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恍若隔世!(五千字大章)

第五百七十六章:恍若隔世!(五千字大章)

「嗖嗖」

隨著視線迅速拉近,萬妖陣標誌性的灰黑屏障愈發清晰。

向屏障兩側望,一望無盡的昏暗,一直蔓延到視線盡頭。

萬妖陣!

此陣坐落於第十三封鎖線,阻擋南修仙者聯繫域的腳步。

古往今,知多少英豪埋骨於此,懷著恨意與甘死!

如今!

如今七國盟數千年的籌謀,似乎看見了突破的曙光。

望著越越接近的灰黑屏障,劉玉原本平靜的心湖,也忍住泛起一圈圈細微漣漪。

並覺得,自己懷著什麼神聖使命。

此行,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的途而已。

至於宗門任務、聯盟使命,統統都向後靠,能完成便順手完成,能完成也就算了。

「只穿眼屏障,再甩脫身後些追兵,便相對安全了。」

遙望屏障,劉玉心念頭閃動。

「得說,聯盟確實選擇了一好機啊。」

心暗暗感嘆。

劉玉當然會認為,原本通萬妖陣會么容易,只能說七國盟確實選擇了一非常好的機。

黑蛟王壽辰,半妖修都參加壽宴,抽空了封鎖線部分守備力量。

而且一路以,遇到的妖修雖然少,但劉玉卻敏銳發現,其並沒「頂尖高手」。

如「長風真」、「清微真」等一般的頂級金丹,或者碧波潭冰蛟那樣的三階巔峰級別戰力。

倘若遇到種妖修,即使以現的實力,恐怕也落入風。

那,便麻煩了。

很好理解,想參加妖王壽辰,也並非任何妖修都資格。

多半需較高的境界,亦或者凡的血脈。

黑蛟王望化神的絕世妖,如果能夠混個臉熟,那麼未自然好處多多。

但強的妖修參加壽辰,封鎖線依舊需駐守,留的些妖修,自然各方面相對較差。

如此,也就能很好理解,此陣法的情況了。

畢竟封鎖線固若金湯,已經很多年沒類修仙者撼動,部分妖修都放鬆警惕。

高速飛遁,劉玉遙望遠方。

身後,卻濃烈的妖氣洶湧而至,其瀰漫著一三階妖修的氣息。

無數妖氣匯聚一起,形成了一片黑雲,只稍稍停頓,便會被洶湧而至的潮流淹沒。

隨著間推移,劉玉卻漸漸與身後黑雲拉開距離。

雷霆、毒氣、冰霜,妖修令眼花繚亂的攻擊手段,盡皆被懸浮身後的金色圓環與青色火盾擋住。

就算突破兩防禦,也會被金色長槍輕易擊潰。

、十里、八里......

眼看即將離開萬妖陣籠罩範圍,劉玉卻忽然看見,兩名三階初期妖修,攔住自己行的路。

一隻長著雙角的黃牛,一隻生著獨角的白馬。

兩者體型都十一二丈左右,但境界,卻只三階初期。

「咦?」

劉玉眼閃一絲解,明白兩妖為何還敢以血肉之軀,擋住自己的行之路。

莫非,畏懼死亡?

接近金丹巔峰的神識,以清楚地察覺到,妖修之間的神識交流。

些妖修交流如此頻繁,認為兩妖,會清楚自己的實力。

「類修......」

獨角白馬瓮聲瓮氣開口,居然口吐言,說得修仙界通用語。

只此妖話語雖然聲,但三階初期的靈壓與氣勢,威震群妖、氣勢如虹的劉玉面,就完全值一提了。

開口之間,它語氣帶著微查的顫抖,一種底氣足的感覺。

種眼神與語氣,劉玉非常熟悉。..

弱者的眼神!

完全沒興趣,聽此妖把話說完。

「本座很想知,爾等畏懼死亡么?」

話音未落,劉玉一抖落日金虹槍,激射數百金色槍芒。

槍芒迅速糾纏、凝聚,形成數十朵美輪美奐的金色槍蓮,似慢實快向兩妖飄。

以此境界,還對靈力掌控程度的提升,槍蓮威能比之當初,至少提升了十倍以。

每一朵金色槍蓮,都只比三階品法術稍弱一籌。

數十朵,便數十三階品法術,對於三階初期凡妖血脈的兩妖而言,無異於滅頂之災!

金色槍蓮才飛到一半,便一青色靈光透,瞬間照耀兩妖身。

枯萎!

種候,還敢於站,兩妖顯然會輕易讓步。

劉玉沒間糾纏,故而手便全力而為,務求一擊必殺!

獨角白馬話還沒說完,眸子便先後見到金光與青光綻放,隨後妖軀無端傳虛弱的感覺。

一威能令它驚懼的攻擊,正迅速接近。

「那種詭異的神通~」

獨角白馬心苦澀的想。

隨後,它額頭獨角亮起軟白色靈光,只能全力力發自己的最強一擊。

寄希望,能夠怕類修士手活。

其實兩妖也想退避躲閃,但它的職責卻允許,必須刻駐守屏障邊。

別的妖修能夠么做,它卻以。

否則讓南修仙者,其它妖修以推脫責任,它卻無法推脫。

到候妖王的懲罰,比死亡還令恐懼。

求生得、求能!

「嘭嘭嘭」

絢麗金蓮綻放,像夜空亮起最美麗的花火,一瞬間照亮方圓數十里。

但其兩妖氣與靈壓,卻迅速變得衰弱,最後都消失見。

先「枯萎」,再「金色槍蓮」。

兩名凡妖血脈的妖修,劉玉神通與法寶的全力一擊,直接被斬殺當場,根本無法阻攔腳步。

「本命神通與本命法寶配合起,確實以起到,比單獨使用更好的效果。」

「尤其關鍵刻,需快速擊殺對手。」

冷冷掃兩妖原本的位置,劉玉收回目光,從方急速掠。

從手到滅殺,動作一氣呵成,沒片刻停頓。

危機關頭,沒收集戰利品的想法。

兩妖妖丹破碎,屍體四,值得為此停留。

隨著距離屏障越越接近,劉玉心神高度緊繃,沒半點放鬆。

已經無數修仙者,倒成功的一刻,一直引以為戒。

神識籠罩數十里,劉玉冰冷殘忍的目光,斷掃四方,以防現意外。

「嗯?」

「此女竟然堅持到現,還沒隕落?」

距離灰黑屏障足兩里,即將遁萬妖陣的最後一息,劉玉神識再一次極限範圍掃視。

忽然發現卓夢真此女,身形由稍稍一頓。

此女正被三名妖修圍攻,一副元氣傷的模樣,憑藉那隻三階品傀儡,雖然血染衣襟臉色蒼白,但還頑強堅持。

「,也堅持了多久了。」

劉玉微微搖頭,

那隻三階品傀儡,已經失一臂,而且渾身傷痕纍纍,顯然離報廢遠。

到了那,以卓夢真的手段,應該插翅難逃。

倘若順手為之,看著先雙修的份,劉玉到介意幫一把。

但此相距八九十里,回頭救援會讓自己身陷重圍,那還就此作罷吧。

「咦?!」

但劉玉沒想到,就一刻,神識觀察的卓夢真,卻搞的動靜。

此女忽然抽身而退,令三階傀儡擋身遠處,然後轟然自爆。

絕部分威能,定嚮往方蔓延,將三隻妖修暫擋住。

而自身承受的威能卻極,被一件防禦法寶輕易擋住。

顯然,那隻傀儡經特殊煉製,以一般傀儡更為珍貴。

趁此機會,卓夢真取一張十分凡的符籙,以迅雷及掩耳之勢激發。

激發后,此女身形一陣模糊。

一瞬現,已經十幾裡外。

一息后,身形再次閃爍,又瞬間移動十幾里,迅速朝劉玉方向遁。

短間爆發的速度,幾乎紫鳥妖禽的數倍!

「四階符籙?!」

劉玉睜了眼睛,微微些驚訝。

能夠種效果的,也唯四階符籙了。

每一次移動,都會一息的間隙,比之「一氣乾坤符」,還差了那麼一點。

想到里,劉玉心,禁對風老祖泛起絲絲怨念。

又特製的三階品傀儡,又四階符籙,還輔助法寶「青魂紗」。

待遇,比自己好多了,說定此女還其它底牌。

只孤零零的一張符籙,就被輕易打發走了。

「同樣為宗門生入死,差距竟然如此之!」

劉玉搖了搖頭,平復心的絲絲嫉妒。

需的寶物,應該憑實力獲得,而依靠賜予。

況且「一氣乾坤符」,能夠瞬間移動一兩百里,面對高階妖修的追殺十分管用,比卓夢真那張更實用。

間的一息間隙,存被打斷的能,尤其眼妖修眾多的情況。

果其然,途妖修注意到卓夢真,看著閃爍幾次找到規律,趁閃爍間隙發動了攻擊。

一隻閃電雀,其翅膀雷霆紋路,境界三階期。

它其體型雖然相對巧,但手之間的威能,卻絕容覷,超越同階部分妖修。

「轟隆隆」

閃電雀鳥喙張,噴吐一粗壯的藍色閃電,其後才雷鳴般的炸響響起。

卓夢真被抓住間隙,只能祭一把白色傘法寶,匆匆張開頂身。

「咔嚓」

一雷霆落,傘成功抵擋住一輪攻擊。

但傘面也冒縷縷黑煙,受到一定損傷,一輪攻勢能否抵擋,還兩說之事。

「糟糕!」

正面受此一擊,雖然抵擋了,但卓夢真卻臉色變。

強行催動法寶,高強度運轉法力,致使符籙附著身體的靈力被沖亂,符籙的效果也就此止。

此,真的無計施了。

幾次閃爍,卓夢真已經遁一段距離,現離劉玉已經只十。

如果被打斷,也就兩次閃爍而已。

「青陽友......」

關機刻,卓夢真發神識傳音,希望劉玉手相助,想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而或近或遠的地方,原本追擊劉玉的一些妖修,注意到的情況,一部分毫猶豫調頭截殺。

剎那間,此女便面臨四面楚歌的局面。

如果沒施以援手,以說十死無生。

十萬火急間,劉玉眼閃猶豫,但很快消失見。

黑風翅煽動,手握落日金虹槍,極速往回飛。

僅僅十幾里,四周也危險,劉玉還決定幫此女一把。

畢竟些事情,自己便冒險,沒隊友確實行。

而且後面封鎖線的信息,合歡門也或多或少收集了一點。

此女並沒全部講,與幾名隊友都失散的現,點信息尤為珍貴。

想兩眼一抹黑冒險,什麼信息都知,那樣風險,

還功法後遺症,算一算三年間,也到快發作的候了。

咳...劉某並非好色之徒!

「嘭嘭嘭」

連綿絕的攻勢落,白色傘法寶強行抵擋,靈光持續暗淡。

「咔嚓」

短暫醞釀后,閃電雀又一輪雷霆噴,幾乎同一間落傘表面。

「嗡嗡」

白色傘顫抖斷,似發哀鳴。

雖然抵擋住了攻擊,但靈光徹底暗淡,短間內能再次動用。

黑色蛛絲、銀色羽毛......

卓夢真眼,一連幾妖修攻擊,威能十分強。

光憑法力護罩,想抵擋呼痴說夢,似乎結局已經以預料。

但此女願意放棄,拚命催動本命法寶「玄妙陰陽針」,勉強消弭了一片飛射而的銀色羽毛。

一截黑色蛛絲,幾乎沒發半點破空聲,已經刺法力護罩。

似乎一瞬,就將護罩捅破,然後穿透的身軀。

「嘶啦」

只一刻,法力護罩卻仍舊安然無恙,反而布條撕裂般的聲音響起。

一桿金色長槍,輕易將黑色蛛絲挑斷。

「嘭嘭嘭」

劉玉立於卓夢真身,一面面由青焰燃燒的護體焰盾,剎那浮現兩周圍,將剩餘的攻勢盡皆抵擋。

「走!」

抵擋住攻擊,劉玉一聲吼。

「砰」

及廢話,一拳擊碎此女的法力護罩,左手將之攬入懷,調轉方向繼續往灰黑屏障飛。

「噗」

護罩破碎的一刻,氣機牽引引動法力反噬,卓夢真傷勢更重一分,猛然噴一口鮮血。

但臉,卻反而面露笑容。

總算,了一絲絲逃升的希望啊,真容易啊。

黑風翅煽動,飛一段距離,劉玉一語發。

望著四面攔截的幾隻妖獸,知只被稍稍拖住,便陷入無比兇險的處境。

於一刻,劉玉緊握落日金虹槍的右手,猛然高高舉頭頂,綻放無比耀眼的青色光華。

遠遠看,就像一輪青色的明月。

「又那種詭異的神通!」

「行,最後的攔截機會,能讓兩逃陣法,否則黑蛟妖王那邊的懲罰......」

想到妖王的懲罰,黑色蜘蛛、銀羽白鶴等幾名妖修,明明心無比懼怕,但還咬牙圍了,試圖阻擋劉玉的路。

但神通「枯萎」,已經讓它精、氣、神幾方面,都虛弱堪。

一瞬,神識又傳難以忍受的劇痛。

「呃啊~」

幾名妖修由自主發慘叫,意識陷入短暫的恍惚,手攻勢被迫停止,氣機一陣紊亂。

驚神刺!

經一段間的緩,劉玉神識之力恢復一些,已經能再次動用驚神刺。

忍受神識方面的疲憊,咬破舌尖打起精神,繼續向灰黑屏障飛。

「嘭嘭嘭」

金色槍芒綻放,將一攻擊攔截途引爆。

劉玉左手攬著卓夢真,金玉環與護體焰盾環繞周身,落日金虹槍向四周橫掃,激射片槍芒。

沒妖修,能夠突破槍圍!

因為遁速極快,多數妖修望塵莫及、

縱能夠比肩者,也心忌憚,敢接近。

所以,劉玉需同應對的妖修其實多。

最多的候七八名,修為最高三階後期,其並無實力特別卓越者。

但全力爆發,支撐得並困難困難。

候,根基雄渾的好處,便展露無疑。

即使接二連三的全力爆發,劉玉也只稍稍些疲憊,卻並沒乏力之感。

只爆發頻繁,種強度的鬥法,打一一夜都問題。

而強的肉體,即使法力耗盡,連續鏖戰七七夜也非常簡單!

神通「枯萎」發動,所妖修無論抗性多高,都無一例外招,效果沒半點折扣。

只需依據修為判定,受到一三成的削弱。

相比正常期,它此顯得些笨拙。

「嗖嗖」

而劉玉黑風翅的加持,卻如風,快速與妖修拉開距離。

「嘭嘭嘭」

轟鳴聲一刻未停,劉玉手段齊,昏暗的色,驚無險的穿梭。

十幾里距離轉瞬即,灰黑色屏障再一次近眼。

神識仔細掃描,確定沒危險,左手攬著卓夢真,直直向灰黑屏障撞。

「撲騰」

黑風翅幅度煽動,發響亮的風聲。

因為半辰還遠遠到,看守妖修也被斬殺,所以按照常理應該沒危險。

警惕的同,劉玉從一穿而。

沒受到半點阻礙,彷彿只穿一層空氣,兩終於離開萬妖陣籠罩範圍。

午,日光依舊刺目,再一次照耀臉龐。

傳一種溫溫暖暖的感覺。

回首望向萬妖陣,灰黑屏障由眼,一直蔓延到視線盡頭。

回憶方才驚心動魄的一幕幕,劉玉眼神恍惚一瞬,升起一種難以言說之感。

恍若隔世。

____

PS:欠更雖然還沒補完,但還厚著臉皮求月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六章:恍若隔世!(五千字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