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賒賬靈器

第四百零三章:賒賬靈器

接著,劉玉把常用的幾件法器靈器,用法力重新溫養一遍。

使之與突破后的法力磨合。

如此,才能發揮更的威能。

隨後取乾昌靈藥園收穫的,仙府沒的靈草,心神觸動泥丸宮的碧綠光點。

熟悉的吸力傳,眼一黑旋地轉。

再次恢復視線,又變成了一頭的紅色光球,現仙府的青色結界內。

相比築基期境界,紅色光團明顯了一圈,顏色也變得更深了一點。

畢竟只境界的提升,總體而言變化。

仙府世界,劉玉的元神以隨意遊盪,用擔心消耗。

使得對自己的元神,了更為直觀的了解。

相比於普通修士,也算一的優勢。

體會了一會元神的變化,劉玉帶著玉盒到黑色靈田,將乾昌靈藥園收穫的靈草一一種。

因為現並缺少靈石,龍血果與星瀾果都存儲了少,所以黑色靈田此光禿禿一片,並沒種植任何靈草。

至於日後需用到的靈草,比如煉製結金丹的主葯輔葯,都已經催熟了一定數目,放木屋儲存。

首先將兩株煉製結金丹的輔葯,翼翼挖開土壤種,再其它品階一的十幾種靈草。

末了之後,還從斑駁古井之,打了兩桶靈水澆面。

劉玉的動作十分熟練且快速,約半刻鐘左右,些「嬌貴」的靈草,就以盡數被種。

「結金丹雖然給築基期修士使用的,但卻折扣的三階丹藥。」

「以此的煉丹造詣,湊齊靈草之後直接煉製結金丹,還力逮。」

「強行煉製也能成功,只那樣一,就消耗靈石了。」

「看,提升煉丹造詣的事情,必須提日程了。」

看著黑色靈田,陸續冒的點點綠芽,劉玉心閃數念頭,已經為將做打算。

至於最後一株輔葯,並沒放心。

今同往日,區區煉製結金丹的一種輔葯,以現的實力地位,想搞到手還很多辦法的。

「正好修為到了築基後期。」

「提升煉丹造詣的事情,就從煉製二階品「升元丹」開始吧。」

飄蕩黑色靈田空,目睹一株株靈草發芽、生長,劉玉心已然了決定。

築基巔峰,即為築基後期巔峰。

與築基後期之間,並存瓶頸的阻隔,差的也就法力與修為的積累。

普通修士,剛突破到築基後期,神識也就七里左右的程度,而築基巔峰卻達成十里。

由此見,其需積累的「量」少,實力亦差距頗。

嚴格說,兩者還處於同一境界。

與鍊氣期一樣,達到了築基後期,已經了衝擊金丹瓶頸的資格。

但如果修鍊到巔峰境界,冒然衝擊十死無生就了。

無遠慮,必近憂。

劉玉雖然剛剛突破到築基後期,但之後一片坦途,也到了為凝結金丹做準備的候了。

升元丹,築基後期的修鍊丹藥,算較好的一種。

也手數種二階品丹方,最好的一種。

目煉製「赤元丹」已經駕輕就熟,成功率已然達到四接。

劉玉打算再如築基初期一樣,先用普通的丹藥練手,而打算做一些改變,直接動手煉製較好的「升元丹」。

從的基礎,相信初始成功率會低,還量的靈草練習,相信很快就能熟練起。

「待「升元丹」成功率達到四成,再煉製其它二階品的丹藥,快速提升煉丹造詣。」

「為日後的結金丹煉製,早早做好準備。」

劉玉心做決定,心念一動,紅色光團便瞬間消失了仙府。

……

外界。

練功房。

沉寂已久的肉身周圍,靈壓迅速升。

劉玉睜開雙眼,照常打了一套「元陽鍛體拳」活躍氣血,便離開了練功房,結束此次閉關。

「轟隆隆」

石門開啟,現一披頭散髮、衣袍髒亂的身影。

此次閉關接近一月,突破境界排的雜質,衣物也一月未曾換洗。

導致劉玉現看,些「放浪形骸」。

「公子。」

「江輩、冷輩等各位輩,都曾拜訪,似乎著事。」

鶯歌、燕舞行禮之後,恭恭敬敬說。

兩女低著頭目斜視,敢因為主現邋遢的模樣而發笑。

「哦?」

「都拜訪,定然著事發生?」

「莫非......?」

劉玉聞言神色一動,靜默了一會,沉聲:

「沐浴更衣。」

「鶯歌,通知江師妹見。」

說完,當先朝盥洗室走。

雖然沒潔癖,但眼副邋遢的模樣,也讓暗暗皺眉。

「奴婢遵命。」

兩女熟練的領命。

再次行禮之後,燕舞亦步亦趨跟身後,而鶯歌則轉身了洞府,通知江秋水。

美貌侍女的服侍,劉玉舒舒服服的洗漱了一番,換一身嶄新的衣袍。

坐廳師椅,拿自己的「煉丹筆記」翻閱,溫故而知新。

「公子,請用茶。」

燕舞熟練的泡了一壺靈茶,倒一杯恭恭敬敬的端了。

本鶯歌的職責,看此女熟練的模樣,想私里沒少練習,真一對「好姐妹」。

「錯。」

劉玉莫名一笑,接靈茶輕輕呷了一口,隨口贊了一句。

「公子喜歡就好。」

看見主的笑容,得到誇獎,燕舞細若蚊吟的回。

此雙頰紅紅的,心跳也比平快了許多,也知為什麼。

劉玉品著茶溫新「煉丹筆記」,美貌嬌俏的侍女則側立一旁,間漸漸流逝。

洞府一片安靜落針聞,只紙張翻動的聲音響起。

直到門口的腳步聲響起,一築基期的靈壓接近,才打破了份安靜。

「見師兄。」

江秋水走了進,拱手之後說。

此女面色如常,對鶯歌燕舞兩女的存,一次倒沒給臉色。

說完,等回話,徑直坐劉玉身旁。

與站著的兩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似乎無聲無息傳達著一些什麼。

「好了,吧。」

劉玉揮了揮手,讓兩名侍女。

隨後親自為江秋水倒了一杯靈茶,放其身,才臉色一正問:

「師妹著急趕,最近應該發生了什麼事吧?」

江秋水微微點頭,眸子風情萬種的橫了劉玉一眼,優雅的品了一口靈茶,:

「師兄所料錯,九日之,仙闕城已經被宗門攻破了。」

「得益於白雲觀清微真,因為違反乙契,受了輕的傷勢實力減,導致對方士氣跌、」

「其它的兩方向,合歡門、殘月谷也先後攻破了護衛白雲觀山門的仙城。」

「此三宗已經從三方向,將白雲觀的山門圍困。」

「最終的決戰,想遠了。」

談起正事,江秋水收起了女兒家的神態,一臉凝重的說。

「嗯。」

劉玉眼珠轉動,心無數念頭升起又破滅,隨後問:

「那最近宗門,指令傳?」

「宗門其它隊伍的情況呢?」

口的其它隊伍,正其它十一支青鋒隊。

劉玉還抱些許僥倖,最終決戰種事情,固然一盛景,但其的兇險亦莫測。

能參加的話,還參加了。

「其它隊,亦沒接到宗門指令,還原的樣子。」

江秋水如實回。

解的望向劉玉,明白為何問起。

迎著此女的目光,劉玉抓起染了紫色指甲的雪白手,搖了搖頭嘆:

「都到了候,宗門還沒指令傳,好消息啊。」

「到了現,每一青鋒隊,都著十幾二十名築基修士,加數百鍊氣修士。」

「一股弱的力量,能棄之用。」

「現還沒動靜傳,宗門多半還準備,屆十二支青鋒隊,只怕一算一,都參加場戰。」

「如果現動靜了,劉某還能通關係運作。」

「反而沒動靜更為怕,只怕諸位長老已經達成共識,候想運作也能了。」

細細摩擦手的溫軟、滑膩,耐心的為眼女修解釋著。

江秋水處理各種雜務井井條,也善於交際,對於局的認識,還所欠缺。

心思玲瓏一點就透,經劉玉的一番解說,迅速醒悟了。

「么說,所的隊,都免了參加最終決戰了?」

「師兄,那該如何好?」

江秋水輕輕一嘆,另一隻手掌覆蓋,擔憂的問。

「事到如今既然避免了,也只能見機行事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劉玉面色恢復平靜,淡淡說,言語卻著充足的信心。

修為提升到築基後期,實力更近一步,築基期已經很少修士能夠威脅到了。

屆只心一點風頭,招惹金丹修士,基本會什麼問題。

就算萬一,還一張「瞬息萬里符」嗎?

見師兄如此說,江秋水也只能點頭應,儘管依舊些擔憂,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見眼女修流於表面的擔憂之色,感受著掌心的溫柔與溫度,劉玉想了一想,最後拿兩物放石桌。

其一,曹元武使用的品攻擊靈器「三叉戟」。

件靈器與江秋水的屬性相符,正適合此女使用。

其二,則一件品防禦靈器,表面為綠色荷葉的模樣。

防禦力雖然如坤靈珠,但也頗為俗、

兩件靈器,都燕國斬殺修士得的戰利品。

「決戰臨近,為了師妹的安危著想,兩件靈器就先借給師妹使用吧。」

「若覺得喜歡,也以先「賒賬」。」

「樣吧,日後師妹只拿四千靈石,兩件靈器就歸了。」

劉玉指著兩件品靈器一一介紹,最後如此說。

看往日情分,給了一極為優惠的價格,為眼女修打一的折扣,

已經極限了。

沒修士,能夠白嫖劉某!

即使經「親密交流」的女修,也會例外。

「多謝師兄!」

江秋水驚喜,隨後拿起兩件靈器把玩著,特別對那件荷葉狀的品防禦靈器愛釋手。

「那......還先賒著吧!」

此女放兩件靈器,伏劉玉的胸膛,語氣柔情似水。

身隊伍的「二把手」,兩年間,當然也撈取了少資源,腰包遠非當年比。

四千靈石拿難。

,更想欠著,更享受種被關心的感覺。

「嗯。」

「兩件靈器的神識烙印,已經被洗,師妹只需打神識烙印,再用法力溫養一遍即。」

「等永泰坊市,也停留了短的間,候發了。」

「師妹傳令準備發,等明日啟程。」

懷抱佳溫存了一番,劉玉撫摸著其臉頰,低聲說。

「,師兄。」

江秋水乖巧答應,舍的離開懷抱。

劉玉的注視,慢慢走洞府,又恢復了清冷女修的模樣。

隊伍永泰坊市,已經停留了數月之久,如果再發,難免故意拖延進度的嫌疑。

而且既然明白了宗門用意,再墨跡也沒用了,還如趁此機,好好搜刮一番資源。

畢竟權用,期就作廢了。

靈石種東西,還越多越好。

加乾昌靈藥園的收穫,算各種法器靈器,劉玉現的靈石已經臨近十萬關。

種數目,足以讓普通築基修士瞠目結舌。

即使金丹修士,也會心動已,值得為此「蹲守」數年。

畢竟十萬靈石,買一件法寶,都綽綽余了。

劉玉靈石雖多,但花費的地方也少。

煉製升元丹、結金丹等各種丹藥需消耗靈石,準備結丹靈物又一筆靈石。

將若結丹成功,還籌備煉製本命法寶,又一筆靈石。

如果么算的話,十萬靈石好像也很多?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零三章:賒賬靈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