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翻臉無情

第三百九十八章:翻臉無情

就陣法徹底破碎的一息后,已經化為了一遁光,以遠超築基期修士的遁速,朝劉玉、曹元武等相反的方向逃離。

靈藥園,只留白雲築基修士,與四十幾名鍊氣期弟子。

一臉錯愕,還沒反應發生了什麼。

急速飛遁,見沒修士追,宋昊蒼心總算安定了許多,開始心思思考之後的事情。

「行。」

「能就么離開。」

「若同門僥倖逃生,那豈就會背負,臨陣脫逃與拋棄同門的罪名?」

「一但被宗門發現,輕則廢除修為,重則直接處死!」

「對,能就么走了。」

宋昊蒼眼狠色一閃,調轉遁光往通往山門的飛,處理好此次事件的手尾。

劫後餘生的喜悅,徹底壓了心的愧疚與負罪感。

仙闕城已經一座「孤城」,即使同門逃得一命,也無法進入城傳遞消息。

只守通往山門的,將能逃得一命的同門滅口,的所作所為就神知鬼覺了。

今日後,就還門受敬仰的風雲物,甚至還能得到重點培養,望成為金丹種子。

「也想,但只能么做。」

「怨恨。」

宋昊蒼心安慰自己。

已經背叛一次,再一次做類似的決定,心愧疚與負罪感就輕多了。

「宋師兄?!」

「宋師叔,就么丟跑了?」

反應的白雲觀修士驚怒交加,臉閃憤恨、惶恐等情緒,帶著難以置信之色。

無,宋昊蒼平日里的形象一向錯,乾昌靈藥園威信也,

萬萬沒想到,其居然么果斷的丟同門跑了。

原本身為宗弟子,自然著自己的驕傲,被散修欺負到頭,許多修士已經了玉石俱焚的準備。

就算死,也拉一墊背的。

了宋昊蒼臨陣脫逃的舉動,極動搖了軍心,滿腔的血勇冷卻后,再難以生殊死抵抗之心。

當,便又兩名修士駕馭法器,想臨陣脫逃。

一間,白雲觀的軍心徹底渙散,再難以組織起效的抵抗。

鍊氣期修士也樣學樣,一鬨而散的趨勢。

但曹元武等,如何能放難得的機會?

之所以放宋昊蒼走,一其修為畢竟達到了築基巔峰,強行追擊未必討得了好,說定還會被其臨死反擊拉水。

二其佔據了先機,已經催動了遁符,想追擊也及了。

但現已經了準備,剩的些白雲觀築基修士與鍊氣期修士,想走就那麼容易了。

些一會移動的「儲物袋」,又如何能放走?

以除了宋昊蒼之外,剩的么修士,曹元武等一都想放!

電光火石之間,曹元武與另一名築基後期散修,已經向逃跑的兩名白雲觀築基修士追了。

由於修為佔據了優勢,雙方距離以肉眼見的速度迅速拉近。

而包括劉玉內,剩的八無需提醒,已經朝乾昌靈藥園內的修士殺了。

「呃啊」

就陣法破碎的第二息剛,靈藥園便一聲聲參加響起,一名名白雲觀修士成了亡魂。

鮮血噴洒,肢體破碎,凄厲的慘叫一聲接著一聲。

宋昊蒼如果沒走,還能結陣稍稍抵擋,曹元武等或許還會投鼠忌器,免了還經一番苦戰。

但靈藥園修為最高的話事先一步逃了,導致剩的修士軍心渙散,根本無法形成效的抵擋。

修為的壓制,已經成了一面倒的屠殺!

劉玉輕鬆寫意的控制暗黃飛劍與粉紅摺扇,輕易將一件件品法器擊毀,破滅一法術。

就算品法器,也無法抵擋鋒芒!

劍鋒所之處,根本沒受到像樣的阻擋,肆意收割一條條鍊氣期修士的生命。

就像割雜草一般,鐮刀揮舞,輕易就一片。

修士聲謾罵,修士臨死發了惡毒的詛咒,修士的眼神極其怕,似乎想生吃其肉一般。

但劉玉眼睛都未曾眨一,手沒半分猶豫與遲疑。

「惜了。」

「些燃料惜了,因為能暴露身份,所以能用青陽魔火收割燃料。」

望著成片死亡的修士,心暗暗搖頭,感到些惋惜。

劉玉殺戮的速度,絕對場最快的,些散修比更快。

與同,些實實的散修。

長期受到門派的壓迫,導致修鍊資源極其匱乏,心早就積存了濃厚的怨氣。

所以現動起手,絕對無比積極。

一為了發泄心的怨氣,二盡能的多搜刮一些資源,何樂而為呢?

其實些本身,也並全窮兇惡極之輩,甚至一定全幽並二洲或者燕國之。

但門派佔據了絕部分修仙資源,等於間接斷絕了許多散修的途。

阻途如同殺父母,此仇共戴!

現難得機會,當然好好發泄一番。

白雲觀剩的三名築基修士,還四十幾名鍊氣期修士,劉玉等八名築基修士面堪一擊,每一息都修士死。

「呃啊~!」

巨的實力差距,殺戮的速度十分之快,僅僅半刻鐘左右,慘叫聲便慢慢消失見。

乾昌靈藥園,又重新恢復了寂靜。

所散修身,都掛著許多儲物袋,比起某幫八袋長老之而無及。

為了顯得特立獨行,劉玉身也掛著許多儲物袋,表現得與尋常散修並無同,一副為了資源而的模樣。

而資源到手,又沒了共同的敵,場氣氛徒然一變,又變得些詭異了起。

散修對視之間,眼神都帶著濃濃的警惕。

劉玉左手邊一身穿紅色勁裝的女修,修為築基期,通先的短暫交流,知此女名為葉夢華。

葉夢華十的臨團隊,看起像孤身一,與其它散修都熟悉。

此女看劉玉后加入的,也孤身一實力也弱,所以便靠得近了一些,聯合起抱團取暖的趨勢。

甚至已經神識傳音暗交流,闡明利害約定互為援助。

劉玉暗暗覺得些好笑,佯裝猶豫后,還答應了。

葉夢華表面神色如常,但動聲色間卻靠得更近了,兩之間的距離僅兩丈多一點。

此女完全知,最的威脅就身邊。

距離,劉玉只發揮全力,瞬間便將之斬殺。

就靈藥園氣氛愈發詭異,劉玉、葉夢華八隱隱對峙趨勢的候,空兩遁光划,打破了種詭異的氣氛。

追擊而的曹元武兩,候趕了回。

看兩腰間多的儲物袋就知,跑路的兩名白雲觀修士,多半已經殞命。

「諸位友,按照先的約定,等就分了乾昌靈藥園的靈草吧。」

望見滿地的屍體,曹元武臉露笑意,見眾的目光忘了,立刻便開口說。

開口就提分贓,沒絲毫拖泥帶水,似乎真的沒獨吞之心一般。

聽聞此言,場氣氛徒然一松,其散修還沒放警惕。

只因曹元武三的團體,修為最低都築基後期,對其散修而言,一極的威脅。

若關鍵刻翻臉,確實得逞的能。

況且散修之間,因為利益反目成仇背叛的例子數勝數,當然敢疏忽意。

「若能夠順利將需的靈草取到手,也就免得動手了。」

「畢竟單純靈石法器,對自己的作用。」

「只,分贓未必會順利進行啊。」

劉玉心念轉動,神識暗暗鎖定場每一名修士,防止被突然偷襲。

乾昌靈藥園內的靈草靈藥價值非常高,如果能夠獨吞,絕對能夠換取到數萬靈石。

只怕連購買結丹靈物的靈石,都遠遠足夠了,甚至足夠準備三份的結丹靈物。

面對種誘惑,如果劉玉沒仙府,自問也絕對會動心,何況曹元武三?

永遠高看性!

況且只因為利益臨聯合起的「隊友」,起手根本沒半點負擔。

以曹元武三的實力,又明顯勝其散修一籌,動起手也一定的把握。

種情況,分贓真的能順利進行嗎?

葉夢華的散修,能知其兇險,但把靈石,又豈能夠輕易放棄的?

散修生存本就易,如果還東怕西怕,好良機眼睜睜的錯。

那求什麼仙,修什麼?

故而曹元武集齊后,場微妙的形勢又一變。

葉夢華等六名散修隱隱聯合起,共同防備曹元武三的意思,試圖通種方式讓三投鼠忌器,順利完成分贓。

心感嘆著散修生活的「精彩」,劉玉誠實的站葉夢華一邊,暫沒暴露實力的意思。

管形勢如何發展,著凌駕於眾之的實力,最後的結果一定對自己利的。

只區別於動動手,能能全殺了,放跑幾罷了。

到了候,十臨聯盟已經涇渭分明。

曹元武三一團體,劉玉與葉夢華一團體,但表面實力最弱。

剩的六,又分成了兩團體。

劉玉等三團體之間,走得較近一些,對曹元武團體戒備之意,已經十分明顯。

……

眾都想著儘快分贓,自然會反對意見。

口頭達成一致,一行到種植靈草的靈田之外,卻被一座陣法阻攔住了路。

眾翻看繳獲的儲物袋,試驗一遍之後,皆沒發現打開座內層陣法的令牌。

「靈田陣法的令牌,想必宋昊蒼身,隨著此逃走,註定能用令牌打開陣法了。」

「諸位,為今之計,等也只手強行攻破了。」

「還請注意手分寸,波及到靈田的靈草。」

都試驗一遍后,曹元武無奈的說。

內層的陣法,只二階品的程度,眾齊齊手,想攻破還比較容易的。

說話的候,似乎經意間,朝另一三團體方向看了一眼,向某一暗傳音。

「呵~」

劉玉嘴角一勾,注意到了一絲神識波動,但沒打草驚蛇。

以現超越築基巔峰的神識,雖然還能強行獲取曹元武的傳音信息,但感應到其神識傳音的波動,還沒問題的。

沒絲毫提醒的意思。

從利益的角度講,些散修火拚一場,更利於收拾殘局。

說定到最後,還能將所的修士都留,獨自一成為贏家。

價值連城的珍稀靈草就眼,眾多散修皆心癢難耐,呼吸自覺變得急促了一些,幾乎沒怎麼思考就答應了。

「既然如此,那等便立即動手吧。」

曹元武說了一句,當先祭三叉戟靈器,朝陣法刺。

一間,又一件件法器靈器騰飛,刺了守護靈田的二階品陣法。

如果眾使全力,一兩呼吸即破除,顧忌其的靈草,都沒放開手腳。

只以最樸實無華的方式,快速消磨陣法的威能,試圖讓其攻自破。

十名築基修士同的威能非同,僅僅七八呼吸的間,陣法的靈光就已經暗淡了。

就,曹元武神色如常的召回三叉戟靈器。

如果正常的鬥法,舉動十分尋常,就像靈器舊力已盡新力未生,重新積蓄威能一般。

「了。」

但劉玉心卻閃念頭,方才又感應到了,曹元武神識傳音的波動。

如果沒猜錯,應該動手的信號。

果然就一刻,就陣法威能即將耗盡的夕,變故徒生!

曹元武三叉戟靈器重新蓄勢后,卻沒攻向陣法,而攻向除了三以外,另外一名築基後期散修。

與此同,劉玉遠處的一團體,也法器的波動傳。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八章:翻臉無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