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底牌

第七十章:底牌

候延澤與公孫蒼面上連連冷笑,亡族之仇豈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眼下早已是你死我亡的地步,若不能滅亡風家,就等著風家的瘋狂報復吧!

兩家之人顯然都知道這個道理,出手之間比劉玉幾人還要賣力,全力出手痛打落水狗,竭盡全力落井下石沒有一點羞恥之心。

風家的全力抵抗,侯家、公孫家的殘忍出手。

三個家族結怨已深,相互之間的爭鬥早已擺上了枱面,劉玉他們只不過是起到一根導火索的作用罷了。

這就是真實的修仙界,有時容不下半點仁慈!

將三家的表現看在眼中,劉玉心生感慨。

就在劉玉一行人綿延不絕的猛烈攻擊中,風家的修士勉力阻擋,玉靈陣所形成的乳白色護罩時時表現出一副搖搖欲墜、將要破碎的樣子,但有殘破靈脈作為後盾,源源不絕的補充,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

就在這一攻一防中,半刻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

風天偉臉色依然極差一片蒼白,頭髮也是散亂的,法力已經消耗了三層。

但他神情卻輕鬆了一點點,眼中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喜色。

以他鍊氣八層的修為都消耗三成的法力,相信進攻的劉玉、候延澤、公孫蒼只會消耗更多。

繼續這樣下去,法力先耗盡的一定是對方,這一點對風家極為有利。

在半刻鐘的防守中,風家那名年輕修士汗流浹背,汗水早已打濕了背後的衣衫,胸口起伏大口喘著氣。

見來襲的敵方修士雖然攻擊之間氣勢洶洶,但一直無法突破陣法傷害到他們,年輕修士由一開始的悲觀情緒開始變得鎮定、積極起來,心中重新升起希望,或者家族真的能渡過這個難關呢?

他的法術也由一開始的慌張變得頗具章法,迅速成長。

風家這個年輕修士的心路歷程,也是大多數風家修士的心鏡變化。

一時間,風家修士互相鼓勵,抵抗變得頑強起來。

劉玉時刻關注著場上的動靜,風家修士士氣發生變化,抵抗變得頑強的情況馬上被洞察出來。

他心中一動,運轉天眼術向乳白色護罩看去,只見風家十幾名修士神情已經不似一開始的慌亂,已經有了幾分鎮定,雙目明亮有神士氣明顯開始高昂。

回觀己方,經過半刻鐘的猛攻,都已經額頭冒汗,法力消耗都已經消耗不小。

伍昌、謝華雄、孫菊三人也是胸膛起伏,呼吸之間漸漸急促起來,額頭上有一層細密的汗珠。

侯家、公孫家的修士信心明顯不如一開始充足,目光之中已經有了些許疲憊。

雖然都拿出了靈石補充法力,但杯水車薪,劉玉估計他們的法力差不多已經消耗小半。

己方的攻勢明顯不如一開始猛烈了。

「不能這麼消耗下去,否則不利的是自己這一邊。」

風家的修士依託陣法防守,法力、精力的消耗都低於進攻的自己一方,若還是這樣僵持、消耗下去,天平將漸漸傾斜。

劉玉心中做出判斷,馬上向候延澤、公孫蒼神識傳音商量對策。

候延澤與公孫蒼活了幾十年,作為一個家族的族長、領導者眼光自然不差,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風家這陣法依靠靈脈佈置起來,比消耗我等肯定耗不過他們。」

候延澤控制着黑色摺扇繼續攻擊沒有停下,不動聲色傳音道。

「依老朽之見,既然耗不過他們,為今之計只有使用一錘定音的手段強行打破陣法!」

公孫蒼一拍白色葫蘆打出一片淡藍色的冰晶,這才回到,有些氣喘吁吁。

他畢竟是七十歲的年齡了,肉身已經開始衰弱。鍊氣期修士雖然理論上可以活到一百二十歲,但因為各種暗傷、修行上的差錯,大多數都是活到一百歲上下,真正能活到大限的還是比較少。

「兩位道友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咱們幾人都把壓箱底的功夫拿出來吧。」

「今日已經到了這一步,還留着風家,只怕後患無窮啊~」

劉玉迴音道,有些意味深長。

陣法之道博大精深、奧妙無比,窮極天地自然的變化,能化自然之偉力為已用,是堂堂正正的大道。

以鍊氣期短暫的壽命來說,如果不是在此道有優秀天賦的修士,恐怕用一生的生命去鑽研也難以入門。

劉玉三靈根的資質屬實一般,築基的難關都還沒有解決,自然不會做這不自量力之舉。

對於自己幾斤幾兩,他還是有着明確的認識。

眼下劉玉幾人與兩個家族都沒有精通陣法之人,找不到這個陣法的破綻,那就只能強攻了。

但凡陣法,就有其承受的極限,超過了這個極限,就會被強行打破。

所謂一力破萬巧就是如此!

候延澤和公孫蒼對視一眼,都明白劉玉話中深意,不過這卻是事實。

元陽宗幾人幾年後就會返回宗門,而他們的根就在這裏,上萬沒有靈根的凡俗族人就在這裏。

眼下和風家已是不共戴天之仇,若是讓風家渡過這一階,的確是後患無窮!

兩人發出神識傳音沖劉玉點點頭,都下定決心,要使用底牌打破僵局。

公孫蒼一模儲物袋,一顆丸子大小、散發着危險氣息的黑色圓珠便出現在掌心被他捏住。

「陰雷子?」

劉玉神識傳音后時刻關注兩人的動靜,此時一見黑色圓珠馬上認出了它的來歷,憶起典籍上的介紹。

「陰雷子,由最低築基期修士截取渡劫時的雷電煉製而成,每一粒都具有莫大威力,據說即使築基初期的修士正面硬抗此雷,也會灰飛煙滅。」

劉玉腦中閃過此物的介紹,目光凝重起來,承認自己之前有些小看這些修仙家族的人了,沒想到這種小規模的鍊氣期家族居然能拿出「陰雷子」這種殺手鐧。

此物稀少無比,至少需要築基期後期的修士出手才能煉製,據說煉製過程極為繁瑣,所以價格居高不下。

一粒便比得上一件普通上品法器的價格,還是一次性用品,沒有想到公孫蒼居然捨得拿出來。

「之前風天偉先我等突破到鍊氣八層咄咄逼人,老朽已經年歲無幾,我那不肖子又遲遲不能突破到鍊氣後期。」

「老朽擔心自己死去后風天偉會對公孫家不利,所以打算找機會臨死前拉着他一起走!」

公孫蒼手捏陰雷子,注意到劉玉與候延澤奇異的目光,還有隱隱的戒備,稍微解釋了兩句。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章:底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