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魔火八轉

第三百七十九章:魔火八轉

「呃呃啊~!」

魔火第七轉的威能,華家鍊氣期修士毫無抵擋之力,發一聲聲短促的慘叫,隨後便化為了灰燼。

無論法器還法術,都能遏止魔火的凶威!

管仇恨也好,還悲痛也罷,都魔火的燃燒消失。

死了,也就什麼都剩了。

短短似乎呼吸,就兩三百化為灰燼。

而吸收了么多燃料的青陽魔火,青色的光芒也愈發耀眼,其的威能更進一步。

青色的火光,一接著一被化為灰燼,吸收到養料的青色火焰,又接著向一撲。

隨著死亡數量的增加,華家修士之間,逐漸一種恐慌的氣氛迅速蔓延,瓦解了原本的同仇敵愾之心。

「,想死~!」

「邪魔,邪魔!!」

終於修士承受住種壓力,放棄了操控法器施展法術,轉身跌跌撞撞向後方逃。

但速度再快,能快法術嗎?

劉玉神識一動,青陽魔火便一撲而,首先將些逃跑的化為灰燼。

毫無保留的殺戮,華家鍊氣期修士陣型亂,兵敗如山倒,很快就陷入了崩潰之。

了約十呼吸,原本的千,就三四百左右憑空消失。

原地留的,只一堆堆黑色的灰燼。

「差多了。」

劉玉閃念頭,左手對著方輕輕一抓。

方百朵青色火焰,立放棄了對華家修士的燃燒,先後升空,向掌心匯聚。

一青色的火焰,就像夜空最閃亮的焰火,看起煞美麗。

只它燃燒的,卻生命。

待到了近處,青色火焰又變成了一縷縷火苗,匯聚成一朵跳動已的深青色火焰。

青陽魔火!

「錯,收割了么多燃料,魔火總算達到第八轉了,威能又增加了少。」

心念一動,便感知到了青陽魔火此的威能,劉玉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還想繼續收割。

但想了想,還放棄了誘的念頭。

畢竟李語組織的行動,自己能反客為主任意妄為。

如果將華家修士都滅殺了,那麼其隊伍的鍊氣期修士,豈沒對手,也沒功勞了?

再者而言,華家的金丹修士還活著。

如果將華家鍊氣修士都滅殺了,定會給其留深刻的印象,說定就會把自己列為復仇的對象。

華家金丹說定便會管顧,對自己進行報復。

被金丹修士惦記,劉玉光想一想,就感覺寒而栗,修鍊都能安心。

所以決定還低調一點,搶李語的「風頭」。

鍋,就讓師姐背吧。

劉玉神識一掃甘泉山,鎖定李語與華雲飛交戰的地方,催動離玄劍迅速趕了。

還沒接近,便看到一抹深紅色的火光,還撲面而的陣陣熱浪。

「嘭嘭嘭」

數件靈器交鋒,強威能向四處迸射,使得甘泉山許多原本的建築都被摧毀,一畝畝靈田被破壞。

至少價值數千靈石的東西,就場交戰損失了。

李語除了銀白圓環外,還催動著一件白色彎鉤狀靈器。

件靈器鉤尖尖銳異常,輕輕一刺便能使華雲飛放的火蛟,軀體破破開一洞。

而且白色彎鉤還帶著絲絲奇異的煞氣,似乎衝擊心神的效果,火蛟被其刺穿的地方,也久久能癒合。

竟然又一件極品靈器!

其李家的嫡女,以李家如今的影響力,為其準備兩件極品靈器,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劉玉暗暗感嘆著。

想到自己為了購買極品靈器東奔西走,最後才拍賣會獲得,由些羨慕。

而華雲飛則只一件極品靈器,正之所使用的赤紅塔。

此塔攻守兼備甚凡,李語兩件極品靈器的攻擊,還只能節節敗退。

只招架之功,沒還手之力。

憑著殘存禁制的抵擋,恐怕華雲飛早就一命嗚呼了。

兩的修為都築基巔峰,也都金丹家族身,修鍊的功法毫無疑問品,一點差距。

種情況,最主的還靈器的差距。

極品靈器雖然煉製極為困難,但威能也極其強,遠遠超越了所法器靈器。

築基修士的鬥法,以起到決定勝負的作用。

就算二階極品的法術,威能與之相比,也還差了那麼一兩籌。

更別說,法術釋放較為緩慢了。

正因為如此,才使得所築基修士都對極品靈器趨之若鶩,普通渠根本購買到。

劉玉早就觀察清楚了情況,見此遠遠便傳音:

「夜長夢多,師姐助一臂之力!」

說完落遁光等回復,便催動離玄劍、黑羽矛朝華雲飛攻,只留坤靈珠守護周身。

「師弟,華家二長老呢?」

李語問。

各色靈光照耀的俏臉,更添了三分英氣。

火靈果種珍貴的靈物,當然越早拿到手越好,所以並排斥合力斬殺對手。

雖然身家族,卻並墨守成規,也並追求一定一對一斬殺敵修。

「幸辱命,那老傢伙符寶威能耗盡后,經一番激戰,終於被斬殺!」

鬥法,劉玉爽朗的說,盡顯豪邁洒脫。

「錯,師弟果然沒讓失望。」

「些年的進步,目共睹。」

李語聞言神色一動,讚賞。

兩的對話並沒用神識交流,所以華雲飛也能清清楚楚的聽到。

讓頓心一沉,生好的預感。

但了劉玉的加入后,疾風驟雨一般的攻勢讓疲於應付,已經險象環生,隨能丟掉性命。

趁著短的間隙,華雲飛神識一掃甘泉山,發現家族其長老的處境也堪憂。

繼續樣,形勢會越越妙。

「拼了!」

當然會坐以待斃,當取家族老祖賜的符寶,然後迅速催動。

一陣刺目的光華,符紙變化為一柄青銅色澤的短斧鉞,一股強的威壓頓現,籠罩方圓一里之內。

「金丹期符寶」

劉玉臉色凝重,根據威勢判斷符寶的品階,頓心一凜暗暗警惕。

柿子挑軟的捏,華雲飛當然懂得理,青陽老魔修為只築基期,明顯更好對付一些。

電光火石間,控制青銅斧鉞劈三斧芒,朝著劉玉激射而,隨後本體亦疾斬而。

「好!「

「華雲飛的目標!」

金丹期符寶的威能,需劉玉使全力才能抵擋,稍注意便身死消的危險。

但眼需隱藏修為實力,又如何能使全力?

見心念急轉,迅速控制離玄劍與黑羽矛回援,坤靈珠光芒盛擋身,同三面護體焰盾浮現而,環繞於周身半丈。

「嘭嘭嘭」

連續三聲轟鳴響起,巨的威能令聞之色變。

三斧芒一擊飛離玄劍,一擊飛黑羽矛,最後一落坤靈珠,使得坤靈珠光盾破碎本體也靈光暗淡。

斧芒自此消耗殆盡,但符寶強的威能,三件靈器也都受到了些許的損傷。

一之間竟然難以控制,及再催動回援!

僅憑三面護體焰盾的防禦力,根本能青銅斧鉞符寶強的威能,劉玉似乎陷入了危險之。

但此的臉,卻沒半分慌亂之色,因為李語的支援已經及到了。

銀白圓環與白色彎鉤兩件極品靈器,電光火石一般短暫的間里,已經擋了青銅斧鉞符寶進的路!

「叮叮」

兩件極品靈器雖然明顯敵節節敗退,但也阻攔住了青銅斧鉞符寶的進攻,使得局勢又陷入了膠著消耗之。

「......」

符寶交給李語對付,劉玉趁此機會,收回三件靈器重新催動,又像華雲飛主動攻。

華雲飛都符寶,猜測李語應該也。

眼局勢全掌控之,還沒到需拿符寶的地步,自然能浪費。

畢竟一件符寶,動輒萬靈石。

使符寶都能解除困局,華雲飛已經真正的黔驢技窮,儘管現還沒到最後一刻,但也早晚的事情。

其使符寶后,劉玉、李語兩主以糾纏消耗為主,盡量消耗符寶的威能。

高強度的交鋒,符寶威能消耗的極快。

四分之一刻鐘后,件完好的符寶便已經威能耗盡,重新化為了一張符紙。

「噗」

最終,華雲飛肉身被銀白圓環擊,炸裂成一團血霧屍骨無存,連一塊完整的血肉都找到。

原地,只留兩儲物袋。

「局已定。」

「師姐,快看看其儲物袋沒靈藥園的令牌。」

手握著兩塊品靈石恢復法力,劉玉些「心急」的問。

李語微微點頭,將華雲飛儲物袋攝入手,然後開始查看起。

煉製結金丹的靈草靈藥,主靈果最為重也最為珍稀,一靈果便幾乎相當於半顆結金丹。

靈果就眼,築基修士心急一些再正常,李語自己便如此。

任冰雪聰明,一刻也沒半點懷疑!

儲物袋無需認主便能使用,也需祭煉,所以李語神識一掃,就知了裡面什麼東西。

半息后,便取二十幾枚令牌,漂浮身的空。

「些令牌,知沒三階靈藥園的令牌。」

「華家靈藥園,能自毀的布置,如果強行攻打,能使其的靈藥毀於一旦。」

「或許,只能先滅殺華家的築基修士了。」

「若自毀的布置,其走投無路之,很能主動啟動。」

「還先嘗試一番吧。」

「師弟,怎麼看?」

望著二十幾枚令牌,李語微微皺眉,隨後問。

鎖定其一枚金色令牌,劉玉目光微查的一凝,聞言面色如常:

「劉某覺得師姐說的對,為了防止華家自毀葯園,還先一步將之掌控住為好。」

「否則葯園毀了,即使收穫了海量資源,的行動也算成功。」

沒說自己意見,只順著此女的意思,把話繼續說,起到了引導的作用。

「既然如此,便用些令牌先試試吧。」

李語說著,控制些令牌駕馭靈器沖而起,正朝著養心亭方向而。

劉玉都能查到的資料,此女自然也能查到。

片刻后,兩到養心亭后的湖,開始嘗試用些令牌打開陣法。

劉玉當然會碰金色令牌,暴露自己知靈藥園令牌的事情。

的意避開,最後還由李語接觸到了金色令牌,用此令牌打開了陣法。

「噗噗」

湖水分開,現通往三階靈藥園內部的陣法。

「走吧。」

兩相視一眼,緩緩走進葯園之。

「火靈果樹!」「火靈果!」

如同劉玉一樣,李語也被火靈果樹吸引力目光,冰冷的臉露幾分激動之色。

「好了,師姐,真的火靈果。」

打開護罩,兩近距離查看,劉玉「確認」。

「但火靈果樹,還么多三階的珍稀靈草靈藥,華家老祖真目光長遠。」

「只惜,站了燕國四宗那一邊。」

目光從一株株珍稀靈草掃,李語忽然嘆,似乎些感觸。

「背叛聯盟,華家註定走了多遠。」

「就氣運足,做錯了選擇。」

「火靈果已經到手,按照之的約定,師姐看......」

劉玉發揮演技,望著眼紅彤彤的火靈果,滿眼「火熱」心急的說。

面對種靈物,如果表現的平靜,那才奇怪。

說話,暗暗提高警惕,做好了隨能翻臉的準備。

以劉玉對李語的了解,對方那種輕易爾反爾之。

,自己看到的,真的就對方原本的面目嗎?

對方露的,會會只對讓想讓外見到的?

聞言,李語眸光閃爍,並沒第一間說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九章:魔火八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