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夢雪道人

第三百七十章:夢雪道人

大約半個時辰過後,劉玉感覺船體傳來一陣震動,隨後船隻緩緩移動。

旅程,開始了。

「嘩啦。」

甲板上,船家用力划動著船槳,有清脆的破水之聲響起。

因為是順流而下,所用不用太過用力划船,所以他划動的速度並不快,船隻行駛的速度並不慢。

在船家嫻熟的技巧下,船隻的速度非常穩定,船體也相對穩定,沒有過於搖晃。

滿載著一倉乘客,穿山越水,往下一站駛去。

劉玉神識掃視,輕鬆觀察清楚了外面的情況。

他注意到,幾乎在每一個船隻停留的渡口,都有白雲觀修士巡查,檢查過往的船隻。

不過這些修士都是鍊氣期修士,所以對自己的存在毫無察覺。

所謂「千里江陵一日還」,因為是順風,水流速度也還算快,所以船隻行駛的速度也非常之快。

就算中途在幾處渡口停頓,有客人下船有客人上船,一個時辰后,也接近了終點站。

但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意料之外的情況。

隨著船隻接近渡口,在劉玉的靈覺中,兩道築基也突然出現在了他的感應範圍之內。

兩名築基修士!

如果只是普通築基修士的話,也並不會讓他過多在意。

但其中一道靈壓,居然達到了築基巔峰的程度,竟然是一位築基巔峰的修士。

這是船隻行程的倒數第三站,只要再經過一戰,就能離開仙闕城的範圍。

白雲觀派修士在此處看守,即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劉玉面上不露絲毫驚慌之色,體內隱靈術運轉,依舊扮演農家少年的角色。

金丹修士都很難發現他的隱藏,更別提築基修士,所以他倒是沒有多麼擔心。

但世事總是出乎意料,驚喜總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到達。

忽然間,劉玉瞬間感覺到不對,隨著船隻臨近渡口,兩股氣機居然鎖定了船隻。

更準確來說,是鎖定了他!

「這是被發現了?」

「還是隱靈術失效了?」

劉玉心中有些驚訝,隱靈術再次完整的運行一遍,發現兩股氣機依然牢牢將他鎖定,根本沒有離開之意。

「被發現了!」

見此,劉玉徹底大小心中的僥倖,卸下偽裝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既然已經被發現,再偽裝隱藏也不過是自欺欺人,他當下將手中的包袱丟到一邊,大大方方起身向甲板走去。

劉玉明白,此時自己不能後退。

退後只會更深入白雲觀掌控的區域,在已經被發現的情況下,這樣的行為只會讓自己深陷重圍。

唯有前進,闖過這最後一關,才是最好的辦法。

「他這是要幹什麼嗎?」

船艙之內的乘客,見到劉玉的行為,紛紛通過不解的目光。

不明白方才還畏畏縮縮的一個少年,現在為何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變得這麼「大膽」。

不過他們中好幾個人,望著被丟棄的包袱,確實眼神閃爍。

劉玉大大的來到甲板,雙手負背,凝眸朝前方渡口遙遙望去。

只見遠方人來人往的渡口正在被清場,許多凡人被白雲觀的鍊氣修士驅趕著離開,一片混亂的景象。

有一女一男兩位修士站在渡口最前方,正好也朝這條船隻遙望,正好對上了劉玉的目光。

女修身穿灰色道袍,一頭顯眼的銀髮被綁在腦後,臉上不施粉黛。

她的修為,赫然達到了築基巔峰。

男修面容清秀,亦是穿同樣款式的灰色道袍,修為則只有築基中期。

不過讓人注意的是,此人眉毛居然是紅色的,眼眸中也亮起紅色的光華。

這顯然是一種靈眼類的天賦,或許還修習了關於靈眼之類的法術,這才能看破隱靈術的偽裝。

「白雲觀派這種人看守這裡,只為伏殺觀戰的築基修士,是不是太過大材小用了?」

「此舉根本無法改變大局,築基期修士死傷再多也無法挽回它的頹勢,說不定還會放一些觀望的勢力徹底倒向楚國五宗。」

「是臨死前的瘋狂嗎?」

「這與前世一些王朝,滅亡之前的昏聵舉動何其相像,是垂死前的瘋狂嗎?」

面對如此危險的情況,劉玉腦中依然浮想聯翩,但他很快收攝心神,集中全部的注意力。

「青陽魔頭?」

紅眉修士目中紅光大盛,看到了劉玉真正的面目,不由驚訝出聲。

但他臉上很快浮現仇恨之色,眼中帶著毫不掩飾、刻骨銘心的恨意!

似乎,與之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道友竟然能看破劉某的秘術遮掩,這靈眼與靈眼秘術只怕非同小可,不知喚作何名?」

「還有劉某道友毫無印象,道友為何一副早就相識的模樣。」

實力是自身底氣之所在,有著足夠進退自如的實力,劉玉臨危不亂,坦坦蕩蕩開口問道。

「我這離火金瞳乃先天靈眼,又時時用靈物培養,看破區區改頭換面的秘術,當然不在話下。」

「青陽老魔!」

「你當然不認識貧道,可貧道卻將你的畫像掛在練功房,兩年來日日相見。」

「就算你化成灰,貧道也不會忘記!」

紅眉修士神情激動,咬牙切齒一字一頓道。

似乎兩人之間,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

旁邊滿頭銀髮、寧靜淡然的女冠,聽到「青陽老魔」這個名號,眼眸中也出現些許波動。

「哦?道友與劉某之間還有恩怨?」

「莫非道友的親友,是死在劉某的手下,或者因劉某而死?」

「不過抱歉,劉某殺人無算,實在記不清手下亡魂那一條與道友有關。」

「所以還請道友明說。」

劉玉神色漠然,見碰巧遇到了仇家,心湖亦是一片平靜。

沒有半分波動,沒有半分愧疚,也沒有半點悔過之心!

反而藉此狠狠掀開對方的傷疤,要擾亂對方的情緒。

修仙者雖然已經開始超凡脫俗,但凡人有的破綻缺點,修仙者一樣都不少。

七情六慾,利益、道侶等等,任何東西都有可能在心靈上留下破綻,只要觸動這些破綻,便能使修仙者心境產生波動,失去本該有的冷靜思緒。

而一名修士的「心」如果亂了,那麼其就算有高深的境界與強大的實力,又能發揮出幾分呢?

很顯然,不知原因的「仇恨」,絕對是紅眉修士心中的破綻之一。

「哼!」

「果然是徹頭徹尾的魔頭,毫無悔改之心啊。」

「你可還記得鳳凰山白家?」

「不記得也關係,你只需要知道,貧道名為白浩波。」

「今日有夢雪師姐在此,便是你這魔頭氣數已盡。」

「到此為止了!」

似乎是被劉玉毫不在意的態度所激怒,白浩波胸膛大幅度的起伏,顯然心中十分不平靜。

此時的他,哪裡還有先前得道真修的模樣?

「夢雪」

劉玉聽到這個道號,面上雖是不動聲色,但心中卻頓時一凜。

夢雪道人是白雲觀最頂尖的築基修士之一,聲名與紫雲道人不相上下,相當於元陽宗三英四傑的層次。

並且因為白雲觀體量的龐大,可能還要厲害一些。

就算放眼整個九國盟,也絕對算是最頂尖的築基修士之一,實力強大是毋庸置疑的。

不過就算面對夢雪道人,劉玉也沒有掉頭的打算。

先不說還能不能掉頭離去,此時後退危險只會更大,兩害取其輕,他人不會做如此不智之事。

噴泉的高度,不會超過它的源頭。

修仙者仙路上走多遠,也取決於其道心是否堅定。

劉玉身懷符寶與極品靈器,境界達到了築基中期巔峰,法力也經過了第六次魔火煉元,估算與頂尖築基的差距應該不會太遙遠。

明明出路就在眼前,如果自己卻連試探都不試探,直接選擇不戰而逃,恐道心也會因此受到影響。

修仙之道隱忍低調是沒有錯,但絕不是畏畏縮縮止步不前,有時也需要一往無前勇猛精進!

此時得知對方居然是聲名赫赫的「夢雪道人」,劉玉非但沒有覺得害怕,反而從心底升起一股昂揚的鬥志。

要用對方為磨刀石,試一試自己如今的斤兩!

反正有瞬息千里符在手,就算最終不敵,使用此符保命還是不成問題的。

他恢復了原本的面容,但依然還是農家少年的打扮,雙手負背靜靜立於甲板之上,遙遙望著夢雪兩人,氣勢上不弱半分。

體內靈壓毫無保留的釋放,江面明明沒有狂風,卻泛起陣陣不小的波瀾。

近距離承受築基級別靈壓,一船脆弱的凡人連同船家在內,一瞬間就昏迷過去。

並且蹊蹺開始流血,以如今凡間的醫術,死亡的命運已經不可避免。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面對前所未有的強大敵人,劉玉絲毫不敢大意,選擇了搶先出手。

他一拍儲物袋,瞬間取出熔火刀、離玄劍、流光劍、幽冥斷魂錐四件攻擊靈器,體內精純的法力如洪水一般決堤而出,往四件靈器中傾瀉。

靈器化形!

四件靈器各自幻化出妖獸形體,朝夢雪兩人破空而去。

劉玉一出手便是全力而為,直接同時祭出四件靈器!

他知道,面對夢雪道人這種聲名赫赫的高手,如果還選擇保留實力,那可能永遠也沒有機會使出了。

而以他如今超越築基巔峰的神識,同時操控一件極品靈器與三件上品靈器,也並沒有感到多大的負擔。

即使是再祭出坤靈珠,依然能發揮出靈器的威能,並且有條不紊的操控。

這就是神識強大的好處!

祭出靈器后劉玉還不罷休,護體焰盾在周身浮現,無形無質的神識之力往眉心匯聚,五根神識之刺瞬間射出。

三根針對夢雪道人,兩根直射白浩波。

因為驚神刺的特性,在移動時便會穿刺神識,如果飛行過程中有修士的神識展開,便會自動受到傷害。

「是神識攻擊。」

「白師弟小心!」

面對手段殘忍的「青陽老魔」,夢雪道人道人雖然不說話,但卻時刻在用神識觀察著。

驚神刺剛一發動她便瞬間察覺,立刻神識傳音,想要提醒白浩波。

但,已經太晚了。

「呃啊」

只聽白浩波一聲慘叫,便知其已經中招。

但夢雪道人這邊,卻是安然無恙。

她手腕上翠綠手串光芒一閃,一個翠綠色的光幕一閃而逝,擋住了驚神刺的攻擊。

無往不利的神識秘術「驚神刺」,竟然首次失利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章:夢雪道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