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同門交流

第四百三十五章:同門交流

後接近一年的運作,沒少花費資源疏通關係。

如今順利完成目標,即使以劉玉的城府,也禁露幾分喜色。

身旁,衛琴同樣也喜形於色。

手拿著真傳令牌,眼底幾分恍惚之色,似乎沒想到最後會如此順利。

兩都城府頗深之輩,自然能一直將喜怒都掛臉,很快就收斂喜色,神情恢復如常。

一同走通峰,說了幾句客套的話。

到了山腳的真陽場之後,很快便幾圍了,兩就此分揚鑣。

望著被幾名築基同門簇擁的衛琴,劉玉眼若所思。

「次晉陞真傳,比想象快,並且也順利很多。」

「或許,相互妥協之後的結果。」

暗暗想。

真傳之位非同,晉陞標準從未降低。

從真傳弟子的數量看,一定程度以判斷,宗門當代的興盛與否。

以往就算各方面條件符合標準,考核任務也順利完成,往往長老也「商量」甚至更久,才會允許通。

一次,僅僅等待到一年就順利通了,確實些同尋常。

劉玉暗暗猜測,或許別院一脈也想讓衛琴儘快通,選擇家族一脈達成合作,相互幫對方完成晉陞。

兩脈合作,佔據了高層部分的話語權,事情才會如此順利。

兩才會一年內,就完成了晉陞儀式。

搖了搖頭,把心的想法放一邊。

對劉玉而言,長老之間的博弈距離還些遙遠,現想些的候。

面露溫的笑意,向著場一側走,收到消息恭賀的同門,此等候已久。

登真傳弟子之位,相信門的聲勢能更一層樓,辦事也會順利許多。

所以並沒特意隱瞞的意思,一些經常打交的同門,基本都通知到了。

李語、李凡、盧雪等,便宜師尊座的師兄弟。

錢志金、顏開、嚴紅玉,些早就認識的同門,或家族一脈比較熟悉的物。

凡受到消息又間的同門,幾乎都很給面子的到場。

「多謝諸位同門捧場!」

劉玉面掛著笑容,向恭賀的修士一一打著招呼,熟練應付著一切。

目光恭賀的修士身掃,心對自己數十年努力的結果,也頗為滿意。

自此,才算真正宗門站穩腳跟了。

一番恭維客套與相互吹捧,足足花了差多一刻鐘的間,每名恭賀修士都被照顧到,現場算其樂融融。

一刻鐘后,真陽場的空,二十幾六色的遁光沖而起,朝著彩蓮山方向飛。

遁光,明亮非常!

修士,意氣風發!

劉玉倒志得意滿,而藉此機會,擴自己同門內的影響力。

晉陞真傳之,因為怕高調會壞了事情,便只告知熟悉的同門。

晉陞之後,自然沒了那麼多顧忌,正好藉機會,提升自己宗門的影響力。

畢竟,劉玉現二十四真傳之一。

按照宗門規則,身份地位遠超普通築基修士,一躍排四百名築基修士之。

所以現意氣風發的模樣,倒三分真七分假,多數做給旁看的

……

約一辰后,二十幾遁光彩蓮山落。

座靈山,早已布置成喜氣洋洋的模樣,宴席什麼的都準備好了。

按照吩咐,數十名內外門弟子與雜役,正的忙碌。

今劉玉雙喜臨門的日子,單晉陞真傳之日,也正式向諸多同門宣布,將紀如煙納為侍妾之。

一切林林總總的雜務,都被江秋水與紀如煙安排得妥妥噹噹,需多操心。

從一年相處的情況看,兩女還算比較睦,沒發生什麼的矛盾。

當然,按照價值門的地位而言,兩女的相處,江秋水還佔據了一部分主動權。

收起法器,劉玉朝周圍拱手,招呼李語、嚴紅玉、顏開等恭賀的同門落座。

落座之後,舉杯朝四方敬酒,口再次感謝諸位同門的捧場。

然後抓起紀如煙的手,當眾宣布:

「如煙賢良淑德,甚合意。」

「趁此喜之日,劉某正式向諸位同門宣布,將收入房。」

「從此以後,如煙便的第一侍妾了。」

說話之,劉玉眼神光湛湛,語氣帶著爽朗與豪邁。

話音落,再次朝四方賓客敬酒,將杯靈酒一飲而盡。

與此同,座響起了激烈的掌聲。

管心作何感想,諸多築基修士臉都帶著笑意,恭賀之詞絕於耳。

就算李語、嚴紅玉樣的女修,同樣面露笑容。

世界,三妻四妾乃尋常,並覺得奇怪。

知冥冥的限制,修士的修為越高,生命本質與凡的差距越,孕育後代的能性就越低。

到了金丹元嬰,更極為困難。

就算日夜耕種,誕生了後代,也極為正常的事情。

更何況就算誕生了後代,也一定身具靈根。

世界,擁靈根的孩童,終究只極少數。

所以為了血脈與傳承至於斷絕,妻妾成群也就順利成章了,宗門也比較鼓勵種現象。

畢竟相比散修之類,宗門弟子誕生的後代,無疑更加值得信任,也對宗門更為忠誠。

或許得失,又或許平衡。

高階修士孕育後代雖然困難,但孕育的後代,比普通具靈根的孩童,往往更適合修鍊。

父母的修為越高,種種神異也越凡。

甚至子嗣一生,就擁低階修士無法企及的實力,也沒能。

正應了那一句話,龍生龍、鳳生鳳。

古傳說,近仙存誕生的子嗣,更以比肩真龍之子!

話說回,一名築基修士能納另一名築基修士為妾,修仙界還極為少見的事情,從此相當於多了一築基期幫手。

江秋水紅顏知己,也幾乎半公開的秘密。

左擁右抱兩名築基女修,讓座少男修,都羨慕已。

如果崔亮還活著,少得也甘拜風,向劉玉求取真經。

一想到真傳弟子與二階煉丹師的身份,以及今日取得的成就,眾稍稍釋然,還羨慕已。

聽劉玉當眾說的話語,紀如煙些羞澀與局促。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還強忍住羞意與安,舉杯向客敬酒。

應付樣的場面,此女稍稍些怯場。

對於紀如煙樣家族身的修士而言,元陽宗等宗的修士,以往都巴結討好,萬萬能得罪的。

現成了劉玉的侍妾之後,卻能平起平坐,地位轉變之讓些適應。

但桌緊握夫君的手掌,立刻便安心了少。

一番慷慨陳詞與相互吹捧后,宴席的氣氛逐漸熱烈,諸多同門便開始說著宗門趣事。

如果場只男修,那話題少了聊到女修身,說著一些帶顏色的話題。

還少女修,眾也只好收斂。

今日劉玉喜的日子,邀請的又比較熟悉的同門,就算彼此之間些許摩擦,也還按捺了。

席,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

待到賓主盡歡眾散,已經三辰之後,喧嘩的彩蓮山又重新安靜。

……

目送最後一遁光離,劉玉收回目光。

看著席面的殘羹冷炙,微微皺眉,吩咐兩女:

「秋水、如煙,收拾殘局的事情,就交給了。」

些雜事,一向交給兩女處理,自己則一心修鍊。

「。」

兩女點頭答應,指揮著打雜的鍊氣期弟子與雜役,開始收拾現場。

今喜的日子,些弟子與雜役也會好處領到,會收到等的靈石作為獎賞。

深深望了江秋水一眼,見臉並無異樣,劉玉轉身向洞府走。

知心能些吃味,從自己的角度發,兩女都左膀右臂,兩碗水還盡量端平為好。

該安慰已經安慰了,日後若凝結金丹,同樣以給一名分,排場會於今日。

一點,劉玉會多解釋。

進入洞府,打開靈獸室,一陣冰冷的寒霧鋪面而。

點寒冷,對築基期修士的肉身而言,能夠輕易承受,都需法術的輔助。

劉玉氣血與肉身強度都超普通築基修士,更算了什麼。

感覺到動靜,靈獸室的黑暗之處,一雙青色明亮、冰冷無情的蛇瞳睜開。

遠遠望,就像兩青色的燈籠,給片寒冷、陰暗的空間,增添了恐怖的氣氛。

一瞬,一巨的黑影朝劉玉邊撲。

途,黑影的面積迅速縮,到最後只一尺長短。

緊接著,劉玉便感覺腿一涼,低頭正好看見一條青色蛇,正用腦袋使勁蹭著自己的腿。

正靈蛇青!

一年間,飼靈丹與龍血果的幫助,傢伙又了的進步。

朝著二階品的方向,穩穩邁了一步,晉陞速度遠超普通妖獸。

「噝噝」

青快速吐著蛇信,發噝噝的聲音,似乎詢問主為何么久看它。

劉玉彎腰,伸手掌將之放掌心,另一隻手伸手指逗弄。

通主僕契約的聯繫,能夠清晰感覺感覺到青的情緒。

親近、仰慕、思念......

妖獸思維本就簡單,加青的年齡還很,只相當於類修士的「嬰兒」程度,更只簡單的情緒。

執行真傳任務,花費了半年間,回之後又一心修鍊。

餵養靈獸的事情,都交給了紀如煙辦,算一算確實一段間沒陪青了,難怪傢伙依。

耐心配它玩了一會,先後喂飼靈丹與龍血果,離開已經一辰。

「傢伙,快點成長,才能幫得。」

劉玉喃喃自語,將靈獸放地面。

「噝噝」

青卻只吐著蛇信,搖頭晃腦明所以。

雖然它靈性凡,終究生的間尙短,對於種複雜的指令,根本理解了。

見此劉玉微微一笑也生氣,只傳讓它返回寒潭的命令。

「噝噝」

主僕契約的聯繫,青非常舍,還一步三回頭的向寒潭遊動而。

經十幾年的訓練,對於主的命令,它已經明白絕對服從,否則會非常好的後果。

「噗」

水聲響起,青遊動寒潭,又變成了三丈三。

雖晉陞二階之後,它已經以隨意縮,還維持本的面目最為舒適。

所以如果見主,傢伙還屬意維持原本的體型。

「看些年「訓練」的效果非常錯。」

見青乖巧聽話,劉玉輕輕頷首,隨後離開靈獸室。

「轟隆隆」

石門關閉,發沉悶的響聲。

廳,紀如煙靜坐,似乎等待著什麼。

至於鶯歌燕舞兩名侍女,則一語發的站身後。

「夫君」

「公子」

見夫君現,紀如煙起身一福,鶯歌燕舞也立即行禮。

劉玉擺手示意必多禮,讓兩女侍女退,廳只剩兩。

目光一掃,沒發現江秋水的身影,看已經離開。

今對紀如煙而言,非常重的日子。

看江秋水已經明白,自己八成會寵幸此女,所以選擇了提離開。

紀如煙飛速低頭,手指捏著衣角,心羞澀已。

被毫掩飾的熾熱目光掃,彷彿一雙無形的手,撫摸全身每一寸的皮膚。

心開始胡思亂想,同又些期待著即將發生的事情。

劉玉微微一笑走,牽起此女的手,慢慢走向盥洗室。

很快,盥洗室便奇奇奇怪的聲音響起。

或許今的日子,具凡的意義,紀如煙一次非常聽話,讓劉玉解鎖了少姿勢。

(此處省字)

……

雨霽風停,已經六辰之後。

一番洗漱,劉玉回到練功房,開始思索關於煉體功法的事情。

漸漸地,心了答案。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五章:同門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