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洞府辯論

第三百八十五章:洞府辯論

不過劉玉修鍊了幾十年的存神妙法,一直在鑽研元神與神識之力,在這方面勉強算個行家,自然不會犯這種失誤。

在他的控制下,無形的神識之力被濃縮成一根根透明「絲線」,成功將高姓女修的元神切割。

隨後運用碎靈搜魂術,一一讀取這些碎片中的信息,尋找著對自己有用的信息。

這複雜的過程說起來很長,但實際卻在短短一個呼吸時間內,就已經完成。

因為高姓女修元神受到肉身影響,狀態極其之差,加之兩人的神識差距巨大,所以秘術施展的非常順利。

一息之後,一股龐大、複雜的記憶湧入劉玉腦海。

出生、成長、百年經歷......

這股記憶極為繁雜,包含了高姓女修出生至今的點點滴滴。

每一個片段都清晰無比,甚至會有一種親身經歷的感覺,任由劉玉讀取。

但他今生加上前世的經歷,也不足一百年。

如果全盤接收高姓女修的記憶,難免會對自身的記憶產生衝擊。

甚至從此性格大變,也不是不可能。

「碎靈搜魂術」悄然運轉,在判斷出這塊元神碎片中沒有自己想要的信息后,迅速將接收的記憶剔除。

與此同時,相對應的元神碎片也徹底消散。

放在高姓女修天靈蓋上的手掌暗紅靈光一閃,又接着「讀取」下一片碎塊中的信息,又是一股信息湧入劉玉元神。

無用、剔除、無用、剔除......

周而復始重複這個過程,劉玉絕不貪心,凡是沒有用的記憶,皆是第一時間剔除。

碎靈搜魂術每次施展,只能讀取七塊碎塊的記憶,如果七次盡皆失敗,便只能下次再施展。

但以高姓女修的元神狀態,恐怕很難支撐下一次的秘術施展。

不過幸好,在讀取第六塊元神信息的時候,讀取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一股記憶湧入元神,正是高姓女修最近幾年的經歷。

劉玉剔除不需要的信息,只留下自己想要的信息。

目的達到,他心念一動便解除了秘術。

通過神識可以看到,沒有了秘術的維持,高姓女修的元神迅速崩解成了大小不一的碎片,接着迅速消失。

不到一瞬的時間,綠色的元神就已經憑空消失,沒有留下一絲痕迹。

相比於肉身,元神更加「虛無縹緲」,所以元神消失的速度,也遠快於生命氣息流逝的速度。

神識全部收回,隨後劉玉睜開了眼眸,手掌上的暗紅靈光已經消失不見。

而高姓女修,此時周身已經沒有半點靈壓,生命氣息也在迅速降低,生機飛速流逝。

冷冷的看着屍體,劉玉沒有半分遲疑,張口吐出青陽魔火將之化為燃料。

雖然其靈魂能量已經全無,生機也消散小半,但白白浪費終歸不合適。

收好兩人的儲物袋,劉玉出了山洞駕馭離玄劍,化為一道紅色遁光,向永泰坊市回返。

通過翻閱高姓女修的記憶,他清楚了解到了合歡門這支隊伍的情況。

其隊伍的實力,與自己隊伍大致在伯仲之間,只是築基修士多了兩名。

領隊是一名實力高強的女修,名為卓夢真,修士接近築基巔峰。

在合歡門,也算是一時的風流人物,聲名只在「合歡六子之下」。

至於鍊氣期修士層面,只能隨波逐流,不提也罷。

正是因為實力相差不大,所以卓夢真覬覦琉金石礦,才需要用計策與借口,而不是直接出兵佔領。

與元陽宗的「青鋒小隊」一樣,合歡門為了收服沿途勢力,也派出了自己的隊伍,名為「幻夢小隊」。

心中閃過這支幻夢小隊的資料,了解到對手的實力后,劉玉心中漸漸有了把握。

雖然隊伍中的築基修士比對方少了兩名,但因為主場作戰,可以動員的修士數量反而比對方多。

他完全可以召集永泰坊市周邊的勢力,一起應對合歡門修士,屆時反而在築基期修士的數量上處於優勢。

這些燕國勢力剛剛歸順,相互之間彼此制衡,又有着宗門的名頭,不怕他們不從。

至於合歡門實力最強的卓夢真,劉玉也有足夠的把握對付。

有了赤炎塔這件極品靈器入手,可以堂堂正正使用,對比沒有極品靈器的修士,優勢實在太大了。

心中閃過數個念頭,衡量了雙方優劣勢后,劉玉決定將強硬的態度貫徹到底。

自己帶隊,死傷那麼多燕國修士才打下的地盤,沒有一寸是多餘的!

……

一道火紅的遁光從天際而來,悄無聲息進入永泰坊市,在品階最高、靈氣最濃郁的洞府前落下。

劉玉在沒有驚動任何修士的情況下返回洞府,接着傳訊江秋水、冷月心等人,讓她們安排兩名築基修士執勤,加強對坊市的監控。

雖然通過高姓女修的記憶,知道內應只有蕭崇一人,但也暴露了隊伍巡查力量的薄弱,這方面不能不注意。

兩名築基修士彼此監督,這樣安排就比較穩妥了。

至於些許怨氣,只有自己不出問題,加上燕國之戰已經到了後半段,相信不會有什麼大礙。

劉玉躺回太師椅上,喚侍女鶯歌重新泡了一壺靈茶,繼續拿出制符典籍翻看。

靜靜等待着,派出去交涉的修士帶回信息。

……

一日後,永泰坊市洞府。

此時隊伍中的築基修士齊聚於此,分為兩排坐在大廳兩邊。

一名修為鍊氣後期,神色有些疲憊的修士,正拘束的站在中央,恭恭敬敬的說着一些什麼。

「啟稟青陽領隊以及各位前輩,合歡門隊伍拒不承認琉金石礦脈,為我方所有。」

「並且公然宣佈是他們從白雲觀手中奪回來的,理所當然應該是他們的東西。」

「......。」

「對方氣焰十分之囂張,晚輩此去也受盡了刁難與羞辱,但為了大局着想,並沒有與對方發生衝突。」

「以上就是晚輩此行的情況的了,望諸位前輩明察。」

這名修士說完,又彎腰朝主位行了一禮。

「不錯,辛苦了。」

「你所說的我等已然知曉,下去領賞吧。」

劉玉揮了揮手,讓這名前去交涉的鍊氣期修士退下。

至於此人所說的忍辱負重,是為了大局着想,他則自動過濾了。

以元陽宗與合歡門的恩怨,此去如果不忍辱負重,恐怕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待這名修士下去后,劉玉臉色徹底冷了下來,環視在座的十六名築基修士,沉聲道:

「卓夢真隊伍強行侵佔琉金石礦脈,諸位如何看待此事?認為我等要如何應對?」

「諸位道友儘管暢所欲言,劉某洗耳恭聽。」

涉及到兩個大宗門的交鋒,可能破壞此時五宗聯盟,所以座中諸修眼觀鼻鼻觀心,都不敢輕易表態。

洞府一時間寂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劉玉眼見此情此景,心中微微搖頭有些失望。

如果放在從前,崔亮與蕭崇肯定會立馬跳出來表態,這兩人最喜歡錶現,也最會揣摩自己的意思。

可惜,一人戰死,一人已經成為魔火的燃料。

沒了兩個拍馬屁的修士,一時之間還真有點不習慣。

「卓夢真隊伍此舉,嚴重損害了我等的利益,老朽認為應該狠狠還擊回去。」

「若是我等不予以回擊,恐怕對方會得寸進尺!」

韋光正站起身來,朝劉玉拱了拱手道,此人的態度比較強硬。

「不妥、不妥。」

「現在正是五宗聯合時期,若是我等與對方爆發大規模衝突,恐怕有些不合適吧。」

「說不定還會受到上宗責罰。」

「老夫認為,還是先彙報給上宗,我等聽候命令行事為好。」

孟文星也站起身來,拱了拱手說道,此人的態度比較消極。

其實他也有私心,與卓夢真隊伍交戰的風險太大,說不定便會死於鬥法之中。

所以他不願意直接與之交戰,才提出了「折中」的辦法,盡量避免與合歡門修士鬥法。

不過在座的修士,都對劉玉行事風格都有些了解,知道其作風一貫強硬,所以沒有人說出視而不見當縮頭烏龜的言語。

「吳某認為......」

有了韋光正與孟文星兩人開頭,十六名築基期修士你一言我一語,洞府轉瞬變得熱鬧起來了。

總體來說,十六名築基修士可以分為兩派。

一派認為應該採取最強硬的態度,立刻報復回去,將琉金石礦脈立刻奪取回來,並且讓卓夢真隊伍付出代價。

一派則採取「折中說」,認為應該先稟報宗門,聽從宗門的命令行事。

或許可以通過宗門外交的手段,不費一兵一卒將琉金石礦脈拿回來。

但不管怎麼說,沒有修士敢說視而不見,他都知道其中的厲害。

「卓夢真隊伍強行侵佔礦脈,已經暴露出了狼子野心。」

「若是我等要等待上宗的命令,這一來一回又要按兵不動一段時間,對方說不定會以為我等軟弱可欺,從而得寸進尺!」

「更何況合歡門與上宗的矛盾眾所周知,已經不是幾十年的時間了,外交的手段只怕不管用啊。」

「一但退了這一步,那以後對方前進一步,我等就要退一步。」

「只怕早晚會無路可退,還要受到上宗的責罰!」

韋光正堅持自己的觀點。

經過這兩年的時間,他已經對楚國形勢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了兩宗的恩怨。

得到二階靈山等好處后,韋家成了劉玉堅定不移的擁躉者。

劉玉只是事先稍稍漏了一點口風,此人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還是不妥。」

「如果只是為了一座琉金石礦脈,就與卓夢真隊伍全面交戰,未免有些不值。」

「若是死傷太多的話,恐怕會影響到後面的計劃啊。」

有修士反駁這種太過激進的觀點,也有一定的道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莫非道友還有更好的辦法?!」

韋光正得到授意后底氣十足,開始舌戰群修。

見劉玉不說話,洞府中的爭論之聲越來越大,誰也無法說服誰,不少修士吵得面紅耳赤。

不過反對最激進強硬態度的修士,多是在永泰坊市才加入隊伍之人。

他們作為地頭蛇,一但爆發與合歡門修士全面的衝突,理所當然也多出一份力,受到的損失與傷亡也要多一些,所以不太情願採取最強硬的態度。

雙方互不妥協,再吵下去不利於隊伍團結。

劉玉見差不多了,於是輕輕一抬手,洞府之中便立時安靜下來,沒有修士敢無視他的意願。

這不單單隻是領隊之名,更是踩着無數修士,成就的「青陽老魔」威名。

劉玉從主位上起身,目光在諸修臉上掃過,緩緩道:

「韋道友說得不錯。」

「合歡門與本宗向來交惡,就算稟告給宗門,由宗門施壓,多半也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效果。」

「如此一來,反而會貽誤戰機。」

「想要奪回琉金石礦脈,還需我等親自出手。」

頓了一頓,他語氣稍緩又繼續說道:

「不過其他道友說的也有道理,在五宗合作的時期如此行事,局勢說不好就會脫離控制,造成惡劣的影響。」

「所以我等也要稟告給宗門知曉。」

「此事是合歡門修士先行挑釁,諸位道友大可放心,就算將來追究起來,也是合歡門的責任,怪不到我等頭上。」

此言一出,劉玉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以他此時的威望,自然沒有不長眼的跳出來反駁。

諸修臉上儘管神色各異,但還是齊聲應道:

「是,我等明白!」

劉玉見此滿意的點了點頭,沉聲道:

「既然如此,我等即刻便動身前往琉金石礦脈,諸位道友下去安排吧!」

雖然隊伍之中早已是他的一言堂,不過完全獨裁的話,傳出去未免有些不好聽。

所以經過「討論」一番,再由自己最終拍板,就顯得人性化多了。

大家都有發言的權力,有些修士得到了應有的尊重,心裏也會好受許多。

若是做出了錯誤的決定,那也是諸修「討論」出來的結果,是發言修士的罪過。

領隊肯定是不會錯的,只是被誤導了。

「遵命!」

十六名築基修士盡皆起身,拱了拱手後向外走去。

召集燕國本地投靠勢力的命令,早在一日之前就已經發出,讓他們直接前往琉金石礦脈那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五章:洞府辯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