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三十年後

第五百二十八章:三十年後

「嗡嗡」

一條條紋路亮起,傳送陣微微震動,靈光快速變得強烈。

一陣刺目的光華,一身影忽然現傳送陣內。

此一身黑袍,瞳孔漆黑如墨,身形魁梧、氣質陽剛。

只臉色些蒼白,像元氣傷的模樣。

正劉玉!

「拜見青陽師祖」

看守傳送陣弟子,見到金丹長老現,立馬彎腰行禮。

而一刻,整傳送殿的弟子都被驚動,立馬拜見敢怠慢,

一間,參拜之聲絕於耳。

「熟悉的宗門啊。」

看着眼熟悉的景象,劉玉微微感慨,一間思緒萬千。

與妖獸打交久了,此回到遠離戰火的宗門,情自禁升起一種親切的感覺。

緊繃的心弦,總算放鬆了一些。

「嗯。」

面對滿殿弟子,劉玉淡淡點頭,而後直接走了殿,讓許多幻想一步登的弟子失望已。

離開傳送殿,青台峰很快一遁光沖而起,向著通峰飛。..

既然返回了宗門,那麼無論如何,應該也向長老會說明一情況。

至於任務,應該算失敗了,劉玉問心無愧,畢竟已經儘力了。

敵雙方實力相差懸殊,換做普通金丹修士,說定便城破亡的場。

堅守兩年,已經盡到了自己的義務。

青台峰距離通峰遠,僅僅一刻鐘左右,那如擎玉般的靈山便映入眼帘。

一次,劉玉用落遁光,直直往山腰飛。

築基執事能通峰周圍飛行,但金丹長老卻例外,如今晉陞金丹期,自然再受到先規矩的限制。

一路,也沒修士阻攔,或者禁制被觸發。

劉玉向真陽場望,只見一片冷冷清清。

原本熱熱鬧鬧,諸多築基弟子一起談玄論的地方,此已經只能看到兩三了。

隨着數千年一次的獸潮爆發,宗門部分修士都被派了,守衛青州各處重的地方,就連金丹長老也無法置身事外。

如此一,宗門各處自然便顯得冷清了少。

戰爭期,部分金丹長老都被派了,風老祖指定長風真坐鎮宗門主持局。

至於築基期的掌門,只管一管鍊氣期弟子,以及一些宗門雜務罷了。

很快,劉玉便到了山腰靠近山頂的地方。

通峰四階靈山,而最靠近山頂的洞府,靈氣濃郁程度比之三階極品靈山,都濃郁幾分。

樓閣、亭、湖......

洞府環境優美,充滿著古典韻味,碧波湖微微蕩漾,看得洞府主非常注重修身養性。

「青陽,特拜訪長風師兄!」

站立洞府外,劉玉動用音方法術,將聲音傳入其。

很快,就一名童子從走,恭恭敬敬請進。

穿越亭台樓閣,劉玉一湖邊亭見到了李長風。

么多年,此還留着兩寸長的短須,一點也沒變長。

劉玉忽然閃念頭,但動作卻慢,主動拱手:

「青陽見長風師兄。」

雖然都金丹境界,但對方已經金丹巔峰,而還金丹初期打轉,姿態自然還放低一點為好。

「青陽師弟客氣了。」

「坐再說吧。」

李長風沒托,站起身回禮,然後招呼。

說完,一指對面的座位。

「師弟鎮守金戈仙城,為何會返回?」

「莫非...?」

李長風解問,說到後面微微皺眉,看着劉玉蒼白的臉色,似乎想到了什麼。

「嗯。」

劉玉面色沉重的點了點頭,直言:

「師兄想的沒錯,金戈城已經丟了。」

「劉某僥倖逃得一命,還知其三位友生死。」

「也知門弟子,最後能幾生還。」

語氣沉重,似乎對於此事耿耿於懷,說完重重一嘆。

「真一好消息。」

聞言,李長風面色凝重。

自從獸潮爆發以,兩年內只青州,便許多的修仙者聚集地被攻破,一副野火燎原的模樣。

金戈仙城意義卻非同一般,此城一旦失守,意味着青州的防禦壓力就更了。

妖獸隨能,對「新月城」發起攻勢。

一旦新月城也守住,妖獸席捲而入,局勢立刻便會陷入糜爛。

「此事,責任青陽師弟身。」

「宗門並非知金戈城的重,只此青州已遍地烽火,實抽手支援。」

「能夠堅守兩年,師弟已經儘力了,此切莫往心裏。」

「此正用之際,師弟暫且回好好養傷,日還需師弟......」

李長風沒責怪,反而好言安慰,說了宗門的苦衷。

面對獸潮,縱然元嬰宗門,也無奈何之處。

正如所言,三宗並非知金戈城的重,也故意拖延支援,實手實捉襟見肘。

本宗三十幾名金丹修士,就算加附屬勢力的金丹,也六七十,卻防守如此廣的疆域,難度想而知。

光憑三宗,無論如何都難以堅持的。

況且,才獸潮的先鋒,最猛烈的刻還沒到。

楚宗門,面對普通修士,固然龐然物。

面對獸潮,卻也顯得渺、單薄。

「咳咳...劉某明白。」

劉玉輕輕頷首。

心輕輕一嘆,些無奈何。

以目宗門的情況看,縱然自己最線走一遭,只怕「養傷」的間也會久。

多半幾年之後,就又到哪危險程度一般的地方鎮守。

沒辦法,誰叫元陽宗的金丹修士,總共才那麼一點呢?

止元陽宗,楚國其它四宗也好到哪裏。

獸潮之,即使元陽宗與合歡門樣的老對頭,都暫放了成見。

一些青州、鏡州邊界的城池,由兩宗共同派遣修士駐守。

「知七國盟那邊,此如何了?」

「聯盟的援軍,何能夠到?」

「只憑楚,即使死戰退,最後的結果......」

將金戈城的情況詳細複述一遍,劉玉問起了關心的消息。

如果七國盟的援軍,能夠早一點到,眼種接近糜爛的局勢,或許能夠所好轉。

「聯盟那邊......」

提起七國盟,李長風臉色些難看,還將目最新的消息一一說。

隨着少國度,被獸潮直接滅亡,七國盟確實感受到了危機,兵的議程加快。

但還那句話,意識形態的認同,根本無法與自家利益相比。

許多離橫斷山脈較遠的宗門,還為一點點細節扯皮,絲毫顧方的十萬火急。

「樣的話,情況已經非常妙。」

「以劉某之見,宗門還做好最壞的打算。」

劉玉點了點頭,凝重。

成為金丹長老后,宗門著種種特權,每年做事都少靈石入賬。

通宗門渠,收集靈草或靈材更快捷方便。

自然願意見到元陽宗,因為獸潮元氣傷,甚至一蹶振。

「師兄莫忘記,玄冥宗故事。」

劉玉最後提醒了一句。

成為長老后,看待事物的角度與普通弟子同,已經以參與宗門決策。

故而如此說,也並算僭越。

反正只說說,最終還看長老會決定,任何金丹長老的提議,都長老會半數以通,才能執行。

方面,就連隱隱為元陽宗金丹第一的李長風,也沒例外。

而風老祖擁一票否決權,以一言而決。

「玄冥宗!」

提起么名字,李長風臉色凝重無比。

當年玄冥宗何其強?門元嬰修士都好幾名。

正因為獸潮,才宗門乘之機,最後更落了滅宗的場。

也知現,傳承沒斷絕。

提醒之後,劉玉便再多說,又聊了半刻鐘最近的局勢,便告辭離。

能夠修鍊到金丹期,都易於之輩,自己能夠想到的,多半也能夠想到。

種事情無需多說,稍稍提一嘴就好。

「或許宗門堅持住的候,會選擇遷宗元國。」

「想到燕國、南瑜國之亂,居然留了一條退路。」

「只通峰卻好遷移,四階靈脈縱然動用法術,強行遷移到元國,只怕也元氣傷。」

「遷移之後,還能維持四階的品級就算錯了。」

離開李長風洞府,劉玉心閃種種念頭,隨後微微搖頭再多想。

值此局,縱然身為金丹修士,能影響的東西也十分限,想多隻會徒增煩惱。

想想該如何獨善其身,才最重的。

至於兼濟,還看元嬰真君與化神神君吧!

樣想着,劉玉體內法力運轉,向青陽峰方向飛。

一畝畝靈田,被一名名侍女打理得整整齊齊,一片鬱鬱蔥蔥、鍾靈毓秀的模樣。

偶爾照面,侍女也會談起獸潮的事情,言語間憂心忡忡,對宗門未感到擔心。

外門弟子,三月才執行一次任務,之後便領取三月的月俸,許多散修夢寐以求的東西。

縱然任務間久一點、繁瑣一點,也勝每一塊靈石,都沾染血汗的散修無數倍了。

而內門弟子,待遇更幾乎外門弟子的一倍,並且還著種種優待,需做三月一次的雜務。

只平均每半年,才會一次任務,但也比普通雜務省省力許多。

一般情況,種任務意磨礪內門弟子。

使之明白,每一塊靈石都之易,成為只知領取月俸的廢物。

但元陽宗錯的弟子待遇,卻建立搜刮整青州的基礎。

倘若宗門丟失多資源點與領土,先種種優厚的待遇,自然也就維持住。

故而,管從情感,還從利益考慮。

多數弟子,都願意見到宗門元氣傷,也非常關心最近的局勢。

青色遁光從際而,神識一掃而,將侍女的議論都聽耳,並沒停留,徑直往山頂落。

「公子!」

「公子執行任務回了!」

感受到強的靈壓,侍女面露喜色,紛紛抬頭看。

如此局,還能此安靜的打理靈草,全拜劉玉的蔭蔽,自然希望平安無事。

「轟隆隆」

石門緩緩開啟,劉玉步入洞府。

神識一掃,發現嚴紅玉並青陽峰,便直接進入盥洗室,仔仔細細清洗身軀。

「似乎,很久沒自己親自動手了,一還真點習慣。」

候,劉玉想起了貼身侍女文綵衣,特別那雙柔弱無骨、細滑冰冷的手......

沒多久,便清洗完成。

換一身嶄新的黑袍,直接到卧室,躺柔軟的床,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金戈城兩年,獸潮強的壓力,劉玉幾乎沒睡一好覺。

每一次,都只匆匆休息。

以金丹修士的精力,儘管會影響到狀態,但還些懷念好好睡一覺的感覺。

「啊~!」

一日一夜后,劉玉悠悠醒轉,伸了一懶腰,只覺神清氣爽。

待到思緒清晰,穿戴整齊到廳,侍女已經準備好了靈茶與各種糕點。

草草吃了幾糕點,將一杯靈茶飲盡,便徑直進入練功房,開始了每日修鍊。

離開元國分院才兩年,那邊已經做好周密的安排,劉玉暫沒的想法。

一一回,也確實浪費間。

嗯,還讓江秋水、紀如煙吧。

練功房,劉玉盤坐蒲團,服一顆「培元丹」,運轉「青陽功」開始修鍊。

青陽功三辰、存神妙法兩辰,星辰真身兩辰。

將三齊修一遍,七辰就么了。

全面發展、沒短板的同,劉玉也付間的代價,許多光都枯燥度。

想得到什麼,往往先付什麼。

修鍊完成,劉玉又花費一辰,溫養落日金虹槍、金玉環、萬魂幡等法寶。

隨後一撫儲物戒,取各種各樣的妖獸材料,開始清點此行的收穫。

——————————————————————————

PS:章四千字先度一,明會補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八章:三十年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