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放手一搏!(求月票!)

第五百三十三章:放手一搏!(求月票!)

仔細一想,確實有很大可能。

傳說,中域不但是人族最強盛的修仙界,同時也是所有人類的起源。

上古之時,先民篳路藍縷,足跡遍及整個中域后,實力空前強大。

從那之後,人族正式登上了與萬族爭鋒的舞台,由中域向世界四方蔓延。

最終,將萬族或誅滅、或收服,成為了此方世界的兩大主角之一,與妖族鼎足而立。

中域,是所有修仙界的源頭。

不管天南地北,順着時間線向前追溯,任何修仙界都能在中域找到源頭。

而一些古老的修仙功法,除了後來被創造而出的外,許多都是被古修士從中域帶來。

「青陽功,會不會就是這樣的功法?!」

劉玉心中猜測,眸子裏閃過思索。

漸漸地,他的腦海里,似乎勾勒出了一副畫面。

在無比遙遠的時代,古修士的實力達到了某個階段的巔峰,其中一部分選擇走出中域,踏上了與萬族爭鋒之路。

其中的一小部分,最終在天南落地生根,成為了天南修仙界的起源。

一些傳承自上古的功法,也是從那時或者之後開始流傳。

「如果這就是「青陽功」來歷,那麼一切便說得通了。」

「此功如今在天南斷了傳承,但在遼闊無比的中域,或許還有流傳。」

「自己要去冒險嗎?」

劉玉心中種種念頭閃過。

一時間,也拿不定注意。

穿越橫斷山脈,其中的風險可想而知,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屆時人蹤絕跡,稍微泄露一點行蹤,便可能受到三階妖修甚至化形妖修追殺。

用十死無生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與中域斷開聯繫的漫長時光,劉玉不相信天南,沒有嘗試重新取得聯繫。

但仍舊是眼前這個局面,足以說明了某些東西。

或許,曾經進行的嘗試,都無一例外失敗了。

「只是風險雖大,但......」

身處空曠大殿中,不顧身旁竊竊私語,劉玉臉色變幻、眉頭微皺。

但如果想得到青陽功的後續,恐怕這次極為冒險行動,他還不得不參加。

雖然通過仙府,推演出了青陽第九層,或許經過一番反覆推演,不會有多大問題。

但將來有關結嬰的內容呢?

即使劉玉再自信,也不會認為自己在金丹後期,推演出有關元嬰期的內容,會全無破綻。

一旦行差踏錯,便有可能造成難以挽回的缺憾。

即使勉強結嬰,也有可能因為功法的缺陷,導致道途斷絕,難以更近一步。

這種結果,劉玉難以接受!

並不是所有的錯誤,都能夠通過後來的努力彌補。

事實上,即使有着逆天靈物,能夠彌補的也只是一少部分。

在金丹境界,便有「丹成無悔」之說。

結成金丹再改換功法的修士,凝結元嬰的幾率,遠遠低於正常修士。

只因屬性再怎麼符合,原本功法凝結的金丹,都或多或少會與新功法存在一定的衝突。

就像純白無瑕的白紙上,滴上一滴墨水般顯眼,從此不再純粹。

不再純粹的駁雜金丹,又如何孕育出元嬰?

到了元嬰境界,元神與元嬰合二為一,聯繫更上一層。

如果金丹境界能夠接受代價,還有改換功法的可能的話,元嬰境界便幾乎不存在了。

除非,是那種一脈相承的功法。

亦或者,是修士根據自身情況,量身定製的功法,但那種可能少之又少。

第二種方法,也存在巨大隱患。

受限於眼界,或許創造出來的功法一時沒有問題,在本境界修鍊暢通無阻。

但到了大境界晉陞的時候,很大可能就......

修仙界現有的功法,都是經過無數次失敗得來,不知有多少修仙者因此抱憾而終。

成熟的功法,不但本境界能夠正常修鍊,而且大境界晉陞也不會有阻礙。

關鍵在於「承上啟下」!

受限於目光與見識,即使所謂天才創造出來的功法,也最多做到「啟下」這一步。

但想完善到「承上」,非得經歷過幾代,甚至十幾代修士的試驗不可。

劉玉此時,便是這種情況。

使用仙府推演出來的青陽功,在本境界估計不會有問題,但在大境界晉陞的時候,會不會遇到深坑,這個就不知道了。

而拿自己實驗,賭上道途去冒險,顯然太過莽撞。

「看來為了日後的道途,這次中域之行,自己必然要參加了。」

思索良久,心中做出決定,劉玉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退一萬步來說,即使在中域沒有找到青陽功的後續,以中域修仙界的強盛,修仙功法定然也會更多。

如此一來,搜集功法的難度,應該會下降不少。

倘若能多收集到幾種,直通元嬰或者化神的功法作為參照,說不定憑藉仙府,他便能推演出真正無缺的功法。

「即使有仙府作為依仗,但想在仙路上走得更遠,自己有時也不得不冒險啊。」

「哪怕明知十死無生,很可能一去不返!」

劉玉感嘆著,目光漸漸堅定起來。

有着仙府相助,在正常情況下,他比任何修士都有優勢,也更傾向於蟄伏低調修鍊。

但不意味着,就失去了冒險之心!

倘若事關道途,他也願賭上身家性命,去搏一個未知的未來!

該穩健時就穩健,該出手時,便果斷出擊!

正在劉玉思索時,已經有修士做出決定。

「啟稟師叔,弟子趙無極,願意前往!」

「弟子姜雲峰,願意參加此次行動,還請老祖同意!」

「弟子周卓峰,同樣決心已定,往老祖批准!」

數個堅定的聲音,在空曠大殿中迴響。

那語氣中的堅定,讓人聞之便能感覺到其主人的決意。

趙無極、姜雲峰、周卓峰,三名金丹同門很快做出決定,越眾而出向天風老祖主動請纓。

他們當中的每一人,眼神都極為堅定,語氣沒有半點猶豫。

顯然權衡利益之後,還是選擇放手一搏!

穿越橫斷山脈,去往傳說中的大唐,固然是十死無生,但收益也驚人的豐厚。

化嬰丹、凝嬰丹、玄胎丹每一種,都能提升不小的凝結嬰幾率。

只要能夠活着返回,得到其中一種丹藥,前途將不可限量!

他們清楚知道其中風險,蘊含了怎樣的生死危機,甚至天風老祖都坦言「十死無生」,但卻依然有放手一搏的決心。

聞道者,朝生夕死,足矣!

失敗,則身死道消!

成功,則一飛衝天!

「果然這修仙界,並不缺少願意放手一搏之輩。」

「賭狗真多!」

「最令人絕望的,是連放手一搏的機會都沒有,看不到丁點希望。」

看着三人,劉玉閃過這個念頭,隨即越眾而出,對着殿上拱手道:

「啟稟老祖,弟子願意前往!」

殿中,其他幾名金丹修士,看着挺身而出的四人,卻是一臉複雜。

他們結丹的時間比較早,即使穿越橫斷山脈,從大唐活着回來,凝嬰的機會也十分渺茫。

更何況多年來的安逸生活,早已經消磨了鬥志,賭上性命放手一搏的心思,其實已經非常淡了。

相比於凝結金丹不久,還有大把壽元修鍊到金丹巔峰的三人,他們更多希望此次獸潮快點過去,然後瀟灑人間數百年。

不過雖是如此,看着挺身而出的四人,他們心中不但沒有嘲笑,反而羨慕不已。

「倘若年輕一兩百年,或許自己也會做同樣的選擇!」

默默注視四人,不少修士心中,都閃過這個想法。

「好、好、好!」

天風老祖一臉說了三個好字,顯然心情十分不錯。

已經坦言此行的危險,卻依舊有四人願意一搏,宗門弟子進取之心如此強烈,這讓他如何不感到高興?

只有不安於現狀,保持強烈的進取之心,修士才能更近一步,宗門也才能長盛不衰!

不過看着劉玉,天風老祖卻是微微一皺眉,不解地問道:

「丹成六品,註定會受到宗門一些資源上的傾斜,即使不參加此次任務,凝嬰可能性也不小。」

「如果沒記錯的話,青陽你結丹不過六七十年,至今不過一百六七十歲,為何要如此冒險?」

六品金丹,已經是中品金丹的巔峰,在上品金丹不出的情況下,是資質最好的存在。

凝嬰幾率上,先天高出普通品質的金丹一些。

在天風老祖看來,諾大的元陽宗中,也只有李長風與劉玉是六品金丹。

冒險參加任務,隕落在橫斷山脈中,就太過可惜了。

「稟老祖,弟子有不得不前去的理由!」

劉玉神色認真,重重一拱手,不卑不吭道。

至於具體的原因,卻沒有細說的意思。

「此行的風險,老夫已經詳細說明。」

「你是六品金丹,有着光明的未來,不妨再好好考慮一番。」

看在六品金丹的份上,天風老祖難得的認真勸說了一句。

不過也到此為止了,六品金丹雖然罕見,但對於元嬰期修士而言也就那樣。

畢竟金丹修士的極限壽元,雖說是八百年,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普遍在六百年左右。

而元嬰期修士,則一般有一千五百載可活。

在天風老祖漫長的壽元中,足可以見證數十上百修士金丹,這其中總有那麼幾名優秀之人。

勸說幾句,已經頗為難得了。

「回老祖,弟子心意已決!」

劉玉依舊不卑不吭,堅定的說道。

即使身後的修士,看不到他的面容,也能從語氣中感受到那種堅定的決心。

「嗯。」

聞言,天風老祖輕輕頷首不再勸說,轉而掃視一眼其它三人,而後緩緩道:

「此次任務事關重大,稍有大意便會全軍覆沒,容不得半點差池。」

「故而,必須派實力最強的修士前往。」

「經聯盟商議后決定,七大國每國都派出一支精銳小隊,至於精銳小隊的選拔,則由各國自己決定。」

「我們楚國,則是每宗派出一人。」

「故而爾等四人,需要進行一番鬥法比試,最終勝者方能入選!」

天風老祖不疾不徐,說出了這個驚人的消息

就算是去送死,也並非每名修士都有資格的,只有實力最強之人才能前去。

「也對,如果一整支精銳小隊,要一個宗門湊齊的話,就有些傷筋動骨了。」

「每宗只出一個,承受起來便簡單多了。」

「而且這麼安排,也可以防止萬一事成之後,某個宗門......」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新筆趣閣

但轉念一想,他就明白了聯盟這麼安排的深意。

「什麼?」圍觀的金丹修士,聞言驚訝不已。

沒想到這種任務,還需要搶著去做?

這可真是搶著去送死!

不過金丹修士都是心性堅定之輩,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自然不會有人中途退出。

「弟子明白!」

下一刻,劉玉、趙無極、姜雲峰、周卓峰四人,便齊齊出聲。

「好。」

「既然如此,爾等這便移步殿外,開始比試!」

天風老祖袖袍一揮,待到話音落下,人已經到了殿外的空中。

唯一的元嬰真君走後,殿中四人互相打量著,氣氛變得有些微妙。

三人看向劉玉的目光,面上都寫滿凝重,不敢有半點小看。

顯然他的戰績,三人也有所耳聞。

即使結丹時間比劉玉長,在金丹境界停留更久,甚至於境界更高。

這一刻,三人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青陽師弟,糊塗啊!」

「此時後悔還來得及,只需和老祖說一聲便能退出。」

「青陽師弟,你......唉。」

「師弟還是太衝動了。」

天風老祖走後,幾名關係交好的家族一脈金丹迎了上來,勸說劉玉不要衝動,放棄先前的決定。

通過嚴家、李家,劉玉與宗門許多家族都關係不錯,甚至直接有利益上的往來,比如丹藥等等。

如果他隕落在橫斷山脈,那麼一切的合作,自然都就此作罷。

先前花費時間建立的關係,也就完全白費了。

故而,這些修士看似關心,其中裏面也有利益的考量。

「劉某心意已訣,諸位師兄師姐不必再勸!」

劉玉朝四方拱了拱手,神色認真說道,隨後徑直朝殿外走去表面自己的決心。

「......」

身後,幾名金丹長老對視一眼,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

一眾金丹來到殿外,懸浮在數百丈高空上,天風老祖當眾宣佈鬥法規則。

四人抽籤進行兩兩對決,敗者直接淘汰,勝者再進行最後的對決,決出最後參加任務的人選。

鬥法的地點,依舊在數百丈的高空進行。

金丹鬥法的威能太強,在天南修仙界,已經沒有合適的鬥法台能夠容納。

如果任由威能隨便逸散,那與「強行拆遷」沒什麼兩樣,附近定會面目全非。

在自家宗門,當然不能這麼干。

劉玉第一輪的對手,便是在築基境界時,「三英四傑」排名第一的趙無極。

兩人脫離隊伍,凌空站立在數百丈的高空之上,彼此遙遙相對。

劉玉黑髮黑袍衣袂飄飄,面無表情靜靜看着對方,從表面看不出任何深淺。

又是三十年過去,他修為實力等各方面,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本命法寶落日金虹槍也在溫養下,威能大大增加,攻伐之力更為強大。

雖然對方在築基境界時聲名極盛,卻不被如今的劉玉放在眼裏。

身為九品金丹,又有一身不錯的法寶,普通的同階修士,能不被他碾壓,已經稱得上優秀了。

「該用多少實力戰勝對方呢?」

面上毫無波動,劉玉心中卻在思考,鬥法中該發揮多少實力。

而對面,趙無極面上卻滿是凝重。

他在築基境界停留了很長時間,為的便是打磨根基,儘可能提高金丹品質。

但最終,也只凝結五品金丹,遜色對方「一籌」。

即使自認為實力進步不小,在金丹初期中也是佼佼者,但面對「青陽子」,此人心中依舊沒有多少把握。

畢竟傳聞中,對方可是有抗衡三階中期妖修的實力,還是那種頂尖的凡妖血脈!

「師兄,請吧。」

狂風吹得黑袍獵獵作響,劉玉雙手環胸,淡淡說道。

面對早結丹幾十年的同門,卻選擇讓對方先出手。

此言一出,一邊圍觀的眾人,卻沒有覺得絲毫不對。

顯然,在他們眼裏趙無極的實力是不錯,但劉玉顯然更強!

「......」

「可惡,竟敢如此託大!」

趙無極聞言,頓時面色一沉,變得有些難看。

修行至今,他何曾被人如此小看過?

何況,是曾經那麼普通的修士,如今只不過一朝得志!

果然下一瞬,此人便張口吐出一口火紅色的飛劍,從劍尖一連激射出五顆火焰飛彈,迅速朝劉玉射去。

火焰飛彈威勢極強,幾乎不下於普通的三階下品法術,而且一連便是五顆,可見其本命法寶的不凡。

並且其一身法力修為,距離初期巔峰也只差一步。

射出火焰飛彈后,趙無極雙手掐訣,還沒有停止攻勢。

只見火紅飛劍迅速漲大,眨眼就變化大到三丈大小,通體燃燒暗紅色火焰,微微調轉方向,朝劉玉勢大力沉斬去。

此劍頗為不凡,劍身正面銘刻了一顆熊熊燃燒的大日,劍身也佈滿太陽般的紋路,一看便知是純粹的火屬性法寶。

正是元陽宗直通元嬰期的「三陽焚天功「。

築基期時,趙無極作為三英四傑之首,當然有資格修鍊。

有感於劉玉「囂張狂妄」的態度,他一出手便是全力。

「想不到趙師弟對「三陽焚天功」的領悟,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而且還煉製出了「南明離火劍」這種頂級的法寶。」

圍觀的金丹修士中,有人動容不已。

「不止於此,還有劍勢!」

「沒想到這位趙師弟,不知不覺中也有了這種實力!」

「這樣一來的話,就有得看了。」

旁人一人,深有同感的點頭道。

「三陽焚天功」

「劍勢」

嘴上不客氣,劉玉心中卻沒有小看對方,見對方全力出手,當即認真起來。

面對激射而來的火焰飛彈,即使每一顆威能都相當於三階下品法術,他身形也是一動不動。

只是體內法力涌動,縷縷青色火焰透體而出,在身前凝聚成了一面火焰之盾。

護體焰盾!

隨着修為越來越高、青陽魔火的威能越來越大,這個功法附帶的法術,威能也愈發可觀。

「咻咻」

五顆火焰飛彈劃破長空,剎那間便落在了護體焰盾上,爆發了不小的轟鳴。

「轟轟轟」

青紅二色靈光閃耀,兩種火焰迅速交織,很快就分出了結果。

護體焰盾堅不可摧,只是靈光暗淡了小半,而五顆飛彈留下的紅色火焰,卻盡皆被青色火焰淹沒。

靈火!

趙無極心頭一震。

即使在金丹境界中,靈火也是無比稀有,最低的一品靈火,威能都不弱於普通法寶。

而二階靈火,威能已經超越多數法寶了。

他沒有想到,對方結金丹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擁有了「靈火」!

不過震驚歸震驚,趙無極動作可沒有停下半分,變化到三丈大小的火紅巨劍,依舊勢大力沉向劉玉劈去。

這一劍,暗合冥冥中的大勢,使本身威能暴漲三成,殺伐之力更為強大。

劍勢!

在這一劍斬出的瞬間,劉玉就有種似曾相識之感,並且感覺自己被這一劍鎖定了。

對於對方能夠擁有劍勢境界,他並不感到奇怪。

金丹修士,自然遠比築基修士優秀,即使不是專門的劍修,修成劍勢境界者不再少數。

心中念頭轉過,只是一瞬之間的事情,劉玉動作卻是絲毫不慢。

一張口,落日金虹槍便出現在身前,迅速便到五丈大小,散發璀璨的淡金色靈光。

槍尖閃爍寒芒,槍身里淡紅紋路栩栩如生,其上還有金色火焰燃燒。

帶着浩浩蕩蕩的威勢,落日金虹槍剎那間激射而出,沒有退讓的意思,要與那劍勢一擊針鋒相對。

與此同時,劉玉體內法力也是毫不吝嗇,使得落日金虹槍靈光大盛!

「叮叮叮」

在所有修士的注視中,兩件具有強大攻伐之力的法寶相遇,交鋒之間響起刺耳難聽的碰撞聲。

僅僅一息之間,便交鋒了數十次之多!

數百丈高空上,金紅二色的靈光閃耀,金丹級別的威勢肆意縱橫。

「不錯。」

劉玉心中暗道。

但輸出的法力,卻再次增加了兩分,落日金虹槍靈光又是一盛,徹底蓋過對方。

在火紅飛劍最擅長的攻擊方面,僅僅數息時間,便將之壓入下風。

強勢、霸道!

與此同時,劉玉周身的靈壓,也稍稍超出金丹初期的範疇,讓圍觀修士驚訝不已。

即使趙無極手段盡出,沒有半點保留,也依然無法挽回頹勢。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其敗亡只是時間問題。

「差不多了。」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

左肩稍稍向後傾斜,右掌向前揮出,熟練地噴涌無數青色光華。

剎那間,便將趙無極籠罩在其中。

枯萎!

一金八銀,銘刻在金丹上的九條道痕,瞬間微微一亮,神通「枯萎」順利發動。

順着神識的鎖定,與青色光華一同降臨在趙無極身上。

——————————————

PS:碼字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凌晨四五點,還會有一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裏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陞,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仙府長生更新,第五百三十三章:放手一搏!免費閱讀。https://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三章:放手一搏!(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