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我不能死

第三百九十七章:我不能死

如何分配戰利品一點,卻含糊其辭。

其築基散修也老油條了,當然么容易被說動,口頭答應心卻以為意。

但也想白忙活一趟,所以還打定主意,待會多發揮幾成實力。

誰都想空手而回,何況己方的總體實力再次壯了一分,所以該怎麼做所修士都心數。

沒多久,曹元武等就商議完畢,口頭達成一致,嚴陣以待的看向乾昌靈藥園的陣法。

「動手!」

隨手一聲令,曹元武率先手。

三叉戟靈器迅速破空而,變幻為一隻猙獰醜陋的黑色怪魚,足兩丈威勢赫赫,狠狠向著籠罩靈藥園的陣法。

正靈器特的靈器化形之術!

做完些還罷手,抬手間又取一件黑色彎刀模樣的靈器,毫停歇的祭。

得說,此敢於對乾昌靈藥園手,確實幾分實力的。

放散修之,絕對頂尖的高手。

見牽頭的曹元武已經拿真材實料,其築基散修自然也沒表示,當便祭一件件法器靈器,緊隨三叉戟靈器與黑色彎刀靈器之後。

祭法器靈器之後,抬手間便一二階法術使。

火龍術,玄鳥烈焰術、冰雨術......

各種各樣的法器靈器連成一線,集威能轟擊某一塊區域,試圖強行破壞陣法。

而十幾二階法術,亦集轟擊一塊區域,讓對方手尾難以相顧。

「連續祭兩件靈器,看此起了勢必得之心啊。」

劉玉目閃爍寒光,同樣祭了暗黃飛劍與粉紅摺扇兩件極品法器,沒落於後。

面「凝重」的模樣,似乎部分精力都放操控法器,實輕鬆無比。

同御使兩件極品法器,對說完全算負擔。

劉玉神識隱蔽的籠罩全場,收集著曹元武等的信息,評估的實力。

樣攻破靈藥園之後動手,也能輕鬆一些。

一件件法器靈器肆無忌憚散發著靈光,威勢籠罩全場,而十幾二階法術緊隨其後,縷縷光華之強橫的威能。

十名築基修士同手的威勢,立刻讓乾昌靈藥園內的宋昊蒼等為之色變。

種威勢,比起方才何止強了一倍?

「快,攔住!」

宋昊蒼知已經到了最危急的關頭,全力祭兩件品靈器之餘,立刻傳音同門。

一方的修士也早準備,自然會被打措手及。

幾乎同一間,便靈光閃耀,向曹元武一方的攻勢攔截而。

而操控陣法的修士,亦全力激發了陣法。

但籠罩靈藥園的光罩威能增強了三分,還能激發一土屬性的法術,威能介於一階法術與二階法術之間。

因為數更多,白雲觀一方的法器法術看浩浩蕩蕩,頗一種浩的氣勢。

但實際情況,卻非如此。

法器法術雖多,多數都鍊氣期修士催動的,數量雖然了,但威能方面卻沒比性。

曹元武一方法器法術雖少,威勢卻更勝數籌,明顯蓋了對方。

「叮叮」

宋昊蒼與曹元武的兩件品靈器交鋒,威能倒相。

經先的試探性的進攻,兩對彼此的實力了足夠的了解,知兩實力應該相差遠。

鬥爭到最後刻,難以分勝負。

此單對單的候,兩靈器蓄勢一擊后各自倒退而回,而曹元武一方其它法器靈器卻沒停止。

迅速一擁而,將宋昊蒼的靈器擊飛。

築基期修士多的優勢,再一刻顯露無疑,一但曹元武一方達成一致,實力立馬就佔據了絕對的風。

而白雲觀一方的鍊氣期修士攻擊,輕易被一二階法術淹沒,根本翻起什麼浪花,作用十分微。

「嘭嘭嘭」

一法器靈器的攻擊突破阻攔,還半數落葯園陣法,發連綿絕的炸響。

巨的威能,使得而二階極品陣法形成的護罩,亦劇烈的顫抖。

一陣陣顫動,似乎響了許多白雲觀修士的心,勾起少修士心的恐慌,法術法器催動之間愈發慌亂了。

「轟隆隆」

築基期修士催動的極品法器與品靈器,威能開玩笑的,已經徹徹底底的超凡脫俗。

似乎就連地,也微微搖晃,發沉悶的響聲。

「惡!」

宋昊蒼咬牙切齒,臉色難看的甚至些扭曲。

恨,甘心啊。

乾昌靈藥園么重的資源點,平常駐的築基修士,最少十二名之多。

就連築基後期修士,一般維持四以。

仙闕城戰況吃緊,因此抽調走了一般的築基同門,如何會給些宵乘之機?

又如何會落地般地?

居然被平看眼的散修,逼迫到般岌岌危的田地,多數白雲觀修士心先惶恐,隨便濃濃羞恥之感。

像白雲觀、元陽宗、合歡門樣的元嬰級別宗門,弟子多數都從培養,極少吸納散修,加入的條件也相對苛刻。

正因為從培養,才建立起宗門的向心力,輕易會背叛宗門。

如今落到步田地,與燕國四宗的決策無關係,即使四宗門,心的信念已經暗暗動搖。

「觀的決策,真的對的吧?」

危急的刻,少白雲觀修士的心,都閃類似的想法。

局勢到了如今候,已經十分明朗。

即使從被宗門洗腦的,也對白雲觀種種「昏庸」的決策,感到了懷疑與信任。

甚至連當事自己都沒發現,心已經了一絲滿與埋怨。

惜,真正能夠決定一宗門走向的,從都高階修士金丹長老,甚元嬰老祖。

就算部分燕國四宗的修士,明白宗門做種種「昏庸」的決策,也根本無法改變決策。

從只執行一選擇,而沒選擇的餘地。谷

劉玉雙手掐訣,表現比普通築基期更深一籌的實力,「全力」催動暗黃飛劍與粉紅摺扇兩件極品法器,停的攻擊陣法。

的表現,讓其散修由側目。

雖然說著留手,曹元武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但若真的保留幾分實力,那才「愚蠢」。

正因為如此,似乎全力而為的劉玉,才讓其散修紛紛側目,露奇怪、訝異等眼神。

些築基散修當然能聲提醒,很快移開了目光,一本正經的操控法器靈器。

劉玉心微微一笑,能夠明白些眼神的意味。

自打算,自然無需向些「隊友」解釋什麼,展露外的,只想讓些修士看到的。

間已經拖得夠久了,夜長夢多遲則生變理,所以修士都明白。

曹元武等九,候也打算做最後一次嘗試,還成功便就此放棄。

所以還拿了部分的實力,攻勢一波接著一波,落了靈藥園的陣法之。

么好的助力,劉玉當然能放,從方面說,十也算「齊心協力」了。

若只一攻打,想突破重重阻攔攻破座二階陣法,只怕還需很長一段間。

最後還知會會生變數,知能能成功。

而且間,足以白雲觀修士,將其的靈藥轉移了。

就算底牌全,同祭兩件極品靈器,結果也會改變多。

所能夠藉助些散修之力,順利達到自己的目的,那最好了。

法器靈器碰撞六色的一階二階法術互相涅滅,鬥法瞬間就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局勢漸漸朝著對劉玉、曹元武一方利的方向發展。

雙方總體實力差距巨,即使白雲觀修士全力阻擋,亦難以挽回頹勢。

「轟隆隆」

斷法器靈器的攻擊落陣法,頻率非常之高,強橫的威能肆意傾瀉陣法,使之劇烈的震顫。

轟鳴響徹山林,驚起飛鳥走獸。

靈藥園陣法形成的黃色光罩,震動的幅度越越,靈光也開始由盛轉衰。

法器靈器巨的破壞力,使得其的靈力運轉也受到了影響,些銜接。

似乎就一刻,就能徹底破碎。

面對種情況,宋昊蒼等當然想改變現狀,停止使各種底牌與手段,做著精密的防禦部署,試圖逆轉局勢。

但絕對的實力差距,一切努力都徒勞無功。

只能眼睜睜看著,局勢漸漸朝利的發展,心思緒萬千,卻又無奈何。

就一攻一防之間,一刻鐘的間轉瞬即。

……

一刻鐘,籠罩乾昌靈藥園的土黃色光罩,靈光從一開始的耀眼奪目,已經變得暗淡無比。

只剩薄薄的一層,隨能消失。

見情況朝自己預想的方向發展,劉玉心微微一喜。

只沒了層烏龜殼,曹元武一方再與宋昊蒼一方火併一番,以自己的實力就以橫行無忌了。

屆些修士,搓扁揉圓還簡簡單單?

____________

ps:防盜一,十分鐘后刷新。

如今落到步田地,與燕國四宗的決策無關係,即使四宗門,心的信念已經暗暗動搖。

「觀的決策,真的對的吧?」

危急的刻,少白雲觀修士的心,都閃類似的想法。

局勢到了如今候,已經十分明朗。

即使從被宗門洗腦的,也對白雲觀種種「昏庸」的決策,感到了懷疑與信任。

甚至連當事自己都沒發現,心已經了一絲滿與埋怨。

惜,真正能夠決定一宗門走向的,從都高階修士金丹長老,甚元嬰老祖。

就算部分燕國四宗的修士,明白宗門做種種「昏庸」的決策,也根本無法改變決策。

從只執行一選擇,而沒選擇的餘地。

劉玉雙手掐訣,表現比普通築基期更深一籌的實力,「全力」催動暗黃飛劍與粉紅摺扇兩件極品法器,停的攻擊陣法。

的表現,讓其散修由側目。

雖然說著留手,曹元武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但若真的保留幾分實力,那才「愚蠢」。

正因為如此,似乎全力而為的劉玉,才讓其散修紛紛側目,露奇怪、訝異等眼神。

些築基散修當然能聲提醒,很快移開了目光,一本正經的操控法器靈器。

劉玉心微微一笑,能夠明白些眼神的意味。

自打算,自然無需向些「隊友」解釋什麼,展露外的,只想讓些修士看到的。

間已經拖得夠久了,夜長夢多遲則生變理,所以修士都明白。

曹元武等九,候也打算做最後一次嘗試,還成功便就此放棄。

所以還拿了部分的實力,攻勢一波接著一波,落了靈藥園的陣法之。

么好的助力,劉玉當然能放,從方面說,十也算「齊心協力」了。

若只一攻打,想突破重重阻攔攻破座二階陣法,只怕還需很長一段間。

最後還知會會生變數,知能能成功。

而且間,足以白雲觀修士,將其的靈藥轉移了。

就算底牌全,同祭兩件極品靈器,結果也會改變多。

所能夠藉助些散修之力,順利達到自己的目的,那最好了。

法器靈器碰撞六色的一階二階法術互相涅滅,鬥法瞬間就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局勢漸漸朝著對劉玉、曹元武一方利的方向發展。

雙方總體實力差距巨,即使白雲觀修士全力阻擋,亦難以挽回頹勢。

「轟隆隆」

斷法器靈器的攻擊落陣法,頻率非常之高,強橫的威能肆意傾瀉陣法,使之劇烈的震顫。

轟鳴響徹山林,驚起飛鳥走獸。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七章:我不能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