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儘力而為

第五百一十七章:儘力而為

一宗一國之力,縱然只是面對一部分獸潮,也顯得單薄無比。

獸潮才剛爆發,便有支撐不住的趨勢。

環繞大陸、分割四極的橫斷山脈,是妖獸的樂園。

縱然只是南方的一部分,總體實力也要略勝天南。

「或許集七國盟之力,可以稍稍遏止妖修的攻勢。」

「但人心的複雜,又豈是那般簡單?」

「不經過一段時間扯皮,不真正意識到獸潮的巨大危害,其它修仙界又怎會真正出力?」

城樓上,劉玉目光閃爍。

雖然抵擋妖族侵略,是所有人類修士的利益,但該如何出力,又該出多少力,就值得商榷了。

沒有修仙勢力願意見到,自家拼死拼活抵擋獸潮死傷慘重,最終卻青黃不接衰落下去,甚至連基本利益都要受到威脅。

故而七國盟內部的扯皮,乃至七國盟與正魔兩道的交涉,還需要一段時間「商議」。

「轟轟」

百丈高的五色颶風席捲,一二階妖獸毫無抵抗之力。

一旦捲入其中,便會被各種屬性的颶風之力撕得粉碎,就連堅硬的骨骼也不例外。

這種攻擊手段,威能不夠集中,對三階乃至二階後期妖獸的威脅都很小。

但收割一般的妖獸,效率卻非常之高。

五色颶風出現不過五六息時間,金戈城附近的低階妖獸便為之一空,密密麻麻的黑影消失不見。

空氣中,有一塊塊細小的血肉,朝四面八方落下,彷彿最殘酷的屠宰場。

僅有一些二階後期的妖獸,倉皇逃出颶風席捲的範圍。

至於更遠處的妖獸,看著如天災一般的颶風,居然也暫時擺脫了妖修的統御,遲疑著不敢上前。

無他,眼前的景象太過可怕。

望著天災一般的五色颶風,許多低階修士眼中,也都閃過震撼之色。

這是九成九修士,一生都觸及不到的層次!

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因此信心大增,在四面楚歌的妖獸包圍之中,總算升起了一點希望。

眼見五色颶風還要向更遠處席捲,隱藏在暗中的三修妖獸終於坐不住了!

「嚦~!」

一聲氣勢磅礴的鷹鳴,陡然在場中響起,回蕩在所有修士耳邊,經久不衰。

一個小山般的巨大黑影,忽然天空中浮現。

雙翅輕輕一擺,剎那間便由遠及近,伴隨強大無比的威勢,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烏黑油亮的羽毛、銳利無比的鷹瞳,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正是三階後期妖獸寒天鷹!

面對五道颶風,寒天鷹雙翅震動,上下一個盤旋。

便有密密麻麻的虛幻羽毛,在其身前迅速凝聚而出,向著金屬性颶風激射而去。

妖力凝聚的羽毛閃爍烏光,散發著刺骨冰寒的鋒銳之氣,至少有七八百枚之多。

在飛行的軌跡中,每一枚都像漆黑的匕首一般,瀰漫冷人心悸的烏光,直直迎上了金色颶風。

百丈高的颶風,迎面撞上數百道烏光,兩種純粹由能量凝聚的事物,竟然爆發出如金鐵交擊一般的聲音。

「叮叮叮」

激烈碰撞中,有火花迸射。

隨著威能的劇烈消耗,金色颶風肉眼可見的縮小,而烏黑之羽也被大量消耗。

最終,兩者同時涅滅。

但兩種驚人手段的碰撞,劉玉只是匆匆掃了一眼,便移開目光。

注意力轉到另外一邊,神情極為凝重。

展翅放射烏黑之羽后,只見寒天鷹冰冷無情的瞳孔中,閃過一絲擬人化的不屑。

下一瞬,它便雙翅輕輕一擺,竟直直向木屬性颶風撞去。

一瞬之間,寒天鷹便臨近木屬性颶風十丈之內,卻沒有施展任何法術與天賦神通。

看架勢,竟是想用肉身撕碎颶風。

「叮叮叮」

極速旋轉的颶風,其威能已經接近一般意義上的「天災」,每時每刻都有強大的破壞之力瀰漫四周。

但落在寒天鷹強橫無比的妖軀之上,卻難以造成有效的傷害。

那烏黑深邃的羽毛,浮現一層蒙蒙烏光,竟將所有的颶風之力都阻擋。

只有少數幾塊脆弱的地方,被颶風之力稍稍突破防禦,掉落一片片數寸到數尺不等的羽毛。

這種三階妖獸身上的材料,就算只是邊邊角角,用來煉製中低階法器一般也是足夠了。

下一瞬,寒天鷹抬起鐮刀般細長彎曲的利爪,橫衝直撞進入青色颶風中,對著颶風之力最強的一點狠狠一撕!

鷹擊長空!

「嘭嘭」

寒芒閃過,鷹爪攜三階妖獸的沛然巨力,狠狠命中了青色颶風的核心,引發接連不斷的炸響。

低階妖獸站立都做不到颶風內,寒天鷹卻遊刃有餘肆意翱翔。

雙翅震動、利爪揮舞,三階後期妖獸的肉身力量,被發揮得淋漓盡致,不斷破壞青色颶風的結構。

木屬性的枯萎氣息與颶風的破壞之力,竟然完全無法對其造成影響!

同一時間,岩龜、雪靈豹等四隻三階妖修,也出現在眾人眼前,並對五色颶風發動攻擊。

「阻止它們!」

耳邊,蒼雲道人驚怒交加的聲音響起。

短短几息內,在寒天鷹的強勢出手下,接連兩道颶風被破滅,劉玉等人當然不會坐視旁觀。

話音落下時,蒼雲、卓夢真、司馬永已然出手!

白色拂塵、粉紅細針、火焰長刀......

與對付低階妖獸不同,面對三階妖修他們不可能再留手,第一時間便祭出了各自的法寶。

而劉玉,也在第一時間祭出落日金虹槍,化為一道金色流光激射而出,帶著無與倫比的殺伐之力。

長槍刺破雲霞,誰敢橫刀立馬!

出現在南城的三階妖獸,正是三階初期的雪靈豹,其豹口中吐出密密麻麻的藍色冰雨,落在火屬性的颶風之下,立馬便發生了激烈的反應。

「滋滋滋」

紅色颶風雖然沒有被擊散,但寒氣凜然的冰雨之下,規模卻不斷縮小。

繼續這樣下去,用不了幾息便會崩毀。

正當雪靈豹想要一鼓作氣,將紅色颶風擊潰的時候,靈覺卻在忽然示警。

一道熾熱、鋒銳的金芒,已然臨近它數丈之內!

人類修士的法寶,都具有非同小可的威能,雪靈豹不敢小看,當即停止了攻擊。

此獸伸出利爪,本想將之一爪拍飛。

但即將與落日金虹槍接觸的時候,妖軀卻忽然隱隱有一種刺痛感,彷彿即將發生不好的事情。

「吼!!!」

電光火石間,雪靈豹一聲怒吼,肉掌頂端陡然長出又大又長的雪白利爪,對著拿到金芒狠狠揮出。

「叮叮」

金光璀璨、寒芒閃動,落日金虹槍在劉玉的控制下,一瞬間便與雪靈豹交手數十次。

直到蓄勢一擊的威能消耗大半,這才戰略性的拉開距離。

看著遠去的長槍法寶,雪靈豹兇狠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深深忌憚,沒有選擇乘勝追擊。

低頭看去,只見它碩大的肉掌上,已經出現點點鮮紅。

光滑雪白的幾根利爪,也出現了幾道淺淺的槍痕。

白色靈光流轉,金色火焰雖被熄滅,但落日金虹槍留下的傷勢,卻恢復得極為緩慢。

短短一兩息的交手,它收到到了一點輕傷。

即使有猝不及防的原因,也足以說明這個人類修士的實力,雪靈豹根本不敢小看,故而暫時停下對紅色颶風的破壞凝神以對。

「不錯。」

見落日金虹槍的表現,劉玉暗暗點頭。

雖然蘊養時間尙短,但不枉他耗費那麼多頂級靈材,此時已經可以輕易擊穿三階妖獸的防禦。

若是配合「星辰真身」,想必總體實力還能再増三成。

「此時一般的三階初期生靈,應該能夠戰而勝之了。」

「若是使用神通「枯萎」,再暴露煉體煉神造詣,三階中期也未必不能一戰!」

「當然,有著厲害手段的修士、以及強大血脈的妖修除外。」

經過與數名同階修士、妖修交手,他對自己在金丹層次的定位,逐漸有了一個清晰的認知。

心中種種念頭閃過,不過一瞬之間。

劉玉深厚精純的法力運轉,落日金虹槍便靈光大盛,足足激發出千道槍芒,剎那間凝實成百朵金蓮虛影。

槍芒化形!

夜空下,金色槍蓮聖潔無暇,卻帶著致命殺機,飄向凝神以對的雪靈豹。

而與此同時,落日金虹槍本體再次化為一道金色匹煉,如同閃電一般激射而出。

兩者似緩實快,瞬息便跨越數里距離,讓雪靈豹妖軀緊繃。

對付這種三階妖獸,單一純粹的槍芒自然不好使,那是清理雜兵的手段,對同階對手卻力有不殆。

千道槍芒化為百朵金蓮,也只能算作一種輔助手段。

畢竟落日金虹本身,對槍芒什麼的沒有特殊加持,大多是劉玉本身對靈力的一種運用罷了。

同級別的鬥法中,槍芒、劍氣、刀罡等,並不是數量越多越好,而是「質量」為王。

只有每一道攻擊的威能足夠高,方能威脅同級別的對手,否則數量再多,也擊破不了對手的防禦。

劉玉倘若還想像清理低階妖獸那樣,直接數百道槍芒齊出,甚至都擊破不了雪靈豹的防禦,只是毛毛雨而已。

而將槍芒凝聚成「槍蓮」,威能立馬便有不小的提升,能夠稍稍威脅同級別的對手。

這方面,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明劉玉對於靈力的掌控和運用。

如果能夠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將百朵槍蓮縮減十朵甚至一朵,威能還能進一步提升。

沒有太過複雜的招式,各種招式說到底,也不過是對於靈力的一種運用而已。

但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增加靈力本身。

修仙界百萬年的發展,各種法術就相當於世俗的拳法掌法,已經對靈力的運用達到極高的程度。

增加看上去艷麗的招式,不過是多餘的動作,徒勞浪費靈力而已。

特別是法器法寶,更是靈力運用效率最高的幾種手段之一。

就算修仙者對靈力的運用,還停留在非常淺薄的程度,也能通過法器將修為轉化為實力。

故而有法器法寶的修士,面對沒有法器法寶的修士,才會佔據明顯的優勢。

畢竟法術需要練習,還要考慮法術本身的缺陷,但法器法寶只需祭煉之後稍稍熟悉,立刻就便發揮不錯的實力。

當然,秘術不包含在其中,有些秘術確實能夠增加本身的靈力。

不過也不是無中生有,而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比如精血、壽元、靈物等等。

……

面對金色槍蓮,雪靈豹血口一張,吐出一顆顆深藍色的棱形冰晶。

「砰砰」

槍蓮與冰晶碰撞,響起聲勢浩大的轟鳴,一時間難分勝負。

看著閃電般射來的金色長空,雪靈豹身形一閃,瞬間移動一大段距離。

這法寶攻伐之力太強,它也不敢以妖軀硬抗。

只是想法雖好,其移動的速度雖快,又如何能快過法寶?

無奈之下,雪靈豹只得揮舞利爪,繼續正面硬憾。

「叮叮」

在落日金虹槍的鋒芒下,此獸束手束腳,明顯落入下風。

肩高五丈的巨獸,卻在三丈左右的長槍下,左支右拙。

其實雪靈豹心中也很鬱悶,觀那個人類修士氣息也不怎麼深厚,明顯晉陞金丹沒多少年,卻擁有一件剛好克制它的法寶。

「吼吼」

此獸感覺丟了面子,彷彿感受到其它幾名三階妖修異樣的目光,心中暴怒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只能發出,無能的怒吼!

城樓上,劉玉面色凝重,卻沒有多少喜悅。

雪靈豹雖然被自己壓著打,明顯落入了下風,但從整體的局面上來看,金戈城一方的劣勢依舊非常大。

金丹中期的蒼雲道人,雖然看上去手段盡出,可面對三階後期的寒天鷹,基本只能起到堪堪牽扯。

其依舊能夠肆意飛翔,將五色颶風一一破滅。

卓夢真、司馬永兩人,倒是與兩名三階妖修斗得有來有回,但妖獸一方可是多了一人,能夠抽出手攻擊攻擊陣法。

「砰砰」

岩龜丈許大的手掌,落在「五行輪轉陣」形成的五彩光幕上,讓光幕微微震動。

其甚至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鋒利的牙齒,朝光幕狠狠咬去,引發一陣陣波瀾。

幸好五行輪轉陣是三階頂級陣法,才能安然無恙的接下來,換做任何二階陣法,只怕已經出現漏洞,要不了幾擊就會損壞。

一道道屬性不同的法術,落在岩龜褐色的身軀上,卻沒有造成任何損傷。

當然煙塵散盡,其龜甲上甚至沒有留下任何痕迹,防禦力可見一斑!

「砰砰」

攜萬鈞巨力的攻擊每一次落下,都會響起巨大的轟鳴,如同拍打在許多修士心口上,讓他們不由微微顫抖。

看著近在咫尺的三階妖獸,聽著耳邊的轟鳴,他們臉色異常難看。

只有當陣法師激發五行輪轉陣其它攻擊手段,將三階岩龜暫時逼退時,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是啊,他們還有陣法守護,只要陣法安然無恙,就不會出現死傷。

「叮叮」

憑著九品金丹異常精純的法力,以及落日金虹槍驚人的攻伐之力,劉玉只用一件法寶,便將雪靈豹壓入下風。

若是他出手,暴露出更多實力,完全有可能阻止岩龜的攻擊,至少也能減少大半。

不過他卻升不起,這種「奇怪」的想法。

將雪靈豹壓入下風,已經完全符合一名金丹初期修士的表現,對宗門、對青州、對楚國,都盡到了自己的責任。

至於暴露更多實力,大公無私的行為,劉玉基本不會去做,除非符合自己的利益。

畢竟不管怎麼看,局勢都非常不利的樣子。

此時「大發神威」做那「英雄」,確實可以獲得一時的爽快,但無疑會成為妖修們重點關注的目標。

日後若戰事不利,金戈城被破了的話,搞不好便會被幾名三階妖修同時「圍毆」。

以自身的一己之力,去抗衡難以阻擋的大勢,無疑是一種愚蠢行為!

順勢而為無往不利,逆流而上粉身碎骨!

或許,將來若是有幸達到化神煉虛境界,自身的存在便是大勢,但絕不是現在逞強出頭!

天南的走向與命運,並非一個金丹修士能決定的。

劉玉盡到自己的一份力量,積極守城沒有直接逃跑,已經是問心無愧。

底牌,還是緊緊握在手中,關鍵時刻再打出去為好!

十幾息后,五色颶風盡皆破滅,遲疑不定的獸潮又捲土重來。

從遠方看去,天空與大地,儘是妖獸的影子。

高約三十丈、綿延十幾里的金戈城,也被密密麻麻的妖獸遮掩,再也看不到半點影子。

這一切,似乎昭示著某些不詳,讓所有修士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層陰霾。

五色颶風這種攻擊,需要調動大量的靈力,故而每一次發動之後,都有很長一段時間的間隔期。

面對來勢洶洶、鋪天蓋地的獸潮,休息沒多久的鍊氣築基修士,只能咬牙再次出手。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城破之後,面對無邊無際的獸潮,修士生存的希望渺茫。

故而就算再偷奸耍滑的散修,這一刻也認真出手,所有修士的命運息息相關。

畢竟不是每一名修士,都有「瞬息千里符」這種底牌。

……

大地之上,滿目瘡痍,隨處可見死狀凄慘的妖獸屍體。

裊裊硝煙升起,金戈城方圓二十里之內,處處可見各種屬性的法術殘留。

這一戰,一直持續了三天三夜。

直到第四日的天明時分,低階妖獸死傷數以萬計,三階妖修才暫時停止進攻,指揮獸潮退到五十裡外重整旗鼓。

溫和的日光,劃破重重黑暗,再次照耀在臉上,帶來一陣陣暖意。

「呼~」

劉玉收回落日金虹槍,輕輕吐出一口濁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七章:儘力而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