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那就讓我不可乘風!

第四百八十五章:那就讓我不可乘風!

「叮鈴鈴~」

寂靜的教室走廊,響起一陣空靈清脆的鈴聲,伴隨著一縷縷少女的幽香,鑽入劉玉耳邊鼻間。

長風被微風吹起,使得視線些模糊。

但那一藍色身影,隨風搖擺的衣袂裙擺,卻永遠也無法忘記!

一幕,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與遙遠。

劉玉怔怔看著那背影,眼神略微空洞陷入回憶之,險些忘記自己的處境。

「呼~」

忽然,微風逐漸變,將一張寫著黑字的白紙,吹落到遠處。

十步遠的距離,藍裙少女一綰秀髮,露半邊完美的側顏。

「...世高三的學校?!」

「今......」

劉玉恍然驚醒。

像打開了某開關,塵封已久的涌心頭,一瞬間便全部回憶起!

少男少女、畢業、別離......

劉玉猛然間響起了什麼,飛速轉頭朝教室內看,看到了一十六七歲、長相清秀的少年。

面容,異常熟悉。

世的自己!

世臨近畢業的一,發生了一件讓劉玉世,抱憾終身的事情。

件事情,直到穿越之,都沒沒釋懷。

「踏踏」

清微的腳步聲響起,少年倚靠門邊,低頭口口穿著粗氣。

緊緊咬著牙關,拳頭用力握緊又放,雙眸閃痛苦掙扎之色,但最終還無動於衷。

因為內心深處的自信,還少女各方面的優秀,少年沒勇氣追挽留!

「踏踏~」

腳步逐漸變,但少女卻走得分外緩慢,似乎意等待著什麼。

劉玉神色複雜,沉默看著一幕。

對於眼場景接的發展,以及後會如何,已經瞭然於胸。

畢竟,曾經經歷。

「呵~」

「就心魔劫的幻象?」

「利用世最的遺憾,幻化眼的景象,想讓沉淪與此?!」

一的恍惚后,劉玉嘴角微勾,露一絲冷笑。

世早已遙遠,經曆數十年修仙界的風風雨雨,內心早已如塵封萬載的玄冰一般。

冰冷堅硬!

又怎會衝擊金丹的重關頭,被眼的幻象所迷惑,導致此次沖關功虧一簣?

金丹已然凝結,倘若沉淪心魔劫久,必定會導致初生的金丹崩潰,八成能直接殞命。

縱然僥倖保住一條命,也會失再進一步的希望,比直接死亡也強了多少。

丹碎亡,開玩笑的。

福至心靈!

劉玉驀然一種預感,只破除眼的幻象,凝聚金丹第三關的心魔劫,便以直接通。

九品金丹,一條平坦的康莊,就么現自己眼。

此只需擊破幻象,與世的遺憾做告別,就能踏條康莊!

望著些自信,甚至以說懦弱的世,以及那一藍色背影,劉玉緩緩抬起破敗之劍。

手掌,淡淡的靈光開始閃耀。

只!

只聽著耳邊空靈清脆的鈴聲,以及鼻間縈繞的縷縷清香,破敗之劍卻遲遲能落。

雖然明知該如何選擇,此劉玉的心,卻無論如何都升起殺意!

「一劍斬,代表放棄一部分往,告別曾經的自己。」

劉玉心,自然而然升起種明悟。

似乎感覺到了的掙扎,走廊一幕就此定格。

耳邊空靈清脆的鈴聲,以及鼻間縈繞的清香,都就此消失見。

少年少女,也凝固原地動。

「麻臉修士、同修會裴三九、眉山風家、合歡門修士......」

「自從踏入修仙界,劉某殺無算。」

「論善良,亦或者邪惡,只擋自己路的,都沒半點留情。」

「數十年,學會了許多,也改變了許多。」

「甚至,變得面目全非!」

短短十幾呼吸,劉玉就已經回憶完了,踏入修仙界數十年經歷的一切。

「為了適應全新的規則,為了此生終極的目標,已經改變多,也放多。」

「些東西,也得放。」

劉玉喃喃自語。

此言說口,破敗之劍已經垂落,的心再無殺意。

「...」

「些東西能夠放,些方面能夠改變。」

「些東西,卻放,也能改變。」

劉玉目光複雜,望著倚靠門邊,世自信與沒勇氣的自己。

「自信、優柔寡斷、缺乏勇氣......」

「曾經就算再怎麼堪,那也一部分寶貴的往,也今生「」的一部分。」

「難就因為種種缺點,就否認曾經的往嗎?」

劉玉開始審視自己的內心。

「如果完全否定,著種種缺點的世,那「」還「」嗎?」

「否定世,到底讓心變得純粹,還一種逃避。」

「就所謂的「斬見」?」

漆黑如墨的瞳孔,

閃爍著理性的光澤,

劉玉陷入深深的思索。

「雖說追求長生永恆,以擇手段。」

「但自己,真的以捨棄一切,做一純粹的求者嗎?」

「如果捨棄一切,變成純粹的求者,沒一絲多餘的感情。」

「那,還「」嗎?!」

劉玉微微搖頭,心已經了答案。

此此刻,由響起世聽的歌謠,那一首印象極深的歌謠:

說,縫好的傷,沒愛丑,

說,戒了的狂,就像擦掉了污垢,

說,順台階而,而代價低頭......

「那就讓...」

「乘風!」

閉眼眸,劉玉輕聲說,語氣飽含堅決。

像說給自己聽,又像告訴世。

「如果每一修仙者,都那麼完美無缺,那麼某種程度而言,與也就沒任何區別。」

「正因為種種缺憾,正因為種種完美,每一才獨一無二。」

「沒勇氣、極自信的世自己。」

「殺伐果斷、機關算盡的今生也自己。」

「沒世的自己,也就沒現的自己。」

雙眸緊閉,眼皮微微顫動,劉玉緩慢、堅定的搖頭,

手的破敗之劍,開始一寸寸消散,沒幾呼吸便徹底消失見。

一劍,

斬!

「斬斷世,一定逃避。」

「但劉玉,卻願意放,做完整的自己。」

「「」的存,貫穿世今生!」

「雖說以長生永恆為終極目標,但心的許多執念,同樣能放。」

「自己,終究一純粹的求者。」

自嘲一笑,劉玉正視內心。

說到底,追求長生永恆的初衷,也懼怕死亡,以及貪戀世間的美好。

某些方面,從都沒變,只一自私的求者罷了。

睜開雙眼,看著癱坐地面的世,劉玉微微一笑,然後向邁了一步。

……

一步邁,彷彿打開了某機關,周圍一切又「活」了。

空靈清脆的鈴聲、少女淡淡的清香、以及重重落的腳步聲,又重新感知到。

三步並作兩步,劉玉走到教室門,輕輕將少年扶起。

而後心念一動,再次向一步,便與世少年合二為一。

「存神妙法「的存,使得劉玉神識極其強,還沒開始晉陞,已經達到了二十多里的程度。

加之「菩提果」的作用,縱然心魔之劫,也像普通修士那般無力。

雖然至於直接破除心魔劫,但還能夠勉強發揮一部分實力,起到意想到的效果。

「踏踏」

聽著耳邊腳步聲,化身成少年的劉玉,迅速追了。

三步並作兩步,數息后便追了那藍色身影。

「愛...一萬年!」

右手放少女的肩,阻止其繼續離開,劉玉鄭重說。

一瞬,便雙手一動,從背後將之緊緊抱住。

像彌補,曾經的遺憾。

懷,藍裙少女只輕輕一掙,隨後便溫順了起。

意無意間,頭也靠少年的肩。

隨後一男一女,便走廊緊緊相擁,竟一種破鏡重圓之感!

遠處,劉玉望著一幕,面微微一笑。

「叮鈴鈴~」

走廊盡頭,一陣稍的微風吹了,吹得少女腰間的銀鈴叮噹作響,

那空靈清脆的鈴聲,再一次響起。

「呼呼~」

微風吹少女的衣袂,吹起遠處那張白紙,最終落了劉玉腳。

白紙,數行娟秀整齊的字跡。

劉玉彎腰拾起,將之捧手掌,輕輕念:

「昨夜清歌停,」

「今宵千花亂影,」

「疾風驟雨倚窗聽;」

「當年長亭,」

「如今空省。」

話音落,的眼閃莫名之色。

最終,將一張白紙折成紙鶴,用力向走廊外丟,讓它隨風飛向遠方。

「樣一,就留遺憾了。」

「那麼自己,又該怎麼辦呢?」

劉玉思索著對策。

必須儘快通心魔,否則心生的金丹長間失聯繫,定然會自行崩潰。

沒思索多久,劉玉就想好了一行的對策,並決定立馬做嘗試。

一刻,便仰長嘯!

「啊啊啊啊~」

嘯聲,帶著說清的暢快與輕鬆,帶著認清自己的清明!

伴隨嘯聲向四面八方闊散而的,還一縷縷無形無質的神識。

通「存神妙法」的技巧,劉玉將量的神識稍稍凝練,尋找著幻象的破綻。

求靠神識脫困,但求尋找到一絲破綻!

「就此處!」

劉玉心念一動,右手張開猛然舉頭頂,努力感知碧綠光點的存。

從泥丸宮看,就以看到元神周圍,被一團黑氣包裹內,完全能感知到外界的情況,

神識之力的全力衝擊,黑色氣息微微動蕩,了息后,終於還露了一絲縫隙。

通絲縫隙,劉玉聯繫了碧綠光點。

一瞬,

無盡碧綠輝光劃破黑暗,眼心魔營造的幻象支離破碎,所的一切都變得模糊起。

劉玉轉頭,最後看了少年少女一眼,隨後便再無留戀!

就遺憾,永遠塵封記憶深處!

泥丸宮空,碧綠光點忽然放光華,垂落萬輝光。

就如一輪綠色皓月一般,給片永恆黑暗之地,帶了從未的光明!

綠色光華,瞬間遍布泥丸宮每一處角落。

所之處,詭異的黑氣像冰雪一樣消融,迅速變得稀薄。

僅僅兩呼吸后,一頭的紅色光團,便從黑氣的包裹露了。

正劉玉的元神!

……

……

「仙府,從沒讓失望。」

「否則一次......」

從幻境脫離,劉玉閃念頭。

但此及慶幸,馬心念一動,感知到了丹田的情況。

法力由液態轉變固態之後,顏色又從青色變為了淡青色。

丹田,青色的法力之湖方,金丹緩緩旋轉。

由於一段間失控制,竟然又了一絲穩的跡象,凝實的形體鬆散的趨勢。

「還好,至於現最壞的情況。」

「幸好準備了結金丹與玄元冰晶,著兩種靈物的力量穩固金丹。」

「否則被心魔之劫困住如此長間,換做準備充足的修士,只怕早就金丹崩潰了。」

「當然,自己的金丹異於常,應該也方面的原因。」

見雞蛋的金丹安然無恙,劉玉暗暗鬆了一口氣。

隨後,連忙運轉「青陽功」凝實金丹的法門,將些穩的金丹重新穩住。

惜,金丹表面安然無恙,但還受到了心魔劫的影響。

相比渡心魔劫之,又說清明的變化。

劉玉仔細觀察了一會兒才發現,金丹表面雖然沒任何損傷,但實際卻發生了的變化。

淡青色的金丹,「完美」的概念,於知覺消失。

形體雖無變化,但卻再完美!

丹成之的兩重劫難,對金丹品質極的影響,劫難也磨鍊。

那一劍沒斬,劉玉算通心魔劫的考驗,只藉助仙府的神奇能力,強行破除了心魔一關。

終究,還對金丹造成了影響。

「難說......?」

察覺到「完美」概念的消失,劉玉由臉色微變,放開靈覺細細感應。

靈覺,金丹表面的九月牙形痕,知何已經消失了一,如今只剩八。

第八痕,也些模糊,似乎隨能消失一般。

「哎~」

劉玉輕輕一嘆,從做選擇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心裡準備。

但真正見到金丹的缺憾之,還忍住失落。

,並後悔。

「些東西。」

「放。」

「只一自私的求者。」

無數念頭升起落,劉玉心極為複雜。

隨後,摒除雜念,抓緊間吸收靈氣,運轉功法煉化為法力。

金丹雖然再吸收法力,但此方的法力之湖,還沒結丹之,法力還遠遠到全盛的地步。

心魔之劫后,劉玉已經正式踏入金丹境界,元神正飛速增長,神識範圍也斷變得更為寬廣。

因為積累雄渾,周身的靈壓,甚至以比肩金丹期修士。

此,神識了極的增長之後,已經勉強以控制住靈壓,一直維持比普通金丹修士強一點的地步。

樣一,就會露多虛實。

「結成品金丹的事情,還盡量隱瞞。」

「木秀於林,樹招風。」

「還穩健一點好。」

補充法力的同,劉玉閃念頭。

……

洞府之外。

當劉玉徹底凝結金丹之,浩的結丹異象已經消失。

匯聚的靈氣之霧,再那麼濃郁,而變成了一縷一縷。

但籠罩半靈山的靈壓,卻未曾消失,並且還緩緩攀升。

一段間,達到超金丹初期修士一截,才停止了繼續攀升的趨勢。

意味著什麼,意義言而喻。

「師兄凝結金丹了。」

頭頂銀簪搖動,江秋水一臉欣喜,轉頭對著紀如煙說。

感受已經達到金丹範疇的靈壓,還洞府空緩緩消散的異象,總算鬆了一口氣。

「嗯~」

紀如煙重重點頭,怕了怕了胸口,同樣鬆了一口氣。

「只剩金丹雷劫了。」

「師兄著宗門賜的渡劫法寶,應對起應該會比心魔劫容易。」

江秋水與紀如煙一言一語聊著,但蓮藕一般的玉臂還緊緊挽一起,緊緊盯著洞府空,那斷匯聚而的烏雲,

顯然,兩女還些擔憂的。

畢竟就算著渡劫法寶,但修仙界隕落雷劫的修士,同樣再少數。

異象消散,烏雲匯聚。

此,眾多圍觀的元陽宗修士,哪裡還知「青陽師兄」已經凝結了金丹?

並且渡了心魔劫,只怕最後的金丹雷劫。

了今日,宗門之,很能會再増一位金丹長老!

一間,圍觀修士盡皆嘩然。

候,誰都願意離開,都想親眼看看渡劫勝景,見證一位金丹真的誕生!

另一邊,便宜師尊與嚴長老望著劫雲,同樣微微點頭。

「渡了心魔劫,金丹雷劫就簡單多了。」

「恭喜長空師弟,門又一位金丹真啊!」

嚴長老拱手,語氣卻些一種酸溜溜的味。

如果當初沒看走眼,那豈多一名金丹境界的弟子?

一念至此,越想越滋味,心升起意興闌珊之感。

「哈哈哈~」

李長空開懷笑。

門連兩位金丹,意味著未數百年,說更層樓,長盛衰肯定的。

笑了好一會兒,李長空才吹噓:

「青陽此子,當初收入門之,老夫就覺得未限量。」

「故而些年,一直悉心指點培養。」

「現看,當初確實沒看走眼,青陽沒讓老夫失望!」

說話,臉帶著明顯得意,全然忘記了當年疏遠的師徒關係。

注意到嚴長老些難看的臉色,李長空想了想,繼續:

「,等應該同喜才對。」

「青陽結丹成功,那紅玉......」

一會兒,風又傳兩位金丹長老曖昧的笑容。

面的弟子明所以,看著兩位長老仙風骨的模樣,還以為為青陽師兄渡心魔劫高興。

……

間緩緩流逝,夜色漸漸消減。

遙遠的地平線,現了一片紅暈,染紅了半邊空。

而青辰峰空的劫雲,也越越厚,籠罩了方圓數里。

隨著雷劫逐漸成型,一股威壓于越越強,壓迫所圍觀修士的心,令所修士都心生適,彷彿一種難臨頭之感。

正應了那一句:黑雲壓城城欲摧......

知覺,又半刻鐘。

「法力圓滿,雷劫成型,面對的候了。」

感受著四周越越強的威壓,以及靈覺被死死鎖定的感覺,劉玉默默想。

此,惜靈石的情況,晉陞金丹境界之後的法力,以及達到圓滿狀態。

感受著還蛻變的元神,以及丹田經脈澎湃的法力,劉玉只覺狀態所未的好。

法力鼓盪、雙手握拳,便能感受強的力量,足以應對任何劫難!

丹田,那一汪法力之湖,相比結丹已經擴張了數倍止。

如果說先溪,那麼現便江河!

加之固態法力遠超液態法力的「質量」,法力總量相比於築基巔峰之,增加了差多一百倍!

「咔嚓」

烏黑劫雲翻湧之間,藍色的電光一閃而逝,那震心魄的轟鳴,直接傳達到了應劫之耳邊。

「差多了。」

法力恢復圓滿后,劉玉快速用金丹期法力溫養了一遍渡劫玉冊,使之能夠發揮更的威能。

而後果斷起身到山巔,仰望空那一團烏雲。

站正方,那股煌煌威更為強烈,似蒼震怒,懲罰逆而行之!

劫雷的威壓,確實一種特殊的力量,以震懾心。

如果心志堅的修士面對,很能未戰先卻。

劉玉此臉色沉著,心湖一片平靜,根本沒半分動搖。

「呼呼呼~」

如同暴風雨降臨的夕,山間突然狂風呼嘯,無數草木被吹得東倒西斜。

一身穿黑袍的身影,傲然挺立於山巔,身形未曾半分動搖。

直面即將到的煌煌威!

衣袂飄飄,黑髮的長發肆意飛舞,帶著自己獨的桀驁與倔強,煌煌威的洗禮,完成最終的升華!

「似乎比正常的金丹雷劫,也恐怖了多少?」

劉玉閃念頭。

此一看,凝結品金丹的雷劫,雖然比品金丹恐怖了一些,但也沒到離譜的地步。

「樣的話,應對起應該會狼狽,用暴露多底牌。」

聲聲震懾心的雷鳴耳,手渡劫玉冊閃耀靈光,劉玉凝重方烏黑劫雲,目光深邃悠遠。

此,劫雲範圍已經擴張到了十里,威壓又厚重了少。

電閃雷鳴、烏雲翻湧。

像末日到的景象。

只程度,完全劉玉能承受的範圍之內。

凝結了品金丹,劉玉法力的精純度與總量,已經輸於品金丹的期境界,遠同階修士比。

此的實力,已經弱於新晉的金丹期修士,只沒本命法寶方面,還處於極的劣勢之。

待到渡劫之後,稍稍沉澱一段間,穩固境界煉化法寶,力敵金丹期再話。

「看劫,並會因為單純的殺戮而增強,兩者之間並沒關聯。」

「也對,站世界的角度,弱肉強食本就一種規則。」

「類修士渴望妖獸材料,故而擊殺妖獸獲得資源。」

「妖獸視類修士為血食,吞食以加速成長,」

「甚至與、妖與妖之間互相殘殺,都自然法則的一部分體現。」

「強吞併弱,本就自古以的事情,又怎會因此惹得厭棄呢?」

「站世界的角度,世間生靈皆平等,並沒什麼高低貴賤之分,又怎麼因為彼此殺戮而增強劫?」

「反而生靈畏懼死亡,故而追求永生死,才真正的逆而行,動搖地的根基。」

「才會降劫難。」

凝實烏黑劫雲,劉玉目神光奕奕,心無數念頭閃。

一刻,烏黑劫雲開始濃縮,心處更劇烈翻滾。

「咔嚓」

當電光浮現,雷鳴聲才遲遲到。

烏黑劫雲的央,忽然現一手臂粗的藍色雷霆,徑直向著落。

藍色雷霆帶著一種凜然的威嚴,修仙者的雷屬性法術絕然沒種韻味。

藍色電光照耀圍觀修士眼,其恐怖的威能與威嚴,讓許多修士心靈受到震撼,意識移開目光敢直視。

威,

威浩蕩!

電光閃爍、轟鳴傳,藍色雷霆已經近眼。

「待到厲兵秣馬之,就逆而行。」

而那之,劉玉手臂一揮,已然祭熔火刀,

金丹雷劫共九,而渡劫玉冊由於特殊煉製,每一次能夠發揮的威能限,自然能消耗面幾劫雷。

熔火刀化為一條氣勢洶洶的火蟒,向藍色雷霆迎頭撞。

靈器化形!

此到了金丹境界,御使件極品靈器,威能自然更為恐怖。

三丈的火蟒栩栩如生,每一條皮膚的紋理都清晰見,龐的身軀剛一現,就散發著強的威勢。

黎明之,一紅光如此璀璨!

剎那之間,繚繞烈焰的火蟒,就與第一雷撞擊一起。

「咔嚓」「轟隆隆」

雷霆炸響,火花四溢。

藍色雷霆威能消耗殆盡,以直接被打回原形為代價,熔火刀擋住了一擊。

但就算第一雷威能最,也使得此刀身略微暗淡,顯然了一些損傷。

「還行。」

感受著劫雷的威能,劉玉心了把握,繼續鼓盪法力沉著以對。

但念頭還沒落之,第二劫雷已然落!

「咔嚓」

一更更粗的劫雷,自滾滾烏雲浮現,再次對著劉玉落。

那湛藍靈光,蘊含著讓無數築基修士,為之顫慄的恐怖威能。

似審判方逆而行之,終結未無數的能,糾正本應該存命運線條!

面對第二,劉玉顧靈器損傷,再次祭熔火刀抵擋。

火蟒再次化形而,迎頭撞藍色劫雷。

「轟!!!」

短暫僵持后,劫雷最終還被抵擋住,但熔火刀也遍體鱗傷。

再一次被打回原形,而且刀身留一漆黑的傷痕,就連靈光也暗淡半。

顯然,件靈器已經堪再用。

築基期章之橫行的極品靈器,居然承受兩劫雷直接損壞,讓劉玉對於金丹級別的鬥法,了更為深刻的認識。

法器靈器,終究觸及到金丹層級。

只法寶、法術、神通才主流。

其實,劉玉此也些無奈。

雖然三齊修,但金丹境界,元神還無法干涉現實,神識秘術更對劫雷沒半點效果。

而煉體方面,晉陞金丹境界后,雖然肉身再次增加了少,估計比極品靈器還堅硬,但終究還二階的範疇。

估計熔火刀一樣,抗了兩劫雷。

況且肉身乃渡世寶筏,怎用硬抗劫雷以身犯險,到候扛住金丹都及遁!

劉玉完全沒世說,那些主角的心,居然肉身盯著劫雷晉陞。

難真的就怕身死消?!

還神通,也到金丹雷劫之後,痕徹底穩定,才會慢慢形成,約一月左右。

故而,劉玉現空法力,但對劫雷效的手段,卻真的多。

,儲物袋符籙還少的。

就算氪金的手段,也能強行頂,只什麼意外,會問題。

「只那樣一,自己光輝的形象就......」

思及此處,劉玉神識一掃山腰觀看的修士。

但此容多想,第三劫雷已經落,穩紮穩打祭赤炎塔,操控靈器再次定了。

「咔嚓」

「砰!!」

耀眼的藍色雷霆寸寸涅滅,一縷縷紅芒飛速消散。

攻守兼備的赤炎塔,綜合性能超了熔火刀一點,雖然第三第四劫雷更強,但還勉強抵擋住才損壞。

陪伴了劉玉數十年的兩件極品靈器,就么損壞劫雷之。

但劉玉及感傷,面對勢洶洶的劫雷,又掏了得自周子文的黑色刀。

「砰」

黑色刀少見的暗屬性,最被劫雷克制,只抵擋住了一劫雷便報廢。

「轟隆」

第六劫雷,足足半丈,發散氣息更加恐怖,威能幾乎第一的倍許。

「砰」

「滋滋」

一面晶瑩剔透的紫色盾牌,擋了劫雷進的路,最終還將之險險接住,只靈光些暗淡。

正極品防禦靈器紫晶盾,劉玉自購買以,還第一次拿使用。

「差多了。」

劉玉喃喃自語,丹田內固態法力噴涌而。

渡劫玉冊閃耀朦朧靈光,眨眼間便漲至十丈左右,其繪象徵山川河流的象形文字。

「咔嚓~」

第七、第八劫雷,連續落渡劫玉冊,卻都被穩穩接住。

,第九劫雷卻久久沒落,而籠罩山巔的穩壓,卻明顯的增強。

青辰峰空,烏黑劫雲斷翻湧,似乎已經被劉玉的狂妄激怒,正醞釀絕殺一擊!

「好強的威壓,就金丹雷劫嗎?」

感受著越越強的地威壓,還那敢翻滾的烏雲,築基修士滿臉震撼。

如此恐怖的金丹雷劫,沒任何信心面對。

說九,只怕威能最弱的第一,就足以將化為齏粉!

一間,名築基修士心都開始動搖。

修仙困難重重,還著無盡兇險,及行樂更好?!

「如果面對,說抵擋劫雷,就算正面站劫雲之,恐怕都會癱軟地。」

「而青陽師叔...,青陽師祖,卻能如此游刃余,愧宗門萬千同的典範。」

「師祖的光輝,如同日月......」

修士喃喃自語。

看著雷劫之,那毫退縮、頑強抵擋的生意,此一臉敬佩之色。

雷劫威壓越越強,一些修為低一些的鍊氣弟子,甚至已經站立穩。

但,沒願意離開。

……

山巔,凝望斷的劫雲,劉玉臉色凝重。

雖然渡劫玉冊還一半的威能,但依舊沒半分意之。

知,劫雷醞釀得越久,威能便越恐怖。

最後一劫雷,必定會簡單。

空,烏黑劫雲翻滾濃縮,體積迅速減。

從十里縮到七里,又從七里縮。

十里、七里、一里......

愈發深沉的劫雲,斷藍色電光閃爍,每一都蘊含著非同一般的威能!

說遲,那快。

十幾呼吸后,伴隨著一聲驚動地的炸響,一水桶粗、丈許長的劫雷,從翻滾的黑雲冒。

劫雷與八同,藍色的靈光,微微泛著一絲紫意。

其內的恐怖威能,至少第一以。

泛著紫意的電光照耀劉玉臉,凝望蒼穹,漆黑的瞳孔沒一絲俱意。

神識操控渡劫玉冊頂面,紫晶盾緊隨其後。

劉玉雙手掐訣,開始施展二階法術,同一絲神識放儲物袋的符籙,只心念一動便能取。

「啪啦」

泛著紫意的劫雷,落散發青翠光華的渡劫玉冊。

僅僅一瞬之間,渡劫玉冊的威能便消耗殆盡,靈光暗淡向墜落。

而第九劫雷也縮了一半左右,顯然威能消耗,一瞬又落後面的紫晶盾。

「咔嚓」

驚雷炸響,劫雷恐怖異常的威能,件本就些受損的極品靈器,直接四。

「噗噗」

隨後,再次縮水少的劫雷,又迎面撞了一二階法術。

達到金丹境界,劉玉對二階火屬性法術以說信手沾,施展速度十分之快。

「滋滋」

劫雷所之處,火蛇、火蛟還火鳥,都紛紛破滅消失。

接近劉之,一劫雷已經只兩尺左右,但還輕易擊穿了法力護罩。

「護體焰盾」

劉玉心念一動,縷縷火焰便周身浮現,瞬間便凝聚成了一面青色的火焰之盾,擋了劫雷之。

「咔嚓」

「滋滋」

一息的僵持后,威能所剩無幾的劫雷,最終與護體焰盾雙雙涅滅。

「呼~」

「金丹之劫過了嗎?」

「從此以後,劉某便「青陽真」了。」

劉玉輕輕吐一口濁氣,心暗暗一笑。

但並沒耽擱間的意思,立刻取一蒲團盤膝而坐,吸收劫帶的劫雷之氣。

種劫雷之氣,能夠洗滌金丹的雜質,使得金丹更近一步凝練。

對未的成長,著的好處。

隨著劉玉開始運功,逸散於空氣的劫雷之氣,斷被吸收進入體內。

遠遠看,虛空稀稀疏疏的藍色光點浮現,偶爾還一紫色的光點,統統向劉玉涌。

「嗡嗡」

藍色、紫色的光點沒入,旋轉的金丹一擲,震動的同排一縷縷黑煙。

同,體積也了微查的增長,變得更為凝練「真實」。

雷劫已,烏雲迅速暗淡消失,空光明重現,垂落一縷縷柔的白光。

灑落劉玉身,映襯著那一份淡然與桀驁,居然幾分宗師般的滄桑!

……

「成了。」

最後一劫雷泯滅的那一刻,便宜師尊李長空輕聲,滿面紅光微微點頭。

作為「」,知劉玉正吸收劫雷之氣,洗滌金丹祛除雜質。

當然願讓其修士打擾,或者分潤了劫雷之氣。

「青陽子凝結金丹渡雷劫,按照宗門規矩,自今日開始便宗門長老。」

「青陽長老正穩固境界,爾等此打擾。」

「十息間內,所弟子速速退青辰峰!」

動用音法術,李長空渾厚威嚴的聲音,清晰傳到每一修士耳邊。

說完,還釋放金丹靈壓,驚醒沉浸劫雷之威的一些修士。

十息后,所弟子都退了青辰峰,只余劉玉山巔吸收劫雷之氣,還李長春與嚴長老待遠處護法。

————————————————————

ps:完結!

------題外話------

感謝jk0000點幣、病變5000點幣、黯塵無殤1500點幣、單曲循環600點幣等友的打賞支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八十五章:那就讓我不可乘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