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靈果到手

第四百六十一章:靈果到手

「好,對方竟然么快就攻破了靈藥園的陣法!」

唐寶眉頭緊鎖。

「......」

雖然著唐寶的告知,知一宗修士帶三階破禁珠。

但對於對方能夠么快攻破守護靈藥園的三階陣法,楊叔等還感到驚訝與解。

驚訝之後,便憤怒!

處秘境聖火教先輩所建立,聖火教修士眼裏,理所當然教派的財產。

一宗的行為無異於趁火打劫,赤裸裸的強盜行為。

何況,秘境之的收穫,關乎教派數十百年的發展。

「絕能讓對方得逞!」

唐寶、楊叔等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的堅定。

心想着對方注意力被靈藥園吸引,對周圍能放鬆了警惕,唐寶一馬當先沖,快速帶領幾向靈藥園方向摸。

多年躲躲藏藏的經歷,使得聖火教修士對潛行種方式駕輕就熟,加快速度的同動靜也極。

片刻后,距離靈藥園已經只兩里。

而,無需神識掃視,劉也看清楚了靈藥園的情況。

陣法已經被一宗修士徹底毀壞,任紅顏帶着師弟師妹三,正進入葯園採摘靈藥。

「好。」

「能讓進入葯園。」

七約而同加快腳步。

之所以對付一宗修士,身為「主」驅趕闖入家的「盜賊」還其次,最重的靈藥園的資源。

若讓對方進入葯園,一旦那裏展開鬥法,管結果如何,靈草靈藥都會遭受嚴重的破壞。

最後即使滅殺一宗四,也談目的達成。

「誰?!」

令唐寶等沒想到的,一株株價值極高的靈草靈藥近眼,任紅顏也沒放鬆對周圍的警惕。

聖火教一行才剛剛摸進兩里之內,便猛然轉頭盯着七潛藏的方向,低聲喝。

帶疤痕的臉,面色冷靜毫無慌張。

「心,其修士,速速結陣!」

任紅顏冷靜令。

相比於,一宗其三的定力就差多了,已經被一株株價值菲的靈草靈藥吸引,些移開眼睛。

但聞言,溫柔女修三還迅速驚醒,站了事先排練的合適位置。

劉玉眼,四名身穿白衣的一宗修士,結成了一類似「四象陣」的簡易四陣法,彼此之間互為犄角。

從任何一方向攻擊,其三都能及救援,共同防禦分擔壓力。

四齊心協力聯合起,所發揮的實力遠超各自為戰,絕對容視。

相比之,心思各異的散修就烏合之眾無疑了。

「動手!」

意識到自己等被發現,加已經進入到攻擊距離之內,唐寶索性再隱藏,沉聲令。

「咻咻」

完全沒廢話的意思,握著土黃色飛劍靈器,抬手就斬幾艷麗的劍氣。

接着咧咧再隱藏,飛速向一宗四靠近。

紅色的光華乍現,劉玉雙手一張,十指方便現十顆雞蛋的火球,熊熊燃燒着散發熾熱的高溫。

神識一動,十顆火球便排成一條直線,如同離弦之箭,破空向一宗四落。

火球術只一階品法術,以劉玉如今的修為幾乎以瞬發,威能同樣同日而語,足以讓任何鍊氣期修士命喪當場。

些火球術雖然聲勢,但劉玉的特意控制,威能就真的差強意了。

對築基境界的修士,難以構成威脅,最多只能分散一點注意力。

築基級別的鬥法使用火球術,確實划水的嫌疑。

考慮到現體修的身份,缺乏遠程攻擊的手段,唐寶幾還能夠理解。

非常合理!

嗎?

隨着唐寶果斷手,一間聖火峰各色的靈光閃耀,幾乎同一間聖火教眾相繼手。

「咻」

劉玉神識神識一掃,便發現周子文手握黑色刀靈器,連續揮數黑紅色的刀光。

接着靈器脫手而,迅速漲至兩尺左右,朝一宗四方向激射而。

「極品靈器」

觀其威勢,竟又一件極品靈器,怪得唐寶對信心,認為能單獨對付一宗一。

「就算現沒落了,祖畢竟也曾闊綽。」

「相比普通的修士甚至勢力,還著一定資本的,拿幾件極品靈器甚至法寶,都沒什麼奇怪的。」

腳踏「追星趕月」步法,快速進的同,劉玉心閃念頭。

只能飛行,單純靠法術肉身力量地面趕路的話,體修還佔據很的優勢。

若全速進,輕易便超衝鋒的唐寶,只那樣一,少得成為一宗修士集火的目標。

對於結果,劉玉自然取。

所以暗暗放緩速度,落唐寶之後,卻又楊叔周子文等教眾之。

樣一,別也就無法說了。

畢竟顯露的修為只築基期,所最低的,而且還一名二階煉丹師。

艷麗的劍氣、聲勢浩的火球、黑紅色的刀光......

一法器法術的攻擊,轉眼間就跨越兩里距離,接近一宗四。

短短兩里的距離,對築基修士而言說近咫尺也為,秘境神識受到壓制,攻擊距離還能再遠許多。

唐寶雖然果決,但一宗四的反應也迅速,幾乎就斬劍氣的同,便做了相應的應對。

一宗的溫柔女修手掌一揮,丟幾顆黑褐色的靈植種子,接着雙手掐了數法印。

「噗」

一瞬,丟的黑褐色種子便生根發芽,長一條條帶刺黑褐色荊棘,黑褐色荊棘相互纏繞。

很快,便形成了一「荊棘之牆」,擋四之。

同,溫柔女修還控制一頭雪豹靈獸,接連噴一冰刃,向劉玉、唐寶等斬。

而作為一宗一方的領頭者,任紅顏則取了一面長方形的古琴。

硃紅色的琴身、雪白色的琴弦,背面圖案形如鳳鳥,細節之處精緻華美。

任紅顏將朱紅古琴直接豎於地面,蔥白的手指輕輕撥動琴弦。

「叮咚咚~」

急促、高昂,帶着絲絲縷縷殺氣的琴聲,一件件刀槍劍戟模樣的兵器,莫名力量的影響幻化而,向劍氣與刀光迎。

朱紅古琴彈奏的刀兵密密麻麻鋪蓋地,威勢與波動都十分凡。

毫無疑問,又一件極品靈器,而且一件擅長群攻的靈器。

劉玉心暗,看着也些眼熱。

極品靈器靈石也一定買得到,眼見表現非常錯的朱紅古琴,忽然覺得自己音律方面,也著錯的造詣。

如果能夠入手,應該以發揮件靈器威能吧?

雙方各施手段,發的攻擊很快相遇,各種各樣的攻擊空碰撞。

「砰砰砰」

巨的轟鳴聲響起,從聖火峰傳向四方。

唐寶、周子文兩激發的劍氣刀光,首先任紅顏釋放的刀槍劍戟相遇。

沒任何意外,就像冰火碰撞一起,第一間就發生劇烈的反應。

抵消、涅滅......

一柄柄虛幻刀兵破滅,被劍氣刀光直接擊潰許多,後者的威能更勝一籌。

虛幻刀兵的數量極多,任紅顏只需一撥琴弦,輸入法力便釋放少。

刀兵一件接着一件赴後繼,完全沒後繼無力的趨勢。

擊潰少虛幻刀兵后,劍氣刀光便被淹沒。

「嘭嘭嘭」

火球被黑色荊棘之牆輕易擋住,然後就沒了文,只見牆面留點點灼燒的痕迹,卻沒燃燒起。

顯然,種植物對火系法術著錯的抗性。

另一邊,劉玉運轉煉體功法「星辰真身」,身形又變到丈許,胸膛九處穴形成的圓弧亮起蔚藍光華。

「啪啦」

面對射向自己的冰刃或者各類攻擊,或舞動暗月劍橫掃,或揮舞流星拳迎擊,輕易將對方的攻擊粉碎。

畢竟劉玉聖火教一方修為最低之,威脅遠如唐寶、周子文、楊叔等,一宗修士當然會多麼重視。

短短到三呼吸的間,雙方的第一輪攻擊就已經結束,聖火教以多敵少,竟然沒佔到便宜。

「點棘手。」

試探性攻擊后,聖火教眾都閃念頭,劉玉也如此。

才正常情況,一宗四能夠被派進,自然會實力普通之輩。

雖然因為種種因素,僅僅只能夠進四。

但四顯然隨便指派的,而能夠形成某種程度的互補效果,達到以弱勝強、以少敵多的目的。

「呼呼!」

第一輪攻擊的餘波還未平息,法術法器破空的呼嘯聲依然又響起,一輪的攻擊已經到。

儘管覺得敵方非常棘手,但事關教派的未,聖火教眾能退縮的理由,面對困難選擇迎難而!

……

劍氣縱橫、刀光耀眼,急促高昂的琴身跌宕起伏!

后七八呼吸的間,雙方便進行了四輪止的交鋒,局面基本維持着平衡。

聖火教一方成功靠近一里範圍,一宗一方而也成功化解攻擊,與靈獸都安然無恙。

靠近一里后,按照事先商議好的作戰細節,七立刻分散開。

試圖從同的角度一齊發起攻擊,讓對方手忙腳亂露破綻,從而取得勝利將一宗四盡數滅殺於此。

一宗陣型看像菱形,疤臉女修任紅顏頂最面,溫柔女修最後面,兩名男修位於左右側,彼此之間相距兩到三丈。

樣既至於集,被範圍法術同打擊到,也能夠相互支援恰到好處。

「......」

轉換角度的同,劉玉與同組隊友紫衫神識交流。

兩分別從陣型左右側繞到後面,同對溫柔女修發動攻擊,配合的還算默契。

「噗」「叮」

劉玉舉重若輕的揮動暗月劍,劃一黑色劍影,暴力破除溫柔女修釋放的木系法術,將各種催生的靈植斷摧毀。

對方非常謹慎,明白自身哪些足。

沒令靈獸冒然擊試圖建功,而護衛周圍保護自己的安全,只讓雪豹靈獸噴冰刃、冰錐之類的冰系法術,減一部分壓力。

「錯。」

溫柔女修正確的應對,讓劉玉暗暗點頭,愧能被派進探索未知秘境的「精英」。

看樣子根據自己表現,此女已經確定自己體修的身份了。

但也着急進攻,而做蹭蹭進的樣子,保持一種隨準備衝鋒的姿態,讓對方心弦緊繃。

沒揮的拳頭,威懾力才最的。

眼一宗四實力基本沒消耗,劉玉區區「築基期」體修,孤身沖找死嗎?

那勇敢,那愚蠢。

唐寶等也知些,故而對於邊緣威懾觀望尋找機會,也沒指責什麼。

劉玉就更心急了,甚至巴得讓兩伙打得就一點。

一面參加鬥法划水,一面通主僕契約的聯繫,遙遙指揮靈蛇青採摘靈藥,尋找此行的目標三元果。

二,飼靈丹、龍血果等靈丹靈藥的供應,青終於幾年突破了二階品,相當於築基後期修士。

並且血脈進一步覺醒,皮膚顏色變得更「綠」了,與一般的陰冥靈蛇差別已經非常。

二階品的境界配合生而凡的血脈,青已經了錯的靈智,而且能自如收斂自身的妖氣,離開自己執行一些複雜的任務。

早此行之,三元果的樣子就已經告訴它,只處靈藥園,就用擔心傢伙找到。

「叮叮叮」

聖火教一方七剛就位,便發動了激烈的攻勢,讓戰局開始就進入白熱化。

但一宗四也省油的燈,任紅顏的指揮調度沉穩度,很少露明顯的破綻,防守的密透風。

甚至,抓住機會還能展開凌厲的反擊,讓唐寶等投鼠忌器。

「嘭嘭」

激烈的交鋒,半刻鐘間很快。

一宗四,依然沒露的破綻。

任紅顏那件朱紅古琴法器,但攻擊頻率極高,而且威能也十分觀。

僅憑一件靈器就牽扯了唐寶、楊叔兩的半精力,支撐起了整佔據。

從表面看,似乎法力方面的消耗也

一番攻擊無果,聖火教眾明顯焦急了一些。

秘境的闖入者,第一批第二批,為什麼能第三批呢?

身為秘境的主,一旦與闖入者同相遇,受到聯合打擊的能性非常。

況且,第一批闖入者魔宗修士,還一無眉男修沒消息!

正因為種種因素的考慮,聖火教眾才迫切想快速結束鬥法。

一番激烈的攻勢暫無果,但終究還起到了一些作用,聖火教一方勉強掌握住了主動權。

雖然一宗派的修士宗門精英,但聖火教進的教眾何嘗又精英?

縱然精英之間亦差距,但數量的優勢也足以抹平種差距,甚至還剩餘。

「夜長夢多,留手。」

唐寶神情凝重,向六傳音說到。

接着再節約法力,一連斬十幾弧形劍氣,然後控制土黃飛劍靈器巨化,向任紅顏狠狠斬。

兩名築基巔峰對戰一,居然佔到半點便宜,感覺到了非常的壓力。

「!」

聖子一聲令,聖火教幾再保留全力手,一些消耗性物品也用了。

「轟!!」

聖火峰,響起更為巨的轟鳴。

唐寶令后,任紅顏立刻感覺壓力增,手由加快了速度。

「叮咚叮咚」

清脆的琴音又快又急,凝聚而成的刀槍劍戟,也變得凝實了少。

止一,一宗其三同樣也壓力倍增。

與劉玉一組的女教眾紫衫,更幾乎奮顧身的發動攻勢,讓微微側目。

「砰」

劍影閃,將攔方的荊棘化為碎片。

既然暫準備翻臉,那麼對於唐寶的話語,自然就能無視。

加之鬥法已經一段間,局面比之方才又同,也好繼續划水。

只好紫衫的掩護,慢慢向逼近。

「嗯?」

通主僕契約,收到青傳遞的信息,劉玉微微一愣,隨後臉一喜。

三元果到手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冷靜之後,令青再採摘幾株珍貴的靈藥就收手,盡量留痕迹。

見好就收!

善泳者溺,貪婪的,往往沒好場。

既然感覺次秘境之行情況些對,劉玉決定見好就收,反正目的已經達成,其它的都錦貼花。

自己仙府,普通資源缺的,還謹慎一點為好。

「那麼,場鬥法候結束了。」

「就由打破平衡吧。」

劉玉嘴角一勾,閃念頭,隨後便付行動。

紫衫的掩護,一切進行的非常順利,沿途催生的荊棘、藤蔓皆被暴力摧毀。

「吼!」

見對方斷逼近自己,溫柔女修點驚慌,派雪豹靈獸阻攔。

但只靈獸,卻撲了空。

「閃靈秘術」

膻穴一部分氣血精華瞬間消耗,劉玉的身影從原地消失見。

再次現,已經溫柔女修的法力護罩之外。

一瞬,

護罩破碎,溫柔女修只覺雙肩一緊,一股極寒的力量伴隨巨力湧入身體,令動彈得。

捏住女修雙肩,劉玉嘴角露冰冷的笑容,將之制住騰空而起向後旋轉,往地面狠狠一摔!

嘆為觀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一章:靈果到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