快速接近,頓時亡魂皆冒,拚命催動法器吊在白家二長老後面。

「幻滅青華陣都被破了嗎?」

「我這一次還有跑嗎?」

白彩凰收到四長老的傳音,呆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當滿腔的血勇冷卻后,對生命的眷戀再次湧上心頭。

使得她想與家族共存亡的信念,發生了一定程度上的動搖,陷入了痛苦的掙扎中。

白彩凰不想轉身就逃,那會使得她有一種背叛家族的感覺,就好像上次是她拋棄族長獨自逃命一般,有著濃濃的負罪感。

正是這短暫的遲疑,使得青羽雀與風青狼都來不及收回,待陣法的爆炸下受到極為嚴重的傷勢,已經奄奄一息。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對,只有人活著,家族才有未來,才能在將來報仇。」

像是找到了借口,白彩凰口中不斷重複四長老說過的話,取出法器就想開溜。

但正是耽擱了這三四息的時間,已經註定了她的命運。

五顏六色的靈氣潮汐中,一道火紅的遁光破空而來。

正是離玄劍!

沒了陣法的阻攔,劉玉站在劍身上神識一掃,就鎖定了白家一方六名築基的位置。

「韋家兩位道友,還有蕭道友,白家二長老算是你們的老相識了,他就交給你們了。」

「還有崔師弟你也一同前去,確保萬無一失。」

三位築基中期圍攻一位,即使對方有著一件屬性相符的上品靈器,也不可能力敵。

加之韋家一直將之當成假想敵,對其手了解較多,這樣便比較穩妥。

劉玉心念急轉,瞬間就有了決定,為眾人分配目標。

由於人數優勢,已方可以兩名築基甚至三名築基圍攻對方一名。

「是,青陽道友!」

眾人紛紛領命,駕馭法器往指定的目標飛速追去。

而劉玉早就將白彩凰當做必殺的第一目標,這時毫不遲疑駕馭離玄劍向此女飛去。

在半途之中,幽冥斷魂錐已經脫手而出,化為一縷幽芒向此女后心射去,沒有半點憐香惜玉之意。

半空中,白彩凰靈覺瘋狂示警,感受到一股的殺機。

她神識一掃,就發現了那一縷似曾相識的幽芒。

「是他!」

白彩凰銀牙緊咬,眼中仇恨的火焰又重新燃起。

但此時她知道自己不是對手,也沒有死戰不退的想法,故而拚命催動遁光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操控法器往暗道方向遁去的同時,她還祭出一顆水滴吊墜擋在身前,一柄火紅色飛鏢往幽芒射去。

「叮」

靈器與法器發生最激烈的碰撞。

但僅僅一擊之下,火紅色飛鏢便被擊飛幾十丈,在空中搖搖晃晃。

而幽冥斷魂錐威能也消耗了少許,但只是稍稍一頓,就繼續往擋在白彩凰後背的水滴狀吊墜射去。

「叮」「滋滋」

幽冥斷魂錐高速旋轉,落在紅色水滴上,響起清脆的碰撞聲。

白彩凰控制水滴吊墜抵擋的同時,拚命鼓盪全身法力,儘可能的激發兩件法器的威能。

半息后,火紅飛鏢終於回過氣來,擊打在幽冥斷魂錐一側,化解了劉玉的蓄勢一擊。

「如果它兩隻靈獸還在,絕不會這麼狼狽。」

「都怪我一時不察。」

艱難抵擋之餘,白彩凰心中充斥悔意。

對於自己的一擊被擋住,劉玉並不感到驚訝。

對方畢竟是白家少族長,修為已經到了築基初期巔峰,而且法器皆是精良。

不過現在正是收割燃料的好機會,他要做事情多著呢,並沒有興趣與之見招拆招、你來我往。

控制幽冥斷魂錐重新攻擊的同時,神識快速眉心匯聚,按照特殊方式壓縮凝聚,變成兩根無形無質的神識之刺。

「驚神刺」

劉玉果斷使出屢試不爽的神識秘術。

這個潛力不凡的敵對女修,他不想讓對方多活一息,多呼吸一口空氣。

驚神刺無形無質速度極快,眨眼間就跨越了幾十丈的距離,射入女修略施粉黛的眉心。

「嗯~」「呀~」

神識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痛,猝不及防之下,白彩凰失去了對法器的控制。

「叮」

幽冥斷魂錐直接將火紅色飛鏢擊飛,繞過水滴狀吊墜,從女修平坦的小腹一穿而過,刺破了其丹田。

有著特殊的御獸靈體,白彩凰天生神識比較強大,已經超越了許多築基中期修士,兩息之後已經清醒過來。

「嗯~」「額啊~」

她猛然發出一聲慘叫,清純的玉臉因為痛苦而變得扭曲,看上去一樣的醜陋。

丹田被破,法力失去存在基礎迅速流失,一種強烈虛弱感襲來。

本能的,白彩凰勉強控制經脈中剩餘的法力,御使腳下法器使得自己不墜落。

而火紅飛鏢與水滴吊墜,則再也無力操控,只能眼睜睜看著兩物往地面墜落。

劉玉面無表情看著此女的慘狀,瞳孔之中依舊冰冷無比,張口吐出深青、淡青參半的青陽魔火。

一揮手,控制鵝蛋大小的魔火急速向其射去。

精神、肉身上的劇烈疼痛,打亂了白彩凰的思緒,幾乎喪失了思考能力。

「呃啊」

她餘光只看見淡淡的青色光芒,隨後只感覺身體又是微微一痛,便失去了意識。

黑色的灰燼從長空落下,自此誕生也自此結束,最終埋葬於此,滋潤著這片土地。

自此,香消玉殞。

劉玉遁光一頓,招手收回青陽魔火,將之附在幽冥斷魂錐上緩緩燃燒。

隨後又是一吸,把白彩凰的儲物袋攝入手中,又將幾件掉落的法器一一收起。

「六長老!!!」

「住手,不要啊!」

「可惡的魔頭,我們跟你拼了!」

眼見家族長老隕落在面前,五六名白家鍊氣修士雙眼通紅失去了理智。

他們非但不逃跑,反而帶著仇恨發出含怒一擊。

一件件法器、一張張符籙,他們使出了所有的手段,向著那個殺了六長老的「魔頭」攻去。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對於這些人的謾罵與污言穢語不以為意,劉玉冷冷一笑,目中沒有半分波動。

好像看的不是活生生的修士,而是一具具屍體,就如冰冷的草木。

他心念一動,身旁的幽冥斷魂錐就暴射而出,其上附著了青陽魔火。

向法器、向法術,向種種手段之後的白家修士射去!

「嘭嘭嘭「

一連串的轟鳴過後,數件品階不一的法器都被暴力摧毀,法術被強行破滅,各種手段也都被摧毀。

「啊」「呃啊」

結果沒有任何懸念,僅僅一息過後,五六名白家修士以及成了一團黑灰。

他們肉身與元神,都成為了魔火的燃料。

劉玉眼中沒有半分憐憫,這些修士享受家族帶來的好處,自然也要承受家族破滅的苦楚,沒有任何值得可憐之處。

就像白家依靠白雲觀的關係發展,但當白雲觀都自身難保的時候,也將受到反噬。

沒有足夠的實力,就無法逃脫這個輪迴。

「一飲一啄,自有天定。」

「所謂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正是如此。」

「只有自己最可靠。」

劉玉笑了笑,心中閃過幾個念頭,隨後摒除雜念,催動離玄劍衝天而起。

化為一道火紅遁光,在鳳凰山的山腳、山腰各處不斷遊走。

他彷彿化身為黑色的死神,揮舞著手中的鐮刀,不斷收割著白家修士的生命。

慘叫、哀嚎還有求饒,都不能讓他停頓或者收手,眼中唯有一個個行走的「燃料」。

就像這些活生生的修士不是生命,而是田地里的作物一般,他冷漠無情的揮舞鐮刀不斷收割。

在劉玉眼中,生命平等的。

所以不分男女、不管老幼,只要能提供燃料的,統統都是收割的目標!

「前輩饒命。」

「只要前輩能放過小女子,小女子願做牛做馬,讓前輩享盡風流。」

一個穿著杏黃長裙的女修,跪在地上求饒道。

她看上去三十左右,長相端莊、體態風流,說話間面上露出幾分**之色。

可回答她的,只有一道淡青色火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二章:生死於斯(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