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弱點審問

第七十三章:弱點審問

粉色錦帕的靈光瞬間暗淡,掉落地。

同一間,只品法器的銀色飛劍更直接被切成兩截,瞬間損毀。

烏光沒了阻擋,離兩越越近。

姐弟兩感受帶死亡的氣息,禁閉了雙眼。

一息、兩息。

預想的死亡沒到,風廣秀睫毛一顫,悄悄睜開美麗的眼眸。

子母追魂刃的子刃懸浮兩的脖頸,使之動彈得。

劉玉並沒殺手,始終沒忘記自己的目的。

殺只達成目標的手段,覆滅風家也只想得到合歡門修士的落。

劉玉並嗜殺,從只把殺戮當成一種手段,攝取利益的一種必手段。

為殺而殺一昧的殺戮愚蠢的,只會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最終沒容身之地,最後走向滅亡。

既然風家會威脅到自己,影響的任務,將之掃滅就,但真正的目標只一。

那就合歡門修士的落,以及——紫陽草。

劉玉走到風廣秀、風廣林兩面,法力往手心一運,伸手對著兩腰間一吸。

之所以留兩,因為判斷綠裙女修一定知合歡門的消息,甚至襲擊靈藥園的行動也參與其。

綠裙女修「才」的姐姐,修為又鍊氣六層,修為風家樣的家族已經算決策層了,風家什麼動向,絕對會瞞著。

將兩的儲物袋隔空攝入手,兩就算什麼底牌、手段也用了。

得說,經《魔修略》熏陶,劉玉本就謹慎的性格變得更加謹慎了。

收了兩儲物袋后劉玉才徹底放心,分一部分神識警惕四周,向著兩看,仔細打量起。

一次黃山坊坊市方便仔細看,一次仔細打量兩。

綠裙女修看二十七八歲的年齡,既少女般的苗條身姿,又成熟女之風韻。

綠色長裙緊貼著嬌軀,包裹著圓潤的腿與碩的蜜桃,胸山巒極為挺立,雄偉壯觀。

皮膚雪白精緻,嘴唇飽滿粉紅,瓊鼻巧高挺,睫毛長長。

此看著劉玉走,玉臉著安與驚惶,更顯楚楚動。

劉玉走到綠裙女修身,目光掃視,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居高臨將美好的風光盡收眼底。

風廣秀看到敵走到近處,感受到眼之的目光身軀之停留,肆無忌憚的掃視。

讓心生一種羞辱的感覺,風家作為寒月里「赫赫名」的家族,平日走到哪裡被客客氣氣的對待,哪敢么放肆的對?

此劍刃就抵脖頸之,為刀俎為魚肉,生死操之於手,令敢輕舉妄動。

劉玉目光巡遊一會兒后,就收了回。

風光秀色雖好,但志長生,宜多留戀。

劉玉瞳孔漆黑深邃,臉平靜冷漠,雖然內心些眼饞,但表面卻帶絲毫色慾。

盯著風廣秀,心理一種沉重的壓力。

「叫什麼名字?」

突然,手臂一動,指與食指併攏,挑起此女雪白的巴,使之螓首微微抬起。

讓風廣秀的眼神與對視,接著淡淡聲,語氣平淡、冷漠無比。

風廣秀萬萬沒想到此會做般輕佻的舉動,頓慌亂無比,輕輕扭頭避開那逼的眼神。

把頭撇向一變,言語,無聲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劉玉見此女拒配合的模樣,也意,嘴角一勾,自辦法讓開口。

每都弱點,只找到了其弱點對症葯,就愁配合。

而此女的弱點,毫無疑問就的弟弟——風廣林。

雖然只兩面之緣,但劉玉看得姐弟著深厚的感情,也能夠理解種感情。

但立場同,並妨礙利用一點撬開的嘴,達成自己的目的。

劉玉神識一動,控制著子刃風廣林脖頸劃一細細的血痕,很快就鮮血冒。

「呃啊~」

少年發一聲慘叫,從到錦衣玉食,被家族保護的好好的,想什麼說一聲就專門準備,哪裡受種傷害?

風廣林眼的童真已經復存,真爛漫成為,看向劉玉的眼神驚恐、仇恨混雜。

「!」

風廣秀眼見自己的弟弟受到傷害,美目透露擔憂之色,想也想句話就脫口而。

的父母只凡,一次公孫家的報復行動被殺害,弟弟就世唯一的至親了。

所以風廣林從就被照顧得無微至,忍心讓受到一絲傷害。

「願意開口了?」

劉玉冷冷一笑,捏住此女的巴強行扭轉,絲毫沒憐香惜玉的覺悟,像極了註定被打倒的反派。

沒就此停手,神識控制子母追魂刃烏光放,做還繼續折磨風廣林的樣子。

「妾身風廣秀」

關心則亂,最親近的弟弟受到威脅的情況,風廣秀還沒能繼續堅持。

紅唇輕啟,說句話后,像心的那股堅持也隨口氣泄了一般,神情低落。

「很好。」

劉玉微微點頭,子母追魂刃沒繼續動作。

「才弟弟」果然此女的軟肋,既然已經開口,那麼接就好辦了。

「說吧,合歡門修士隱藏什麼地方?」

劉玉淡淡,捏著此女的手並沒就此放。

抓住了此女的軟肋,加場的形勢己方也戰風,打算拐彎抹角浪費間,而直接說了自己的目的。

「果然原因嗎?」

風廣秀心苦笑一聲,當初寒鐵礦脈被元陽宗硬生生奪走,族長風偉因此徹底沒了築基的希望,一直耿耿於懷。

家族決定倒向合歡門曾極力反對,無奈只一此想法,微言輕,今日家族果然因此毀於一旦。

想到此處,風廣秀精緻的面容露一絲慘笑,心悲慟已。

「只友能放廣林一條生路,妾身知無言言無盡!」

「如果友嫌棄妾身蒲柳之姿,妾身願意為奴為婢服侍友!」

風廣秀知此已山窮水盡,但還放心自己的弟弟,想為風廣林謀一條生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弱點審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