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人不如故

第四百二十九章:人不如故

洞府外陽光明媚,江秋水與紀如煙怎樣的交流不提。

片刻后,兩女聯袂進入洞府,臉上皆是面露笑容,看起來相處的比較融洽。

一人身穿藍色衣裙,一人身穿綠色衣裙,臉上皆是畫着精緻的妝容,姿色各有千秋。

「師兄」

「夫君」

江秋水與紀如煙手拉手,臉上笑意盈盈,先後行禮然後坐到對面,開始竊竊私語。

言語交談之間,她們已經是以姐妹相稱,彷彿多年不見的好姐妹一般。

兩人都不是目光短淺之輩,都知道劉玉希望見到什麼樣的局面。

也知道劉玉做出的決定,輕易不會改變,今後不可能再專寵一人,只能接受現實。

除非要離開他的身邊,否則這樣的情況不可能更改。

可是,能離開嗎?

先不說劉玉會不會允許,就說如今享受到的種種好處,超出普通修士諸多的修鍊資源,兩女也根本不可能下定決心。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有些事情一旦發生,不管再怎麼去斬斷,也回不去從前。

既然不能離開,也無法改變劉玉的想法,兩女就只能接受現實,只能接受對方的存在。

從以上兩點出發,紀如煙和江秋水是現在的態度,也就不奇怪了。

望着笑顏如花的兩女,劉玉神色如常,心湖一片平靜。

這樣的局面,他已經有所預料。

如果談感請的話,三人之間的關係處理起來確實麻煩,有些令人頭大。

不過如果從利益的角度出發,不考慮看不見摸不著的「情」。

一切,就簡單多了。

望着笑語晏晏的兩女,這一刻,劉玉心湖平靜如水。

「是啊,自己能擁有現在的一切,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實力。」

「因為有了仙府,從而有了足夠的資源,實力才得以快速增長,這些女修、修士才聚集在自己身邊。」

「僅僅築基後期的修為,在這個殘酷現實修仙界,去講什麼虛無縹緲的感情,也太過可笑了一些。」

這樣想着,劉玉心中升起點點明悟,先前的些許煩惱盡皆消失。

漆黑如墨的瞳孔中,

閃爍理性的光澤,

這一刻,他的內心又重新變得寒冷,如同塵封萬載的玄冰。

表面上雖然一如既往,但劉玉的想法,卻發生了不小的改變,再也不會因男女之事而困惑。

大廳中,兩女以姐妹相稱,你一言我一語聊得熱火朝天。

見時機差不多了,劉玉一聲輕咳,大廳中頓時安靜下來。

紀如煙收斂笑意,心中早就期待無比。

但真到了這個時候,當着旁邊那人的面,她反而有些緊張。

這位「秋水姐」,可是與夫君相識數十載,既是同門又有曖昧的關係,而且還是師兄的左膀右臂,幫他處理了很多事務。

幾十年下來,情分想必是深厚非常,在夫君心中的地位一定不低。

如果這位「秋水姐」不同意鬧起來,那她可就進退維谷了。

「真要出現那種情況,夫君還會堅持給自己名分嗎?」

這樣想着,紀如煙實突然有些信心不足,有些忐忑不安。

儘管以她對夫君的了解,說出去的話一向是說道做到,從無言而無信的時候。

可一想到與這位「秋水姐」的地位對比,她心中就還是七上八下。

畢竟她是後來者,畢竟對方是夫君幾十年的師妹,畢竟夫君身邊同門、好友也大都承認了對方的地位。

而她自己,不過是小家族出身籍籍無名的女修罷了。

在紀如煙期待又緊張的心緒中,沒有讓她等多久,劉玉緩緩開口:

「如煙乖巧懂事、嚴於律己,經過慎重的考慮后,我決定收她為侍妾,給她一個侍妾的名分。」

「師妹,你們兩人以後要好好相處。」

當着兩女的面,他不急不緩說出了這個消息,將自己的決定告知江秋水。

「知道了,師兄。」

「以後秋水一定將如煙當做親妹妹看待,與她和睦相處,不會讓師兄為難。」

江秋水微微一愣,然後如此說道。

或許是心裏早有準備的緣故,這一刻她的表現非常平靜,比想像中還要平靜,令人猜不透內心的想法。

說話間,江秋水面露笑容,還親切拉着紀如煙的手。

從在金星坊市第一次見到對方的時候,從師兄的態度中感覺出來,她就知道對方與師兄的關係不會簡單。

間隔十幾二十年,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

笑顏之下,江秋水心中卻是有些黯然,不過也不敢在這個時候違逆師兄的意志。

這是通知,不是商量。

聽到對方的話語,紀如煙心中一松,一塊大石落了地,臉上笑容更發自內心了幾分。

不過她知道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當即道:

「夫君,如煙以後會盡到自己的本分,還有會和秋水姐好好相處。」

「......」

紀如煙語速極快,一連說了七八句話,言語中滴水不漏,顯然早有腹稿,早就等待着這一刻。

她言語中大概意思是,不會辜負劉玉的期望,會盡到作為侍妾的本分,還有江秋水非常優秀,以後一定會向秋水姐多多學習,希望與秋水姐和睦相處。

兩女手挽着手,臉上皆是露出燦爛的笑容,彷彿真是親密無間的好姐妹。

她們目光交匯在一起,不言不語中已經達成了某些共識。

「很好。」

「秋水、如煙,希望你們一直記得今日說過的話。」

「不要讓我失望。」

劉玉心中平靜,面上微微一笑,看着兩女鄭重說道。

江秋水、紀如煙聞言,皆是默默點頭。

有些話,不用說出來,便已經在心中。

「好了如煙,你先回房間修鍊,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和秋水商議。」

三人又聊了幾句,劉玉轉頭對着紀如煙如此說道。

「是,夫君。」

「那妾身就先回房間修鍊了。」

紀如煙乖巧的應道,隨後與江秋水告別,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中。

正式官宣自己侍妾的身份,每個人都有影響,不只是自己而已,她明白夫君還有些話要和江秋水說。

這個時候,她不能亂來。

「轟隆隆」

石門緩緩關閉,紀如煙的身影逐漸消失在房間,直至徹底看不見。

洞府大廳里,只剩下兩道人影。

不知是什麼原因,誰都沒有第一時間開口,場中一時間寂靜了下來。

……

……

「師妹,我將如煙收入房中,你可曾有怨言?!」

沉默了數息,劉玉平靜的看着對方,緩緩開口。

「不敢。」

江秋水微微咬了咬嘴唇,小聲說出這兩個字,隨後就沒了下文。

說完,她別開目光,低頭看着顏色深沉的石桌。

似乎,桌上有什麼精彩的東西一樣。

「不敢?」

「那就是有嘍?」

劉玉微微一笑,明白此女的那點小心思。

見她還是沉默不語,便決定打破僵局,於是起身走了過去。

將之環抱而起,放坐在自己腿上。

「嗯~!」

江秋水微微掙扎,不過手上沒什麼力道,待做到劉玉腿上的時候,便安靜了下來。

懷抱佳人,一縷縷熟悉的幽香傳入鼻中,劉玉微微有些感慨。

這一刻,他想到了前世古人的一些話。

古語有云: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放在現在的自己身上,也有一定的可以借鑒之處,只有「家務」處理好了,吩咐下去的事情才能完成,才能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放在這個修仙世界中,也有一定的通用之處。

只有先將組織內部的糾紛解決,才能騰出更多精力,更好的擴張地盤,佔據更多資源點。

不至於陷入無休止的內耗之中。

不然一旦組織的最高戰力、定海神針出了什麼意外,就很可能出現土崩瓦解的地情況。

「只是想不起來了,這話是周先生說的,還是魯先生說的?」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

他右手環抱江秋水,左手伸出一捋其額頭的秀髮,然後抵在她的下頜,將之輕輕一抬。

沒有了遮掩,此女的容顏,又展示在眼前。

只見江秋水黛眉微皺,眼神中滿是複雜,眼眸微微泛紅,透着絲絲委屈。

「人不如新。」

「衣不如故。」

凝望着眼前女修有些傷感的眼神,劉玉認真的說道。

「就算有了如煙這個侍妾,師妹在我心中的地位。也不會有半點下降。」

「從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接着,他這樣安撫道,隨後便不再開口。

劉玉很少去安慰別人,也不想去承諾什麼,更不需要花言巧語。

不過寥寥數語之間,已經將他的意思完整的表達出來,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聽了這話,江秋水明白了劉玉的意思,眼中傷感稍減,泛起幾絲亮色。

她知道,自己的地位,不會應該不會因此受到影響。

「此言當真?!」

江秋水目光勇敢的迎了上去,小聲道。

「千真萬確。」

劉玉不假思索的回答。

頓了頓,又認真開口:

「卿不負我,我不負卿。」

說這話的語氣情真意切,但他心中卻是一片平靜,心湖居然沒有多少波瀾。

不過此言詞語,卻沒有半分虛假。

只要江秋水好好辦事,能夠擺正自己的位置,劉玉確實沒有打算虧待她,會在資源方面盡量給予一些幫助。

不過如果想要「道侶」的名分,以及虛無縹緲的感情,就純屬是自尋煩惱了。

似乎劉玉的一番話,真有不錯的效果,江秋水明顯好受了不少。

沉默了熟悉,她紅唇微張緩緩道:

「師兄,秋水知道啦。」

「以後會與如煙妹妹好好相處的,只求師兄不要有了新人,就冷落了舊人。」

江秋水勉強露出笑容,話語中還帶着絲絲幽怨,不過相比方才,心情明顯好了不少。

此世三妻四妾乃是尋常,就連一些普通的築基修士,也是妻妾成群數不勝數,何況師兄這樣優秀的修士?

以她對劉玉的了解,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已經是極限了。

江秋水知道自己如果再奢求更多,就有些不知進退了,很可能因此真的被冷落,所以努力想將心態調整過來。

「很多鍊氣期弟子,都有着無數凡人姬妾。」

「那些築基期的同門,更有不少鍊氣期女修作為侍妾,說是妻妾成群也不為過。」

「像師兄這樣優秀的修士,三妻四妾實在太正常了,我不該因此胡思亂想。」

「只要不冷落了我就好。」

這樣想着,江秋水解開心結,心中果然好受了許多。

其實身為築基期修士,劉玉納個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她也沒有「道侶」的名分,根本無權過問。

不過感情是複雜的,一想到紀如煙之事,江秋水心中還是有些不舒服。

將此女的神色變幻盡收眼底,劉玉知道自己的一番安撫起到作用,心情也是不錯。

收集靈草靈藥、打理玉丹堂,目前自己手下許多事情,都是江秋水在辦。

如果忽然失去此女,一時間還找不到合適的替代人選,所以能不換還是不換為好。

江秋水解開心結心情好轉后,兩人又聊了一會,劉玉便將之送出洞府。

臨走前,給了她一瓶「青元丹」。

五年時間過去,江秋水修為也前進了一大步,已經接近築基初期巔峰。

畢竟在隊伍中,她作為劉玉的「總管」,如果膽子大一些,獲得的資源甚至可能比冷月心、顏開兩人還要更多。

在足夠的修仙資源支撐下,修鍊速度快一些也是正常。

而且此女修鍊的「幽冥玄冰錄」,不需要經過魔火煉元,法力也不如「青陽功」精純與深厚。

還有江秋水的靈根資質,雖然也算不上有多好,但依舊比原本的劉玉優秀不少。

至於與此女差不多同時築基的顏開,不能混為一談。

這小子險死還生,若是有所領悟,修鍊加快一些很正常。

而且此人氣運不凡,說不定在離開隊伍的那段時間,又另有機緣呢?

一直到藍色遁光消失在天際,劉玉才收回目光,面無表情站在原地思索了一會,轉身返回洞府。

「倘若按照前世古代的話來說,我這應該算是完成「齊家」了吧?」

「那麼下一步呢?!」

坐在太師椅上,劉玉天馬行空的想道。

既然江秋水沒有意見,納紀如煙為妾也就徹底沒了阻礙,解決這件事情讓他心情很是不錯。

這樣想着,剛要取出「百草丹書」參悟,儲物袋中的宗門令牌忽然傳出動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九章:人不如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