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起事前夕!

第六百一十章:起事前夕!

話音落,卓夢真、郭破雲齊刷刷看向張濤。

張家保密方面做得很好,張濤也漏絲毫口風,兩同樣非常關心兩問題,卻沒得到半點消息。

聞言,張濤沒立即回答,眼閃幾分猶豫。

看著劉玉三投的目光,明白或多或少,都透露一些消息了。

半點都透露,三能盲目跟從,所謂「義」,會半點用處。

到候,一點消息都透露的話,隊伍也就離散夥遠。

雖然許以重利,一些修士願意進入安南六洲冒險,卻意味著願為此付生命。

風險,路未知,多數修士也會選擇放棄。

沉默數息,張濤心斟酌言辭,才緩緩開口:

「離開昌南城,等將往一城,那裡一直待到起事之。」

「此城.」

根據此所言,一行離開昌南城后,將往一名為「碎金城」的城。

此城沒於珍稀的資源,方圓百里只十幾條二階還錯的礦脈,故而駐守的妖修力量並強,沒化形妖修存。

駐守「碎金城」的妖獸種族,名為「血蝠族」,只凡妖血脈而已。

雖然其族群規模龐,但三階妖修的數量並多,僅僅只三名,想隱藏十分簡單。

「至於何起事.」

說里,張濤還幾分猶豫,畢竟此事干係重。

一旦消息泄露,後果堪設想!

但迎著三的目光,最終還開口:

「距離妖族一次「王庭議事」,已經兩千九百九十二年,一次將八年後開始。」

「妖族的王庭議事,每次至少持續半年。」

「而等起事的間,就王庭議事開始后的三月之後,具體何動手,還等面的通知。」

迫於壓力,儘管張濤對此諱莫如深,但還勉為其難的說了一點消息。

畢竟此的安南六洲,張家能夠調動的力量限,需團結以團結的力量。

雖如此,也只說概,對於具體的信息,則選擇含糊其詞。

對於結果,但卓夢真滿意,就連郭破雲也滿意。

只兩「實力平平」,還足以讓張家特別重視,說的話語份量夠。

故而只能隱晦將目光投向劉玉,希望繼續追問。

「嗯。」

聞言,劉玉輕輕頷首,對兩的目光視若見,沒繼續追問。

因為明白,繼續追問,也會結果。

目張濤所說的信息,應該就極限了。

畢竟此事實重,就算對於金丹修士而言,說驚動地也為。

張濤樣生經歷豐富的修士,能意識到信息的關鍵,能再透露更多,以其長期潛伏的心理素質,繼續施壓也沒用處。

還見好就收,好傷了氣為好。

「如此,等便發吧。」

「到了那邊,會同接應等。」

見三沒繼續追問,張濤心暗暗一松,笑著開口。

「嗖嗖」

隨後,四遁光悄無聲息貼地飛行,消失茫茫風雪。

「也就說,還八年左右的間。」

「還八年,就一場驚險的戰到。」

飛遁,劉玉眸光閃動,仔細思索著。

「種戰,化形妖修與元嬰修士,都概率會現。」

「目金丹期與三階期的修為,還低了一點。」

「八年間,知能否將「星辰真身」提升到三階後期,增加一些自保之力?」

「如果煉體能突破三階後期,那麼自己縱然面對三階火鳳樣的強妖修,應該也能憑本身實力抗衡。」

「屆,只招惹化形妖修,安全性將增加。」

樣想著,心由生一股修為提升的緊迫感。

雖然自身實力,已然處於三階層次的層,超普通修士與妖修的三階極限。

但距離三階真正的巔峰,還的距離。

即使「星辰真身」突破到三階後期,回想當初火鳳三公主那驚的實力,劉玉依舊沒把握抗衡。

與久遇到的紫眼火鳳爭鋒,倒一些把握。

但想與火鳳三公主那層次的對手爭鋒,自問鍊氣、煉體雙雙突破後期,才那麼幾分把握。

建立三齊修的自信。

如果只單修一,縱然「青陽功」凡,又經仙府推演的優化,至少也達到同樣的境界,才能夠與之抗衡。

畢竟但從血脈說,火鳳一族確實「高貴」,同境界實力堪比「聖地真傳」。

「即使修為進度達到預期,屆也盡量低調,引注目。」

閃念頭,劉玉打定主意見機行事。

一旦發覺情況對,就立刻準備跑路,以自身安危為第一。

……

一日後,四輾轉兩萬餘里,一路心翼翼潛行,終於到伊洲與瓜洲交界處。

碎金城,便位於此地。

「護法,「血蝠族」最近的活動情報,以及碎金城組織的員信息,還屬等發展的線詳細情況。」

「身份信息都屬精心準備,當事已經「消失」,絕會現半點差錯。」

一名衣著暴露、體態風流,腰間系著黑色長鞭的紅衣女修,行禮后恭敬遞五枚玉簡。

看其模樣,明顯普通奴隸,概率監工之類的角色。

「妖族張家發展了「奸」,張家也妖族發展了「妖奸」,雙方相互滲透。」

「趣。」

目光掠修為只築基境界的紅衣女修,看向遠處枯樹掛著,體型一丈左右的紅色妖蝠,劉玉無聲一笑。

妖蝠皮膚為血紅之色,一雙肉翅看猙獰怖,口伸兩根粗長的獠牙。

一眼望,就一陣兇狠嗜血的氣息撲面而。

雖然體型只一丈,但經意間散發的波動,卻實實的三階級別,顯然現正常體型。

三階血蝠默默注視幾交流,見劉玉的目光望,直接就別頭移開目光。

明顯,沒交談的意思。

「妖修又如何?」

「只具高級智慧懂得思考利弊,智慧生靈的缺點一少,照樣以被收買。」

「錢能通神,古誠欺。」

面無表情移開目光,劉玉心閃念頭。

隨即,目光一轉,看向三四十裡外的那座城。

雖說城,但也只比曾待數年的望月仙緣城一些,左右長約數十里。

只與昌南城一樣,此城同樣處於殘破狀態,城牆破敗堪並且沒布置陣法守護。

劉玉默默注視雪景的「碎金城」,對張濤與其屬的交流,並沒多興趣。

對於安南六洲而言,始終只一客。

即使因為往乾的緣故,暫與張家合作,客始終客。

想,也願與張家牽扯深。

以張家現種情況,冒然加入進,恐怕非但得到什麼好處,反而會被當槍使。

擁仙府,劉玉完全以催熟珍稀靈草,再通交易的方式,獲得各種自己需的資源。

加入某一方勢力,需很長間才能融入核心,對而言反而一種束縛,如孑然一身得自。

「只到達乾,就如魚入海一般,逍遙自。」

「以域的豐富資源,即使做一簡簡單單的散修,也以得很滋潤。」

「畢竟自己以通煉丹的方式,將仙府催熟的靈草,變現為靈石等資源。」

「而且金丹境界的修為,其它修士也會輕易招惹。」

注視遠方,劉玉默默想,思索遠后的未。

張濤與其屬的交流,並沒持續多久。

一刻鐘后,就完成交接,將三枚記載身份信息的玉簡,交給劉玉、卓夢真、郭破雲三。

劉玉接玉簡,神識探入其,瞬間讀取其的身份信息。

隨即雙手一動,簡單掐了幾法決,就便成一普普通通的築基修士。

而其三,也完成偽裝。

「走吧。」

相互確認偽裝沒破綻,幾相視一笑,三階血蝠的「押送」,一齊朝碎金城走。

「撲騰」

臨近城門,已經恢復到十幾丈的血蝠,煽動翅膀直接飛入城。

以三階妖修的身份,如果一直關注幾名築基修士,未免顯得疑,所以它能「押送」幾久。

三階妖修親自押送而,已經足以證明幾的身份,面的妖獸與監工也會多想。

「啪啦」

「磨磨蹭蹭幹什麼?!」

「還快走!」

黑色長鞭抽青石地面,響起令膽顫心驚的聲音,紅衣女修厲喝。

「、。」

劉玉幾低頭一語發,張濤唯唯諾諾,演技十分色。

見此,妖獸與監工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移開,轉眼看向別處。

而幾則紅衣女修的押送,一步步朝城內走。

「啪啦」

但就幾途經城門的候,長鞭抽打血肉的聲音,卻陡然響起。

「哼」

郭破雲一聲悶聲,雖然種普通法器,沒注入法力威能,對金丹修士的肉身很難造成效傷害。

但那種痛感,卻實實的。

瞬間,眼神就變得危險起,閃巨被螻蟻冒犯的憤怒。

抽打此的,一名修為僅鍊氣期的監工。

「看什麼看,還快進?!」

「莫非還想吃鞭子?」

迎著郭破雲的眼神,鍊氣監工知為何些膽寒,但一想到自己監工的身份,還厲聲喝。

的動靜,使周圍與妖的目光,瞬間被吸引。

能才進入安南六洲,還些習慣的緣故,郭破雲方才抬起頭走路,所以才被監工抽打。

此的六洲,所普通奴隸,都能抬頭面對監工與妖修,言行舉止必須低頭!

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鍊氣修,竟敢冒犯堂堂金丹真,換做別的地方,早已經魂飛魄散。

以幾的實力,區區「血蝠族」根本夠看,屠戮其全族都問題。

但此為局考慮,深深望了一眼名鍊氣監工后,郭破雲還低頭顱往走。

名的鍊氣修士,已經了的死亡名單,需多久,便會受盡折磨而死!

雖然沒受傷,但胸口傳的火辣痛感,卻讓郭破雲感覺受到了羞辱,心殺意漸漸濃烈。

見此選擇忍耐,張濤暗暗鬆了一口氣,還真怕郭破雲忍耐住壞了事。

對樣潛伏几百年的修士,或者被折磨許多年的而言,種事情已經稀疏平常。

但對剛進入安南六洲,還了解多的郭破雲說,卻一種奇恥辱。

張濤暗打了一手勢,招呼幾繼續進。

鍊氣監工原本解氣,還想再抽幾鞭,甚至將眼的奴隸活活抽死,但卻被紅衣女修制止。

面對修為更高的監工,雖然身份沒什麼差別,但此心虛之,還選擇作罷。

「.」

面無表情收回目光,劉玉繼續低頭趕路。

丈夫能屈能伸。

搜魂幾名修士,充分了解妖族治的規矩,自然會犯種失誤。

……

碎金城安定設立新的聯絡點。

身為主管兩洲地工作的「護法」,張濤此遙控伊、瓜兩洲,潛伏策反、刺探情報等諸多事宜。

為八年後的起事,緊鑼密鼓做著準備。

每一日,都神神秘秘與一些修士會面,將「穢法靈液」與那四十七件法寶,秘密送往兩洲各處。

具體安排了一些什麼,劉玉得而知,也沒強行打探的想法。

確認邊穩定,會突然與張家斷開聯繫后,就了離之意。

雖然只一城,但化形妖修突然到的能,也並沒。

何況劉玉想修鍊,想提升修為,碎金城樣被妖修嚴密監控的環境,自然非常適合。

所以離開此城,周圍數十到數百里之間,開闢一臨洞府渡八年,才最好的選擇。

七日後,

碎金城,雪夜。

黑暗,兩名修士城池十幾裡外現身形,沖而起悄無聲息離。

其一黑髮黑袍,瞳孔漆黑如墨,身形魁梧、氣質陽剛。

正劉玉!

至於另外一,自然卓夢真此女。

依舊穿著束腰緊身的黃色華服,妝容濃淡恰到好處女修的美好,其嬌軀展露無疑。

傷勢恢復,卓夢真氣色好了許多,修為也飛速提升,距離金丹初期巔峰已經遠。

考慮「星辰真身」的進度,若突破三階後期,能會導致陰陽失衡愈發頻繁,使得功法後遺症頻繁發作。

所以劉玉權衡之,還選擇帶此女。

「嗖嗖」

黑夜,兩相距遠飛遁,尋找適合開闢洞府的地方。

既然能會待八年甚至更久,開闢洞府的地方,自然隨隨便便決定,仔細選擇一合適的地方。

被妖族佔領之後,安南六洲的靈脈,都已經被妖獸、妖修佔據。

每一次靈脈的易主,都妖族記錄。

故而為防止被察覺,兩也只能選擇靈氣稀薄之地。

對劉玉而言,倒影響限,但對卓夢真說,無疑會導致修為進展緩慢。

總比待碎金城,連修鍊間都沒好。

「此處錯。」

飛遁,劉玉忽然提,看著腳的一片沼澤。

「布置陣法的事情,就交給了。」

取「幻滅三元陣」的布陣器具,輕聲說。

雖然沒靈脈、地脈的地方,陣法威能會減弱許多,對靈力消耗也會更,但總比沒的好。

卓夢真對陣些了解,雖算精通,但布置的陣法,比之劉玉親自動手,威能超一些成問題。

「嗯。」

接布陣器具,卓夢真輕聲應,面浮現一抹笑容。

事做,才會感覺自己一花瓶。

隨後,此女便開始勘探地貌,將陣旗、陣盤選擇合適的地方逐一埋。

而劉玉則取一把法器長劍,施展「土遁術」到沼澤之,雷厲風行開闢洞府。

「轟隆隆」

一刻鐘后,伴隨陣法啟動的細微轟鳴,臨洞府也開闢完成。

「接,就將精力集「星辰真身」,著手突破三階後期了。」

最後欣賞一番外界雪景,劉玉遁入臨洞府,進入半閉關狀態。

/

@:。民國奇說: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一十章:起事前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