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護體焰盾與意料之外(補昨天欠的一千字)

第三百六十七章:護體焰盾與意料之外(補昨天欠的一千字)

在劉玉看來,紫雲道人一口氣說了一大堆,但大都是沒有意義的廢話。

大意而言,就是上山需要經過「資格考驗」,不是誰都有資格觀戰的。

只有擁有不俗的實力,得到諸多同道的認同后,方可上山。

說到底,就是要得到白雲觀的認同。

白雲觀每個境界都會派出一名修士,作為考驗資格之人,只有戰勝此人方可上山觀戰。

至於鍊氣期修士,則是輕飄飄一句恐有生命之憂帶過,沒有再多提。

「豈有此理,天王山乃無主之地。」

「我等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要上山又何須你白雲觀的承認?」

這時,先前那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又在場中響起。

「哼」

這種伎倆能瞞過普通築基修士,又如何能瞞過築基巔峰的紫雲道人?

只看見此人目光如電,朝下方人群中望去,鎖定某個方位發出一聲冷哼。

「呃啊!」

不見任何動作,但卻立馬有一聲慘叫傳來。

人群中,有人步履踉蹌地後退,痛苦的捂住腦袋。

「神識攻擊!」

有觀戰修士見多識廣,認出了這極為稀有的秘法。

「紫雲達到築基巔峰已久,又有極品靈器在身,再加上神識秘法。」

「我等之中,恐怕無人是其一合之敵啊。」

人群中,有修士低語道。

「神識秘法。」

「果然修士的修為越高,各方面存在明顯短板的可能性就越小。」

劉玉面色凝重,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修士,施展神識攻擊的秘術。

他心中暗暗告誡自己,不能因為有獨一無二的「存神妙法」,就小看其他修士。

尤其是這種大宗嫡傳,聲名遠播的修士。

「有什麼可忌憚的,他紫雲道人再厲害,也只有一個人。」

「難道還能讓我等這麼多同道束手無策?」

人群中,有機靈的修士繼續慫恿著。

說着一些激進的言論,恨不得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劉玉忍不住側目望去,鎖定了那個賊眉鼠眼、目露精明之色的修士,心中卻在暗暗尋思。

「莫非此人是宗門安排過來的托?」

「目的就是想把水攪渾。」

無怪乎他有這樣的想法,實在是觀戰修士中有好幾人都在慫恿,似乎非常想諸修與白雲觀起衝突,根本不像是普通修士的立場。

宗門的影響力雖然還到不了這裏,但如果只是安排幾名修士過來,那就實在太輕鬆了。

不過能修鍊築基期的,很少有愚笨之人,自然不會因為三言兩語就與白雲觀交惡。

紫雲道人的「上山資格」一經講出,自覺有些實力的修士都沉默了下來。

大部分修士雖然不甘心,還想做一些努力,讓白雲觀做多更多讓步。

但他們實力相對不足,還是只能是無可奈何的接受現實。

原本還聲勢浩大的群修,瞬間就分崩離析,諸修眼神閃爍的靜觀其變。

他們本就不是一夥的,自然無需為旁人考慮。

「紫雲師兄為何如此安排?」

「放這些人上去,會不會打擾到師叔們的計劃?」

白雲觀原本退下的藍袍男子,見此有些不解,傳音紫雲詢問原由。

「無妨,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

「既然他們趕着去送死,我等又何必阻攔呢?」

「需知上山容易下山難!」

紫雲道人不動聲色傳音回道,滿是老成持重的口吻。

見群修的抵制小了許多,他當即命令三名同門師弟師妹越眾而出,接受欲取得觀戰資源的修士的挑戰。

這三人有男有女,修為各不相同,築基初期、中期、後期都有一人。

雖然名聲不顯,但他們身為大宗門修士,實力絕對比普通散修與小勢力出身的修士,勝過一籌半籌。

想要與之打成平手,或者戰而勝之,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可觀戰修士來自五湖四海,辛辛苦苦修鍊築基境界,自有着屬於自己的一份驕傲,當然沒有那麼容易便屈服。

幾乎就在下一瞬,劉玉便見到人群中有人越眾而出,毫不怯場的發起挑戰。

很快,山腳就被騰出一大塊區域,作為鬥法之用。

雙方見禮說了幾句場面話,便毫不客氣的交手。

「嘭」「嘭」「叮」

法器法術的轟鳴之聲,在山腳連綿不絕的響起,於群山之間遠遠傳開,驚起一陣飛鳥。

劉玉站在群修間,目不轉睛的盯着三個鬥法現場,心中暗暗評估雙方實力。

讓他有些意外的是,築基後期的那名挑戰者,正是不久前交談過的趙彪。

此人居然是一位極為少見的體修!

趙彪戴着一雙亮銀色的拳套,動手之時體型膨脹震裂了衣衫,現出大片古銅色的皮膚與肌肉。

他雙臂揮舞之間虎虎生威,每一步踏出,都能在地面留下一個深深腳印。

攜帶無窮巨力的一拳揮出,輕易便將白雲觀修士的極品法器擊飛。

「砰砰砰!!」

一時間,趙彪聲勢無兩,將對方牢牢壓入了下風。

不過好景不長。

在對方拿出一件上品靈器后,他便顯得束手束腳,不敢直攖上品靈器的鋒芒。

劉玉觀察的仔細,發現其戴着的拳套只是極品法器。

如果與上品靈器硬憾,恐怕用不了多久便要報廢,所以才顯得束手束腳。

況且此人雖是築基後期的體修,但用肉身硬接極品法器的攻擊,也不是完好無損。

每一次硬抗,都會在其軀體上留下一道血痕。

高烈度的交鋒下,僅僅幾個呼吸間,就已經有了七八道不淺的血痕。

這樣下去,傷勢會越來越重。

事實上,據劉玉的了解。

普通的體修功法,即使是修鍊到築基巔峰,也不過是能硬接極品法器的攻擊而無損。

而上品靈器,依然能對二階巔峰體修形成有效的殺傷。

法器法寶作為修仙文明核心的一部分,傳承百萬年已經相當成熟,絕對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概括的,要不然也不會成為如今修仙界的主流。

存在的即是合理的。

即使是頂尖的體修功法,修鍊到到二階境界,也不過堪堪能肉身硬接上品靈器,還要小心翼翼。

倘若面對極品靈器,還是要望風而逃。

這種低迷的情況,需要到金丹期之後擁有肉身神通,才會有所好轉。

這也就導致了體修在一階二階的時候,面對同階修士弱了一籌處於劣勢,容易中途隕落。

也算是體修沒落的原因之一。

正是因為如此,劉玉才沒有冒然走上法體雙修之路。

他有仙府依仗,目光自然非比尋常,早已經不在普通修士身上,而要與同輩之中最優秀的天才相比。

要做傲視同輩的「天驕」。

他可以低調的不顯露出來,但有了仙府這樣得天得厚的優勢,不允許自己不擁有這種力量。

能夠硬憾極品法器,對普通修士而言,已經足以傲視同階了,

但對劉玉而言,也不過爾爾。

僅僅相當於極品法器的強度還是太弱,若面對三英四傑這般人物,在極品靈器的鋒芒之下根本不夠看。

除非是那種上古最為神秘的體修功法,才能在二階巔峰時徒手接極品靈器,而自身無損。

如佛家「丈六金身」,道家「龍虎法身」,以及「刑天不死身」等功法。

他秉承寧缺毋濫的原則,既然得不到合適的體修功法,就沒有在普通功法上浪費時間,而是選擇精修一道。

在法修一道上修鍊到巔峰,憑藉青陽功的優秀之處,發揮自身的種種優勢,同樣能站在同階的巔峰。

如果的待將來有幸結成金丹,再全面發展不遲。

場中,白雲觀修士知道體修長處,所以根本不與之近戰,只是上品靈器逼退對方。

趙彪臉色漲紅惱怒不已,發出連連怒吼,但卻無可奈何。

「某家認輸。」

肉身的傷勢越來越重,他突然瓮聲瓮氣的喊了一句,然後飛速退入人群之中。

白雲觀修士收手沒有追擊,嘴角露出笑意站在原地,眼中隱含不屑之色。

趙彪這邊落敗,其它兩處也很快分出了勝負,倒是有勝有敗。

一名其貌不揚的修士戰勝對手,順利通過要道往山上而去。

「兩勝一敗的戰績,白雲觀修士的實力不可小覷啊。」

「在下想要上山觀戰,恐怕......。」

人群中,有修士認清了實力差距喃喃自語,徹底放棄僥倖之心。

這是實力平平沒有奇遇的普通修士。

也有一些修士評估出對手的實力后,依然對自身有着充足的信心,躍躍欲試就要上場。

不過這個時候劉玉動作更快一步,已然下場與白雲觀修士面對面。

長風真人與清微真人的鬥法不知何時開始,又要多久分出勝負,他可不想繼續在山腳耽擱時間。

「小生洪浩,特來請教仙姑高招。」

劉玉把手中摺扇一收,昂首挺胸風度翩翩,朝對面白雲觀的女修拱手道。

他面不改色報出化名,並且謹記現在的身份,改變了以往的一些習慣。

「貧道俗名姓何,道友客氣了。」

身穿道袍的白雲觀修士開口了,她是一個中年道姑模樣的女修。

或許是劉玉此時的外在形象不錯,她的語氣倒是頗為客氣,也是拱了拱手。

「原來是何仙姑,小生得罪了。」

劉玉言簡意賅道。

說完不待回答,便一拍儲物袋取出暗黃飛劍,注入法力雙手掐訣,以極快的速度祭出。

離玄劍、幽冥斷魂錐、青陽魔火等,伴隨他名聲的傳開,恐怕早已被白雲觀修士知曉。

為免身份暴露,只能使用未曾動用過的法器。

暗黃飛劍靈光隱隱毫不出眾,卻猛然浮現出不俗的威勢,朝何姓女修疾射而去。

讓後者臉色一肅,不敢有絲毫大意。

只是一件精良的法器,卻發揮出了驚人的威能!

何姓女修功法不俗,還擁有一件上品靈器,方才較為輕鬆的就戰勝了對手。

劉玉敢於這麼快上場,自然有着足夠的把握。

法器的威能,除了看本身的品質外,還與修士的境界、法力與神識等幾個方面相關。

所有才有「劍本凡鐵,因執拿而通靈」之說。

他築基中期巔峰的修為勝過對方不少,法力經過第六次魔火煉元后,比之尋常後期修士的純度也要高上幾分。

神識方面更是遠遠超出尋常修士的界限,達到了十一里的程度。

綜合種種優勢,即使只是御使極品法器,也有信心勝過何姓女修驅使的上品靈器!

「叮叮」

刺耳的金鐵之音響起,刀劍碰撞各自退後一小段距離。

不起眼的暗黃飛劍中,卻蘊含莫大的威能,已經佔據了一絲上風!

「此人好深厚的法力與修為,這種實力絕不可能是無名之輩,究竟是何方神聖?」

短暫的交鋒中,何姓女修便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牽連之下體內法力都受到了不小的震蕩。

她板著一張臉,心中猜測著劉玉的身份。

可何姓女修如何能想到,劉玉正是白雲觀欲除之而後快的對象,臭名昭彰的「青陽魔頭」?

不但不躲得遠遠的,居然還敢跑到白雲觀的腹地觀戰!

鬥法逐漸白熱化,劉玉也收斂了笑意。

他驅使暗黃飛劍與粉紅摺扇兩件法器,發動如疾風驟雨般的攻勢。

在深厚修為與法力的支持下,這兩件極品法器的威能,還要勝過何姓女修的上品靈器一籌,使得此女只能竭力抵擋!

「叮叮叮」

法器靈器激烈的交鋒,短短一兩個呼吸,就碰撞而來上百次之多。

眼見何姓女修揮出幾道冰刃襲來,劉玉眼睛都不曾眨一下,身體不見動作。

就好像視若不見一般。

直到冰刃接近到一丈的危險距離,他才心念一動。

只見一面青色的火焰之盾,幾乎瞬間便在他身前凝聚而成,輕易擋住了幾道冰刃,而自身完好無損。

只是靈光微微暗淡了些許,但法力一轉,很快就恢復如初。

護體焰盾!

根本功法「青陽功」的附帶法術,激發速度極快,消耗的法力極少。

但威能與法力息息相關,在法力不夠精純與深厚之時,威能卻只能算作一般。

從前因為魔火煉元的次數不高,難以抵擋極品法器與二階法術的攻擊,所以極少在鬥法中使用。

但現在隨着使用通靈之氣后,魔火煉元次數迅速的提升,終於真正的可以派上用場,成為常用的法術。

經過劉玉測試,護體焰盾現在的防禦力,與一般的極品防禦法器相當。

就算直面上品靈器,也能短暫抵擋一會。

而且此術幾乎瞬間便可激發,消耗的法力遠少於正常催動一件極品防禦法器,在鬥法中非常實用。

隨着魔火煉元次數的增加,威能還會繼續提升。

可以預見的是,此法以後必然成為他的招牌法術,就如同青陽魔火一般,被眾多修士所提及。

劉玉白衣飄飄氣勢如虹,臉上帶着自信的笑容,手中不疾不徐掐着法訣,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反觀何姓女修,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香汗淋漓浸透了衣袍,胸前的峰巒呼之欲出。

上品靈器雖然精良,卻依然不能挽回此女頹勢!

「貧道認輸,請洪道友收手!」

幾個呼吸后,何姓女修急急的傳音道。

「何仙姑,小生略勝一籌,承讓了。」

劉玉招手收回兩件法器,客氣道。

「洪道友修為高深法力深厚,完全有上山的資格。」

「貧道自愧不如。」

「道友,請!」

實力不如人,何姓女修異常客氣,說話之間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她隱隱感覺到,劉玉恐怕還沒有出全力,自己與之差距甚遠。

至少有這種的修士,不可能沒有上品靈器。

「仙姑過謙了,小生不過僥倖勝過一招半式而已。」

劉玉臉上掛着如沐春風的笑容,一點看不出方才鬥法時步步緊逼的模樣。

既然前路已通,那就沒有必要繼續在山腳停留了。

他又拱了拱手,徑直往上山的要道處走去。

沿途白雲觀修士果然紛紛讓開,沒有受到半點阻攔。

「此子實力不俗能勝過何師妹,放眼九國盟中,也不應該是無名之輩。」

「洪浩,恐怕只是一個假名。」

「此子,會不會是元陽宗、殘月谷或者合歡門的修士呢?」

白雲觀的藍袍男子望着劉玉的背影,眼底閃過冷色,猜測道。

「站在本觀一邊的勢力,都不會來此觀戰。」

「不管此子是什麼來路,上山也不過是自尋死路而已。」

紫雲道人回道。

以此子目前表現出的實力,還不值得他重視,不過是築基中期修為而已。

縱然有所隱藏,又能隱藏多少?

「好熟悉的打扮,莫非是他?」

站在山間要道,劉玉回頭往下俯視,卻意外看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

此人一身寬大的黑袍,腰間掛着好幾個布袋,正步入場中挑戰,要獲得上山資格。

「蒼藍」

「此人能從相當於金丹期修士的三階妖獸口下逃生,不是個簡單的修士啊~」

劉玉對這身打扮印象深刻,很容易聯想到一個人。

雖然其外表有些不同,或許做了一定的偽裝,但在靈覺中,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不過此時他沒有駐足觀看的意思,轉身施展御風術一步兩三丈,急速向山上趕去,很快就消失在山腳。

就算是蒼藍此人,兩人也不一定是敵對。

雖然有過殺人奪寶的念頭,但不是還沒有動手嗎?

……

知道山頂有着好幾位金丹真人,劉玉不敢高調的直接駕馭法器飛上去,而是老老實實用雙腿趕路。

一路上不間斷使用御風術,穿越陡峭的山間小道,很快就來到了山巔。

隱靈術暗暗運轉,改變自身的氣息,劉玉踏足山巔目光一掃,很快就看清楚了山巔的景象。

空中,身形瘦削留着短須的長風真人,正與前來觀戰的三名金丹真人閑聊。

從表情動作上來看,幾人聊得頗為投機。

而白雲觀的五名金丹真人,則與長風真人幾人遙遙相對,停留在另一邊的空中。

其腳下的地面,只有兩名身穿道袍的白雲觀築基修士孤零零站着,一動不動大氣也不敢踹一口。

至於白雲觀鼎鼎大名的清微真人,現在還沒有看到身影。

雖然高人總是最後出場,但長風真人都到了這麼久,其還端著架子不出場,是不是太過託大了?

劉玉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匆匆掃了一眼后不敢多看,以免犯了某位真人的忌諱。

他往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低調一站,站在先上來的那名築基初期觀戰修士旁邊,便靜靜待着不發一言。

「也對,現在還存在於燕國的金丹勢力,又哪有什麼置身事外可言。」

「就算金丹真人能置身事外,座下的徒子徒孫、家族族人也無法做到。」

對於長風真人沒有想像中「孤單」的原因,劉玉心中念頭轉動,很快想清楚了原因。

很顯然,以白雲觀大勢已去的模樣,現在還能安然無恙的存在的金丹勢力,已經做出了選擇,偏向了楚國三宗。

不管曾今的理念是多麼認同,「舊情」是多深深厚,但在家族與勢力的存亡面前,這些都不值一提。

意識形態上的認同,永遠也比不上家族與勢力的利益重要。

所以他們投向了楚國三宗的懷抱,找到了「新歡」。

天王山之戰的約定里,雖然規定要長風真人孤身一人前來,但可約束不了燕國本地的修士啊。

這些金丹真人想要來「觀戰」,是他們的自由。

元陽宗管不到,白雲觀也不能說什麼。

就在劉玉默默的思慮與等待中,取得上山資格的修士越來越多,疑似蒼藍的修士正是其中之一。

此人也低調的站在觀戰修士一夥,劉玉不由仔細的打量了幾眼,正好對上了一雙冷漠、熟悉的眼神。

就這個眼神,加上莫名的熟悉感,讓他徹底確定了此人的身份。

另一邊,蒼藍微微皺眉,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白衣修士,心中奇怪暗暗提高了警惕。

不相信這是巧合或者好奇。

在燕國因為「御靈宗」的存在,御獸之風盛行,修士腰間掛着幾個靈獸袋,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七章:護體焰盾與意料之外(補昨天欠的一千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