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落井下石

第三百九十六章:落井下石

只惜,每次都無功而返,盡數被一件黑輪靈器擋了。

黑輪整體呈幽黑之色,外圈還寒光閃閃的利刃,竟也一件品靈器。

黑輪靈器防守的密透風,求功但求無,讓絡腮鬍修士鬱悶無比,卻又無奈何。

而御使黑輪靈器的修士,正白雲觀鎮守此處的修為最高之,一名身穿玄色袍的。

此鬥法經驗明顯非常豐富,靈器御使之間頗具章法,許多套路連劉玉看了,都覺得眼一亮。

「宋昊蒼。」

劉玉看到里,一眼就認了玄袍的身份。

此名為宋昊蒼,正白雲觀築基期傑的修士之一,修為早二十年就達到了築基巔峰。

雖然白雲觀的金丹種子,比起「紫雲」遠遠如,但能夠修鍊到築基巔峰,也無名之輩。

燕國名姓的築基修士也就那些,資料早已經被劉玉記載腦海,故而立馬就認了。

倒那名絡腮鬍散修,資料未記載。

此隱藏的好,就從別國的「江龍」,想趁此亂的機會,趁機撈取修鍊的資源。

所謂「牆倒眾推」,修仙界趨炎附勢之輩數勝數。

以往白雲觀強的候,自然威壓四方無敢捋虎鬚,兩洲勢力無臣服。

但以其現種情況,明眼都能看白雲觀氣數已盡,自然沒先的忌憚與驚懼。

許多「草莽英雄」便候就冒了,想龐然物屍體,分得一點殘羹冷炙。

以白雲觀的體量,就算只從指縫間漏的一點點碎肉,就足以讓許多散修吃飽吃撐了。

「叮叮」

森林的平地,法器靈器的碰撞之聲絕於耳,雙方打得熱火朝。

但劉玉明顯以感覺到,絡腮鬍散修一方漸漸焦急,些沉住氣了。

「也知雙方交戰多久了?」

「雖說仙闕城已經被團團包圍,能修士支援,但凡事怕一萬隻怕萬一啊。」

「畢竟此地還白雲觀的掌控之,萬一對方派高階修士,也就白袍一趟了。」

劉玉處暗,觀察清楚了場的形勢,心念急速轉動。

「能讓些散修壞了好事,候插手了。」

思及此處,將熔火刀收起,打算推波助瀾,助散修一臂之力。

雙方的目標都靈藥園的靈藥,正好以聯合起。

熔火刀卻能動用了,件極品靈器對雙方修士而言,都非常遙遠的東西,冒然動用只會引得雙方忌憚。

到候說借用散修之力攻破靈藥園了,恐怕雙方矛頭都指向自己。

想了想,劉玉從儲物袋取許久未曾動用的暗黃飛劍與粉紅摺扇,兩件極品法器極少使用,會暴露原本的身份。

而且剛好符合目的修為,會引得雙方忌憚。

做好了準備,劉玉神秘一笑,動用「隱靈術」遮掩靈壓氣息,意無意泄露一絲。

「嘭嘭「

眼見遲遲能取得突破性的進展,絡腮鬍散修禁些心急,斷加法力輸。

無論攻勢多麼猛烈,總會被宋昊蒼擋了,此次都無功而返。

見到身旁糾集起的八名散修,管怎麼說都留餘力的模樣,心禁生一股無名之火。

絡腮鬍修士也怕白雲觀的支援趕,知樣只怕無功而返。

正口闡明利害,卻忽然感覺到一絲築基級別的氣息隱現,猛然朝左邊山林間望,喝:

「誰?!」

說間,絡腮鬍散修隨手甩數冰錐,直指方才氣息隱現之處。

「嘭嘭」

丈許的冰錐,撞倒了一片片樹木,最後落草地,卻沒命任何目標。

但方才顯露的氣息,更加明顯了,已經被所修士感應到。

「哪位友,還請現身一見!」

九名築基散修皆警惕異常,已經停止了攻擊,紛紛朝氣息隱現之處望。

神識掃山林間,卻沒發現任何蹤跡。

「莫非白雲觀的支援到了?」

閃想法,些散修心驚懼異常,甚至已經暗暗退到了眾身後,隨準備見勢妙就跑路。

「真一群烏合之眾啊。」

劉玉觀察到了一幕,心暗暗搖頭,也準備隱藏,就順勢現身形。

從一顆寬的樹木後走了,臉帶著尷尬的笑容,連連擺手:

「諸位友誤會,洪某隻路而已,絕對沒其它意思。」

此言一,場頓一靜。

絡腮鬍等散修還放心,放神識仔仔細細的掃視山林間,一間顧回話。

就如驚弓之鳥一般,異常心謹慎。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白雲觀需派多少修士,只需派厲害的物,或者派一名金丹修士,就以將些一網打盡。

見只一穿著黃色馬褂的普通年,修為也只築基期,絡腮鬍漢等散修無鬆了一口氣。

神識仔仔細細掃視,確定沒其修士存后,心裡才真正安定了。

九名隱晦的對視了幾眼,似乎做著某些交流,最後由絡腮鬍散修謹慎開口:

「洪友白雲觀?」

說話的同,其八名築基散修皆默默收回了法器靈器,默默注視著劉玉。

似乎只口蹦一「」字,就發動雷霆一擊,齊齊手將之快速斬殺。

絡腮鬍九的意圖,劉玉盡收眼底。

當然能夠明白的意思,只故作知罷了,心卻暗暗一笑。

「,洪某隻一介散修而已。」

「加入等派條條框框束手束腳,還如做散修,得逍遙自!」

說著,臉露屑之色,與白雲觀撇清關係。

聞言,絡腮鬍散修九臉色皆一緩,復方才的緊繃。

當然會相信一面之詞,此既然選擇現身,與白雲觀關係的能性就了,能與之瓜葛。

區區一名築基期修士,派又什麼用呢?

如果真白雲觀的修士的話,隱藏暗豈更好?

那樣一,還會使得投鼠忌器,敢放開手腳,自然而然也就解了乾昌靈藥園之圍。

「原洪友,曹元武。」

「友此現里,莫非與等的打算謀而合,志同合的同?」

絡腮鬍散修咧嘴一笑,試探性的問。

白雲觀棟廈將傾的候,落井石者再少數,尤其以牽挂甚少的散修最多。

理所當然的,就將劉玉也當成了「同」。

正好攻打靈藥園僵持住了,眼看就白忙活一趟,也就起拉攏之心。

至於信任問題,重。

九本就只稍稍熟悉,因為利益暫聯合一起,打算做一把「的」罷了,也未必多信任。

既然如此,再拉攏一又何妨?

至於利益分配,就各憑本事了,若此實力弱,那......。

曹元武心閃數想法,面卻掛著爽朗的笑容。

話音剛剛落,但劉玉還未開口,乾昌靈藥園陣法內的白雲觀修士就坐住了。

「洪友休聽賊子胡言!」

「此安好心,只想利用友罷了,恐怕存了「卸磨殺驢」之心!」

「只友幫等擊退些烏合之眾,宋某事後必重謝。」

「定會奉一筆,讓友滿意的靈藥、靈石。」

宋昊蒼當然願意見到對方拉攏新現的築基修士,會坐視對方的實力壯,所以也立即開口拉攏,許諾了種種好處。

事關乾昌靈藥園與自身的安危,也顧得那麼多了,放了宗弟子的驕傲,拉攏一看似尋常的築基修士。

「白雲觀倒行逆行,平日了沒少壓迫等散修,霸佔兩洲部分資源,讓等的處境愈發艱難。」

「循環,正因為如此,才落得今日場。」

「洪友,等同為散修,理應聯合起,爭取屬於自己的利益啊。」

聽了宋昊蒼之言,曹元武當然會坐視管,當亦犀利的回。

看似咧咧的外表了,實則精明無比。

其言語之間條理分明,直接點了白雲觀的黑歷史,又暗示「咱」都被壓迫的散修,理應站同一立場。

「友切聽信此獠一面之詞!」

「本觀行事絕對沒其口那般霸,那隻別修士的作風,只例罷了。」

「友若願意手相助,本觀願意以客卿之禮待之,宋某......」

宋昊蒼甘示弱的反駁,繼續許諾好處。

只的臉色卻些難看,就像受到了莫的誤入,心生一種羞辱之感。

兩年之,白雲觀還幽並二洲說一二,根本沒修士敢於違逆。

現面區區一名築基期散修,居然也如此低聲氣了?

——————————

ps:防盜一,一點鐘刷新。

正口闡明利害,卻忽然感覺到一絲築基級別的氣息隱現,猛然朝左邊山林間望,喝:

「誰?!」

說間,絡腮鬍散修隨手甩數冰錐,直指方才氣息隱現之處。

「嘭嘭」

丈許的冰錐,撞倒了一片片樹木,最後落草地,卻沒命任何目標。

但方才顯露的氣息,更加明顯了,已經被所修士感應到。

「哪位友,還請現身一見!」

九名築基散修皆警惕異常,已經停止了攻擊,紛紛朝氣息隱現之處望。

神識掃山林間,卻沒發現任何蹤跡。

「莫非白雲觀的支援到了?」

閃想法,些散修心驚懼異常,甚至已經暗暗退到了眾身後,隨準備見勢妙就跑路。

「真一群烏合之眾啊。」

劉玉觀察到了一幕,心暗暗搖頭,也準備隱藏,就順勢現身形。

從一顆寬的樹木後走了,臉帶著尷尬的笑容,連連擺手:

「諸位友誤會,洪某隻路而已,絕對沒其它意思。」

此言一,場頓一靜。

絡腮鬍等散修還放心,放神識仔仔細細的掃視山林間,一間顧回話。

就如驚弓之鳥一般,異常心謹慎。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白雲觀需派多少修士,只需派厲害的物,或者派一名金丹修士,就以將些一網打盡。

見只一穿著黃色馬褂的普通年,修為也只築基期,絡腮鬍漢等散修無鬆了一口氣。

神識仔仔細細掃視,確定沒其修士存后,心裡才真正安定了。

九名隱晦的對視了幾眼,似乎做著某些交流,最後由絡腮鬍散修謹慎開口:

「洪友白雲觀?」

說話的同,其八名築基散修皆默默收回了法器靈器,默默注視著劉玉。

似乎只口蹦一「」字,就發動雷霆一擊,齊齊手將之快速斬殺。

絡腮鬍九的意圖,劉玉盡收眼底。

當然能夠明白的意思,只故作知罷了,心卻暗暗一笑。

「,洪某隻一介散修而已。」

「加入等派條條框框束手束腳,還如做散修,得逍遙自!」

說著,臉露屑之色,與白雲觀撇清關係。

聞言,絡腮鬍散修九臉色皆一緩,復方才的緊繃。

「加入等派條條框框束手束腳,還如做散修,得逍遙自!」

說著,臉露屑之色,與白雲觀撇清關係。

聞言,絡腮鬍散修九臉色皆一緩,復方才的緊繃。

「加入等派條條框框束手束腳,還如做散修,得逍遙自!」

說著,臉露屑之色,與白雲觀撇清關係。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六章:落井下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