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冰雨金風

第七十一章:冰雨金風

他說到最後語氣低沉,顯然對於風家的仇恨是刻骨銘心,要不然也不會連陰雷子這種珍稀之物也捨得拿出來。

見公孫蒼都拿出「陰雷子」這樣的殺手鐧,候延澤也不好藏着掖着。

他伸手探入懷中,再拿出時手心已經躺着一張不知名獸皮製成的符籙,符籙上畫着歪歪斜斜奇異的咒文,由金色的靈墨勾畫而成。

候延澤嘴角輕勾,露出一絲得意之色,顯然對於這張符籙極有信心。

「金風散形符!」

劉玉眸光一閃,認出了這張符籙,他在元陽宗的藏經閣翻閱典籍之時看到過這張符籙的記載。

金風散形術,二階上品金屬性法術,最低要築基後期修為才能施展。

築基期後期修士憑藉深厚的修為,按照特殊的法決,用自身法力略微引動外界金屬性靈氣,形成蝕骨銷魂的金風,攻擊力在二階法術中極為出名,號稱「金風所過,片甲不留」。

金風散形符,是由制符大師將二階上品「金風散形術」封印進符紙煉製而成,大約能保留原法術六七成的威能,足以對築基初期修士產生致命威脅。

劉玉心中迅速閃過此符籙的信息,無論是「陰雷子」還是「金風散形符」都能對築基初期修士產生致命威脅,是貨真價實的築基期手段,與兩者相比,「玄鳥烈焰符」就差了一兩籌。

候延澤、公孫蒼都拿出各自家族的底蘊,此時兩人目光不約而同向著劉玉看去,希望他有所表示。

劉玉是元陽宗內門弟子、寒月城駐守使,他們不會出爾反爾,但若不能拿出足夠的實力給他們看看,這戰利品的分配事後還得再「議一議」。

實力強大的一方多分一點,實力弱小的一方少分一些,這是正常之事。

至於四名外門弟子修為平常,想來也沒有什麼厲害的手段。

劉玉注意到兩人奇異的目光,心中微微一笑並不在意。

他有「玄鳥烈焰符」卻並不打算拿出來,這張符籙雖然遜色前兩者一籌,但也價值三四百塊靈石,威能強大足以作為底牌珍藏,不值得白白消耗在這裏。

還是那句話,劉玉等人的根基不在這裏,就算滅不了風家過幾年大不了一走了之,而侯家、公孫家卻做不到。

在兩家不知道「紫陽草」的消息、劉玉對其志在必得的時候,心理上便佔據了上風。

不過還是需要要拿出實力來讓兩家看看,不然稍後少不了一番討價還價,對於行動不利。

心中轉過諸多念頭,實際上不過兩個呼吸的時間。

劉玉一拍儲物袋,一把造型奇異的劍刃便出現在手上,正是極品法器子母追魂刃!

依仗修為、神識、法器幾個方面的優勢,綜合起來,劉玉已經是鍊氣期頂尖的實力,自信在這片地域完全沒有對手。

根據這段時間搜集到的消息,寒月城五百里方圓內家族、散修明面上的高手,他都有信心擊敗,不怕別人生出覬覦之心。

至於五年後返回宗門,相信那時修為定然提升鍊氣九層,實力大幅度提升,不怕別人覬覦。

何況經過這麼十來年的積累,一個鍊氣九層的煉丹師擁有一件極品法器也不算出奇,畢竟煉丹一道賺取靈石的速度眾所周知。

適當的顯露一點實力,更方便自己行事!

「極品法器!」

子母追魂刃的威勢遠超上品法器,候延澤、公孫蒼二人瞬間判斷出法器的品階,頓時驚訝不已,對這次的駐守使實力重新評估。

「絕不是普通的內門弟子,莫非是元陽宗哪個大家族嫡傳?或者高階修士的親傳?」

候延澤、公孫蒼心裏猜測著劉玉的來歷,看向他的目光大為不同。

極品法器的價格遠超陰雷子與金風散形符,而且市面上極少有極品法器售賣,這種法器與突破瓶頸的丹藥一樣,稀少而珍貴。

「夜長夢多,我等還是速速破陣吧!」

劉玉自然不知兩人心中的種種猜測,但事不宜遲,立馬對着兩人傳音道。

接着對其他人下令隨機而動,注意我等三人的動靜,今日必要一舉覆滅小眉山風家。

話音落下,劉玉就祭出烏鐵盾擋在身前,極品法器都拿出來了,一件上品防禦法器也就沒有必要藏拙了,

候延澤、公孫蒼各自祭出防禦法器,護住身軀。

三人如同一支箭頭,領着後面的十幾個名修士向乳白色護罩接近而去,護罩內風家修士釋放各種攻擊想要阻攔,但都被三人為首輕易擋住。

很快就接近乳白色護罩十丈的距離,這種距離法器、法術的攻擊瞬息可至。

三人停下步伐,其餘鍊氣中期的修士分列在兩側。

「動手」

劉玉冷漠發出號令。

兩側的修士包括伍昌幾人在內,聽到命令后毫不猶豫祭出法器向著乳白色護罩正面打去,法器祭出后拿出了符籙和其它手段,紛紛向乳白色護罩攻擊而去。

這次的攻擊遠比之前更加猛烈三分,打得護罩震顫不已,護罩的白色光暈不斷暗淡又不斷補充。

恰如一顆大石砸入小池塘中,引發的動靜久久不能平息。

風天偉知道最危險的時刻已經到來,家族的生死存亡就看接下來的局勢。

汗水已經打濕了頭髮,有幾縷貼在面孔上,他忍受經脈中的疼痛,法力強行通過受損的經脈運轉,凝神全力控制玉靈陣抵擋着攻擊。

五顏六色的靈光與乳白色護罩發生碰撞,公孫蒼見時機已至,沖劉玉、候延澤微微點頭。

而後他經脈中法力運轉,一拍白色葫蘆法器,吐出上百顆深藍色的冰晶飛至七八丈高,化為一片藍色冰晶之雨,帶着驚人的動靜向乳白色護罩落去。

那顆可以滅殺築基初期修士的陰雷子就夾雜在其中,帶着危險的氣息,無聲無息向護罩落去。

公孫蒼的異動被風家修士察覺到,想要阻攔但沒有作用,他們發出的法器與法術,自有伍昌幾人和兩家的修士應對,冰晶之雨沒有收到任何阻攔、損失。

在陰雷子祭出一息時間后,候延澤也不再遲疑,手中拿着金風散形符,上前幾小步。

他神識一動,一縷法力注入符籙引動其中封印的法術,金風散形符漸漸閃爍淡淡的靈光。

接着將符籙往空中一拋,符籙頓時金芒大放,眨眼間便化為灰燼。

原地只出現一陣有形的金色微風,剛一出現便迅速乳白色護罩吹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冰雨金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