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極盡升華!

第四百七十五章:極盡升華!

靈性漆黑夜幕,劃破黑暗的彗星。

一旦了靈性,法寶就再死物,某種意義說,具「活著」的特性。

靈寶!

劉玉心震動,瞳孔微微一縮。

靈覺的感應,那種強烈的威脅感,正從聖火劍傳。

並且此劍剛現同,此了的變化。

原本明黃的劍柄與銀白的劍身,此已經暗淡了少,就像放置的間長,原本鮮艷的顏色褪色了一般。

明黃與銀白都褪少,染了一層精緻的灰。

聖火劍現平平無奇,一點都看原本的神異,就像普通的世俗長劍一般。

原本其內恐怖的威能,也一點都感覺到。

但劉玉相信自己的靈覺,絕對會錯,強烈的威脅正自聖火劍!

神物自晦!

此情此景,劉玉心自然而然浮現詞。

如果聖火劍真的誕生了靈性,已經成為了靈寶,或者正晉陞靈寶的程,那麼確實發覺了。

說自己,面對神物自晦,就算元嬰真君與化神神君,也未必能夠發現。

生即將擊殺唐寶的念頭,此劍傳似似無的威脅,劉玉還真的發覺了。

一點,從么長的鬥法間里,聖火劍一直保持「普普通通」的狀態,就以窺探一二。

「等等。」

「為何產生擊殺唐寶的念頭,會從此劍傳如此恐怖的威脅感呢?」

劉玉忽然閃念頭。

一刻,心自然而然,又浮現一詞——靈寶認主。

靈寶與煉虛能齊名,代表著此界的巔峰,原本至少需化神境界才能煉化,才能發揮一部分威能。

只煉虛能,發揮完美髮揮靈寶的威能。

而化神之的修士,根本能煉化靈寶,主動使用也就無從談起了。

只由於靈寶的特殊性,因為「靈性」,已經具備完全的智慧,或者說完整的「器靈,」一定非煉化才能使用。

倘若得到靈寶認,被其的「靈性」認主,特殊的候也能使用。

但平衡,低階修士即使得到靈寶,完成了靈寶認主,使用起也付恐怖的代價。

而代價,根本低階修士能夠承受的,往往生命的代價。

就算金丹修士,也承受了驅使靈寶的代價。

「靈寶認主。」

確認了一點,劉玉眼神些複雜。

能夠被剛誕生靈性的靈寶認主,何等的機緣?

的心,也對唐寶的際遇羨慕已。

仔細一想,卻又覺得幾分奇怪的認同感?

自火真君開始,聖火教為了煉製聖火劍,付難以想象的巨代價。

山門被破,教派從此一蹶振斷衰弱,現更連金丹修士都存,只剩一堆築基修士,完全成氣候。

以說就因為此劍,聖火劍因此衰弱,無數教眾因此而死亡。

付難以想象的沉重代價,后綿延三四千年,數十修士的心血,最終卻還失敗。

而正聖火教核心教眾死傷殆盡,生死存亡的關頭,才了一縷靈性的悄然誕生。

兩者之間,然存斬斷的聯繫!

倘若冥冥的命運真的存,那麼那一縷靈性誕生之,聖火劍就與聖火教結了難以割捨的「因果」。

而唐寶又當代聖子,種因果聯繫,靈寶認主似乎也幾分名正言順?!

畢竟,聖火劍的存,本身就承載了聖火教的無數往!

「緣,妙言。」

想通了因後果,劉玉微微些感慨。

熔火刀、赤炎塔的靈光相繼收斂,得放棄了斬殺唐寶,強行奪取聖火劍的念頭。

雖說就算靈寶已經認主,低階修士也幾乎能驅動靈寶,但劉玉還願意冒險。

畢竟萬一,以靈寶的毀滅地的威能,自己恐怕十死無生。

一間,秘境核心通的平台,又陷入了寂靜之。

……

見兩件極品靈器威勢收斂,劉玉似乎沒立即動手的想法,唐寶暗暗鬆了一口氣。

「對方為何突然打消了動手的想法?」

升起念頭,隨後便看見對方,一直盯著自己手的聖劍。

唐寶心覺得些奇怪,也端起聖火劍細細打量,隨便便發現了此劍的變化。

「聖劍的顏色,似乎發生了變化?!」

睜了眼睛,仔細回想聖火劍方才的模樣,確定自己沒看錯。

明黃的劍柄、銀白的劍身,此都已經染一層精緻的灰色,看就像褪色一般。

「聖劍煉製失敗了嗎?」

「為何還發生變化?」

「難......?」

閃念頭,唐寶也猛然一驚,壓心的驚喜,放開靈覺仔細感覺。

一息、二息......

沒感覺任何同,彷彿手聖劍只一把凡劍一般,原本強的威能都消失見。

就如此平凡,才最的平凡。

如果只法寶的話,絕對能拿手,還能逃築基修士的感應。

但用靈寶的「神物自晦」解釋,好像就合情合理了。

樣想著,唐寶一直沒感受到同,就像收回靈覺。

一瞬,正當收回靈覺的候,卻收到了聖火劍的回應!

一股朦朦朧朧、極為微弱的靈性,忽然現的感應!

萬物靈!

家與佛家都認為,萬物皆存靈性,只靈性強弱。

但實際,頑石靜靜動,多數修仙者的眼裡,頑石都死物。

而花草儘管渺,但會將之與頑石等同,因為花草「活著」的。

一些修鍊特殊功法的修士,甚至能夠與草木交流,感覺其內微弱的靈性與殘缺的意識。

而此,唐寶就種感覺!

一朦朦朧朧極為微弱,甚至些混亂與殘缺的靈性,或者說完全的意識,突然現了的心神。

並且,從朦朧、混亂的意識,還傳絲絲縷縷親近的感覺。

福至心靈,唐寶知了聖火劍,初生的那一縷靈性。

「火祖師嘔心瀝血的成果,聖教數千年年的努力,一刻終於成功了嗎?!」

閃念頭,唐寶禁覺得些熱淚盈眶。

此此刻,靈寶終成,卻完全沒高興的念頭。

教派為了此劍,已經付多,無數先輩隕落,核心教眾也死傷殆盡。

唐寶心但無法高興,反而一股悲切之意難以遏止,內心深處對聖火劍,也生了一些隔閡。

某種程度而言,就一把詳之劍!

如果因為此劍,或許聖教現依然偉,能七國盟其它元嬰宗門一樣傳承萬年。

倘若沒為了此劍,兄弟之間或許就會反目,教派核心便會死傷殆盡。

知心的想法,聖火劍新生的那一朦朧、殘缺的意識,還斷傳親近的意思。

唐寶從悲切驚醒,壓心的隔閡,心神向聖火劍的意識,傳達親近的想法,也管對方能能理解。

隨即,收回心神看向劉玉。

為了煉製靈寶,聖火教收集了少關於靈寶的資料,些資料都傳承了,唐寶都清楚知。

所以也就明白了,對方為何忽然放棄動手的原因。

「寶友莫誤會。」

「劉某對貴教,其實並無敵意。」

「方才手斬殺周子文,只為了幫貴教清理門戶。」

「同為宗門修士,此等忘恩負義之輩,劉某也非常厭惡。」

沉默數息,劉玉淡淡開口,相比方才語氣所緩。

既然能強行奪取靈寶,也想冒險強行擊殺唐寶,自然罷手言。

然後從唐寶處得到傳送陣位置,乘坐傳送陣離開秘境。

樣僵持,也辦法,白白浪費間。

沒忘了,秘境之外能還兩宗高階修士蹲守,現安枕無憂的候。

此行的主目的「三元果」,雖然與靈寶失之交臂些遺憾,但既然已經達到了目的,劉玉也沒冒險一搏的想法。

克制住了心貪慾。

自己仙府作為後盾,又擁諸多結丹靈物,結成金丹的能性非常之,屆即坐擁八百年的漫長壽元。

著光明的未,為何還冒險一搏?

更何況,靈寶靈,成功的幾率還如此之。

權衡利弊之,劉玉用理性戰勝了貪慾與衝動,選擇與唐寶罷手言。

只對方老老實實說傳送陣的位置,便打算動手。

「洪友的心意,寶都明白。」

唐寶露一絲苦笑,拱手回。

頓了頓,面色恢復正常,繼續說:

「聖教了種事情,寶的責任,讓洪友見笑了。」

「多謝洪友幫忙清理門戶。」

隨著兩相繼開口,平台的氣氛陡然一松,復方才的凝重。

唐寶知,使用靈寶的巨代價。

縱然著劍「靈性」的認,以現的境界,也絕對承受了使用一次的代價。

放教派,聖火教現危旦夕,能死里。

故而就算劉玉混入隊伍,懷著為知的目的進入秘境,也打算追究。

「寶友客氣了。」

「此等忘恩負義之輩,得而誅之。」

劉玉拱手回憶,微微一笑。

管怎樣,確實幫聖火教斬殺了叛徒,方才也沒對聖火教修士手。

某種程度說,兩還沒撕最後一層遮羞布。

見對方順著台階往走,控制住了敵意,劉玉心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倘若對方仗著靈寶,就想拿捏自己,那就錯特錯了。

劉某,任拿捏之輩!

只那樣一,難免兩敗俱傷,甚至同歸於盡,最壞的一種結果,劉玉也想見到。

自己抵擋了靈寶的威能,對方就能承受使用靈寶的代價?

氣氛緩之後,兩客氣了幾句,間又十幾呼吸。

……

「自從石輩隕落之後,貴教內部便心惶惶,又面臨神沙門的瘋狂打壓。」

「如此內憂外患之,寶友若消失長間。」

「恐怕,回到貴教根基穩,乃至分崩離析啊。」

客氣了幾句,劉玉意味深長。

表面為唐寶考慮,實則暗暗提醒對方,話里話外意思難猜測。

見靈寶入手無望,三元果又已經到手,只想快點離開此處,擺脫現危險處境。

劉玉斷定對方敢強行使用靈寶,故而就算能面臨靈寶威脅,態度依然強勢。

聞言,唐寶面色一僵,但很快恢復,:

「洪友言之理。」

「進入秘境目標已經完成,也候離開了。」

「還請稍等片刻,讓寶收拾一楊叔、紫衫等的屍體。」

之常情,劉玉沒拒絕,當即輕輕頷首表示同意。

為了防止唐寶耍花招,寸步離的跟著,神識觀察著對方的一舉一動,以防對方利用秘境的機關對付自己。

雖然從一年的接觸看,唐寶的所作所為確實算君子,但事關自身安危防。

劉玉會給,傷害自己的機會。

寸步離的監視,唐寶並沒耍花招的機會,很快收拾好教眾的屍體。

兩一起比如漆黑的同,身影很快消失秘境三層的火海世界。

「踏踏」

輕微的腳步聲響起,漆黑一片的同,現兩似似無的身影。

由遠及近。

也知唐寶如何辨認位置,走到接近一半路程的候就停了,說傳送陣就此處。

劉玉一掃兩側光禿禿的黃色牆壁,看任何異樣,沒聲詢問,只靜待文。

既然已經被識破身份,也就沒必再偽裝,恢復了自己原本的態度,易容還沒解除。

一連串的變故,唐寶同樣沒說笑的心情,當即取聖火令,數法決打其。

聖火令懸浮空,一息后一靈光激射而,落右側牆壁某處。

「轟隆隆」

機關開啟,牆壁向滑落,露後面的空間。

空間並,約莫半籃球場,也沒任何生活用具與裝飾物,四周只泥土黃凹凸平的牆壁。

「傳送陣!」

劉玉目光一凝,一眼就鎖定了位於空間央的傳送陣。

根據布陣材料的狀態,還符文的完整性,判斷座傳送陣還能夠使用,至少把握。

劉玉沒急著進,而緊緊盯著唐寶。

對方對於處秘境遠比熟悉,敢確定處傳送陣的另一頭就外界,說定岩漿呢?

所以,就算離開,也必須拉著對方一起,以防了詭計。

「便寶先所說的傳送陣。」

「走吧,洪友。」

唐寶轉頭。

說完,見劉玉紋絲動,苦笑著搖了搖頭,當先向傳送陣走。

「踏踏」

劉玉緊隨其後,保持著隨以攻擊到對方的距離,心神也刻緊繃,秘術「驚神刺」隨以發動。

或許真的打算耍詭計,或許防備好沒機會。

兩順利走到傳送陣,期間沒發生友好的事情。

「咔嚓」

傳送必缺的「遁空石」,已經傳送陣安裝好,劉玉等對方動作,便揮手甩幾顆品靈石,精準送入凹槽之。

「滋滋」

熟悉的乳白色靈光逐漸亮起,傳送陣慢慢啟動。

為了證明陣法陷阱,唐寶先一步進入陣,一側站定。

劉玉緊隨其後,與之相對的另一側站定,神識緊緊鎖定對方,以防最後關頭現變故。

「嗡嗡」

輕微的顫抖,白色靈光愈發強盛,當達到某臨界點,光華徒然一盛!

當靈光暗淡的候,兩影已經消失見。

……

一陣旋地轉,眼一黑,意識瞬間模糊。

當劉玉恢復的候,已經身處一地空間,周圍靈氣極其稀薄。

「看,已經離開了聖火教秘境。」

神識第一間向四周掃,確定沒異樣的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比劉玉強悍的肉身,唐寶了數息才恢復。

視線交匯,相互點頭,一齊向走。

如果沒意外,兩會動手,都能平安無事的離開。

拾級而,兩很快到地表。

踩滿黃沙的地面,空日光正烈,四周見到半點綠洲的影子。

隊伍七進入,僅余兩生還,修仙界的殘酷見一斑。

沐浴著陽光,劉玉也感到些許唏噓。

「洪友,如果沒其它事情,等便就此別吧。」

「聖火教隨歡迎友做客,屆寶一定好好招待。」

唐寶一拱手,。

睜了眼睛目光微妙,儘管掩飾得很好,但劉玉還察覺到那深深的警惕與戒備。

「既然寶友歸心似箭......」

劉玉話還沒說完,就臉色一變戛然而止,猛然轉頭望向某方向。

同迅速往腰間一摸,取靈器護衛周身,珍藏已久的「瞬息千里符」,也緊緊扣手!

只需一念頭,便能瞬間到達千里之外!

之所以如此緊張如臨敵,因為話還沒說完的一刻,一股超越築基期界限的強靈壓忽然降臨。

並且,牢牢鎖定了兩。

金丹修士!

靈覺瘋狂預警,傳極其強烈的危機感,劉玉心閃念頭,感受到了極其沉重的壓力。

但如此,見的金丹修士已然少,根據靈壓的強度,還斷定金丹後期修士!

縱然劉玉已經以縱橫築基境界,但面對金丹境界哪怕金丹初期的修士,也難以升起力敵的想法。

無,兩境界相差了。

兩境界之間,實力存巨的鴻溝,生命本質的差距,也絕對能相提並論。

縱觀整修仙界歷史,能夠跨越境界作戰的修士,都寥寥無幾。

當靈壓降臨的那一刻,原本日光正烈的空,似乎都變得昏暗起。

劉玉的視線,現一骨瘦如柴、面色陰沉,身穿黑袍的老者。

此憑藉任何法器、法寶之助,就凌空站立空,金丹修士的標誌。

加籠罩周身的強靈壓,劉玉已經斷定此金丹修士無疑。

一瞬之間,精純的法力便運轉到手掌。

只需一念頭,就能激發「瞬息千里」,脫離險境逃之夭夭。

此符珍稀,用了之後幾乎能找到替代品,劉玉根本打算觀望,早就先走為了。

同一間,唐寶也面色變,感受到極其沉重的壓力。

那鋪蓋地涌的強靈壓,壓迫肉身,無無刻帶巨的心理壓力,好似無孔入一般。

幾乎讓生一種,入地無處逃的感覺。

知為何,唐寶想到了周子文臨死之,那欲言又止的表情。

「唉~!」

「子文,一同教長,最終還離心離德。」

「造化弄吶!!!」

唐寶重重一嘆。

堂堂築基巔峰修士,聖火教的聖子,此眼水光閃動!

已經明白,周子文最後那欲言又止的含義。

「桀桀桀~」

「爾等輩,乖乖交儲物袋,還秘境的收穫。」

「本座待會兒如果心情錯,以考慮放一馬。」

「否則,便讓爾等嘗嘗抽魂煉魄的滋味兒,讓了解一「黑骨真」之名,到底從何而。」

飄至二十丈外停住,黑袍老者連連怪笑,言語帶著毫掩飾的惡意,似乎拿捏定了兩。

黑骨真!

唐寶心一驚,知魔宗一位金丹後期長老,一殺眨眼、手段極其殘忍的魔修。

指望手段殘忍的魔修會遵守承諾?

將自身性命安危,交到別手,生死全一念之間?

兩心,同閃念頭。

劉玉剛想激發「瞬息千里符」,便看到唐寶緩緩舉起,已經誕生靈性的聖火劍。

「倘若就命運的安排,那麼臨死之,能拉一金丹修士水,也算遺憾吧?!」

「如果就意,就聖教的命運,那絕甘心!!!」

「楊叔、紫衫...子文,對起。」

「此生無悔入聖教,願輪迴之後,再見聖火!」

心無數念頭,一瞬間生滅,唐寶再次進入那種奇妙的狀態。

聖火劍緩緩抬起,的氣勢,也快速向攀升——

極盡升華!

------題外話------

感謝友王侯將相葉1500點幣打賞。

ps:今先緩一緩,明繼續日萬,一直到把欠更補為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五章:極盡升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