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宗門不負我,我不負宗門

第四百三十四章:宗門不負我,我不負宗門

最基本的一點,能做損害宗門利益的事情,比如說背叛宗門,泄露宗門的機密等等。

達到真傳弟子的程度,已經以接觸到宗門的一些隱秘,一旦真傳弟子叛變,影響遠超普通築基修士。

所以元陽宗對方面,把控的十分嚴格,基本會留明顯的漏洞。

但事為,心魔誓言也並非毫無漏洞,只使得花費代價,也機會消除的。

劉玉目睹衛琴一字一頓發心魔誓言,面動聲色,心卻暗暗鬆了一口氣。

先還些擔心,萬一心魔誓言嚴苛,就些進退維谷了。

讓自己為宗門的輝煌捨身赴死,絕對能的事情。

見心魔誓言只到種程度,至於徹底綁住自己,那劉玉就放心了。

其實發最嚴苛的心魔誓言,保證弟子對於宗門的忠誠,各宗門早就嘗試。

但或許物極必反,效果卻差強意。

畢竟如果修士本身那意思,心懷軌的勢力又捨得本錢,那麼破解心魔誓言也很難。

當然,很難,對於向元陽宗、合歡門此類龐的實力而言。

對於普通修士說,心魔誓言基本無解。

劉玉觀察間,另一邊正宣誓的衛琴,即將完成完成儀式。

「離棄......」

「永背叛!「

對著元陽宗歷代祖師的畫像,衛琴臉布滿莊重。

似乎被現的氣氛所感染,眼帶著些許熱烈,言語之間語氣堅定極為堅定。

三位金丹長老的見證,展露自己的決心,訴說著對於宗門的忠誠。

隨著最後四字說,此女的儀式也就此完成。

齊長老身形一動,取代表真傳弟子身份的令牌,親自遞向衛琴。

與代表築基修士身份的黑色令牌同,真傳令牌整體泛著玉色,表面青翠的光澤流轉,一看便知凡物。

玉色令牌細節之處的花紋極為精緻,但與與黑色令牌也相似之處,兩者正央皆一朵熾烈燃燒的烈焰,元陽宗門弟子的標誌。

至於真傳令牌的背面,則一從古傳承的古老文字,代表其身份的「衛」字。

見到枚真傳令牌,衛琴心一喜激動非常,多年為之努力的目標,現終於實現了。

一入真傳,再也同!

還勉強按捺住了心緒,彎腰用雙手從齊長老手,恭恭敬敬接真傳令牌,敢絲毫失禮之處。

「弟子衛琴,多謝諸位長老成全,此生定負宗門栽培之恩!!」

隨後衛琴手握令牌,又恭恭敬敬朝齊長老、長風真三分別行了一禮,鏗鏘力的說。

或許心緒起伏的緣故,臉色因此泛紅,明顯些激動。

「嗯。」

齊長老閃避受了一禮,明顯對於位弟子比較滿意,隨後又告誡:

「回報宗門之恩急於一,自身的修行切懈怠。」

「日若結成金丹,方才負宗門栽培,也能更好的為宗門效力。」

說到此處,齊長老古板的臉露一絲笑意,眼神也變得融合了許多,就像看待自家後輩一般。

女娃資錯,一步一步努力才登臨真傳之位,讓非常滿意。

更重的,同樣元陽別院身,還別院一脈的。

「弟子遵命!」

衛琴重重一拱手,聲說。

至此,真傳儀式徹底完成,便退到一邊安靜等待起。

見此女的儀式完成,三位長老的目光都落自己身,劉玉心意識的一緊。

瞬間反應,面色如常走。

一步、兩步......

行至供桌之,正對著祖師畫像,膝蓋一彎便跪蒲團。

,齊長老古板的聲音適響起。

「劉玉,九歲,修為築基期......」

「殺伐果斷,武功卓越,為真傳弟子。」

方才衛琴的儀式一樣,齊長老先了劉玉的身簡歷,然後為宗門立的功勛,以及執行的一宗門任務。

相比衛琴,最後的評語卻為同。

品行佳、德才兼備,變成了武功果斷、功勛卓越。

對於的變化,隻影響晉陞真傳,劉玉坦然接受。

畢竟「青陽老魔」的名聲,許多修士看,確實殘忍甚至兇惡。

樣的名聲,當然談什麼「品行佳」了。

評一「殺伐果斷」,還因為元陽宗立陣營,對門弟子的處世風格沒那麼多限制。

如果放正宗門,說晉陞真傳,清理門戶就算錯了。

很快,齊長老的講述就到了尾聲,相比衛琴簡短了許多。

畢竟劉玉仙府手,又一名優秀的煉丹師,需通執行宗門任務賺取資源。

自築基以,執行的任務多強制性的,數量屈指數。

「宗門傳爾功法、賜爾資源,將爾培養成材,方今日之成就。」

「做為真傳弟子,應普通弟子的標榜,從此當謹守門規,為宗門的發展壯遺餘力。」

「......」

「若敢欺師滅祖、同門相殘、違反門規,地再無容身之處,宗門定當清理門戶。」

「以種種若能做到,便發心魔誓言,從此便第二十四位真傳弟子。」

正劉玉暗暗思索之,齊長老威嚴的聲音又響起。

知的錯覺,位長老的態度對比方才,似乎了一些變化,變得冷漠了少。

「齊長老別院一脈的元老,后態度的變化,莫因為身別院,卻投靠家族一脈的原因?!」

劉玉心一驚,很快找到了原因。

隨後便放鬆,長風真此,就算齊長老答應也行。

長風真的分量,比齊長老重了少,應該會現什麼意外。

對於投靠家族一脈的事情,沒半點後悔。

自己沒展露煉丹造詣之,並受到別院一脈重視,只一邊緣的物而已。

享受到多少好處,若真事情的候,恐怕還輪到自己跑腿。

良禽擇木而棲,改旗易幟的選擇,劉玉深思熟慮后的決定,也做好了承受一些影響的心理準備。

何況管身哪一脈,都為宗門效力,如果用一點就想阻斷的真傳之路,理由根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www.XBYUAN.COM-到新筆趣閣進行查看

心諸多念頭閃,只短短一瞬之間的事情。

劉玉動作絲毫慢,正面對著歷代祖師的畫像,毫心虛的開始發心魔誓言:

「宗門歷代祖師,弟子劉玉今日晉陞真傳之位,此以心魔起誓,」

「今後定當恪守門規、忠於宗門......」

「......」

劉玉沉穩堅定的聲音,祖師殿內緩緩回蕩。

知何,殿外的鳥語已經消失,殿內的燭火微微搖曳。

火光映照平凡、自信的面容,帶著如日一般的溫暖。

細看之,配合著儀式氣氛,竟一種莊嚴神聖之感!

於歷代祖師的見證,於三位金丹長老的見證,與一片燭光的見證,

劉玉疾徐,卻鏗將力的訴說著心魔之誓,隨著間流逝,誓言也到了最後一句:

「宗門負,負宗門!」

此言一,殿內一靜落針聞。

衛琴睜開了眼睛,眼帶著些許思議之色,定定凝視位一同晉陞的「劉師兄」。

萬萬沒想到,位師兄竟然如此膽!

當著歷代祖師與三位長老的面,竟然發如此膽,甚至以說些叛逆的誓言。

如此「膽」的誓言,如此「敬」宗門與師長的誓言,怎麼能么緊的關頭說口?!

「位劉師兄,難就怕嗎?!」

「怕長老一怒之,取消晉陞真傳的資格嗎?」

衛琴些吃驚的想。

一想到對方「青陽老魔」的名聲,說如此膽的誓言,又覺得些理所當然。

幾乎同一間,三位長老聽聞劉玉的話語,神色也微微一變。

「膽!!」

齊長老聞言面色一怒,寒聲呵斥。

還想說些什麼的候,卻被長風真按住了肩頭,未盡之言只能憋回肚子里。

長風真嘴唇蠕動,知說了些什麼。

齊長老最終還沒發怒,取宗門令牌交給了對方,然後拂袖退後了一步,面色明顯十分喜。

發心魔誓言,劉玉起身站直了身體,將幾的反應收入眼。

面色依舊如常,似乎做了理所應當之事,心沒半點後悔。

如果按照正常的心魔誓言,即使宗門將自己當成「棄子」,安排執行一些九死一生甚至十死無生的任務,也依然忠於宗門,能做損門派利益的事情。

種程度的束縛,劉玉接受了,也能接受。

只做自己的君王,只忠於自己。

長生路踽踽獨行的行者,黑暗的孤獨朝聖者,能忠於任何,

包括讓踏仙的宗門!

所以即使冒著失真傳之位的風險,即使能若怒見證的三位長老,即使被做視作為「異類」。

劉玉也毅然說了那句話。

「啪、啪」

細微的腳步聲響起,長風真走到劉玉身,飽含智慧的眼帶著莫名之色,似乎正認真打量眼弟子。

被一位頂尖金丹如此近距離觀察,劉玉頓心一驚,「隱靈術」悄然運轉,生怕被看破綻。

什麼師門長輩?

能夠快速提升修為的秘密,即使血濃於水的親情都靠!

幸好,長風真只用肉眼打量,沒真正的剖析。

打量了一會,位真威嚴的臉,忽然露一絲笑意,輕聲贊:

「錯。」

「輩,倒挺自己性。」

劉玉聞言彎腰行了一禮,口說著敢,也確實好接話。

長風真以為意,只摸著那短短黑須,意味深長的一笑。

隨後認真:

「宗門絕會虧待任何一名,真心為宗門效力的真傳弟子。」

「一點,輩放心。」

「令牌,就拿吧。」

「莫忘了今日誓言,莫辜負宗門厚望,莫辜負師尊的厚望。」

說完,長風真鬆開手掌,真傳令牌便向劉玉飄。

與衛琴那枚令牌一樣,枚令牌同樣泛著玉色,表面光華流轉。

只背面代表身份的字體,再「衛」字,而「劉」字。

長風真一番話說,劉玉知自己算關了,心微微一松。

隨後敢怠慢,彎腰雙手接屬於自己的真傳令牌。

「多謝三位長老成全!」

「弟子劉玉,定然謹記今日之言,負宗門與長老的厚望!」

手握令牌說完些,劉玉才直起腰身,將真傳令牌別再腰間。

見此,長風真輕輕頷首,但卻再言語。

「爾等兩晉陞真傳的儀式,至此便算完成了。」

「享受真傳弟子帶的好處,但也忘記真傳弟子責任,希望爾等兩以後能夠以身作則,作為普通弟子的標榜。」

「好了,如果沒其它事情,爾等兩便退吧。」

,齊長老面色已經恢復了平靜,最後囑咐了幾句,便揮手示意劉玉、衛琴以退了。

儘管對於劉玉些喜,對於剛才的心魔誓言頗微詞,但既然長風師兄已經做主了,也好說什麼。

畢竟,對長風師兄,齊長老還心服口服的。

也相信對方的選擇。

「,弟子告退!」

劉玉、衛琴齊聲應。

然後兩便輕手輕腳,退了片莊嚴肅穆之地,似乎生怕打擾了歷代祖師的安寧。

走祖師殿,遠離了高階修士,劉玉只覺身心都一松。

候,日已經向西方稍稍傾斜了一點,日光再那麼熾烈。

放眼望,方一片坦途與光明。

劉玉拿起真傳令牌細細打量,面露一絲笑意,一陣久違的輕鬆之感。

從此,便真傳弟子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四章:宗門不負我,我不負宗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