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古城!

第五百九十二章:古城!

「樣說,此地應該就橫斷山脈另一端。」

「后歷經二十八載,數次九死一生,劉某終於到達另一端。」

「想到此處,也一座萬妖陣?!」

「兩座陣法雙管齊,加之間一封鎖線、一名名強妖修,難怪能隔斷域與南的聯繫十幾萬年。」

「愧妖族王庭。」

看着極遠處的灰黑屏障,劉玉心念頭閃動。

隨即,又想到一問題:

「想到使用「瞬息千里符」,竟直接穿越萬妖陣。」

「連妖族王庭精心佈置的頂級陣法,都能直接跨越?!」

想到里,劉玉既震驚又心痛,明白「瞬息千里符」能比先想像的還珍貴。

如果沒此符,即使歷經千辛萬苦,達到橫斷山脈另一端,也很難跨越眼一座萬妖陣。

此地的陣法情況,以及妖修分佈,對所南修士而言,都完全陌生的情況。

種情況,想成功穿越,非氣運逆之。

而就妖族王庭精心佈置的「萬妖陣」,竟然如此輕鬆,就被一張符籙化解了?!

心仔細一想,劉玉又些釋然。

「瞬息千里符」終究煉虛期以存,親手煉製的符籙,此驚效果實屬正常。

畢竟整修仙界公認,自古之後,便再無煉虛期存誕生。

「萬妖陣」雖妖族王庭精心佈置,但明顯也觸及到煉虛層次。

被瞬息千里符輕易穿越,想一想,也理所應當之事。

「穿越座萬妖陣,知否離開妖族勢力範圍?」

「就算沒離開,想應該也遠了。」

「知自己此,距離資料的「安南都護府」,還多遠距離?」

溫日光照耀身體,驅散心陰霾,劉玉默默想,由心情好。

憑着直覺,判斷自己應該還橫斷山脈,沒徹底離開妖族勢力範圍。

「接,更為心謹慎,萬能倒黎明的黑暗。」

「當務之急,還先恢復傷勢,然後再談其它。」

樣想着,劉玉目光一轉,看向卓夢真。

只見此女管顧,盤坐地面閉目調息,竭力穩定體內的傷勢。

先受到嚴重的元神傷勢,接着本命法寶受損嚴重,境界跌落到金丹初期。

就算如此,周身氣息與靈壓依舊非常穩定,一瀉千里,直接跌落金丹的趨勢。

一旦金丹崩潰,很能性命保,所以此女顧得其它,拚命運功穩定傷勢。

「元神被金紅火光灼傷,金丹受到牽連受損。」

「此女的傷勢,沒那麼容易恢復啊。」

看到此處,劉玉微微搖頭,隨後立即雙手掐訣。

打算施展秘術,斬斷血液、血肉、身體組織,與自身之間的聯繫,被免因此被妖修用秘術追蹤。

「疾」

劉玉一連數法訣打,落腰間長劍。

「鏗鏘」

破敗之劍一震,響起低沉力的劍鳴。

一縷縷破敗、荒蕪的氣息,從劍身激發而,纏繞身體四周。

聖火再,舉目破敗!

即使金丹修士,沾染破敗之劍的荒蕪之氣,也會折損壽元。

劉玉此劍的主,所以受影響。

此,破敗、荒蕪的氣息環繞四周,靈覺隱隱能夠感知到,自己與掉落的血液血肉,以及身體組織之間的聯繫,正飛速減弱。

沒錯,為了萬無一失,劉玉直接引動一絲靈寶之力,斬斷與血肉之間的聯繫。

光憑本身的境界與知識施法,並非常放心。

雖然對自己足夠的信心,自信瞞同階妖族,絕對成問題。

但對手,一定同階妖族。

若化形妖修親自場施法,憑殘留的血液或者血肉施法追蹤,劉玉還真沒什麼把握。

每一境界之間,都差地別!

而以靈寶的位格,借用一絲靈寶之力,就真正萬無一失了。

縱然化形妖修追蹤,也能察覺到自己的存。

「錯。」

感到冥冥的聯繫被斬斷,劉玉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如法炮製,再次動用破敗之劍,幫卓夢真也斬斷聯繫。

令此女心悸的氣息瀰漫身周,勉強睜開眼眸看了一眼,隨後又自顧自閉,繼續運功調息。

以劉玉的實力,如果對利,即使全力反抗也無濟於事。

既然反抗了,還如

「此地宜久留,先找地方開闢洞府,恢復傷勢與法力。」

念頭閃動,劉玉落遁光,清理現場痕迹。

隨後,一把將卓夢真抱起扛肩,隨意挑了一方向,迅速飛遁離開此處。

其實如果按照風老祖的命令,候,已經到與「同伴」拔刀相向的地步。

對於宗門任務,劉玉一向怎麼放心。

宗門與自身之間,當然選擇自身利益,將宗門命令忽略。

畢竟一路走,兩都已經非常熟悉,沒必因為宗門任務痛殺手。

若卓夢真沒了,那功法後遺症.

「劉某並非好色之!」

樣想着,劉玉心殺意消散,扛着卓夢真消失原地。

……

「此地錯。」

神識之牆遮掩自身存,劉玉一口氣遁一千多里,才一草木茂盛的山坡停住。

隨後施展「土遁術」,抱着卓夢真直接遁入土,地接近一百五十丈處,用落日金虹槍開闢一空間。

草草開闢一的空間,分成一一兩房間,用法術將泥土凝固,再將「幻滅三元陣」佈置。

「錯。」

看着眼的傑作,劉玉將落日金虹槍收入丹田,輕輕頷首比較滿意。

,熟能生巧。

經多次練習,對開闢洞府種事情,已經輕車熟路。

「之後的事情。以之後再說「

「卓友,眼等先恢復傷勢,然後再商量接的計劃吧。」

轉身,劉玉對卓夢真說。

經一段間的運功調息,此女的氣息與靈壓,終於再受控制的幅度波動,已經能夠行動自如。

「嗯。」

卓夢真默默點頭,似乎因為境界跌落心情好,轉身就朝的房間走。

「等等。」

劉玉打斷了此女離的腳步,想了想還取一顆丹藥,控制着向其飛。

「.?」

意識接丹藥,卓夢真解的問。

「卓友被火鳳灼傷元神,短間內想恢復容易。」

「顆「養神丹」,能夠加快許多元神傷勢的恢復,友且拿用吧。」

劉玉淡淡。

因為服用多,養神丹對而言,徹底失了效果。

種丹藥,已經很久沒煉製,眼顆還從剩的。

元神傷勢如果沒靈物丹藥之助,恢復起十分緩慢,劉玉想此停留久。

而之所以沒執行風老祖的命令,除了確實考慮到功法後遺症外,還些事情,一確實方便辦,或者說耗費間。

候,便需一助手了。

「增長神識方面的效果,養神丹只對鍊氣築基修士效。」

「對等金丹修士而言,只能作為恢復元神傷勢的消耗品,值多少靈石。」

「先友本命法寶受損,或多或少爭取了一些間,讓劉某足夠的間反應,才沒受到傷勢。」

「顆丹藥,就免費送給友了。」

劉玉淡淡說。

說完揮了揮手,轉身走進房間,身影很快消失見。

望着轉身離的背影,卓夢真默然無語,虛弱的容顏眸子明亮了幾分。

了一會兒,也轉身走入房間,步伐輕快少。

……

進入房間,劉玉四一掃,四周皆空空蕩蕩的漆黑牆壁。

因為考慮到,應該會再次停留一段間,必定會修鍊星辰真身,所以的房間,空間非常之。

縱然恢復真身狀態,也會感覺到狹擁擠。

洗漱一番,換一件嶄新黑袍,劉玉取常用的蒲團盤膝而坐。

望着右臂的爪痕,眉頭微微一皺。

火鳳三公主的攻擊,蘊含着一種奇異的火焰之力,附着傷口,即使以強的體魄,恢復起也容易。

目只暫控制住,使之繼續惡化,想進一步恢復痊癒,必須先清除傷口的「異力」。

蒲團,劉玉放空思緒。

心一念頭升起,又沉入心湖深處,漣漪漸漸消失,最終進入到空靈的狀態。

「轟」

感覺機已至,立刻運轉「星辰真身」。

體內,傳氣血澎湃的聲響,胸膛九處穴連成的圓形圖案,也瞬間變化為蔚藍之色。

劉玉的操控,無數蔚藍光華朝右臂匯聚,停傷口附近流轉。

濃郁到極致的蔚藍靈光,一遍遍洗滌著傷口,終於將如附骨之蛆一般的「異力」逼。

那數縷紅色的光華,被量蔚藍靈光排擠,最終還被發體外。

「噗~」

紅光化為幾縷深紅色的火焰,被劉玉直接一手拍滅,化為縷縷黑煙消失。

而沒了異力阻礙,帶星辰之力特性的法力輔助,右臂傷勢,正以肉眼見的速度癒合。

加強的體魄,僅僅數呼吸,就已經痊癒,而且沒一絲疤痕留。

「以開始修鍊了。」

看着右臂恢復如初,劉玉取「紫元丹」吞服,運轉根本功法「青陽功」修鍊。

雖然歷經生死鬥法些疲憊,但尚且以忍受的範疇之內,能因此就懈怠於修鍊。

想變得更強,總歸付代價的。

比如候,就忍受諸多適,候,則需一面對孤獨與寂寞。

但如果真正明白修仙的真諦,喜歡那種探索真理的感覺,那便適一種痛苦,反而一種享受。

那種一點一點變強,刻刻能夠感覺到實力增加的感覺,讓沉入其無法自拔!

花費三辰,完成「青陽功」的修鍊,劉玉又繼續修鍊「存神妙法」。

金丹期到金丹後期之間,需積累的法力修為更多。

儘管晉陞期境界已二十年,間丹藥也未曾短缺,依舊還一段較長的路走。

服用丹藥,已經比正常修鍊快了數倍,如果沒遇到逆靈物,很難再捷徑走,只能按部就班修鍊了。

相對於極限壽元八百年說,劉玉此才一百九十二歲,確實也需着急。

更需穩固根基,保證將凝結元嬰之,爭取能一鼓作氣成功。

……

療傷與修鍊,間飛速流逝,轉眼間便三月。

廳,劉玉一靜靜端坐。

一隻拿着「幽夢心經」翻看,一隻手端著靈茶,放到嘴邊輕輕品嘗一口。

「轟隆隆」

忽然,沉悶的聲音響起,另一面的一扇石門緩緩開啟,卓夢真從走。

此,又換了一身黃色華服,復三月滿臉血污的狼狽模樣。

「觀此女氣息,金丹應該無礙,境界只暫跌落,幾年便能重回期。」

「而且其精神狀態錯,想「養神丹」的幫助,元神灼傷應該恢復得七七八八了。」

劉玉聞聲望,掃了此女幾眼,心做判斷。

「踏踏」

腳步聲響起,卓夢真徑直走到對面坐,一點都客氣。

當然,兩都知長短深淺了,進行那麼多次「論」,也沒必客氣。

徑直坐,卓夢真一沒說話,兩商議好今日發,情緒卻似乎些佳。

「慕友、高友,還蒼樓友。」

「每一,實力都勝許多,都失音信,多半已經隕落。」

「的實力如此普通,隨便一名妖修都對手,真資格到達域嗎?!」

低着頭,卓夢真垂腿的手掌忽然用力,指甲刺入肉。

經歷現實的毒打,意識到自己金丹境界的普通,為自己的平庸而感到痛苦。

「.」

眼閃一絲驚訝,劉玉沒遇到樣的情況,沒想到卓夢真情緒忽然失控,一間知說什麼。

「堂堂金丹真,意志應該如此薄弱吧?」

「應元神創傷的影響?還境界跌落的緣故?」

劉玉冷靜思考,試圖從理性的角度,尋找答案。

到仔細一想,卻又毫無頭緒,元神創傷對於心理狀態亦或者性格的影響,方面還沒涉獵,知原因。

念頭轉動,組織好語言,劉玉了一會才開口:

「卓友,必如此妄自菲薄。」

「等能夠凝結金丹,已經超越多數修士!」

「而能夠到達,如此接近「安南都護府」的地方,許多金丹同都望塵莫及。」

「況且,劉某的朋友,自然普通的。」

「萬自暴自棄,必須振作起,好應對接的難關。」

一口氣把話說完,嘗試讓對方振作,誠懇地說了許多「雞湯言語」。

卓夢真聞言,消極的情緒好轉少,知自怨自艾解決了問題,唯奮起直追。

了一會,輕聲:

「抱歉,青陽友,方才失態了」

劉玉點了點頭,確定此女精神狀態正常,才宣佈發。

收回「幻滅三元陣」,清理兩存的痕迹,最後毀滅處臨洞府。

「轟隆隆」

看着洞府崩塌,兩對視一眼,同施展「土遁術」遁地面,然後朝北方飛。

為防止被妖修察覺,只還飛遁之,劉玉便運用「神識之牆」,將自己與卓夢真包裹內。

反正只兩,對神識的負擔,以維持較長的間。

……

「嗖嗖」

空無一物的空,突然颳起一陣微風。

劉玉自而俯瞰,看着遵循各自規律,或吃草、或狩獵的低階妖獸,心忽然意識到一問題。

地面低階妖獸的基數,似乎減少的趨勢?

否意味着,自己已經離開封鎖線區域,離開妖族勢力最強盛的範圍,正朝其勢力邊緣趕。

如果正如猜測的一樣,那麼「安南都護府」一次真的遠了。

「而且一路飛,遇到三階妖修的頻率,比之也所降低。」

「否一定程度,也印證了自己的猜測?」

劉玉心默默想,隨即把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卓夢真。

自從次事件后,確實點但心此女失控,忽然做理智的事情。

那樣的話,功法後遺症

卓夢真聞言精神一振,立即加快了一絲絲遁速,緊貼地面低空飛行,默默朝北方飛。

兩心翼翼飛遁,一路穿越千山萬水。

越往北方飛遁,山巒就越矮,低階妖獸的基數越低,遇到妖修的頻率也越少。

就樣,沒日沒夜飛遁十十夜,知遁多少距離。

一日,黃昏分。

剛躲開迎面而的一名妖修,兩一處山崖落,準備恢復法力。

劉玉手握靈石,一面恢復法力,一面極目遠眺。

但當掃北方某處,卻忍住瞳孔一縮!

只見層巒疊嶂的青山之間,居然一條寬闊。

其,還行走的痕迹。

而路盡頭,赫然佇立着一座古城!

「南盡伊吾,北接靈武」

PS:眼睛點酸,一章待會兒會修改一。

(本章完)

/

@:。入殮師靈異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二章:古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