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問詢(求訂閱!!)

第九十四章:問詢(求訂閱!!)

想到此處,錢師叔心裏已經打算賣劉玉一個好了。

對於有潛力的弟子,給予一些優待,也是正常之事。

「師叔遠道而來,弟子這裏正有一種不錯的靈茶,還請師叔品鑒一番!」

劉玉在一側落座后說道,隨即拿出清荷靈茶,照着那日孫菊的手法,有樣學樣泡製起來。

不一會兒泡製好了之後,親自給他倒上一杯熱氣騰騰的靈茶。

錢師叔沒有客氣,輕輕品了一口后雙眼微亮,顯然是個識貨的人,誇讚了兩聲不錯。

「師叔遠道而來着實辛苦,若是喜歡的話,這些茶葉便拿去飲用吧!」

「弟子不懂茶道,對於靈茶屬實喝不習慣。」

劉玉說着,不動聲色將裝有清荷靈茶的木罐推了過去,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尋常之事一般。

「這如何使得?師侄真是太客氣了。」

錢師叔嘴上客氣,手上動作卻絲毫不慢,衣袖一拂便將罐子收入了儲物袋。

劉玉口中連道使得,反正自己也喝不慣。

心中卻暗暗發笑,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兩父子某些方面還是挺像的。

「那合歡門弟子的令牌在手上嗎?」

錢師叔似乎覺得有些尷尬,咳嗽一聲正色起來,問起了正事。

「在的。」

劉玉一模儲物袋,取出五枚令牌放在桌上。

錢師叔放下茶杯,拿起令牌逐一翻看起來。

以其築基期的見識,兩三息就辨別了令牌的真偽,這正是五枚合歡門的弟子令牌,三枚內門、兩枚外門。

「師侄可知道半月前丁十四靈藥園曾遭受襲擊?葯園中的靈藥被搜刮一空,駐守的七人無一生還。」

說這話時錢師叔眼睛緊緊盯着劉玉,似乎要從中看出一些東西。

劉玉面色絲毫未改,「坦然」與之對視,說道:

「弟子並不知道丁十四葯園之事,否則定會趕去救援,不會讓賊子得逞。」

「合歡門修士的消息我也是偶然才得知的,大約二十天前……」

劉玉將如何遇到同修會的人,發現那枚特殊傳音符,隨後花了幾天時間定下計策,聯合侯家、公孫家先滅小眉山,再剿滅合歡門弟子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然,紫陽草的存在與陰柔男子身上的收穫都隱瞞了,謹慎起見那枚玉筒來之前已收入仙府,功勞則盡量往自己身上攬。

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整個過程,劉玉又從儲物袋取出那枚傳音符交給他查看。

錢師叔拿起那枚傳音符,神識探入一息時間就將裏面的信息全部看了一遍,微微點頭算是認同了劉玉的說法,裏面的信息與說辭倒對得上。

「劉師侄在幾人的儲物袋中,有沒有發現宗門被盜走的靈藥?」

雖然一切都対得上,但他心中還是有所懷疑,畢竟劉玉幾人的行動剛好在靈藥園遭遇襲擊一天後,未免太過巧合。

「幾個儲物袋中並沒發現靈藥蹤影,想必是已經被轉移走了。」

「這一點幾位師弟都看見了,當時他們也在場。」

劉玉心湖波瀾不興,為了自己的長生大道,犧牲宗門利益沒有一點愧疚。

傳音符寫入與刪除信息極為容易,他自信已經足夠小心,沒有留下痕迹,經得起查看。

錢師叔輕輕頷首,畢竟這位劉師侄立下了功勞,也就沒有讓他拿出儲物袋查看,不能讓為宗門付出的弟子寒了心。

他收起令牌與傳音符,到這裏便不打算深究了,不過照例的詢問還是要的,於是便道:

「既然如此,劉師侄就將他們幾人叫過來吧。」

寒鐵礦場在幾十裏外,若是派凡人去通知的話起碼得半天,他當然不願意在這等靈氣匱乏的地方待這麼久。

「是,師叔。」

劉玉站起身來,微微彎腰行禮后,走出了大廳。

出去后取出金龍劍,手掐法訣,化為一道遁光全速朝寒鐵礦脈方向飛去。

……

大約一個時辰多一點的時間,五道遁光從天邊接近,在城主府前落下。

伍昌幾人一聽築基期的師叔傳喚他們,哪敢讓師叔就等?立刻就出發,一路上絲毫不吝嗇法力全速飛行。

劉玉在路上已經說明錢師叔的來意,幾人只是稍微出了一點力便拿了幾百塊靈石,自然知道該怎麼說話,不需他提點。

當然若是有人亂說一些東西,或者與自己搶功勞,那就不要怪劉某人心狠手辣了。

反正駐守寒鐵礦脈還有四年多的時間,加上目前修仙界局勢這麼緊張,出一點「意外」,死上一兩個人再正常不過。

幾個鍊氣中期的外門弟子,他還是能輕易拿捏的。

內心閃過這般幽暗的想法,劉玉面上卻不露分毫,帶着幾人朝城主府大廳走去。

「弟子劉玉,見過錢師叔!」

五人齊齊彎腰行禮道,態度恭敬、心存敬畏。

錢師叔沒有起身,只是微微點頭,眼神示意劉玉坐到一旁。

至於幾個外門弟子就沒有這種待遇了,只能站在大廳中央,幾人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這就是實力與身份帶來的差距。

「將你們所知道的全部說一遍,你先說。」

錢師叔端坐在太師椅上,隨意一指指到孫菊,讓她先說。

幾人站立在大廳中央,面對築基期的修都士有些拘束、緊張,心中惴惴不安。

特別是孫菊,她的眼神飄忽、患得患失,擔心自己的收穫會被收走。

此時被錢師叔點名,頓時呆了一息,隨後才反應過來。

孫菊說話有些磕巴、斷斷續續的,但總算將事情開始與經過清晰的講了出來。

她的講述中規中矩,並沒有貼油加醋誇大自己的功勞,或是胡言亂語。

劉玉坐在一旁聽着,漆黑的瞳孔看着幾人。

若是此女敢胡言亂語,日後就會讓她知道,劉某人並不是什麼憐香惜玉之人。

接下來伍昌、周貴波、謝華雄三人,也一一講述此事的開始與經過,三人所說大致與劉玉先前所言對得上。

他們所看到的,只是別人想讓他們看到的。

錢師叔聽完,左手不自覺一摸嘴上的鬍鬚,低頭沉思起來。

過會一會後,他起身對着劉玉頗為親近道:

「此事的經過,老夫已經清楚,這便返回宗門說明情況。」

「劉師侄就等著好消息吧,該有的宗門貢獻絕不會少。」

劉玉連忙起身拱手道:「多謝錢師叔,恭送師叔!」

從這錢師叔的態度上來看,他知道價值四五十塊靈石的清荷靈茶沒有白送,半天的關係沒有白扯。

隨後伍昌、周貴波四人齊齊拱手:「恭送錢師叔!」

劉玉幾人把錢師叔一路送到城主府外,目送他御器飛行遠去,這才收回了目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四章:問詢(求訂閱!!)

%