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罷戰與約定

第六百二十七章:罷戰與約定

法術之火焚燒,短短間內,地便已光禿禿一片。

裊裊硝煙升起,地還殘餘星星點點的火焰,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哪久,那般諧自然的景象?

廢墟之,劉玉收回目光,看著眼一幕,由微微搖頭。

就修仙世界啊,強者以任意妄為,受到任何約束,肆意收割弱者生命。

亦或者,給環境造成沉重創傷,數千數萬年甚至更久都難以恢復。

「繼續樣,世界的未哪裡呢?」

「似乎,也只滅亡一條路走。」

目光掠,劉玉面無表情,內心卻波濤洶湧。

很快就收起雜念,繼續觀察場情況。

經方才元嬰真君與四階妖王的鬥法,此靈武城周圍的戰鬥基本已經結束。

實力尚,運氣也還錯的妖修。已然逃回靈武城。

至於沒逃回的,妖軀與妖丹都已經被修士裝進儲物戒。

「轟隆隆」

地微微震動,一紅色光柱從靈武城周圍破土而,聲勢極其浩。

光柱如蛛網般密集交織,形成一淡紅色護罩,將綿延兩百餘里的仙城都籠罩其。

隨後,一縷縷蘊含濃郁妖氣的紅霧浮現,迅速變得濃郁,一直到遮蓋半靈武城才停止。

只淡紅護罩最層,才一部份暴露空氣,整仙城都霧氣里若隱若現。

九門妖陣!

觀望了許久,見類修士已經騰手,反應的妖修終於開啟陣法。

「嗡嗡~」

定南號、奔雷號、青蒼號三艘靈艦重新升空,靠近靈武城五十里處停,卻沒接的動作。

些缺點雖然很,但卻足夠致命。

以三艘靈艦「反應遲鈍」的缺點,冒然插手四階層次的戰鬥,效果會很。

無法成為扭轉戰局的關鍵點,也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還如留靈武城周圍,作為威懾性力量存,讓其內的三階妖修敢輕舉妄動。

「嗖嗖~」

一名名金丹凌空飛渡,藉助法器、法寶之力,從靈武城各處返回周圍。

「踏踏」

清微的腳步聲后后響起,轉眼定南號又稀稀落落站滿修士,其它兩艘靈艦亦如此。

之相比進攻之,修士還減少了三。

一名慎被妖修臨死的反擊帶走,兩名被妖王與真君的鬥法波及,幾乎沒怎麼掙扎,就死於非命。

也知高調,導致受到妖王的「照顧」。

但沒引起張家「注意」,反而因此丟掉性命,數百年的修行毀於一旦。

風險越,收益越。

雖然戰場表現的高調一些,能會受到妖王的照顧。

但反說,若能得到張家的欣賞,甚至事後娶得一名張家貴女,也將受益無窮,對未途著的益處。

所以風險雖,還打消了一些修士急於表現的心。

「張濤友,眼局面等該如何行事?」

「依舊對靈武城發動進攻?」

眾齊聚后,沉默了約四五息,一名金丹初期修士按捺住開口問。

見識到真君妖王手的威能,已經心驚膽戰,些亂了方寸,到現還沒回神。

聞言,張濤沒立即回話。

雙手負背面色凝重,望著淡紅霧氣若隱若現的靈武城,眼底閃一絲憂色。

張家確實沒料到,「王庭議事」期間,還如此多的四階妖王駐守靈武城周圍,其還包括一名四階後期妖王。

更關鍵的,還火鳳族的妖王。

現種情況,局面已經些脫離張濤掌控,一也沒好的策略。

「強行發起進攻?」

「亦或者就此撤退?」

張濤心閃數念頭,還開口:

「諸位友稍安勿躁,還先觀望一陣,看幾名長老何傳消息。」

管哪一選擇,以眼的局面而言,對眾說都一艱難抉擇。

若選擇強行進攻,「九門妖陣」便一難關,沒元嬰長老的參與,縱然張家還準備了種種後手,強行攻破的幾率也。

畢竟,四階品的防禦陣法,完美契合靈武城周圍的靈脈地脈。

而選擇撤退,就更能接受了。

準備數千年,一次還知無么好的機會,而且好容易取得乾庭支持,哪怕現一定規模的流血傷亡,張家也一定試試。

若此次起事失敗,妖族定會做足準備,補一些漏洞,以後機會只會更加渺茫。

隨即,甲板陷入一片寂靜,如此緊張的氣氛,眾都沒心情交談。

一面關注罡風層的動靜,一面打量遠處的九門妖陣。

視線穿越一片片白色的雲朵,以看到萬丈高空之,五顏六色的靈光透。

即使殺傷力極其驚的罡風,也無法完全消弭四階存手的威能。

傳說,穿越九層罡風,才能真正到達世界之外!

但想穿越九層罡風,非煉虛期能。

金丹期修士,最多只能涉及三層罡風,元嬰期修士,則以步入三層罡風。

至於第七八九層罡風層,非化神境界的存難以步入,實力足者冒然闖入,只會落屍骨無存的場!

傳說古之,九層罡風層又被稱之為「九」,同樣孕育了無數才地寶與地靈物。

但歷經古戰後,九已經失種種神異,似乎已經無法孕育生機。

剩的,唯毀滅。

知從何開始,九開始颳起罡風,再也容納任何生靈存。

停留九的每一息,都承受自四面八方的罡風的無差別打擊。

所以漸漸的,「九」稱呼逐漸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則——罡風層。

最低的第一層罡風層,距離地面都足足三萬丈之高,而且刻刻透明的罡風刮。

每一罡風的威能,雖然都只與三階品法術相差彷彿,但與修士施展法術相比,隻身處罡風層,就每每刻都承受攻擊。

每分每秒,都知多少如三階品法術一般的罡風刮!

種情況,即使一件好的法寶,普通金丹也無法立足久,否則便會因法力耗盡而亡。

只同境界最頂尖的那一部分存,方能夠長間立足。

當然,由於罡風層已經沒生機,更孕育地靈物,所沒多少修士願意探索此地。

久而久之,對絕多數修士而言,「罡風層」都極為陌生的詞語。

……

此,第一層罡風層,卻七百丈高的龐妖影站立。

妖影對面,七名修士遙遙相對。

「轟隆隆」

雙方激烈交鋒,轟鳴聲連綿絕,一刻都沒停。

普通金丹畏之如虎的透明罡風,卻對些存沒任何影響,刻刻刮的罡風,輕易就被一層看似薄薄的護罩抵擋。

甚至那些妖軀強橫的四階妖王,僅憑肉身就足以硬抗些罡風,完全將之當做存,沒受到一絲一毫傷勢。

只相當於三階品的攻擊,對說威能還弱。

四階交手的威能面,第一層罡風造成的那點威勢,就完全夠看了。

憑著「本質」更高,一交手餘波甚至穿越重重阻攔到空,化為劉玉等看到的景象,也就五顏六色的霞光。

對四階存敏銳的靈覺與感官而言,每一息都十分「漫長」。

僅僅一息間,或許就已經交手數十次,甚至更多。

十息,雙方互勝負,一名元嬰真君與一名四階妖王,都方才的交手隕落。

就連其元嬰、妖嬰都沒倖免,存奪舍重生的能。

隨著間推移,因為雀星野兩妖早之便受到輕傷勢,實力受到的影響,所以總體妖族一方還稍稍處於風。

「等等。」

十幾息間里,知交手多少次,都從一樣難分勝負,紫瞳妖王忽然神識傳音。

「嗯?」

靈真君眼閃一絲疑惑,擔心此妖詭計,沒絲毫停手的意思。

「轟隆隆」

四階交手的轟鳴,將罡風刮的聲音都掩蓋,彷彿此地的危險氣息都淡了許多。

見此,紫瞳妖王面色一沉,到見己方處於風,還無奈繼續傳音:

「等等,靈武城固然重,但因此等就拼性命,真的值得嗎?」

「靈友,按照此的情況,縱然能夠獲勝,最後又能剩幾?」

「類修士的修鍊速度雖快,但也數百千年才能修鍊到如今境界,難真的就為此拚命?」

「如等就此罷手,讓那些三階輩,決定戰局走向如何?」

一口氣把話說完,此妖鼓起法力將靈真君逼退,當先停手沒繼續攻擊。

紫瞳妖王身火鳳族,資血脈同族之都頂尖,又無數修鍊資源送到眼,真心想因為一座靈武城,就與同階修士拼死拼活。

況且靈真君,與也算老對手了,交鋒數次都分。

誰知其還沒底牌,若真死斗到底,誰生誰死還真一定。

故而,紫瞳妖王就想到么一辦法,能夠避免死斗。

反正「九門妖陣」守護,以三艘靈艦與那些金丹修士的表現,認為能夠攻破陣法。

只能夠拖延間,待到援兵趕到,情況就立刻同了。

退一萬步說,就算陣法被破輸了賭鬥,也意味著都兌現賭約.

「好。」

思索數息,靈真君知於何種考慮,竟一口答應紫瞳妖王的條件。

就連其餘五名張家真君,面都露解之色。

安南六洲還少四階妖王,間拖得越久,明顯對更為利。

修士、妖王,才雙方真正能夠做主的存,兩者已經做決定,縱頗微詞也無法做改變。

於就樣,雙方約定互補干預靈武城的戰爭,任由三階「輩」決定局勢走向。

而真君與妖王,只能數百里之外關注。

……

忐忑安的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似乎格外漫長。

事關身家性命,就連金丹修士都做到平靜,面忍住浮現各種神色。

驚恐、興奮、殘忍、驚慌.

劉玉雖然面無表情,表面看鎮定,但心湖還忍住泛起絲絲漣漪。

死亡面,誰又能真正平靜?!

「咦?」

平靜二十息后,三艘靈艦,忽然爆發一陣嘩然。

眾金丹很快發現罡風層的動靜消失,五顏六色的靈光也見蹤影。

「四階層次的鬥法,莫非么快就結束了?」

些修士面色一變,暗自猜測著,氣都敢喘一,似乎命運的審判即將到。

眾凝神看,但半都見動靜,見勝的一方現。

正眾疑惑解,張濤、張子平、孔靈秀三卻神色一動,似乎候收到了什麼信息。

「張濤友,真君消息傳?」

值此局,修士對身邊的動靜自然十分敏感,很久就修士察覺到三神色異常,立馬開口問。

雖然發之許多信誓旦旦,聲稱至死後退一步,但此多數修士都做好了跑路的準備。

情況稍對,便會立馬鞋底抹油。

只一半分,仍舊擁抱心那一份堅持。

「方才靈長老傳消息,經一場激烈對戰後,真君與妖王之間,已經暫休戰達成協議。」

「以等以能否攻破靈武城,決定此戰的成敗。」

知此遮遮掩掩的候,張濤心迅速組織好語言,當即開口說到。

「什麼?!」

聽聞此言,相當一部分修士臉色變得什麼難看,卻又帶著幾分無奈何。

哪能清楚原因?

說的倒好聽,還那些「老傢伙」怕死,願意生死相搏,才讓等拚命!

當然,話敢直接說,許多修士只心暗罵。

只一些散修金丹,類似事情見得多了,臉色倒沒多少變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七章:罷戰與約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