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落日金虹

第四百九十四章:落日金虹

聽著洞府內紀如煙訓話的聲音,劉玉微微一笑。

隨即,體內法力略微運轉,便化為一遁光沖而起,向著青雲峰飛。

……

以金丹修士的遁速,半刻鐘左右的間,高挺拔的青雲峰便映入眼帘。

由於沒特意收斂靈壓,沿途遁光無停行禮,待到劉玉之後,才敢繼續飛行。

青色遁光如同流星,攜帶強的靈壓直接宗門殿落,吹起一滴灰塵。

「青陽師祖」

「青陽師叔」

往的修士,無遠遠的行禮。

劉玉只淡淡點頭,便徑直往殿內走,沒一敢於阻攔。

此就算掌門莊子陵,眼也只一輩,自然沒資格阻攔。

由於已經一次,故而次劉玉輕車熟路,目標直指宗門寶庫。

「一階丹藥」「二階丹藥」

「一階資源」「品法器」

沿著熟悉的路,穿重重宮殿,很快宗門寶庫便現了眼。

劉玉四一掃,發現此地與次,幾乎沒任何變化。

「青陽師弟,了。」

「得到了法寶的消息,足足好幾日間,才到寶庫領取福利。」

「師弟比老夫想象之,還沉得住氣。」

遠遠地,嚴長老便打招呼。

一次,並沒擺架子,故意讓劉玉站著等待。

畢竟此,兩的地位已經發生了變化。

而種變化,整程短短十幾年間,對金丹修士而言就好像昨日一樣。

「哪裡、哪裡。」

「嚴師兄獎了。」

「劉某因為煉化金玉環,耽擱了一些間,故而現才而已。」

劉玉遙遙拱手,客氣。

兩客氣了幾句,嚴長老滿意為難,當取陣盤陣旗打開最重的「金丹寶庫」。

「轟隆隆」

青銅門顫動,而後緩緩開啟。

「按照正常情況,為防止看守長老飽私囊,金丹寶物必須長老聯合同意,才能夠開啟一次。」

「青陽師弟晉陞金丹,領取法寶與儲物戒指特例,故而用與其長老商議,只需報備一聲即。」

石門的短暫間里,嚴長老解釋了一句。

或許已經收到消息,明白自家的晚輩已經被「寵幸」,態度又親近了少。

「青陽明白。」

劉玉笑著點了點頭。

兩相視一笑,頗一種忘年之交的感覺。

些話,雖然沒說口,但早已心照宣。

而後,嚴長老當先步入寶物,劉玉落後半步也跟著走了進。

入目所及,便一乳白色光罩,光罩之內一流光溢彩的櫃檯。

櫃檯,安安靜靜躺著一件件造型各異的法寶,一看就知非凡物。

即使著陣法的阻隔,劉玉品著敏銳的靈覺,也能感受一件件法寶內的強威能。

除了成品法寶之外,些櫃檯之還放著一錦盒或者玉瓶。

其內,形態各異的法寶煉製材料。

固態、液態,甚至氣態的都。

為了材料損壞,故而能直接拜訪,必須採用一些措施保護。

「左邊法寶,右邊煉製法寶的靈材。」

「青陽師兄好好挑選一吧,調好了告訴老夫一聲即。」

嚴長老簡單說了幾句規則,便沒了文。

「......」

劉玉回神,輕輕點頭表示知。

即使自認為「見世面」,但剛走進寶庫之,依舊被震驚到。

左邊法寶,右邊靈材。

劉玉只匆匆一掃,就能清楚了左邊法寶的乳白護罩,至少百之多!

而右邊的護罩更多,足足兩百左右的靈材護罩。

一百件法寶、兩百樣靈材,元陽宗的豪橫,由此見一斑。

愧屹立青州的偉宗門!

吸取著整青州的部分資源,供養一宗的存。

著種底蘊,短間內便以讓新晉金丹,擁錯的戰力。

而散修金丹,或者勢力的金丹修士,為了得到一件法寶,卻辛辛苦苦百年甚至更長間。

間拖得越久,元陽宗與青州其它勢力的差距就越!

一刻劉玉終於明白,為何歷史的型宗門,極少被治的勢力所推翻,而往往因為彼此交戰而衰落。

管從任何一方面,類似元陽宗的類霸主宗門,都絕勢力比。

就算勢力了一萬年一遇的才,也根本能改變種格局。

就算驕妖孽,也需資源才能成長,而青州的資源已經被元陽宗牢牢把持,驕妖孽根本沒成長的環境。

而一旦露一點威脅的苗頭,便會迎提的扼殺!

「幸好,自己就樣宗門內,能夠享受普通修士得到的好處。」

心閃種種念頭,劉玉輕輕一笑,隔著一護罩認真觀看了起。

先急著做決定,把所法寶與靈材先看一遍再說。

青鋒劍,金木屬性法寶,由萬年凰金木、深海寒鐵等等煉製而成,特性......

破戟,金屬性法寶,由虛空銀精混分三十六種輔料煉製而成,還摻雜了數兩庚金,特性堅固鋒銳......

盛放法寶的櫃檯,鐫刻著一行行字,關於法寶的介紹。

劉玉一櫃檯看了,些移開目光,心忍住又生一絲絲「膽」的念頭。

就,嚴長老的聲音響起。

「金丹寶庫,陣法重點守護的區域。」

「青陽師弟,別看著乳白護罩只薄薄一層,但就算金丹修士持法寶連續轟擊半辰,也一定能夠攻破。」

「自宗門建立一,每一樣法寶或者靈材的處,都一清二楚。」

「從未意外情況發生。」

一旁,嚴長老意味深長。

早就聽說劉玉行事十分膽,些候甚至遊離宗門規則的邊緣,然也會獲得「殺伐果斷、武功卓越」的評價。

種評價,候並非褒義。

眼嚴家法寶、女都已經送,謂了極的賭注,嚴長老願意見到劉玉做智之事。

「嚴師兄放心,劉某明白。」

沒回頭,劉玉瞳孔微微一縮,神色如常答。

認真考慮了之後,還掐滅了心那「膽」的念頭。

寶庫種重地,認為自己能夠放肆,若一衝動,能連嚴長老一關都。

就算僥倖擊敗嚴長老,也帶走幾件寶物,走宗門範圍。

按捺住心幽暗的想法,劉玉繼續仔細挑選起。

足足半辰之後,才將所的法寶都看了一遍,卻沒特別滿意的。

攻擊方面已經了「萬魂幡」,方面方面也「金玉環」,還著破敗之劍作為殺手鐧。

其實並缺少一件法寶,當務之急還先將本命法寶煉製。

「嚴師兄,隔著護罩挑選,終究能很好了解靈材的狀態。」

「否打開護罩,讓劉某觸碰一番?」

走到右邊的靈材區域,觀看了一會兒劉玉眉頭一皺,轉身說。

靈材與法寶同,保存起需注意的地方更多,隔著護罩誰知靈材否依舊完好?

萬一自己做決定,靈材到手卻最好的狀態,或者乾脆「期」靈力流逝了怎麼辦?

「以倒以,每次只能打開一。」

嚴長老滿意立即回答,沉吟數息才回。

原本樣符合宗門規矩,眼對方與自己關係非常好,嚴家將說還倚仗劉玉的地方。

故而,並想因為此事,使得雙方的關係疏遠。

其實種事情,只傳,會什麼問題,嚴長老故而為難考慮一會兒,也想讓劉玉承情罷了。

嚴長老開方便之門,劉玉終於以親手接觸靈材,清楚查看靈材的狀態。

目的很明確,就尋找煉製本命法寶靈材,故而只挑火屬性靈材查看,其它屬性靈材一律管。

明確的目標,挑選速度就快多了。

半辰之後,劉玉看著半瓶金色粉末,心做了決定。

金烏粉,火屬性頂級靈材。

煉製之加入少量,能使得火屬性本命法寶成長速度更快,溫養提升的威能比正常情況快一兩成。

傳說,金烏粉真靈金烏隕落之後,骨髓歷經歲月腐化結合靈氣誕生而成。

真靈堪比乘期的近仙存,對於些神神秘秘的傳聞,劉玉只一笑而。

「嚴師兄,已經做決定,就半瓶金烏粉吧。」

做決定,說了自己的想法。

「嗯,師弟選擇金烏粉,定想煉製一件佳的本命法寶。」

「看師弟野心啊,那就祝師弟早日成功!」

「修行路,一件好事,萬萬能像老夫樣,失了進的銳氣。」

「師弟若什麼地方需幫助,千萬客氣,通知嚴家一聲即。」

登記好了之後,嚴長老笑。

說著,又從庫房取一枚儲物戒指,遞了。

「既然嚴師兄么說,那劉某便客氣了。」

「屆就麻煩師兄了。」

劉玉沒拒絕,一口答應。

隨後,兩寶庫外又聊了幾句,便告辭離。

本命法寶還早點煉製為好,若只自己那些渠,收集靈材的速度還慢。

嚴家宗門卻根深蒂固,影響力目遠超自己,如果得到嚴家的全力幫助,收集速度定會快許多。

「當然,便宜師尊那邊,也以拜託一。」

「或許獸潮幾十年後就臨,眼客氣的候。」

摸了摸儲物袋,劉玉心閃念頭,得到了「金烏粉」,心情非常錯。

種頂級的火屬性靈材,如果依靠宗門的便利,自己尋找恐怕難加難。

倘若因為晉陞福利,想兌換種靈材,少得做幾十年任務積累功勛。

「隕日晶、金烏粉,目居然收集到了兩件極品靈材。」

「以手收集到的靈材看,功法記載的法寶,最希望煉製的應該「落日金虹槍」了。」

一邊行走,劉玉一邊思索著,心漸漸了決定。

「青陽功」,雖然記載了少合適的本命法寶煉製方法,但那些相對普通的法寶,定然做考慮。

唯幾種威能最、潛力最高的法寶,才的選擇範圍之內。

而「落日金虹槍」,就幾件頂尖法寶,目最希望煉製的一件。

此寶攻擊力極強,並且鋒銳無雙。

雖然沒許多複雜的變化,但殺伐之力方面,卻功法記載的法寶最為頂尖的。

一點,劉玉最為看重。

……

「冷師妹,任務雖然完成,但卻夠完美。」

「地犀牛的牛角,已經現損壞,其內靈力流逝了少。」

「故而,任務報酬方面......」

經派發築基期任務的任務堂,劉玉聽到一熟悉的名字,由放緩腳步神色一動望了。

一望,正好目睹冷月心神色難看,正與負責任務堂管事爭辯著什麼。

「當初接取任務之,明明只提到滅殺地犀牛,取回其牛角即。」

冷月心目光凌厲,靈壓釋放而,與對方爭辯著。

殿,還幾名築基修士接取或結算任務,見此卻沒任何幫手的意思,隻眼閃玩味,看著眼一場好戲。

「師妹所知,任務......」

管事慌忙的解釋著,說得頭頭,任誰聽了也挑任何毛病。

任務確實如冷月心所說,只求斬殺地犀牛,將之牛角帶回即。

之所以么做,無非位師妹「懂事」,接取任務連師兄師姐都知「孝敬」。

若此女背景,此事也就算了。

對冷月心的背景一清二楚,修鍊極為少見的魔功,宗門根本沒師長關照,就連朋友都沒一。

故而,才了此次事件,無非為了剋扣一點任務報酬,滿足一自己的口袋罷了。

清楚冷月心的背景,管事著十足的把握拿捏。

別看此女似乎非常倔強的模樣,但以往任何一次,都無一例外選擇了妥協。

——————————————

ps:碼字速度慢了,先複製一段,一后刷新。

嚴家宗門卻根深蒂固,影響力目遠超自己,如果得到嚴家的全力幫助,收集速度定會快許多。

「當然,便宜師尊那邊,也以拜託一。」

「或許獸潮幾十年後就臨,眼客氣的候。」

摸了摸儲物袋,劉玉心閃念頭,得到了「金烏粉」,心情非常錯。

種頂級的火屬性靈材,如果依靠宗門的便利,自己尋找恐怕難加難。

倘若因為晉陞福利,想兌換種靈材,少得做幾十年任務積累功勛。

「隕日晶、金烏粉,目居然收集到了兩件極品靈材。」

「以手收集到的靈材看,功法記載的法寶,最希望煉製的應該「落日金虹槍」了。」

一邊行走,劉玉一邊思索著,心漸漸了決定。

「青陽功」,雖然記載了少合適的本命法寶煉製方法,但那些相對普通的法寶,定然做考慮。

唯幾種威能最、潛力最高的法寶,才的選擇範圍之內。

而「落日金虹槍」,就幾件頂尖法寶,目最希望煉制的一件。

此寶攻擊力極強,並且鋒銳無雙。

雖然沒許多複雜的變化,但殺伐之力方面,卻功法記載的法寶最為頂尖的。

一點,劉玉最為看重。

……

「冷師妹,任務雖然完成,但卻夠完美。」

「地犀牛的牛角,已經現損壞,其內靈力流逝了少。」

「故而,任務報酬方面......」

經派發築基期任務的任務堂,劉玉聽到一熟悉的名字,由放緩腳步神色一動望了。

一望,正好目睹冷月心神色難看,正與負責任務堂管事爭辯著什麼。

「當初接取任務之,明明只提到滅殺地犀牛,取回其牛角即。」

冷月心目光凌厲,靈壓釋放而,與對方爭辯著。

殿,還幾名築基修士接取或結算任務,見此卻沒任何幫手的意思,隻眼閃玩味,看著眼一場好戲。

「師妹所知,任務......」

管事慌忙的解釋著,說得頭頭,任誰聽了也挑任何毛病。

任務確實如冷月心所說,只求斬殺地犀牛,將之牛角帶回即。

之所以么做,無非位師妹「懂事」,接取任務連師兄師姐都知「孝敬」。

若此女背景,此事也就算了。

對冷月心的背景一清二楚,修鍊極為少見的魔功,宗門根本沒師長關照,就連朋友都沒一。

故而,才了此次事件,無非為了剋扣一點任務報酬,滿足一自己的口袋罷了。

清楚冷月心的背景,管事著十足的把握拿捏。

別看此女似乎非常倔強的模樣,但以往任何一次,都無一例外選擇了妥協。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四章:落日金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