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左眼太陽,右眼太陰!

第五百二十一章:左眼太陽,右眼太陰!

但容多想,寒鷹已盡眼,隨能飛撲!

一瞬,只見一凜冽的寒芒閃。

寒鷹將妖軀強悍的力量灌注於雙爪,浮現一層淡淡白光,左右開弓對準金色牆壁與護體焰盾狠狠一撕!

「砰」

金色牆壁四,護體焰盾也當場崩潰,化為縷縷青色火焰向地面落。

一擊之威,竟至於斯!

一連串變故,都發生極短的間里,劉玉心警鈴作,並沒慌亂。

,已經反應。

以金丹初期的境界,縱然催動萬魂幡,也難以化解眼的危機,所以留給的選擇多。

「嘶啦」

衣衫破碎,化為黑色布條從空落。

「星辰真身」瞬間運轉,寒鷹攻破兩防禦之,劉玉就已經恢復「真身」。

體型漲至三丈,落日金虹槍,更變化到六丈。

一寸長,一寸強!

銅澆鐵鑄、菱角分明,充滿男子陽剛之氣的肌肉,再一次暴露了空氣。

那古銅色充滿力量美感的線條,一般女修看了都會怦然心動。

幸好此之,劉玉便親自煉製了一條法器長褲,以隨體型變變,然......

電光火石間,寒鷹翼展十幾丈的妖軀,已經迎面撲,步入三十丈之內!

距離,劉玉甚至以看清其羽毛的紋路。

胸膛九處穴組成的圓形圖案瞬間亮起,依次綻放蔚藍、亮銀、橙紅三色靈光,同丹田法力之湖也澎湃激蕩。

「喝啊」

鍊氣、煉體兩方面的法力同運轉,劉玉最程度激發落日金虹槍的威能,肉身的百萬斤巨力也瞬間爆發,使得此槍的威能更進一步。

「咻咻」

手握長槍,對着方狠狠刺,發強烈的破空之聲。

一瞬之間,便刺了十八槍。

淡金色槍影,迎面撞勢洶洶的寒鷹,與之利爪轟然相遇。

「叮叮叮」

短暫的交鋒,槍影迅速潰散。

即使算鍊氣、煉體兩的實力,正面交鋒,依舊落入風。

終究還境界低了一階,而且寒鷹也尋常妖獸。

但劉玉此無暇多想,因為對方那龐的妖軀,已然撲了。

知,若心生退意,只會陷入更加被動局面,最好正面迎擊!

危急刻,劉玉精純的法力與百萬斤巨力同運轉,落日金虹槍靈光盛,對着面橫掃而。

與此同,皮膚表面也浮現蔚藍靈光,使得肉身防禦提升。

「叮叮」「砰」

暗淡的空,兩身影交錯而,一瞬間便交手數十次。

「噗」

蔚藍靈光被擊破,利爪入肉的聲音響起。

交錯而,數十次的交鋒,劉玉被壓入風。

只覺左肩一痛,被鷹爪留了數深深的血痕。

數寸深的傷口,鮮血迅速流,看觸目驚心。

近距離的肉身交鋒最為兇險,能只稍稍落入風,便生死之別。

故而如今體修造詣高達三階,劉玉卻還謹慎使用,依舊傾向於用法寶遠程攻擊,畢竟那樣比較安全。

遠程交鋒,就算忽然發生變故,也及反應,以使各種手段應對。

近距離交鋒,一旦現差錯,往往沒彌補的機會。

刀生、刀死!

但肉身的疼痛,絲毫影響劉玉的思緒,煉神之痛比強烈數倍。

的鬥志,還沒失!

交錯而的瞬間,劉玉眼神銳利、長發飛舞,法力與氣血鼓盪。

槍尖寒芒一閃,調轉方向往后突刺。

回馬槍!

「砰」

巨力與極速的加持,落日金虹槍甚至打了音爆,整槍身都散發着烈陽法力的熾烈氣息。

其紋路,絲絲金色火焰流淌,隨能溢將強敵灰飛煙滅。

遠遠看,就如一件傳世聖器!

只惜,精心算計、準備已久的一擊,卻非常遺憾的落空。

寒鷹翅膀輕輕一擺,便瞬間橫移數丈,躲閃掉了一次攻擊。

眨眼間,已十幾丈外。

「空,此妖還靈活,自己與之相比差距。」

感受左肩的疼痛,劉玉閃念頭。

雖如此,但現也能向地面落,輕舉妄動能會露破綻。

得說,確實一強敵,從交手到現,劉玉已然陷入被動之。

但目的處境,也沒好的解決辦法。

「如此近的距離,冒然動用破敗之劍,一明智選擇。」

劉玉閃念頭。

比仙府世界,靈氣任由調動十分快速,幾乎如同自己的法力一般。

外界動用破敗之劍,從調動地靈氣到形成攻擊,需一段極短的間。

高階修士的鬥法,一點間能便生死之分,特別如此近距離的情況。

而且高冷的「劍靈」,還配合得情願。

發揮破敗之劍的威能,與自己本身擁的實力,差別十分明顯。

「用瞬息千里符嗎?」

「還再等等看。」

瞬息千里符僅一張,用完之後很能找到替代品,到真正的生死關頭,劉玉還真捨得將之消耗。

種種思索,一瞬之間。

一刻,疾風驟雨般的攻勢已經到!

交錯而後,寒鷹一迴旋,驀然立而起。

寬的翅膀煽動,再次凝聚數百黑羽,鋪蓋地向劉玉激射而。

隨後,此妖身影一陣模糊,竟然同幻化七隻一模一樣的「寒鷹」。

論威勢,還妖力等等波動,都真的幾乎沒差別。

「嚦~!」

它一聲響亮的鷹鳴,煽動翅膀再次向劉玉襲,八隻一模一樣的寒鷹同一動。

危險!

猛烈的攻勢,讓劉玉頓覺如芒背。

栩栩如生的幻象,竟然連敏銳的靈覺都看破,露半點破綻。

「好!」

鋪蓋地的黑影,還八隻一模一樣的「寒鷹」,讓劉玉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稍差別,便能身死消!

越身處困境,心越冷靜,急速思考的同,反應卻沒慢半分。

胸膛的圓形圖案,一瞬間盡數轉化為橙紅之色。

體型三丈,劉玉那如同燈籠一般的眼眸,瞬間也變為同樣的紅色。

「星辰之眼!」

一瞬,眸便紅光盛,肉身神通剎那間發動。

「噗「

明明沒火焰射,但激射而的烏黑羽毛,卻自動燃燒起了淡紅色火焰。

所黑羽的結構,都迅速被橙紅火焰破壞,面臨崩潰的處境,再也形成了威脅。

烏黑與淡紅的靈光交織,遠遠望,空似乎現了一片火海。

一息,便八十幾丈的黑影,從熊熊火海強勢的一穿而,帶着致命殺機。

神通「星辰之眼」雖能點燃黑羽,但卻對寒鷹毫無辦法。

八隻寒鷹,從四面八方襲,留任何死角。

劉玉面色凝重,胸膛的圓形圖案,已經轉化為紅銀二色。

手淡金長槍一轉,帶極熱與極寒特性的法力灌注槍尖,攜肉身百萬斤巨力,朝四面八方呈新月狀橫掃。

鍊氣、煉體的實力,一刻同爆發。

新月橫掃!

因為速度實快,視覺已經現殘影。

遠遠望,槍影連成一片,甚至已經形成一亮金色的圓環。

而八十幾丈的龐黑影,帶着無與倫比的惡意、殺機,正朝「金色圓環」狠狠撲。

「呼呼」

勁風刮,長槍刺破長空,其七黑影瞬間消散。

寒鷹本體,已然盡眼。

自而,巨黑影將劉玉籠罩,似乎將一口吞噬。

雖然破了此妖的手段,但花費的點間卻至關重,代表劉玉失了先機!

類修士眼裏,高無比三丈真身,一刻卻顯得渺、脆弱。

就如江孤舟,隨舟毀亡的危險。

清楚明白自身處境,劉玉心湖依舊波瀾興,一切負面的情緒都被壓。

用盡全力,將手長槍狠狠刺!

「叮叮叮」

身影交錯,靈光閃爍。

雖然寒鷹血脈凡,境界也高一籌,但劉玉也並非易於之輩,全力爆發還支撐了。

「呼~」

一輪攻勢后,兩者拉開距離,劉玉深深吐一口濁氣,額頭點點汗水浮現。

儘管全力爆發,但畢竟實力的差距擺那裏,胸口、背後又添了幾新傷。

繼續樣,敗亡只間問題。

「能一直處於被動之。」

「主動擊爭奪主動權。」

電光火石間,劉玉閃念頭。

候,沒生畏縮的念頭,而想着如何戰勝強敵。

「對方境界雖高,但自己三齊修,未必沒一搏之力!」

樣想着,劉玉目光一凝,沒猶豫立刻選擇手。

無形無質的神識之力,剎那間眉心匯聚,以特殊的方式壓縮,凝聚成一根根牛毛細的「神識之針」。

驚神刺!

元神方面,三階妖修一般情況,已經弱於同階修士。

特別種血脈凡的妖修,元神方面或許更為強。

保險起見,此次劉玉消耗量的神識,一次性凝聚了七枚「驚神刺」。

七枚無形無質的神識之針,凝聚的剎那便激射而,先後朝寒鷹射。

神識無形無質,速度遠超絕多數法術、法器,瞬間便跨越幾十丈距離命目標。

戰鬥,神識刻遍佈戰場,「驚神刺」現的瞬間,寒鷹便感覺一陣刺痛。

「神識攻擊」

此妖心驚,但還及反應,意識便一陣模糊,妖軀頓僵硬原地。

寒鷹三階期的修為,相當於金丹期,元神已經十分強,到半瞬便恢復。

但七枚「驚神刺」無縫銜接,它意識很快便又陷入恍惚之,完全及做任何動作。

劉玉手提落日金虹槍,丹田經脈的法力洶湧澎湃,使用驚神刺的同,身形已經消失了原地。

無畏衝鋒!

全力爆發僅僅兩瞬,便現寒鷹身,落日金虹槍挺身刺,目標直指寒鷹的頭顱。

「咻咻咻」

「叮叮」

鋒銳無比、殺伐強的落日金虹槍,落寒鷹頭顱之,卻迸射點點火花。

如同鐵塊砸堅硬的磐石,傷害極其限。

「噗」

槍尖入肉半寸便被卡住,無法繼續進。

「好強橫的妖軀。」

劉玉閃念頭,手動作沒停,所攻擊都落一點。

「噗噗」

當寒鷹恢復,頭顱已經現一深深窟窿,周身氣息一陣混亂,威勢與靈壓都降低了少。

種傷勢,倘若放類修士身已經致命,只能捨棄肉身遁金丹。

但對於妖修,只較為嚴重的傷勢罷了,遠沒到致命的程度。

「嚦~!」

當意識到發生什麼,寒鷹一聲憤怒的鳴叫,看着盡咫尺的劉玉狠狠撲了。

除了憤怒,此妖心還帶着點點后怕。

「類修士的神通,竟然如此詭異?」

「但法體雙修達到金丹期,而且神識方面,竟也如此造詣!」

「此絕簡單之輩。」

寒鷹心一片凝重,沒半點看。

它明白,自己先的突襲,如果換做普通金丹初期,已經倒了第一輪。

就算稍微棘手一點的,也無法第二輪攻勢倖存。

能夠抵擋,只受到一點輕傷,並且還敢主動擊,此絕對能當做普通修士看待。

一強敵!

意識到一點,寒鷹收起了驕傲,開始認真對待。

……

「砰」

「叮叮」

夜空,一一兩身影迅速交鋒,近距離貼身搏鬥。

靈光隱隱、散發芳香的暗紅血液,從空落,灑落地之。

烏黑油亮,或破損或完整的羽毛,從空緩緩飄落。

令心悸的威能,長空忽然綻放。

震耳欲聾的轟鳴,群山之間斷回蕩。

「咻咻」

劉玉長發飛舞,目光如電。

落日金虹槍的每一擊,都攜百萬斤巨力,並且帶極寒極熱兩種特性,招招攻向寒鷹的害。

肉身力量如對方,便從其它方面彌補。

使用「驚神刺」,打亂對方的攻擊節奏,給自己創造進攻機會。

縱使寒鷹高一境界,劉玉也保持着足夠侵略性,攻擊如疾風驟雨般落,全力爭取鬥法的主動權。

稍意便能喪命的鬥法,轉眼間便十息,招招致命的攻勢,雙方都受到了輕的傷勢。

劉玉身着血痕,每一都至少入肉兩寸,更幾傷勢深見骨,看觸目驚心。

而寒鷹同樣如此,一些地方的羽毛已經稀稀落落,頭顱也兩深深的窟窿。

戰鬥到地步,雙方都已經重傷,隨都喪命的能。

「類,承認強者。」

「繼續樣,對都利,如就此罷手如何?」

搏鬥,寒鷹傳音。

它原本以為手到擒,只一普通的修士,很快便能擊殺。

但沒想到對方法體雙修,各種法術防勝防,就連自己也身受重傷。

戰鬥到如此地步,它得承認,繼續樣,鹿死誰手尚未知。

能對方,也能自己?

寒鷹一族雖然性格高傲,但也並非害怕死亡。

特別三階妖修,已經了高級智慧,明白「死亡」為何物之後,更珍惜性命。

妖兩族語言同,但神識交流卻比語言更為直接,能夠概明白對方的意思。

何況修仙者目忘,劉玉早就學習了妖族的語言,此自然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但聞言,卻只露一抹奇異的笑意,並沒回答。

「差多了。」

劉玉心念頭,隨即一掌隔空打,青色光華照耀寒鷹妖軀之。

枯萎!

金丹,九條痕微微一亮,神通「枯萎」剎那發動。

「又什麼詭異的神通?!」

一刻,寒鷹便感覺妖力運轉晦澀,力量、速度等各方面被削弱了一成止。

此妖剛想所動作,便忽然一股極熱與極寒的力量體內爆發,身形頓一滯!

「就此刻!」

劉玉早預料,長槍從容迫揮舞而,直指先從刺的兩窟窿。

短短間,便槍落寒鷹頭顱,將窟窿又加深了少。

其內的器官,已經隱約見!

「嚦!」

吃痛之,寒鷹一聲哀鳴,終於勉強恢復了,急急想拉開距離。

但一刻,便又感覺到了一陣熟悉的刺痛,意識再次陷入恍惚。

驚神刺!

「踏」

趁此機會,劉玉身形一閃,膽的落此妖後背。

鬆開落日金虹槍,神識控制此槍抵住寒鷹雙爪,防止意外發生。

同雙手包裹一層蔚藍靈光,竟直接向其鳥喙摸,強行將之閉合。

抓着閉合的鳥喙,劉玉雙臂青筋暴起,百萬斤的巨力剎那間爆發!

「喝!!!」

一聲厲喝,寒鷹碩的頭顱,竟然被掰扯,幅度向後仰起。

「呼~」

對準先刺的兩窟窿,劉玉喘著粗氣,雙眸逐漸亮起靈光,迅速由微弱變得明亮。

的左眼,亮起橙紅靈光,散發灼熱、熾烈的氣息。

的右眼,銀色光華閃耀,散發冰封一切的寒氣。

左眼陽,右眼陰!

「星辰之眼」

身體各處鮮血流淌,劉玉面容猙獰怖,一紅一銀兩粗壯的光柱,從眼眸激射而。

「滋滋」

一青一紅兩光柱,徑直沒入碩的血肉窟窿,讓還掙扎的寒鷹頓一顫。

隨後,掙扎得更為激烈!

但劉玉精心準備的殺招,又豈那般簡單便能掙脫?

「嗚嗚~」

此妖鳥喙被強行關閉,劇烈的痛苦之,只能悶聲哀鳴。

乍聽之,還真容易令心生憐惜,彷彿無辜的獸。

但很快,此妖便能解脫了。

脆弱的腦被直接攻擊到,造成的傷害毀滅性的,寒鷹氣息迅速衰弱了。

數息后,生命氣息便徹底消失見。

只妖軀,身體本能的反應,還一顫一顫,但掙扎的力已經全無。

劉玉沒就此收手,幾乎其失生命氣息的一刻,便伸手探入寒鷹腹,將一顆黑色的妖丹取。

相比於三階之的生靈,三階生靈肉身死亡,一定真的死亡。

金丹、妖丹等,比肉身更為根本的東西。

雖然情感,一定能接受。

但得承認,從生開始便陪伴的肉身,重性確實一定比金丹、妖丹高。

到了孕育元嬰,肉身的重性,更會進一步降。

「嗡嗡」

黑色妖丹斷顫抖,卻難以逃脫掌控,被劉玉毫留情種禁制。

隨後,放入一玉盒收入儲物戒。

「呼~」

胸膛幅度起伏,劉玉斷喘著粗氣。

「嘶」

倒吸一口涼氣,當稍稍放鬆后,肉身各處立刻傳陣陣疼痛。

「......」

待原地調整兩息,劉玉才壓肉身的適。

此,好好休息的候,隨後能面臨危險。

左手一翻,青陽魔火便浮現而,落寒鷹龐的身軀。

老規矩,為了防止「詐屍」,手亡魂一律毀屍滅跡。

全屍能全屍的。

「滋滋」

青色火焰熊熊燃燒,血肉被快速吞噬。

但相比築基修士與二階妖獸,青陽魔火燃燒三階妖獸的速度,無疑慢許多。

畢竟,此火還停留二階層次,劉玉些年沒什麼機會使用。

因為怕被擊散,導致此火元氣傷,兩年也沒拿低階妖獸「祭火」。

------題外話------

危險暗藏的光陰長河,一逆流而踏波而。

此正作者!

但就離游遠的候,卻遇到了神秘勢力的阻擊,游佈置陣法封鎖長河。

作者浴血奮戰,終於突重圍!

但就即將步入長河游,忽然心魔發作,身形由一頓失了所力量。

「撲通」

作者落入湍急的河水,就樣又被沖向了游。

ps:咳,以後還老間更新吧...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一章:左眼太陽,右眼太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