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問爾心安?(求訂閱!!)

第四百二十四章:問爾心安?(求訂閱!!)

劉玉當場宣布的「規矩」,有修士欣喜異常,自然也有修士心中不悅。

不過能夠修鍊到築基期,並且作為代表派過來拜見的修士,當然不會是毫無城府之人。

就算心中極為不悅與不情願,這個時候,也不會將真實的想法表露出來。

他們表面上,與常人無異。

……

……

「不許攻伐」這個嚴肅的話題過後,氣氛就漸漸重新變得緩和。

修士們推杯換盞之間,倒也顯得其樂融融,氣氛和諧自然。

拋開各方勢力的高層不提,佔據隊伍大多數的鍊氣期修士,早就厭倦了戰爭。

畢竟修仙是為了長生,是為了無拘無束。

而戰爭時期,卻要聽從上級的調遣,執行這樣那樣的任務。

這無疑不符合修士們的本心,如今接近三年過去,不止是劉玉隊伍,大多數修士都產生了厭倦的情緒。

畢竟絕大部分修士,目光極其有限,看不見長遠的未來。

對七國盟潛在的威脅,他們一無所知。

而且不管戰爭勝利還是失敗,普通修士都不得到多少好處,九成會被高層與中層收走。

剩下不到一成,才會分配給普通修士。

若是戰爭失敗,往往便是一命嗚呼。

所以對於大多數修士而言,從內心出發的話,都是抵觸戰爭的。

當為家族、宗門奮鬥的熱血冷卻后,剩下的便是漫長的煎熬。

幸運的是,他們的宗門、家族站對了隊伍,他們也因此有了些收穫。

現在,「漫長」的戰爭終於結束,終於重獲自由了。

長期的壓抑得到釋放,導致許多修士在宴會上放浪形骸,指點江山、揮斥方遒、展望未來。

劉玉目光掃過這些鍊氣小輩,不禁微微一笑。

他們自由了,自己也差不多收集好煉製結金丹的靈草,接下來可以好好修鍊了。

身旁,江秋水不知道他的想法。

不過見師兄心情似乎不錯,杯盞中的靈酒空了,便斂袖親自為他斟滿。

「師妹,辛苦了。」

劉玉笑意一斂,認真道。

這幾年中,如果沒有江秋水,將內外事務處理的妥妥噹噹,無疑會浪費他很多修鍊時間。

以此女細心的程度,就算換做自己來,也未必能夠做得更好。

而如果沒有此女,換做其他修士去做,自己也不能夠方心。

「除非是獨來獨往、無牽無掛的散修。」

「不然這長生路上,還是要有幾個信得過去的手下。」

「要不然,掣肘頗多。」

劉玉暗暗感慨。

如果沒有幾個能夠放心的手下辦事,許多事情都會束手束腳,這與實力沒有絕對的關係。

這一點,他深以為然。

當然,江秋水與他的關係,也不只是同門與手下那麼簡單。

「師兄滿意就好。」

迎著師兄的目光,江秋水心中一顫,小聲說道。

說話間,她一雙玉手放在桌下捏緊,有些微微發抖,內心既高興又激動。

紀如煙與兩女侍女的出現,嚴重威脅到了她的地位,讓她有了深深的危機感。

現在能夠得到師兄的認可,無疑是莫大的鼓勵。

儘管心中高興不已,有些忍不住想要訴說衷腸,但江秋水知道現在的場合不合適,所以還是十分克制。

「嗯。」

劉玉微微點頭,對此女的表現非常滿意。

隨後目光一轉,看向了廣場上載歌載舞,用來助興的歌姬舞姬。

這些歌姬舞姬共有七名,容顏嫵媚姿色倒是不錯,軀體上大多披著薄紗衣物,將妙曼之處展露無疑。

一顰一笑一間,都帶有動人的魅力。

纖細的腰肢輕輕一扭,便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泛著玉色一樣的光澤,盈盈不堪一握。

許多未嘗肉味的鍊氣小輩,被歌姬舞姬的姿色所吸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眼神中透著渴望。

顯然,這些小輩已經意動。

「也不知是哪個傢伙安排的,倒也別出心裁。」

劉玉見此微微一笑,懷著欣賞的目光看待。

只是助興的話,他倒也沒有意見,就算其中有什麼肉體交易,只有不鬧出亂子,他也不會去管。

畢竟男女之樂,乃人之常情。

不過這八名歌姬舞姬中,也全是衣著暴露的,也有兩女穿著精心裁剪的衣裙,論魅力絲毫不下於前者。

楚國與燕國同處九國盟,都在天南的北方。

兩國路途雖然相距甚遠,不過長相特徵與膚色還是差不多的,相貌方面基本沒有太大的差異。

審美觀方面,倒也不會相差太多,燕國的美女放在楚國,一般同樣也算得上美女。

以劉玉的眼光來看,這兩女穿著燕國本地的服飾,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論氣質的話,還要勝過其它歌姬舞姬幾籌,難道是「花魁」之類?

修為也高了一個小境界,似乎不像是普通的歌姬舞姬。

或許是其家族、勢力專門培養出來,用於聯姻之用的?

「燕國滅亡,這些勢力的勾心鬥角,卻半點沒有停下啊。」

劉玉微微搖頭。

看著眼前「其樂融融」的景象,

看著這些推杯換盞的各色修士,

看著歌姬舞姬的容顏秀色,

看著她們軀體上充滿燕國特色,華麗精美的衣裳,

劉玉微微感慨,忽然想起了前世的一首詩:

煙籠寒水月籠沙,

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

隔江猶唱《後庭花》。

此情此景,讓劉玉忽然想到幾個問題。

他很想問問,這些投降宗門的勢力,這些勢力所派過來的代表修士:

「你們知道,你們的國亡了嗎?」

「國家滅亡卻從中漁利,你們會不會心懷愧疚?」

當然,這只是劉玉心中一瞬間的想法,並沒有真正問出來。

國家的觀念,對世俗凡人最為適用。

凡人要靠土地種出糧食養活自己,往往一輩子,也離開不了故土家鄉多遠,有很強的鄉土情結。

對於土地等資源的依賴,使得世俗凡人往往十分排外,所以「家國情懷」倒是挺重的。

在國難當頭的時候,往往有許多凡人拋頭顱灑熱血,願意保家衛國。

劉玉聽聞,對於燕國凡間官府的摧毀,倒是遇到了頑強抵抗。

可惜,在修仙者的插手下,一切都是註定的。

而對修仙者而言,糧食等物資唾手可得,修仙資源才是最重要的,往往需要到各處尋覓。

況且修士能夠飛遁,有著極強機動力,能夠達到很遠的地方。

燕國對凡人來說廣闊無比,對修仙者而言卻未必,故而「國」的觀念,遠沒有凡人那般根深蒂固。

這種情況,天南其它修仙界也是如此。

……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谷贓劉玉見時機差不多了,敲打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便宣布宴會結束。

並在宴會結束后,於永泰坊市議事殿,接見隊伍中的築基修士,一一為這些人解除鎖靈禁制。

殿中,一道人影坐在主位,一道人影則立於下方。

「見過青陽道友。」

「老夫對上宗忠心耿耿日月可鑒,絕對沒有二心,也不會趁機作亂。」

「如果青陽道友不放心,這鎖靈禁制不解除也罷。」

韋光正小心翼翼,試探性的說道,說完還拱了拱手。

他是第一個接受召見的,猜不準劉玉意圖,又不敢得罪,所以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光正道友此言,可是口不對心吶。」

「放心,劉某一向說到做到絕不食言,斷無反悔之理。」

看著有些忐忑不安的韋光正,劉玉似笑非笑,道。

鎖靈禁制就像枷鎖一樣,束縛住了修士。

而追尋自由,是每個智慧生靈的本能,誰又想失去自由,願意生死被操之於人手呢?

說完,他雙手連動法決一掐,一息后一道白芒激射而出,直指對方丹田要害。

韋光正警惕之心大起,但一想到方才所說,還是強行壓制住了本能,任由白光最終命中丹田。

「哼~!」

他只覺丹田一痛,隨後就變得輕鬆起來。

像是解除一道枷鎖,變得前所未有的輕鬆,法力運轉之間似乎更加流暢了。

「多謝青陽道友!」

韋光正知道這是鎖靈禁制解除的癥狀,於重重一拱手感激道。

「韋家的表現有目共睹,光正道友也是有心了。」

「如果真要報效上宗,有什麼風吹草動,就立刻到鳳凰山通知劉某便可。」

「如果真的得到有用的消息,劉某呈報宗門,記韋家一功。」

「好了,下去吧。」

說著,劉玉擺了擺手。

思慮再三,在執行任務期間,他還是決定在鳳凰山落腳,作為常住之處。

此靈山高達二階上品,目前來說修鍊是綽綽有餘了,而且離古闕城較近,傳送回宗門也方便。

「是!」

「若是有什麼消息,老夫一定到鳳凰山叨擾道友。」

韋光正答應道,隨後退出議事殿。

「這樣的本地勢力,還是要多發展幾家,有什麼風吹草動也好立即知曉。」

「還有自己的情報系統,也可以建立起來。」

「此事的話,就交給冷月心去辦吧。」

劉玉思慮了一會兒,接著召見下一名修士,為其解決鎖靈禁制。

中間夾雜著短暫的交流,鎖靈禁制的接觸也十分迅速,十九人不到半刻鐘就已經完成。

今日,征討白雲觀的隊伍就正式解散了。

韋光正等一些修士,正帶著各自勢力的子弟或者弟子,陸陸續續離開永泰坊市,返回各自原來的地盤。

劉玉返回洞府時,可以看到坊市外一道道遁光衝天而起,向著各個方向飛去。

「看來這些修士,確實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默默想道。

卻好像是失去了什麼東西一樣,有悵然若失的感覺。

「隊伍的力量,終究是外力,因為宗門賦予的權力才得以存在。」

「現在戰事結束,宗門收回這部分權力,也就沒有理由去繼續統領他們了。」

「只有自己的境界與實力,才是真實不虛。」

劉玉很快做出調整,心湖又恢復到古井無波的狀態,搖回到了坊市中的洞府。

……

練功房,

蒲團上。

劉玉盤膝而坐,打開玉瓶倒出新煉製的「升元丹」,仰頭吞服下去。

「咕嚕」

丹藥一入肚,便迅速發揮效果,一股溫溫熱熱的感覺在腹部傳開。

劉玉閉上眼眸,手上似緩實快打著法決,運轉「青陽功」第七層煉化藥力精進修為。

他的臉龐上,逐漸有青色紅色的靈光浮現而出,並且逐漸強盛,以越來越快的速度輪轉變換。

黑髮散亂飄飛,衣袍鼓盪無風自起。

一股靈壓以微不可查的速度,一絲絲逐漸變得強盛,慢慢向攀升。

「呼~」

三個時辰之後,劉玉緩緩收功,睜開了眼眸。

感受著修為法力增加幅度,他面上一笑感到滿意。

雖然升元丹只是二階上品的普通丹藥,但效果亦是不凡,相比滿意服用丹藥修鍊,修鍊速度足足提高了接近八成。

精元丹、養元丹、升元丹三種丹藥,藥效皆是溫和綿長易於吸收,算是一個系列的丹藥,也是築基期最為常見的丹藥。

精元丹四百五十塊靈石一瓶,養元丹六百靈石一瓶,升元丹八百靈石一瓶。

雖然只是普通丹藥,但一瓶就幾乎相當於一件差一點的極品法器,也足以說明其價值。

當然,對於普通修士而言,更多的還是依靠本身的資質修鍊。

如此高昂的價格,一個月服用一顆丹藥修鍊,已經算是混得不錯的了。

鍊氣期的普通修士,還能十天半個月服用一顆丹藥修鍊,但是到了築基,一個月都未必能夠服用一顆丹藥。

無他,實在是太貴了。

在修仙資源逐漸減少的如今修仙界,任何能夠增加修為的資源,都是價值不菲的。

故而那些大宗門,才會以靈根資質為主要入門標準。

只因靈根非逆天神物無法更改,而心性等方面,卻可後天培養。

築基期的修鍊資源,已經價值不菲,像劉玉這樣到了築基後期,依然能夠服用丹藥修鍊的,更是絕無僅有。

根據掌握的信息,他推斷就算元嬰老祖的親傳弟子,恐怕也無法像自己這樣奢侈的修鍊.....吧?

就算靈根資質一般,但憑藉通靈之氣的改善資質還有丹藥之力,劉玉估算心中的修鍊速度,應該比異靈根修士還要快上一些。

即使要經過魔火煉元,也是相差不多的樣子。

根本功法完成後,劉玉又取出養神丹,運轉「存神妙法」,開始淬鍊元神增長神識。

待進入練功房五個時辰之後,這一次的修鍊才完成。

「宋昊蒼所說,三元果所在的那處秘境,三十年後才會開啟,現在倒是不急。」

「如今還是以提升修為與實力為主,徐徐圖之。」

「不過卻可以先打探消息,一些結丹的準備,也已經可以開始了。」

修鍊完之後,劉玉思索了一會,隨後離開練功房。

……

……

沐浴更衣,屏退兩名侍女。

劉玉品著靈茶,坐在太師椅上,等待江秋水與冷月心到來。

「師兄」

處理好宴會的手尾后,兩女先後到來。

劉玉這次見兩女,主要有兩件事情,需要立刻去辦。

一是煉製結金丹的靈草,現在只剩下最後一株,這件隱秘的事情不能外泄,只能由江秋水去辦。

二是建立本地情報網,用來搜集元國的消息,這件事情交給冷月心,相信此女不好讓自己失望。

還有就是宣布明日啟程,繼續開始巡視管轄區域,以免有大亂髮生。

一直巡視到鳳凰山,然後在鳳凰山落腳,作為今後的常駐之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陞,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仙府長生更新,第四百二十四章:問爾心安?免費閱讀。https://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四章:問爾心安?(求訂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