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情報

第七十六章:情報

「將帶。」

劉玉隨手取風廣幽的儲物袋,往腰間一別,同傳音伍昌。

臉並沒什麼欣喜之色,普通的靈石與法器已經足以讓心生波瀾。

伍昌收到劉玉的傳音,走到風廣幽身側,聲:

「想活命就跟着走!」

認歸認,劉師兄都發話了當然會「放水」,說完搖頭朝着劉玉所的方向示意。

風廣幽胸膛起伏、呼吸重重,眼眸閉又睜開,眼閃掙扎之色。

腦停回憶起一些眉山修鍊與生活的畫面,臉滿留戀之色。

記憶最終停留族長風偉讓風廣秀姐弟二先走的那一刻,件事讓心寒已,始終難以釋懷。

想風廣幽為家族跑跑幾十年,功勞苦勞都缺少,族長心的分量居然還比一什麼都懂的毛頭子,難靠一無知的女一諳世事的真少年能讓家族東山再起?

「對家族仁至義盡,已經沒虧欠!」

風廣幽的表情平靜,為自己的行為找到一借口,最終還沒直面死亡的勇氣。

伍昌走了三四丈遠后,右腳一動跟了。

此風家修士已經已經死傷半,剩的根本就算注意到里的情況也幫忙,聯軍修士劉玉亮極品法器后就對元陽宗幾忌憚起,沒哪開眼的找麻煩。

伍昌領着風廣幽避開鬥法激烈的幾處戰團,到劉玉面。

「劉師兄,已經帶了。」

伍昌走到近一拱手,對着劉玉說,微黑的臉帶着笑容,隱隱著討好之意裏面。

沒錯,就打算抱腿。之就算位師兄內門弟子,伍昌也只稍微向劉玉靠攏一點走得比較近。

其展現鍊氣期頂尖的實力后一切都同了,種實力相當於宗門最精英的弟子,普通鍊氣期修士手撐了幾招,劉玉的形象眼也變得高深莫測起。

以劉師兄的實力,次任務只緊緊跟隨,安全渡的能性就了許多。

聽說位劉師兄今年才二十歲頭,將築基的能性非常高,候與其交好,對以後的發展利。

伍昌雖然外表看憨厚老實,實則粗細,為處世一點都愚笨。

劉玉感受到了伍昌態度的變化,卻知位師弟心轉么多念頭,已經做好了抱腿的打算。

對於積極向自己靠攏的,自然會推開。

寒月城邊還的間,凡事都親力親為會浪費很多間,如果一幫自己處理雜事,能節約許多間用修鍊。

「以觀察一!」

劉玉心思緒翻湧,隨即面露一絲笑意,語氣溫:

「伍師弟,此就交給審問了,務必問合歡門修士的信息,讓劉某失望。」

伍昌聞言,立刻站直了身形,拍著胸口聲:

「,劉師兄,此事就包身了!」

話落伍昌雙眼一眯,看向風廣幽的眼神帶着殘忍之色,將其一推帶到一旁,佈置了一隔音結界開始嚴刑拷打。

至於先的那一點欣賞,與自身途相比自然值一提,早已拋到九霄雲外。

安排好風廣幽的審問,劉玉一轉頭,看向風廣秀,收斂了笑容,冷漠:

「廣秀友考慮得如何?想好該怎麼說了嗎?」

「若友還沒想好,劉某幫回憶一!」

說完抵風廣林脖頸的子母追魂刃的子刃烏光一閃,又其肩膀劃一血痕,讓其慘叫已。

「!」

見自己的弟弟又被惡賊折磨,風廣秀臉閃一絲心疼,似乎感同身受,連忙聲急急。

「說!說就了!再傷害廣林了,只一孩子!」

「妾身會把知的一切都說,絕對會欺騙隱瞞!」

「只求友能夠放廣林,無辜的!」

風廣秀眼角含淚,微微哽咽,斷斷續續說着。

然後抬頭用乞求的目光看向劉玉,希望能得到的保證。

劉玉神情平靜,風廣秀梨花帶雨楚楚憐的模樣絲毫能讓動搖,與長生相比,再美的女也動搖了的決心。

「劉某先所說的話依然效,廣秀友的信息若半點虛假的話。」

「那的才弟弟就苦頭吃了!」

劉玉看向正哀嚎已的風廣林,冷冷說。

話落單手掐了一簡答的法決,揮手佈置一隔音結界,把兩籠罩裏面。

風廣秀聞言低頭對着地面,沉默了。

然後彷彿定決心一般抬起頭,露修長雪白的脖頸,飽滿粉紅的嘴唇微動,對着劉玉:

「事情從三月說起,那席捲楚國修仙界的靈石礦之戰才爆發久,那晚一神神秘秘的修士找門,拜訪族長……」

「那名合歡門修士身穿黑袍,戴着能隔絕神識窺探的斗笠,印象最深的一雙桃花眼,對了,聲音聽着也些陰柔。」

「合歡門修士一共,三名鍊氣後期修士,兩名鍊氣期修士,修為最高的就一開始與接觸桃花眼修士,著鍊氣九層的修為。」

「合歡門修士隱藏離黃山坊市遠的羊角山,似乎還另外一股勢力聯繫。」

風廣秀將自己知的所信息都慢慢講述。

從開始現的聯絡程與各種行動,包括兩襲擊靈藥園之事都沒隱瞞,最後說了合歡門修士的信息與落。

劉玉雙手橫於胸,微微點頭,細細思索。

風廣秀所說基本與自己知的能夠對,襲擊靈藥園之事也沒隱瞞,各種細節推敲之沒發現漏洞,看應該沒說謊。

至於口的另外一股勢力,應該就同修會了。

劉玉意料之外的並沒參加襲擊靈藥園的行動,並沒見合歡門修士手,也就知對方的法器、功法等信息,倒些惜。

「羊角山、桃花眼、聲音陰柔。」

劉玉將風廣秀所說的信息記腦海,一揮手撤銷了隔音結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情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